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社交,出走东南亚

原创 彭慧 志象网

\ 本文共2657字,预计阅读8分钟 /

在北京5月一个春意阑珊的午后,广州人金羽侃侃而谈,阐述了他对社交的研究和认知。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在研究了好几个月市场之后,他决定投注社交出海赛道,目前他的产品已在海外上线数月。

在游戏、电商等领域摸爬滚打十几年,金羽积累不少的思考。他选择出海的初衷在于,不仅是电商,国内的很多商业模式领先于海外,但是,在国内市场,巨头盘踞,市场相对饱和,创业越来越卷,出海是不错的选择。

再者,避开国内的红海,将在国内已被验证的模式搬到新兴市场,围绕某个区域,深耕一款小而美的产品,也不失为一种明智之举。不过,做出爆款,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社交是一种“荷尔蒙”的行为,它永远是刚需。熟人社交领域已基本成型,除非随着世代的更替和新的交互习惯的产生,否则再难出现撼动Facebook和微信等地位的产品。

“怎么在熟人社交的生态里,去做陌生人社交的挖掘?人都在这里了,你怎么在里面切一小块蛋糕出来?”这是金羽长期的困惑,但他还是总结了论点:现阶段,只有从内容出发去吸引用户,再考虑停留和转化的问题,才是社交产品突围之路。

挖掘细分需求

全球移动互联网社交领域,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面向熟人社交的产品,如Facebook、微信等横空出世,并逐渐向陌生人社交蔓延开去,走到了如今的成熟期;第二阶段,则是依靠简单交互和对陌生人社交的新鲜感,类似陌陌、探探、Tinder一类的产品崛起;到了第三阶段,陌生人社交新鲜感消失殆尽之后,只有面向垂类(如Blue、脉脉等)以及依靠优质内容紧紧将用户连接起来的产品,才更容易突围。

从国内外来看,目前熟人社交产品都占据绝对支配位置。2020年,Facebook在美国的互联网用户渗透率达到76.98%,微信在中国的互联网用户渗透率则高达96.64%。“熟人社交的成功都是生态级的。如果10年后的人觉得玩微信很笨,很无序而且不方便,那么你才会有新的机会。”金羽指出。

来源:Unsplash

产品,最终的面向是人,做一款产品,最先考虑的,当属用户需求。社交从来不单纯是一种行为,以其为依托的文字、语音、图形、视频等交互方式,全方位拓展和延伸着人体感官的边界。

金羽说道:“我们那个年代,大家发邮箱都觉得很方便,后来有了QQ,可以即时交流互动,再到后来发现原来对讲机这么好用,所以才有微信。在交互体验上如果没有根本性的飞跃,我觉得未来在熟人社交领域是很难再有新机会。”

在他看来,最大群体的最广泛需求已经被挖掘得差不多了之后,除非人们的习惯改变了,才有可能在会出现新的交互形式。现在去讨论熟人社交,还是比较宏观的,意义不是很大,更重要问题在于,“如何在熟人社交生态下,去做陌生人社交的挖掘?怎么去切一小块蛋糕,找到某种细分的需求?”

现在技术都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你怎么找到细分的人群,“那就只有内容”。

向电商看齐

陌生人社交,或曰开放式社交,以建立陌生用户间的信息交流和互动为核心功能的产品,当下炙手可热的产品类型,包括但不限于约会、音频社交、视频社交、直播社交、游戏社交等。

金羽对此也有自己的看法,“我这么分析,包括我跟董事也这么说,互联网层面上,仅仅从美国跟中国来看,美国是做生态、做底层的比较厉害,比如Facebook、YouTube,甚至是Google和苹果等做系统。但是应用层上,除了欧美游戏公司的实力没那么容易被超越,但应用层基本上是中国公司擅长的,所有应用包括电商、社交、陌生人社交,还有工具,中国人最后一定会赢他们。”

在看似有些信马由缰的谈论下,出海,一直是金羽关注的焦点,他举了一个例子。

最近,他关注到某个在印尼做返利电商的广州创业公司,用国内的返利玩法,刚上线没多久服务器就被撑爆了,然后物流全部瘫痪。“因为他们没有预料到这个带来的流量这么大,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下单,这是很微观很实操的套路。这种玩法,说实话3年前我们就懂,广州那边做社交电商的比较多,但这都是很简单的事情。”

回到社交,无论是国内还是海外,视频、游戏、语音房等形式,已被BIGO、Yalla、赤子城等玩得花样百出,并且赚得盆满钵满。相关产品如Bigo Live、Likee、Yalla、MICO等,长期霸榜海外市场收入榜单。

Yalla在中东深受喜爱/Fanatical Times

这是建立在对不同市场独特性的尊重之上。在海外,文化相对保守的如中东国家,为Yalla这类语音类的产品提供了沃土;而东南亚则正好相反,相比国内,厂商不仅研发空间大,而且适合多样的产品生存,不仅美国产品大行其道,中国厂商也尝到不少甜头,而来自韩国的Line、KaKao也能找到一席之地。

相比国内市场对广告形式的成熟认知,点击越来越少,越来越贵,金羽看到了新兴市场中没有被教育过和“洗”过的用户。“洗”,即没有被没有一波又一波的广告素材所覆盖过的用户。

这是由互联网发展阶段所决定的。国内用户被“洗”了一遍又一遍,三番四次地被教育,很多广告素材就很难再被点击。但海外不一样,虽然他们的付费意愿不高,但处在互联网发展早期或相对早期的新兴市场,其用户对营销模式还不比较陌生,愿意点击和分享,不过,广告素材容易吸引用户,他们点击甚至主动去传播和分享,买量成本也相应比较低,就形成流量红利。

另外,新兴市场当地电商的发展,也在某种程度上成了社交出海的探路石。从互联网发展来看,跟衣食住行等物质相关的电商是刚需,电商的场景搭建起来了,它带动的网络、物流、支付等基础设施起来了,才能为其他应用的进驻“架桥铺路”。

避开印尼

印尼,凭借2.7亿的庞大的人口基数,是企业下南洋的首选之地。

不过,跟主流相反,金羽的出海首站,却避开了印尼。

金羽自有一套自己的逻辑:一般来说,推出一款社交产品,只要好好运营,它不像一些游戏或电商那样具有较强的本地化特征,而是相对比较普适。在这一基础上,金羽看准的是当地用户的付费意愿和能力,因此他首先选择了中国台湾地区,并且正在筹备向英语国家菲律宾扩张。

“基本上,社交产品出海的逻辑,一般不是说我要一次性在很多国家上线,这种方法的试错成本是非常高的。更合理的方式是,我先瞄准一个国家,在这里试水成功了,再去扩展至另外一个国家,这样不至于很失败。“金羽坦言。

不过他还是对印尼有颇多研究。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企业追求规模无可厚非。

如此,在东南亚,印尼就是一个大型的“孵化场”,规模上去之后,后续的变现和融资空间也更大。“很多出海企业拿到天使轮或者A轮之后,都会去印尼试试水。如果攻下了印尼,也有利于在后期融资时,对资本讲故事。”

近年来,印尼社交市场规模增速迅猛,根据《2020年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白皮书》显示,2017年印尼社交市场规模约为160万美金,2019年增长至580万美金,增速高达260%。

另外,去年以来,印度反复无常的外资政策严重挫伤了中国企业的信心。大批企业纷纷转向印尼。中国的资本也在流入印尼,据印尼投资协调委员会(BKPM)统计,从2020年的海外直接投资(FDI)来看,中国(数据含香港)比上年增长11%,增至84亿美元,韩国增长64%,达到18亿美元。

原标题:《陌生人社交,出走东南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