女主播一天赚五百万、获打赏千万,这个行业真的人傻钱多?

编辑 | 于斌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生活的常识告诉我们,当一些人不遗余力地鼓吹“钱多、事少、人傻、速来”的时候,这些人不是“笨”就是“坏”。

可当同样的情况出现在如火如荼的网络直播领域,这种现状好像就变成了现实。对于光鲜亮丽的网络主播、网红们来说,他们似乎只用随便动动嘴皮、“卖弄卖弄身姿”,就可以赚得大量粉丝们真金白银的打赏。

近年来,网络上不断出现一些巨额直播打赏炒作信息,从某某某女主播一天赚五百万、总计获打赏超千万,到某直播间榜一大哥账号送出礼物价值超八千万,这些似真似假的炒作资讯不时“撩拨”着普通人的神经,更冲击着大家的社会意识形态认知。

直播这个行业真的如此“人傻钱多”?由巨额打赏所带来的各类争议与消费主义追逐真的“正常”?带着这些问题,我们一起去了解了解网络直播背后的真相。

云里雾里的千万打赏

小丽是一名网络直播平台主播,她正在向直播间的粉丝们热情问好,并不时喊出“感谢某某粉丝送出的虚拟礼物”之类的话语。

这些礼物也不是很多人想象中的那样物美价廉,就比如现在一位粉丝正在赠送的“至尊守护”,这个虚拟礼物折合人民币就要将近一万块,是平台上最好的礼物之一。而就在这场直播结束后,主播小丽单“至尊守护”就收到了三十个。

这样的场景并非某个网络键盘侠的想象,而是前段时间一篇关于某主播短时间获得千万巨款打赏文章中描述的段落。在这篇文章作者的笔下,主播小丽在几年内六百多场的直播中,已经累计获得了价值三千万元“巨款”的虚拟礼物。

就像大家知道的那样,打赏是主播的核心收入来源。因此在直播过程中,网络主播会不遗余力地号召粉丝给自己“刷礼物”,他们还会经常使用与其他主播PK的方式来激起粉丝的好胜欲,以促进自己的“收成”。

可这看着如此巨额的收入是真的吗?一些媒体也对这篇自媒体报道产生了怀疑,于是大家想要去探究下这些给主播送出巨额打赏的粉丝到底是何方神圣。就比如文章中举例的这名女主播,在给她打赏的一众粉丝里,有一名粉丝的总打赏金额竟然超过了八千万元人民币。

可随着关注真相的人越来越多,“诡异”的事情发生了。这名粉丝直接更改了自己的网名,并在网络世界里“消失”了。

不管是低调也好“套路”也罢,可见这种巨额网络打赏的真实性还是禁不起严格推敲,但不论这些打赏是真的还是假的,单这些巨额打赏的消息就足以“诓骗”一些吃瓜群众默默贡献出自己的钱包,这点是肯定的。

显然,网络上的很多巨额打赏文章都是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所推动,他们的目的无外乎就是吸引更多的人去给主播刷礼物,塑造出一种巨额打赏行为“正常”的舆论环境。

“骗”赏成风,真相令人担忧

网络直播环境中存在的种种乱象当然吸引了很多媒体的关注,甚至央视都多次直指网络直播中存在的种种问题。

聚焦到网络打赏来看,人们发现部分直播平台和主播已经把“骗”赏行为玩出花来了,他们常常通过一些诸如自己人打赏、刷礼物、刷数据等方式来为维持自己的热度,从而诱导不知真相的网友进行跟风。

一名年轻的主播就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直言,直播里常见的主播连麦PK,在业内直接被称为“骗票”,原因不外乎是这个PK过程中存在着太多虚假套路行为,核心目的就是骗取更多的打赏跟风。

他们是怎么做的呢?一般情况下,会有专门的运营团队来操盘“骗票”,选择PK的主播是内部定好的,然后主播间互相装作不认识进行PK,PK过程中内部人员再装作粉丝营造比较气氛、引导刷礼物...整个流程下来,不明真相的粉丝们成了“案板上的鱼”。

