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血来潮学眼妆,竟折腾出一双畏光流泪的血轮眼

原创 蹦蹦蹦瓜 果壳病人 收录于话题#眼病7个

我是个非常严重的手残党,到现在都只会涂个口红,之前因为怂一直放弃化妆。

看过一些美妆博主的视频,发现她们非常打鸡血,甚至是恨铁不成钢:“你怕个什么?!你就这样把镊子贴上去睫毛,你眼睛能戳瞎吗?!”

那天,我心血来潮尝试眼妆。眼睛的确没有被戳瞎,但我还是去眼科报到了。

仿佛隔着油污的玻璃,努力想看清外面

现在想起来,就是后悔,非常后悔。我那晚就是受了鼓动和怂恿,赶鸭子硬上了。

拿镊子往下眼睑贴假睫毛,扒开眼皮在内眼睑处化眼线,拿睫毛膏从睫毛根部往下刷……起初只是隐约有点不舒服,等到卸妆就几乎要了我的老命。

那些极难卸掉的眼线笔液、睫毛膏、眼影粉和假睫毛,必须先湿敷,拿棉签棒沾着卸妆油,一点点小心翼翼地刷在睫毛根部,离眼球非常近。胆小如鼠的我手一直在颤抖。那时我开始流泪了,但那些黑乎乎的妆如果不赶紧卸掉,拖得越久越麻烦。

终于,我把大熊猫一样黑乎乎的眼圈清洁干净。一睁眼,我的妈,我发现头顶的吊灯蒙着一层似蓝非蓝、似紫非紫的脏雾霾色的光晕,看着非常难受。我下意识去擦眼镜,以为镜片上沾了黏稠的卸妆油,结果抬手一摸想起,我压根没有戴眼镜。

我这才意识到,脏东西不是在镜片上,而是在眼睛上。就像面前有一层玻璃,玻璃上糊了一层猪油,你隔着油污的玻璃,努力想看清楚外面,但是徒劳无功。

迟钝的神经后知后觉,过了几分钟眼睛又酸又疼、火烧火燎。我迅速翻出平时冲眼睛的氯化钠水,一盒十支,躺在床上,啪嗒啪嗒一口气全用掉了。

睁开眼,发现吊灯清晰了点,但脏雾霾色的光晕扩大了。我随后跳到浴室,开着淋浴头对着眼睛哗啦啦冲,用光了热水器里的热水。

之前我学习化眼妆始终没敢拿自己试手,就一直给男友画,他眼睛也进过好几次的眼线液和卸妆油,当时用温水冲洗后,过一会儿就好了。我索性也把头伸到洗脸池里,开着柔速的流水,再一次缓缓冲洗。我已经视线模糊、严重重影,眼睛酸痛到再也无法睁开,不断地流泪。

我的双眼就像失修的感应出水龙头

第二天起来照镜子,我发现双眼变成了仙侠小说里的血轮眼或咒怨鬼仇眼,布满红血丝,眼眶里流出颜色奇异的浑浊液体。跟领导请了假去医院,我没好意思说是学化妆把自己搞得不忍直视,只是说普通的眼睛发炎。

出门前,我带上了那瓶该死的卸妆油。一路上,鼻涕一直抽抽搭搭往下掉,双眼就像失修的感应出水龙头,啪嗒啪嗒地往外漏水。脸上堆了太多泪,皮肤灼得难受,口罩几乎一直是湿的。

讲个搞笑的小插曲。医院门口,我背后有个骑电动车的转弯,一阵急刹车,开口就骂我,你不长眼睛啊!我把大羽绒帽撩起来,露出来我湿漉漉、黏糊糊、猩红色的血轮眼,盯着他一言不发,他二话没说,像见了鬼一样跑掉了。

像是加了电影特效一样的血轮眼|作者供图

医院里窗明几净,采光率非常高,照进来的阳光格外灿烂,室内到处都开着明亮的灯。这些光线,平时会给人温暖祥和的感觉,但我感受到的却是针扎似的刺激和疼痛。

坐在等候区,我的两只眼睛只能左右轮替值班看提示屏,每一只上岗不超过三秒钟,另一只眼就要无缝对接;但是我总感觉眼皮里有团火在烧,闭上眼超过三秒也疼。

终于叫到我,护士叫我去1号门,我摸着墙面,往上,摸到“1”的刻痕才放心进去。

说实话,我看不清医生的样子,只能大概感觉,是个中年、男的、发福,模模糊糊,仿佛自带香港武侠片里那种黄沙漫天、江湖浑浊的昏黄滤镜;身体边缘蒙着一层醉酒时可见的逆光光圈,发白刺眼,有点像自带光环的弥勒佛。

我小声对医生说,我在家里看视频学化妆,卸妆油进眼睛里了。

医生问,什么卸妆油,有没有酒精?

