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根大山深处,他陪伴这个极度濒危物种8年多!

在云南省从事野生金丝猴保护研究的中南林业科技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博士生陈奕欣,已在大山深处陪伴极度濒危物种怒江金丝猴8年多。

怒江金丝猴。陈奕欣摄

怒江金丝猴是2009年首次有科学记录的极度濒危物种,其在国内已知种群目前仅见于泸水市的片马和鲁掌两地。早年,人们对它们的种群数量、栖息地等最基础的生物学信息方面的了解几乎空白,这极大阻碍了针对怒江金丝猴的保护。

高黎贡山怒江金丝猴栖息地。陈奕欣摄

2013年5月,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博士研究生陈奕欣在导师向左甫教授的指导下,来到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泸水片马辖区,开始了长达8年的对怒江金丝猴野外行为生态和保护生物学的研究工作。

初入片马地区

片马辖区群山重峦叠嶂,植被稠密,地形陡峭,雨季更是长达五六个月。野外的工作条件十分恶劣,如需宿营,只能就地取材,用竹子、树枝和防雨布搭建简易工棚,更别说有电有网了……

陈奕欣在野外开展调查研究工作。中南林业科技大学供图

这样的场景是从小生活在大城市的陈奕欣从未经历过的,对他来说,到片马后的第一堂课不是直奔主题,而是学习如何熟练走山路、如何适应野外生活。这是一个漫长且狼狈的过程。

第一次进山,还没进入保护区,他便当着导师和护林员的面摔下山坡,慌乱之中还被荨麻缠住脖子,卡在石堆中动弹不得,最后在护林员普三才的帮助下才脱了险;第一次去野外营地,当地人即便背负给养也只需2小时,他却走了6小时才抵达……

陈奕欣(右一)和护林员在野外开展调查研究工作时午餐。中南林业科技大学供图

不间断跟随护林员上山的过程,也是对体能和意志极大挑战的过程。几个月下来,陈奕欣已基本能跟上护林员们的步伐,甚至能跨越超过1600米的海拔梯度,直达山巅的听命湖。“这一趟,比以前户外走的路程加起来还多。”对陈奕欣来说,“这简直不可想象。”

寻找怒江金丝猴

逐渐适应野外行进和爬山后,如何寻找、跟踪怒江金丝猴就成了陈奕欣和护林员们急需解决的难题。由于对怒江金丝猴并不熟悉,且猴群惧怕人类,即便在最有经验的护林员带领下,调查人员跋山涉水数月也难觅猴踪,搜寻、跟踪和观察极其困难。

2013年10月17日,陈奕欣终于在望远镜中看到怒江金丝猴。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研究对象,但前后仅持续数分钟,猴群便没了踪影。10月31日,研究团队发现一个约由19至21只公猴组成的全雄单元(All male unit,AMU),但数小时后再次跟丢目标……同年11月起,在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的指导下,研究团队陆续在片马村和古浪村区域内布设30台红外相机,同时也不放弃对猴群的搜索跟踪。

2014年1月,当陈奕欣和护林员六普、普三才检查一处布设在长满针叶林和竹林的山脊附近的红外相机时,意外发现相机拍到了怒江金丝猴。

国内第一张红外相机拍摄的怒江金丝猴照片。中南林业科技大学供图

红外相机显示,2013年12月7日,一只成年雄性怒江金丝猴急匆匆穿过竹林。这是国内第一张由红外相机触发拍摄的怒江金丝猴照片。遗憾的是,这一次拍摄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也只发现部分猴群活动和取食的痕迹。“最累时,下山后只想瘫坐在管护站办公室的沙发上,晚饭都不想吃。”汇报中,陈奕欣向导师道出了无奈。

惊喜发现猴群

2014年5月回收相机时,陈奕欣和护林员们惊讶地发现,片马村辖区南部、海拔3000米附近的多台红外相机在4月份均记录到了怒江金丝猴的影像,甚至多次出现完整的家庭单元(One-male,multi-female unit,OMU)和怀抱婴猴的雌性。

2020年11月18日,在连续跟踪猴群1周后,研究团队用相机拍摄视频的方式第一次完整记录几乎整个猴群。经仔细核对视频记录,陈奕欣确认至少有149只个体,实际猴群规模可能更大。

更重要的是,经过仔细鉴定猴群中个体的年龄和性别,陈奕欣发现,当前片马猴群中实际有将近一半的个体都是尚未成年的亚成年、青少年和婴猴。通过与其他金丝猴种群数据比对,说明片马怒江金丝猴群的种群结构在当前是较为稳定的。

陈奕欣和导师向左甫认为,片马猴群的生存、繁衍和种群前途应该较以往乐观,这对于极度濒危的怒江金丝猴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只要继续加强保护,怒江金丝猴种群有望得到恢复和增长,最起码不会在短时间内灭绝。

八年坚守研究

尽管已在国内外学术期刊发表多篇与怒江金丝猴和高黎贡山生物多样性有关的论文,但时至今日,陈奕欣依然与片马管护站的护林员们奋战在一线,在进行科研的同时也参与保护区的日常巡护和宣教活动,肩负起守护绿水青山的神圣职责。

陈奕欣坦言,在高黎贡山跑久了,对这片大山有了感情。“要是有一段时间不去林子里转转,就会觉得闷得慌。找猴、看猴久了,更对它们有了感情。遇见猴群时,仿佛遇到久未谋面的老友,真心希望它们能一直健康地活下去。”

怒江金丝猴。陈奕欣摄

“尽管现在我们对怒江金丝猴的了解比十年前增进了不少,但未知的细节和背后的故事其实更多。希望通过我们团队的持续努力,把怒江金丝猴不为人知的一面呈现给大家。”陈奕欣说道。

第一张手持相机拍摄的怒江金丝猴照片。中南林业科技大学供图

“野生动物保护的研究过程很艰辛,但是意义重大,通过长期追踪金丝猴的活动轨迹,研究它们的生存环境,掌握它们的生活规律,为保护濒危野生动物提供基础数据。”陈奕欣的导师向左甫说:“野生动物保护事业需要全社会的关心支持,希望我们的研究成果能够更科学的回答类似于大象为什么迁移这样的问题。”

原标题:《扎根大山深处,他陪伴这个极度濒危物种8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