为了提高直播热度,直播数据造假就更司空见惯。据悉,在一些直播操作里,直观体现直播热度的在线人数等数据完全可以通过简单的后台进行设置,种种套路之下,直播打赏有的时候就像一堆骗子的名利场。

更值得警惕的是,在“骗票”、“骗赏”过程中,主播们营造出的暴富、虚假、消费主义氛围对于整个社会风气会造成更多的不良影响。当人们看到的都是“此处人傻钱多”、主播动动手指就能获得巨额收益的表象时,良好的社会风气不知不觉间在迈向不正常的境地。

另外,在打赏高于一切的风气下,主播们为了最大限度地吸引粉丝慷慨解囊,也在“骗赏”之外找寻更多的捷径,就比如网络中存在的色情、暴力倾向的直播内容,这些内容无外乎是主播们为了增加打赏金额而采取的投机取巧手段之一。

送礼物就跳一段舞、脱一件衣服、翘一个腿、私聊给福利...这些乱象几乎是很多网络直播平台中的顽疾了,其根源无非就是利益使然。

可怕的是,在追求商业利益最大化的共识下,主播通过软色情、虚假打赏、刷数据等行为诱导粉丝关注、打赏几乎已经成为直播行业潜规则,大量直播间里都存在着这些内容,区别只是严重程度高还是低而已。

这种潜规则也存在在一些网络直播平台和MCN机构之间。同样是为了共同的利益,双方往往会选择默契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就让大量擦边球、套路行为充斥着网络直播间。

整治迫在眉睫

很明显,女主播一天赚五百万、获打赏千万的套路只是网络直播乱象中的冰山一角,随着网络直播环境的日趋规范和监管层面的一步步重视,规范整治网络直播环境指日可待。

目前,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的要求下,部分视频平台已经上线了“青少年模式”、防沉迷功能等,首先在成年人群体保护上迈出了实质性步伐。

去年底开始,国家广电总局发布了《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直播打赏行为得到了特别关注,通知对未成年用户不能打赏以及禁止暗示、诱惑或鼓励用户大额“打赏”等做了规定。

今年2月,多部门联合发出的《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规范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出炉,网络打赏需设置合理额度上限成为明确条文。

就在近期,文化和旅游部还发布了《网络表演经纪机构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规定“网络表演经纪机构不得以虚假消费、带头打赏等方式诱导用户消费,不得以打赏排名、虚假宣传等方式炒作网络表演者收入”,此类规定直指网络直播中存在的各类套路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各类监管规定、通知除了对网络平台中存在的虚假消费、带头打赏等现象严格审视之外,还对青少年问题尤为关注。

原因就在于,缺乏独立自主能力的成年人往往更容易被套路,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年来未成年人群体老是会发生巨额打赏、消费争议的原因所在,各项监管规定显然也是倾向对未成年群体进行特别保护。

当然,网络直播环境监管还将长期在路上,我们并不能指望仅仅依靠这些文件的出台就能完全净化所有乱象。

就比如《网络表演经纪机构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中提到的“不得以虚假消费、带头打赏等方式诱导用户消费”、“不得以特殊对待、语言刺激、承诺返利等方式诱导用户消费”等,这些都是比较宽泛性的要求,在具体实施和落地上,还有赖于更多的细则指导,更加需要网络直播平台与直播机构、主播层面的几方自我约束。

直播环境监管任重而道远。根据相关统计数据显示,在2020年,国内直播用户规模已经达到5.87亿人,预计到2022年,直播用户将达6.6亿。这么一个巨大规模体量下,如何有效监管、引导行业向规则有序的方向发展是一个复杂性的系统问题,而且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并没有可复制的前例可以遵循。

包含监管机构、直播平台、MCN机构、主播、普通用户在内的各方都应该上紧发条,为良好直播环境的打造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只有这样,网络直播才能真正走向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