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手游生态调研(二):夜店跨界,城市崛起,电竞产业的新契机

原创 芦文正 人民电竞 收录于话题#英雄联盟手游生态调研2个

出品|人民电竞

作者|芦文正

编辑|凯文

2021年2月9日,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发布了 2021 年首批进口网络游戏审批名单,共有 33 款游戏在列。这其中,腾讯所运营的《英雄联盟手游》的过审引起了广泛关注。当时,人民电竞通过调研得知,有近三百家《英雄联盟手游》俱乐部诞生。

如今,英雄联盟手游俱乐部生存现状如何?打造一家英雄联盟手游俱乐部又要面临哪些问题?

我们这次决定拿着显微镜去调研一家俱乐部——位于长沙的TAXX电竞俱乐部。从集团董事长、董事,到总经理、经理,再到选手,我们希望能够通过一次全面的访谈,了解一家俱乐部,进而管中窥豹式地看到目前英雄联盟手游电竞俱乐部的生存现状。

“蹦迪”跨界:最大痛点竟是找房子

TAXX被英雄联盟手游的队伍称为“蹦迪队”,原因很简单,这只俱乐部背后的大股东TAXX,是上海最大的夜店之一。

TAXX集团跨界电竞产业的原因很简单,TAXX集团董事长纪政豪称,TAXX之前也做过了很多不同的跨界合作,旨在吸引更多年轻人目光,唯独电竞方面鲜有涉及,这次打造英雄联盟手游俱乐部是一次尝试。“我们希望发现更多可能,开拓更多领域。”他说。

纪政豪表示,TAXX对入局电竞的态度很明确:“游戏是很多年轻人喜爱的放松方式,TAXX除了想打造夜生活体验,也一直在寻求自身业务的突破。成立俱乐部对我们是个巨大的挑战,但电子游戏和电竞蕴藏的市场机会也足够吸引人。我们集团本身就是发展娱乐行业的,与游戏之间的互动也不少,也很期待自己打造的电竞俱乐部能获得成功。”

从推进TAXX电子竞技俱乐部成立到目前坐拥4支战队,TAXX用了半年。

TAXX电子竞技俱乐部总经理陈汪洋作为俱乐部总经理和股东之一,亲身参与到了俱乐部的创立工作。对于他个人来说,之所以要亲力亲为,原因只有两个字:情怀。

半年前,他和TAXX俱乐部董事周平宇对于创办俱乐部这件事一拍即合,两人率先牵头。周平宇虽然目前身在美国,但对于电竞事业也有自己的规划。

“我之前参加过美国的高校联赛,也一直希望能更深层面的参与电子竞技行业,并为之做出贡献。国内电竞产业发展得好,我也很看好英雄联盟手游这个项目。”周平宇说。

目前,很多俱乐部都在招人,表面上看,对于一款新的电竞项目,选手和人才似乎是行业最大的痛点,但亲身参与其中的陈汪洋却认为“房子”才是最大的行业痛点。

他说:“任何俱乐部在项目初期都不可能像成熟的大俱乐部一样直接去盖个楼,所以房子的选址,食宿的管理,租住条件与房东的要求之间也要协调。这里面的事儿对于俱乐部来说都很麻烦。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不知道食宿一应俱全有多美好,现在出来做俱乐部才知道。”

陈汪洋在俱乐部落地找房子时就经历了一次“破防”。他回忆道:“找别墅作为俱乐部的基地这件事,我没想到这么难。有一次我看到一个房子很好,跟房东说我做电竞的,他以为我是搞电信诈骗的,直接告诉我做电信诈骗不行。在经历了一大段时间的无用功之后,这件事直接把我的心理防线击溃了。当时我找到中介,跟他说不惜成本帮我搞定房子,我自己再弄下去要疯了。后来中介在湘江边上地段最好的位置帮我搞定了这件事,就是现在这个训练的地方,虽然超出预算很多,但对选手的生活和赛训很有好处,就定下来了。”

至于人才方面的问题,周平宇表示,现在不太担心选手层面的事。据他介绍,TAXX一队现在人手已经在线下磨合了一段时间,还在四月初的英雄联盟手游战队擂台赛中保持了数期擂主的身份。

除了选手,TAXX的管理人才也招到了之前AG电竞俱乐部的张博文担任TAXX俱乐部经理。“当时AG也想让他在别的项目做经理,但他最终还是来了我们这儿。”周平宇说。

张博文

当事人张博文表示,之所以选择TAXX而不是留在AG这种传统知名俱乐部镀金,原因在于自己更看好英雄联盟手游这个项目,也很认可TAXX对未来的规划。

张博文目前主抓的工作是赛训,所以他招教练和选手也有自己的一套标准:“教练可以是别的项目过来的,当然有英雄联盟教练从业经历更好。我刚刚招的一个教练,我在线上观察了几天,他也给我了一些复盘总结,我觉得他的想法跟俱乐部的思路比较契合,就让他过来了。”

至于选手,张博文表示,会选择年龄偏大但能看到实力的,或者一些年轻但是很有潜力的选手。“另外还要看选手的团队协作能力等,好多没打过职业的选手,还要培养他们的职业素养。我们目前的选手大部分都是自己挖掘和业内大佬推荐的,行业存在的普遍问题是新鲜血液太少了,性价比高的选手太少了,因为供求关系的畸形,很多选手都有点儿摆不正自己的位置。这也是行业的一个痛点。”

