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杀:治愈社恐的“限定梦境”

原创 iNED 新经济发展研究院 收录于话题#新经济茶馆31个

2021年,在年轻人之中最火爆的线下社交活动是什么?

不是看电影、也不是 KTV,而是——剧本杀。

有人说:“要治好一个社恐,只需要一场剧本杀。”与传统桌游不同,剧本杀有着更沉浸式的情感体验,青年玩家们相聚于一个又一个游戏空间之中,暂时性地遗忘自我,用剧本中的他者来代替自己的存在。这种新鲜而猎奇的情感体验与对青年社交需求的满足,成为剧本杀“出圈”的资本。

本期的新经济茶馆,我们就来聊一聊有关剧本杀走红的那些事儿。

剧本杀为何如此火爆?

艾媒咨询(iiMedia Research)4月发布的《2021年中国剧本杀行业发展现状及市场调研分析报告》指出,2020年,即便受疫情影响,这个市场依然保持了7%的增幅,超过绝大多数线下娱乐行业;2021年,剧本杀线下门店快速扩张,全国已经超过30000家,整体市场规模预计将增至170.2亿元。剧本杀的门店分布于在商业街、高校等人流密集处,剧本杀作者、发行商、职业 DM......种种新职业围绕剧本杀产业而兴起。

剧本杀让玩家如此痴迷的原因究竟何在?

趣缘社交吸引高黏性群体

“你今天都干了什么?你最后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

“这段录音你必须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没有动机啊……我没有时间去做这些!我当时……”

“再给大家五分钟时间……”

这些存在于悬疑影视作品中的对白,真实地成为了每个剧本杀游戏局里玩家们的对话。在这里,有人不动声色暗自观察,有人揪住把柄步步紧逼,有人造谣扯谎制造谜题。

比起传统的“快餐式”娱乐,一场剧本杀通常需要3至6小时。玩家需要先阅读剧本,扮演角色完成任务,然后通过分析线索,寻找真凶。对于喜欢逻辑推理、悬疑探案的玩家来说,剧本杀无疑是将热爱化为实践、结交同好的最佳途径。

反群体性孤独的社交属性

正如雪莉·特克尔笔下所言,现代人正陷入一种“群体性孤独”,人与人的沟通逐步演化为手机与手机的交流,界面正在取代见面。然而,虚拟空间带来的短暂集体狂欢终究难以逾越人内心的鸿沟。

剧本杀作为一种高度依赖线下场景的游戏形式,在某种意义上正在成为社交复兴的推动力量,一桌游戏成为了激活社交网络的节点。多年未见的老友和同学、拥有同样爱好的陌生同好,共同相聚于一场游戏空间中,一定程度上消弭了因缺少社交而产生的孤独感。

剧本杀还能火多久?

作为一种线下的桌游游戏,剧本杀的野蛮扩张,离不开创作者、资本和玩家的共同推动。在大浪淘沙之下,有人靠着剧本杀月入百万,也有人背负债务黯然离场。越来越多人入局,就会加速行业的迭代和进化。

2021年开始的剧本杀店关店潮,就已经开始释放一个信号:在野蛮扩张之后,剧本杀的行业拐点将至。有玩家指出,玩剧本杀的成本(时间、精力、资金)远比外界想象的高。

“首先凑人难,敷衍的陌生人会毁了整场体验,但凑熟人可能要等一两个月甚至更久;其次,就算熟人开本,每个人能否全程投入也不确定,敷衍肯定影响他人情绪,体验必然差。”

而在剧本杀的进一步扩张中,用户持续投入带来的审美疲劳仅仅只是一方面,原创剧本采买的高投入、高试错成本与复购率之间的矛盾,以及线下店与职业 DM 的深度绑定等问题,都需要由运营者、创作者共同去解决。

龙门阵

作为一种群体社交场景,线下剧本杀具备破冰特征,能够迅速让陌生的玩家们开始交流和探索。但一场游戏结束之后,人们却难免再次落入虚拟社交造成的孤独感中。

“真正有效的社交是灵魂之间的往来。”剧本杀开创了一种新的社交可能性,但大多仅限浅层次的互动。如何避免伪集体欢腾、摆脱群体性孤独是这场推理游戏留给我们思考的问题。

原标题:《新经济茶馆丨剧本杀:治愈社恐的“限定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