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当上主管,他却因傲慢断送了前途

原创 天来某人 我们是有故事的人 收录于话题#进击的职人194个

- 职 业 故 事 -

事件的处理结果只过了一个礼拜就被公布了,徐辉因为缺少团队管理能力与凝聚力,从主管被降级到3级员工。处理结果很公正,因为公司给了每一位同事投票权,没有人对处理结果提出异议,包括当初提拔他的华侨。

-1-

那天,突然接到一位同事的电话:“周然,兄弟们正在你家附近的餐馆吃饭呢,你愿不愿意来一块聚聚?”

我已经离职了将近一年,突然得知自己还被人记得,心里着实高兴,一挂断电话,便兴冲冲的出了门。

校友们围成一桌,聊得不亦乐乎。我发现某个印象比较深的人不在现场,忍不住好奇。酒过三巡后,我便问道:“怎么没看见徐辉?他人呢?”

“徐仔啊,你走了之后没多久他就跳槽了,问他新东家是谁他也不肯说。”一位校友说道。

“他都快混不下去啦,不走也不行。他也真是的,也就我们这帮老同学能给他点面子,换做外人,谁来买他的帐?他也不想想!”

众人对徐辉的讨论就像刚倒入杯中的啤酒泡沫,不停地往外冒。往事的回忆也在大伙的七嘴八舌中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2-

我和徐辉是同一批在2010年进入公司的校招生。实习时,我俩被分在一个学习小组。转正后,我被公司分配到了外勤,而徐辉则被留在了中控岗位,并且凭着自己的“才华”如日中天。

领导金总是个惜才的人,他说:“我们外企讲究的就是公平!每一位员工都能报名半年一次的晋级考试,只要能通过,我绝不会苛扣任何一个名额!”

晋级考试并不容易,而且难度成阶梯性增长。基层员工一共有5个等级,提升等级不仅仅代表提高相应工资。金总说,能通过5级考试的员工,说明他的业务能力已经足够达到管理者的水平,我们需要这样的人来使团队进步。因此,5级员工都是名义上的候选主管,只要今后在各方面的工作表现够好,那升职一事便是指日可待。

入职三年,我没有放弃过任何一场晋级考试,只可惜实力配不上“野心”,第三年,我的成绩终于止步在了4级。而徐辉,竟然回回都能顺利通过考试,成为了全公司最年轻的候选主管。

有人质疑徐辉只是“纸上谈兵”的功夫厉害,可事实并不是如此。

在一次工厂投产过程中,我们发现丙烯酸储罐的液位一直在莫名下降,而外面的工人忙活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漏点。领导们急得焦头烂额,如果是因为溢流导致液位降低并不可怕,因为我们有一套很先进的回收系统。怕就怕不知道漏点,时间一长,泄露出的丙烯酸漫过厂区流进下水道,造成环境破坏,而当时正值异常严格的环境整治,后果不堪设想。

丙烯酸液位不停地跌,三伏天的气温也持续消耗着工人们的耐心。这时,一直在中控室坐镇的金总终于坐不住了:“给我拿一套防化服来,我要亲自去看看!”

金总刚穿上防化服,徐辉就打开了扩音喇叭,他的声音随即在工厂上空响起:

“外面的人检查一下储罐的取样阀。”

“取样阀检查过了,没有问题!”工人用对讲机回答。

“是检查老的那个,在储罐东面,被保温壳包起来的那个,我怀疑是老阀门年久失修,密封圈老化了!”

二十分钟后,工厂顺利投产。金总也抽空组织了一场事故会议。在介绍完事故的前因后果后,金总着重表扬了徐辉,他说:“正是因为徐辉对工艺图的了解,才让大家想起这个消失在众人视线多年的阀门。大家要向他学习,引以为鉴!”

金总的表扬似乎让徐辉骄傲的资本累积到了一定程度,他冷不丁来了一句:“真不知道你们这群工人平时整天在外面干什么活,我一个没去过现场的中控师都知道那个地方还有个阀门!”

