疲惫不堪的美国人欢迎“无聊”的拜登?

像任何雇员一样,美国总统美国总统拜登必须经历定期的业绩评估。周四是他上任的第100天,这是一个历史悠久的里程碑,但也是一个模糊而武断的里程碑。在这个里程碑上,他的早期行动被切片分割,每一个细节都要供全世界来评判。他通过了多少法案?他任命了谁?他签署了多少行政命令?他违背了哪些承诺?他得罪了哪些选民?

美国总统拜登是在特殊情况下上任的,国家面临着他所说的 “四重危机”:致命的疫情、经济的不确定性、气候变化和种族不公正。这一切都需要采取大胆的政策行动。此外,还需要努力化解特朗普时代的有毒政治。特朗普在其他损害之外,还制造了一个巨大的罔顾现实的群体,其中的大部分共和党人相信了2020年总统选举存在欺诈的谎言。

对于一个温和的78岁老人来说,在他的头三个月左右的时间里要解决的问题似乎有点太多了。话说回来,在逆境、悲剧和糟糕的机会面前继续前进,这就是美国总统拜登的工作方式。虽然他的前100天远非完美无缺,但它们反映了他对自己当选的原因,以及美国人民对他的期望,有着清醒的认识。

总统行动迅速,在他标志性的挑战上大刀阔斧:应对疫情带来的公共卫生和经济方面的双重打击,他要求国会提供1.9万亿美元的救济方案,而国会基本上满足了他的要求。共和党的立法者们签署了吗?不,他们没有。但这项颇具野心的法案,甚至为有孩子的家庭建立了一个(临时)保障收入,这吸引了两党对公众的强烈支持,这对白宫来说已经足够好了。

美国总统拜登还表明,他知道如何玩好预期游戏:承诺少一点,兑现多一点。他最初承诺,在他上任的第100天,将接种1亿剂新冠疫苗。全国在3月中旬就达到了这一目标,促使他在第100天之前将目标提高到2亿针。这一目标在上周也达到了。

他主要通过行政行动,履行了一系列更有针对性的承诺。他放弃了特朗普令人厌恶的穆斯林禁令,并成立了一个特别工作组,以使在西南边境骨肉分离的移民家庭团聚。他让美国重新加入世界卫生组织和巴黎气候协议。他指示联邦机构进行内部审计,着眼于促进种族平等,并取消了特朗普对军队中变性人的禁令。他没有说服国会将联邦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15美元,但他正在提高联邦承包商的工资。

在外交政策方面,美国总统拜登宣布所有美国作战部队将在9月11日前从阿富汗撤军,这让一些人感到惊讶。根据大众的观点,这一决定要么是早该作出的,要么是正在发生的灾难。无论是哪种情况,总统都想表明他有魄力做出艰难的决定。

美国总统拜登在早期也有过失误,最明显的是在移民问题上。白宫显然没有准备好面对大量涌入美墨边境的移民儿童,一直在争分夺秒地处理创纪录的入境者。是的,他继承了一个功能失调的系统。但即使是一些国会民主党人也抱怨说,他的政府在早期未能就政策和计划发出明确的信息。共和党人急于利用这场悲剧,一些立法者穿着迷彩服在边境巡视,使他们看起来像“鸭子王朝”(一个真人秀节目,讲述在路易斯安那州的罗贝特森一家的美国梦与创业故事)里的残次品。

边境焦虑导致美国总统拜登在接纳难民的问题上失手了。2月,他承诺将难民接收上限提高到62500人,而特朗普创下的最低纪录是15000人。但4月16日,白宫宣布,特朗普设定的上限将保持不变。反对声随之而来。几个小时后,白宫声称,对该指令存在“混淆”,5月中旬将设定一个更高的水平,尽管可能没有原来的承诺那么高。现在,62500人的水平又回到了讨论中。这种反反复复的做法无法让人产生信心。

当然,对许多选民来说,美国总统拜登的核心吸引力并不建立在政策的细节上。吸引选民的是他放出的团结信号,他承诺要化解特朗普造成的分裂和愤怒。整个想法让一些人觉得很虚伪,甚至天真到荒唐,但美国总统拜登先生似乎正在取得一些奇特的进展。

他又让总统职位变得无聊了(注:这里意指不再推特治国),如果你愿意你就嘲笑吧。但是,这是一项重大成就,是许多疲惫不堪的美国人所欢迎的。

特朗普任职期间“工作时间”在推特上咆哮、与福克斯新闻无休止的电话交谈,以及对民主的日常攻击都已不复存在。

美国总统拜登喜欢保持低调,不喜欢出风头,并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搅动对方陷入文化战争的怪圈(注:文化战争是指不同意识形态派别之间的价值冲突)。当“让美国再次强大”因所谓的取消《苏斯博士》和阉割“土豆头先生”(这些书籍和卡通人物形象因为种族和性别问题而被勒令修改)而陷入混乱时,美国总统拜登却一直低着头,继续推行他的政策。

他正在恢复工作中的人性,无论危机是警察枪击案、疫情的巨大损失,还是众多美国人的日常经济挑战,美国总统拜登都以同情心和体面的态度对待问题。他的目标是安慰而不是煽动,这本来似乎不应该是个大问题,但在特朗普之后,这些就变得重要起来了。

他正在使两党关系重新变得很酷。美国总统拜登并没有迎来一个新的跨党派妥协的黄金时代,他也不可能这么做。即使他邀请共和党议员到白宫进行舒适的交谈,他也明确表示,他不会为了赢得他们的支持而陷入困境。他和他的人在奥巴马时期就学会了不要重蹈覆辙。事实上,美国总统拜登已经严重刺激了一些温和的参议院共和党人,他们认为美国总统拜登没有对他们的合作努力给予适当的尊重。

即便如此,美国总统拜登的政治形象是如此的和蔼亲切,以至于大部分公众认为他是一个非激进的、政治上温和的人。这使得一些共和党人,特别是参议院的温和派,大谈他们对两党合作和妥协的热爱,以免他们看起来像不讲道理的人。

所有这些都使他的政治对手很难诋毁他,对此,共和党议员们已经表现出了他们的挫败感,三个多月以来,他们仍然试图将他塑造成“激进分子”的傀儡:包括由众议员亚历山德里亚·奥卡西奥-科尔特斯为首的小分队、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白宫幕僚长罗恩·克莱恩。

当德克萨斯州的参议员约翰·科宁沦落到对美国总统拜登没有在推特上发脾气而发牢骚,并质疑总统的低调意味着他没有真正负责任时,你就知道共和党人的日子不好过了。

在这一点上,民意调查显示,略微多数的美国公众认可他们的新总统。美国总统拜登的支持率低于他的大多数非特朗普式的前任,但考虑到现在这个多极化的、面临严峻现实挑战的时代,他的支持率也不算太差。

原标题:《纽约时报:疲惫不堪的美国人欢迎“无聊”的美国总统拜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