张博文透露,目前选手们的训练是从下午一点开始热身,两点、四点、七点、九点分别都有训练赛要打,十一点还要对赛训复盘,之后有的选手还会加练一段时间——这样的强度不可谓不高。

TAXX自己的选手,16岁的辅助周日(TAXX丶煮饭阿姨)表示,自己现在在队内打辅助,虽然有人说他天赋不错,但学习能力、理解能力、个人努力同样是他很在意的东西。“辅助位可能对反应和手速要求不高,但对游戏的理解,我会尽力把该学会的都短期内学会。”他说。

而已经20岁的打野王福宇(TAXX丶fuyu)在谈到目前的工作状态时则表示:“我一开始玩儿CS,后来转英雄联盟端游,一直没机会进入职业战队,英雄联盟手游俱乐部的出现,可能是我最后成为职业电竞选手的机会,虽然现在俱乐部都在招选手,但TAXX的教练和管理层的理念让我决定留在这儿。”

电竞“湘军”的启示:英雄联盟手游成地方产业发展新动能

所有的企业发展都离不开内因和外因,对于TAXX电竞俱乐部来说亦然。

除了俱乐部内部的人才问题、场地问题,俱乐部外部的营商环境、行业发展趋势同样需要考虑。

陈汪洋在电竞领域的从业经历已有七年。从业至今,他的最大遗憾令人意想不到。“我这个人有点儿家乡情怀,湖南出去的电竞人很多,比如若风,比如小苍。但湖南电竞人回来的很少,直到今天我都觉得,不考虑电竞教育和电竞酒店领域的话,湖南没有一家真正的电竞企业。”

爱之深责之切,陈汪洋对过去长沙电竞产业的发展并不满意。他举了个自己工作时的例子:“以前我在马栏山体系内做过多次电竞相关的栏目尝试,然而芒果TV有个大屏,那个内容在我离职一年之内都没变过。我也在长沙经历过一些做电竞的挫折,举个例子,之前我拉了一个投资人投了2600万,准备在长沙搞一个类似LPL的场馆结合网咖的线下空间,结果没做起来,这些都导致我觉得湖南的电竞营商环境一般。后来我去了上海,做出了一点成绩,但我又想为推动长沙电竞产业发展做点儿贡献,就想回来做个俱乐部,以后还可能会涉及一些电竞地产业务,争取把‘电竞湘军’再组织起来。”

这份遗憾也是陈汪洋力主把TAXX落地在长沙的最大原因,他说:“个人层面上,我想成为拯救长沙电竞的人。”

笔者在对话另一位湖南的电竞从业者时了解了部分湖南省电竞产业发展的过去:“过去很多皮包公司,PPT公司,打着电竞的旗号,拿个PPT就去忽悠赞助商,比如口味王槟榔之类的品牌,然后有的比赛奖金都没发公司就跑路了。这样的产业氛围是很多湖南电竞人不愿意回来的原因。现在,这个状态可能正在得到改善,但我们还是需要观望一下。最近武汉那边又是CF双端赛事又是LPL春决,长沙这边却没什么动静。或许英雄联盟手游的出现,会给长沙这样的非电竞一线城市一些新的机会。”

新的电竞项目带动新的城市发展机遇,这在近十年都被印证过——

2007年-2010年,武汉因为DOTA的赛事隐约成为当时的电竞之都;英雄联盟崛起后,上海被叫做“宇宙电竞中心”;当PEL落户西安,这座千年古都能拿出手的电竞名片便不再只有WE……

长沙,这个拥有最多电竞酒店的城市之一,电竞人口的基数本就不小,一旦有赛事或者知名俱乐部出现,“电竞湘军”自然能够再度崛起。

英雄联盟手游,对于长沙,或者其他有志于发展电竞的城市来说,都是个新机会。

回顾创立英雄联盟手游俱乐部的过程,TAXX战队的管理层有几点总结出来的经验和教训:

第一,对于时机把握还可以做得更好,吸纳行业人才是重中之重;

第二,未来可能会在多个领域做出新的业务布局,譬如房地产行业;

第三,对于行业的生态日渐商业化的情况,未来需要培养选手对于电竞的热忱和职业素养。电竞作为一种新型文化,未来会有更庞大的社群,所以更要注意规范和正确引导年轻人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至于行业未来,周平宇表示:未来可能只有一百家甚至几十家英雄联盟手游的俱乐部,那些初期买卖选手的“二道贩子”一般的俱乐部不会走得长久,当行业的供求关系发生变化时,也会有更多性价比更高的专业选手涌现出来。俱乐部对赛训的态度,对选手的培养,比现在或者更早之前挖掘到选手更重要。

而谈到TAXX的终极目标,他很认真地说:“我希望能做出中国乃至世界最顶级的英雄联盟手游俱乐部,顺应形势,为电子竞技在中国的发展出一份力。”

你有新闻线索?发送标题带有【线索】的邮件到 esport@people.cn,剩下的事交给我们。

往期文章精选

原标题:《英雄联盟手游生态调研(二):夜店跨界,城市崛起,电竞产业的新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