喧闹的众人顿时鸦雀无声,工人班长老钱是个退伍军人,只见他握紧拳头,脸色涨得通红。一旁的金总也尴尬到不行,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3-

我这人一向喜欢观察事物的两面性,当别的同事都在背后对徐辉议论纷纷,说什么他翅膀硬了、目中无人时,我都是听过算过,觉得他只是年轻人爱表现,可惜用错了方式。

可后来发生的一件意料之外的事,大大改变了我对徐辉的看法。因为我始终觉得,人品比能力更重要。因为能力只是代表一个人驾驭工作的程度,而人品,则是决定了这个人是否值得信任与托付。

在外勤岗位工作了一年后,我接到曾经主管的电话,说中控的一位同事请婚假回了老家,碰巧工厂明天要增产,问我能不能来帮忙加一天班。我爽快地答应了,认为这是调回中控岗位的契机。

第二天,我特意提前1小时到公司,认真翻看已经在抽屉里尘封了1年之久的操作手册。在手册与模拟软件并用下,我终于又重新掌握了操作方法,进入到胸有成竹的状态。

一天的工作都很顺利,然而临近下班,一个我意想不到的问题突然出现了:某个储罐的压力突然上升,最终引发了报警,急促的警铃声把周围的同事包括金总都吸引来了。

“周然,你在干什么?你把储罐的输送量设置的太大了,才导致的超压知道吗?!”

徐辉坐在原本属于我的电脑前,以一种批判的口吻对我说。

“怎么会呢?我是完全按照操作手册来的啊!”

徐辉瞥了一眼键盘旁边的操作手册,说道:“你这本手册都是什么时候的了,新的手册早就发布了,输送量不能再按以前的标准设定了。”

今早我看手册时你就在旁边,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虽然当时我真的非常想把这句话狠狠甩在徐辉脸上,但又觉得这样做显得自己很没有担当,便把话咽了下去。

我向周围的同事和金总道了歉。还好,因为超压后溢流出的物料都被回流系统回收了,事故没有造成一丝影响,我也就没有被追究责任。

这件事后,我和徐辉虽然明面上没有什么矛盾,但在我心里已经把自己和他的交情甩的一干二净。他这样的人太自私,化工行业是高危行业,所以我们才会在工艺生产过程中设置那么多的标准和报警,而他,为了突显出自己的业务能力,竟然把同事和工厂置身于危险的境地。

-4-

2017年,我被调回到中控岗位,而金总也接到调任,要被派到浙江的新工厂做厂长。欢送会上,金总一手拿着红酒,一手端着酒杯,挨个跟同事敬告别酒,通红的脸上写满了理想得以实现的笑容。唯独到了徐辉面前,金总突然收住了表情。

“小伙子,你的工作能力真的可以,但有些地方还差点,要继续努力啊!”

说罢,金总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那个时候,我和徐辉的好多同学都已经升到主管或者其他管理职务了,而能力出众的徐辉却依然在原地踏步。同事们心里都清楚,就是金总在一直卡着徐辉。

“小徐,金总都一口闷了,你不表示一下?”一位同事趁机朝徐辉的酒杯里倒满白酒,足足52度,又辣又呛。

徐辉想躲,但没有成功。他白了倒酒的同事一眼,然后端起满满的酒杯送到嘴边,酒还剩一半,徐辉的动作却突然停住了。正当我以为他要放下酒杯时,他却突然一抬手,将杯中酒猛地灌进肚中,一滴不剩。

我远远观察徐辉在酒精作用下越发迷离的眼神和涨红的脸。我知道,那杯酒下肚后他就不是以前的徐辉了。可我不知道,那欲拒还迎的动作是说明徐辉真听明白了金总的话,还是他学会了伪装。

金总调走后两个月,徐辉升职了,新职位是二号工段的中控主管。同事对徐辉突然升职的原因议论纷纷。据说那天在金总的欢送会上,人都散的差不多了,喝醉酒的徐辉不知怎么的和我们的厂长,那名德国华侨坐到一块了,他们聊到一半,徐辉突然抱住华侨的大腿,嚎啕大哭起来,说什么自己从小就没有妈妈,老爸又没有工作,自己一个小年轻不仅要赡养老爸,还要照顾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一大家子人都要靠他来养活,生活压力大的连女朋友都不敢找。华侨一看这可是个机会,徐辉那么惨,如果帮助他一下,他不得死心塌地跟着自己?而且徐辉工作能力强,日后一定有用得到的地方。

我很庆幸自己和徐辉不在一个工段上。化工行业,最主要的就是细心,遇到问题万万不可不懂装懂,所以化工行业的管理者必须要有一颗愿意分享的心,要乐于分享工作信息、分享已知的安全风险、分享你作为管理者知道的更全面更正规的操作方法。

以前金总在时,经常鼓励我们不懂就问,并督促几位主管分享工作信息。但是现在金总走了,新的生产经理又还没到岗,整个二号工段就变成徐辉说了算。而徐辉根本不懂“海水不怕瓢舀”的道理,相反,他把“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这句民间俗语牢记于心,不乐意分享所知,这让他的下属们浑身上下都笼罩在压力的氛围里。

二号工段,陷入了黑暗。

在一次产品物料的排放任务上,一位徐辉的校友兼下属向他请示,产品是排放到几号储罐上?其实我们能理解这位同事的顾虑,因为每一种物料的化学性质都不相同,如果发生混罐,轻则破坏原本物料的纯度,影响销售价格,重则引发化学反应,爆炸、燃烧等危险都有可能发生。

而徐辉的回答,却让我们大跌眼镜。

“你上班这么久了,这都还不知道?自己去查!”

