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拒签500多名中国留学生,川普的噩梦,拜登在延续

原创 鲨鱼辣椒 北美留学生日报

中国日报独家采访披露,近日有500多名中国理工科研究生申请赴美签证时被美方拒签。

拜登政府一方面试图顺应美高校要求大量吸收中国留学生的呼声,另一方面说一套做一套,仍延续打压理工科中国研究生和学者的错误政策,损害中国留学人员合法权益。

据了解,这500多名学生均为申请赴美攻读博士或硕士学位的研究生,大部分学习电气电子工程、计算机、机械、化学、材料科学、生物医学等理工类专业。

(耶鲁大学)

拟就读的美国高校包括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麻省理工学院、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等。

约四分之一学生获得了美方奖学金,绝大部分学生办理签证的时间是在美拜登新政府上台后。

而他们被拒签的理由,无一例外都是特朗普时代颁发的10043号总统令。

此前特朗普执政时已经传递出了强烈反对中国学生赴美读理工科课程想法,其中一个议员甚至叫嚣禁止中国赴美学生学习理工科,多学习莎士比亚。

他还污蔑中国“试图从美国窃取新冠病毒疫苗”,认为中国学生去美国学习就应该选择文科,比如学习“莎士比亚的著作”和“《联邦党人文集》”。

而不是量子计算机与人工智能。

拜登上台后,表面上推翻了特朗普针对留学生的一系列举措,但是对于“理工学科”的研究生限制,其实一直没有发生变化。

尤其是10043号总统令。

拜登为挽回美国政府声誉,基本上推翻了特朗普时代遗留下来的所有政策。当然,这其中还包括针对中国留学生的一部分限制。

但是,拜登政府仍然拒绝了中国500名理工学生赴美读书。

(拜登上台后释放的烟雾弹,内容未经证实)

可以这么说,坏事都让特朗普做尽,但是好人却让拜登当了。

去年5月,白宫发布了一项名为《禁止部分中国留学生和研究人员入境》的禁令。

这份第10043号总统行政令,从头到尾就是一份专门压制中国学者的禁令。

行政令里面的内容,是禁止与中国军民融合(MCF)有关的中国公民持有F签证或J签证进入美国攻读相关研究生学位和访问学习。

禁令于美国东部时间6月1日中午生效。

让我们来看看这条行政令具体说了些什么。

“中国正在进行一场范围广泛、众多资源支持的活动,以获取美国的敏感技术和知识产权,部分是为了加强其军队——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现代化和能力,这对美国的长期经济活力和美国人民的安全和保障构成了威胁。

中国当局利用一些中国学生,主要是研究生和博士后研究人员,作为非传统的知识产权搜集者。因此,在中国学习或研究本科以上水平的学生或研究人员,如果是或曾经与解放军有关系,很有可能被中国当局利用或拉拢。鉴于以上情况,我(特朗普)认为某些中国公民申请F或J签证进入美国学习或研究将损害美国的利益。”

该行政令对持有F签证或J签证的中国公民进入美国攻读相关研究生学位和访问学习、科研工作采取了“一刀切”,

彻底禁止这些中国公民入境美国。

受到这条行政令影响的,大部分是白宫认定的那些重点理工院校毕业生、在校大学生和研究生,以及其他有关人员。

去年5月29日,该行政令发布之时,所有的中国学生都因旅行禁令无法申请签证。

那时候,解决这个问题似乎还不是什么燃眉之急。

来自美国政府特别关注的八所敏感院校——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理工大学、北京邮电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哈尔滨工程大学、西北工业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和南京理工大学的同学们,当时还都在观望。

但是等到禁令真的下来,并且一直持续到今天,谁能想到,美国的一纸禁令竟然还会影响到中国大学的招生。

有一些出国打算的同学已经不敢在报,这几所大学了。

同学们终于把特朗普盼到下台后,拜登政府一个接一个地推翻特朗普政府行政令,让人大喜过望的同时,却竟然至今没有撤销这条极为不公平的10043号令。

这些理工科同学,仍然彻底被排除在可以申请签证的群体之外,

成了美签“钉子户”。

什么时候去美国读书?什么时候才可以毕业?什么时候才可以完成自己的研究?

这一切都变得遥遥无期。

其实现在看来,对于这些理工科学生来说,特朗普也好,拜登也罢,有本质的区别吗?

早在正式颁布10043号总统令之前,川普政府就已筹谋了很长时间要对中国留学生下手。

从川普上台2017年开始,就一直展开关于对中美知识产权争端的调查。

2017年底美国发布《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最早提出用限制签证的方式防止外国人盗用知识产权,其中中国被点名。

更为大家熟知的,应该是美国贸易代表Robert Lighthizer在2018年3月正式公布的“对中国的301条款调查”(Section 301 Action)。

这项调查的目的是确定中国在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方面的法律或政策是否歧视美国企业。

这项调查公布后,正式开启了中美贸易战,很快留学生群体就躺枪了。

这些都是特朗普的“政治遗产”,拜登本来可以一起改变,但显然他并不想这么做。

就在拜登上台前,《纽约时报》的采访中点评拜登,就说:

“拜登可能用更成熟和协调的手段来对付中国”。

而事实也证明如此。

如今,上千名中国理工科留学生深受10043禁令影响。当禁令颁发后,受到影响的人数大概是三到五千人。

但自从一个月前,美国驻华使馆重启签证之后,遭拒签的同学却却远远不止来自那“八所院校”。

其他遭拒签的同学,还有好几十位来自上海交大、厦门大学、中北大学、电子科技大学和同济大学等院校。

他们分别是博士、博士后及国家留学基金获得者。

甚至还有大学根本与理工科无关,但小时候曾经在西工大附中就读的同学遭到拒签。

原本在行政令中受限的专业仅限于理工科,但从目前拒签案例来看,连申请攻读美国艺术类院校和攻读文科、商科的同学居然也有被秒拒的。

这种情况,同学们申请的美国当地大学工作人员都没有料到。

据报道,有一些拒签案例完全是“以貌取人”。

仅报出申报院校的名字,同学们就收到了拒签单。

无论你是去读什么类的书,使馆一纸写道212(f),你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这个212(f),是美国移民法的一项特权:打着保护美国国家安全名义的幌子,可以拒绝任何外国公民入境。

许多同学认为,10043号令就是一条妥妥的歧视性政策。

其根深蒂固的排外思想和歧视亚裔如出一辙。

撤销禁令遥遥无期,几十名中国学生在上个月发起了名为“ANB学术无国界”的行动。

同时,他们还准备聘请专打外国人权利相关案件的著名律师艾拉·科兹本(Ira Kurzban)起诉美国政府,用法律诉讼的正规手段来反击10043这条歧视性行政令。

他们在微博等多平台注册了账号,还开设了一个名为

“https://10043.org/en/”的英文网站。

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6日在例行记者会上指出,中方对此表示严重关切,已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

近日部分中国留学生在申请赴美签证时,被美方以违反特朗普政府时期签署的第10043号总统令为由拒绝。

原标题:《美国拒签中国500多名中国留学生!川普的噩梦,拜登在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