我从包包里掏出来瓶子给他看,他看了摇摇头。

之后才发现,原来卸妆油的瓶子上写的英文的使用方法,根本没有列出成分配方表,真坑人|作者供图

友情提示,去看医生的时候,记得带上引起病原的物体或者最近吃的药,最好把说明书和成分表也给医生看。

医生又朝我的眼睛照了灯,光亮得我“瞳孔震裂”,又哇哇哭了一场。

医生问我,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说,昨天晚上。

他生气了,问,你这样情况,你还真能忍一晚上啊?干嘛不早点来?

我只好实话实说,男友之前卸妆油进眼睛里就是水龙头洗一洗就好了。

医生说,每个人体质不同,不要依靠别人的病情经验来判断。

缴费取药,难于上青天

医生开的单子上写的是角膜化学性灼伤,所以当天做了化学伤冲洗。

护士站的小姐姐扶着我到缴费机前,给我念如何操作,又扶着我去冲洗室。她让我躺下、把头侧过去,用柔和的流动药水对着我眼睛和内眼皮反复冲洗,左右各轮换了两次。

取药时,同样遇上了尴尬。

一整排的取药窗口玻璃上贴着圆形标识,1、2、3一直到10。现场排队拿药的太多人了,人山人海,我根本看不清,更不可能挤到前面去找我的6号窗口在哪。

于是,我站在队尾数列数,如果一个窗口对应一列的话,我数到6,就站在第6列后面就好了。排了差不多40分钟后,我傻眼了,才看见这个窗口是8号。

我跟配药的医师讲,我看不清导路牌和窗口标识。她叫了6号窗口的同事,说:我这边有个过去找你了,她看不见!

我就像螃蟹一样,两只手扶着大理石柜台,横着摸索过去了。

6号医师就很细心地跟我讲,这个眼药是要遮光保存,我拿笔给你圈出来了,你记得滴完放回盒子里啊。我假装看清了,点点头。

磕磕绊绊回到家,我努力睁眼辨认,使劲回忆:哪个是要遮光保存的来着,哪个是要在睡前涂来着?眼药水盒子这么小,而上面的使用说明和注意事项更是小如蚂蚁。要我睁眼看清这些小字,不亚于酷刑。

“3”是一天3次,“2”是一天2次,绿色的“睡前”提醒睡前涂|作者供图

睡了一天,眼睛还是不能见光。我像个住在黑暗洞穴里的山顶洞人,不生火不开灯,没有手机和电脑屏幕,过了将近一周。

恢复期,最气人的是我妈。她翻来覆去地说别去医院,始终觉得我不上班就像我当初不想上学一样,纯粹是装病偷懒找借口。她说,我眼睛这样子是玩手机玩的,少玩手机多喝枸杞菊花水就好了。真庆幸在异地独居,不然她会一开始就拦着我去医院。

我妈令我窒息的发言|作者供图

到现在,我都不能理解美妆博主们的恨铁不成钢。但是,她们夸张的妆容、精心修饰过的面颊和动辄数以百万计的拥趸裹挟起来,当你独自一人处在这个狂热的氛围中时,很难不动摇。

医生点评

龚岚 | 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 主任医师

角膜化学性灼伤是眼科的常见急症。假睫毛的胶水、纹眼线的染料等,时常会把一位位年轻貌美的姑娘泪流满面地送入急诊。

发生角膜化学性灼伤时,由于患处感觉神经分布密集,患者常会因为剧烈的疼痛无法睁眼、畏光流泪。患者需要在第一时间内对患眼用大量清水冲洗,有条件时优先选择生理盐水或纯净水。不建议如文中作者一样,正确处理后又退而求其次地使用“生水”,即自来水进行冲洗。因为灼伤后角膜上皮常出现损伤,使用生水可能导致微生物侵入引起感染。更不要使用牛奶等其他液体进行所谓的治疗。

冲洗后需要立刻就医,这也是作者做的不妥当之处;但能够明确告知进入眼内的化学品对于医生的诊治有较大的帮助,值得表扬。

急诊医生在进一步的冲洗清理后,通常会予以患者局部抗生素滴眼液、抗炎滴眼液以及修复角膜上皮的眼部制剂使用,严重患者需要联合全身抗炎用药治疗。

与化妆品相关的角膜化学性灼伤,因入眼的化学品量较少腐蚀性相对较低,痛感强烈但损伤较浅,治疗周期一般1-2周,预后常较好,可不影响视力。眼痛畏光等症状,可随着角膜上皮的逐渐修复而消失。

与化工生产相关的角膜化学性灼伤,通常入眼的化学品量大且腐蚀性强,患者可能立刻出现视力的急剧下降,治疗周期漫长,且严重的视力损伤难以恢复或需要角膜移植进一步治疗。

对于化学性灼伤,预防是重中之重。爱美人士应当尽量避免在内眼线等“高危线”上的试探,选择接种睫毛、纹饰眼线时选择有资质的从业人员,并避免突然移动引发的意外伤害。眼睛是美丽窗口,是展示心灵的窗户,祝福所有爱美人士都能够保持一双健康的双眸。

个人经历分享不构成诊疗建议,不能取代医生对特定患者的个体化判断,如有就诊需要请前往正规医院。

作者:蹦蹦蹦瓜

原标题:《心血来潮学眼妆,竟折腾出一双畏光流泪的血轮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