官大一级压死人,那名同事见自己的主管这么说,虽然气愤,但也不好说些什么,只能通知工人们对每个储罐进行采样,再送到实验室分析化验。这样的代价是,不仅分析员和工人的工作量变大,连任务进度也会向后拖延,从而影响到整个工厂的产能。

“现在好多公司的主管都有这样的毛病,拿着主管的钱,不干主管的事。这年头,领导太好当了。”另一条工段上,一位本来就看不惯徐辉的同事说道。

-5-

徐辉虽然人品欠佳,但是工作能力的确出众,靠着两者互补,他安然度过了一天又一天。有时我觉得,徐辉的职业生涯就像个氢气球,虽然飞得平稳,但只要碰到根刺,就什么都没了。

而那根刺,终于在2018年的6月来了。

“大家一起欢迎一下二工段的新同事!”

华侨把王超带到中控室,让我们互相做自我介绍。

“老陈退休了,王超以后就是咱们二工段的新中控师。”

“一上来就做中控?年轻人不去工厂锻炼下,恐怕不太好开展工作哦!”

徐辉说着,仿佛自己当初去工厂锻炼过似的。

“报告厂长,徐老师说的对,我申请先去工厂实习一年!”王超说。

我佩服王超的魄力。而一旁的徐辉,人家小王明明是从了他的心愿,却依然没有摆出一副好脸,反而是板的更青了。

王超在工厂格外卖力气,什么脏活累活都抢着干,搞得老钱见到他都不好意思了,于是对手底下的人说:“人家小王是中控师,到工厂是学习来的,大家平时都照顾他点。”

小王却说:“没关系,钱老师,在哪干不都是干,为了工资么,都一样的!”

王超干活勤快,为人也懂礼貌,见到谁都是左一口哥,右一口老师的,十足一个好好青年的形象,唯一一点与众不同的地方是,王超从来不怕领导,不管是人事部的领导还是那些工厂的厂长,他竟然都敢开玩笑。一开始,我只是单纯认为这小伙子比较开朗,直到后来发生的事,才让我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

在一次精馏塔的切换工作上,小王突然呼对讲机:“徐老师,请问一下,B塔的进料阀门在哪里?我楼上楼下跑了两圈了都还没找到。”

徐辉说:“进厂快半年了,连这个你都还没搞清楚?!你再好好找找!”

“徐老师,外面天太热了,能麻烦您直接告诉我吗?我一定能马上记住。”

“你问别人去,别问我!”

对讲机的那一头不再发出声音。

我们虽然鄙视徐辉的讲话态度,但经过那么久的相处也都习惯了。

当天午饭过后,人事部的赵老师来中控室收我们这个月的考勤表。而王超,也在这时来到了中控室,仿佛是跟在赵老师身后似的,他一进门,就对着徐辉劈头盖脸一顿数落。

“你作为工段主管,当员工对你提出工作上的问题时,你为什么不帮忙解答?如果员工在工作中出现操作错误怎么办?为工厂带来的损失谁来负责?万一造成了安全事故又谁来负责?”

“你竟然敢当着人事部领导的面顶撞自己的主管?”徐辉看了眼赵老师,脸上露出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超超,到底怎么回事?你冷静点慢慢说。”赵老师说。

“姑妈,不是我不冷静,是这个徐老师实在太过分!”

徐辉张大了嘴,久久说不出话。

事件的处理结果只过了一个礼拜就被公布了,徐辉因为缺少团队管理能力与凝聚力,从主管被降级到3级员工。处理结果很公正,因为公司给了每一位同事投票权,没有人对处理结果提出异议,包括当初提拔他的华侨。每个人心里都清楚,大家并不是单纯给王超面子,而是徐辉的问题实在太严重,团队在他手上迟早会出问题。

徐辉一心想着往高处爬,可等他终于爬到了高处,却又不懂得如何守护来之不易的美景。管理者拥有的权利不仅仅是让自己感受居高临下的地位,更是要保护好员工们对待工作的热情,带领大家解决一桩又一桩工作的难题,而不是让自己本身去成为团队的问题,公司的包袱。

不知徐辉如今在何处高就。也许他这几年最大的成就,就是成为了校友们、同事们饭桌上的谈资吧。

原标题:《好不容易当上主管,他却因傲慢断送了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