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红极一时,如今满目疮痍!贵阳这些“共享汽车”怎么了?

近年来,

“共享经济”的概念迅速普及,

共享汽车也随之进入了人们的视野,

从2017年到2018年,

多个共享汽车品牌陆续

进驻贵阳,抢占市场。

共享汽车以便宜的使用成本,

扫码即开的便捷模式,

迅速俘获大众的青睐。

这几年,贵阳随处可见共享汽车的身影。

但是最近一段时间,有市民反映,他们使用的共享汽车APP似乎已没用了,要么显示无共享汽车可用,要么车辆非常少,要么车况不容乐观。共享汽车在这个城市仿佛一夜之间按下了暂停键。

市民准备使用共享汽车

很多人都有这么一个疑问,前几年非常火热的共享汽车去哪儿了?这些共享汽车公司还在运营吗?贵阳市民如何看待共享汽车,使用过程中又遇到了哪些问题呢?

市民反映:共享汽车越来越少

近日,据30岁的黄先生反映,最近想要找到合适的地点租共享汽车有点难。

“虽然自己还没买车,但开车出行还是方便,所以闲暇时都会带着家人,租个共享汽车出去兜兜风,用起来感觉还是挺方便。以前共享汽车真的蛮多,现在不仅车少点也不好找,好多APP都暂停相关业务了,不知道为什么就出问题了?”

与黄先生反映的情况类似,连日来,陆续有市民反映,以前刚开始推广时,贵阳路边随处可见共享汽车。但是如今,路边的共享汽车越来越少。

市民声音:有人夸方便有人拒“共享”

——“省钱又省事,共享汽车方便大众。”

“共享汽车其实还是方便的,不仅为我们无车一族提供了交通便利,也省了不少交通费。”市民李女士分享了自己租用共享汽车的经验:她第一次用共享汽车是在2018年,那时候用的是首汽共享汽车。

“刚火的时候大家都很好奇,共享汽车好用吗?有一次我和先生要去未来方舟的越界影城看电影,我家住花溪,打车一个来回至少要花费150元左右,并且电影散场时间比较晚,也不好打车。”思来想去,李女士和丈夫决定使用共享汽车。

李女士回忆,当时他们租用的是四座的共享汽车,从下午五点用到接近24点,使用平台赠予的新用户优惠券后,仅花费70多元。

“省了一半的钱,太划算了!”李女士说道。

“管理欠缺,脏乱差,不会再坐第二次。”

在一个共享汽车停车场,遇到两名年轻女孩,她们刚刚使用完共享汽车。

市民正在还车

据了解,她们都是附近的在读大学生。今天她们从大学城附近租用共享汽车到花溪福泽园,期间还辗转了其他地方。最后算下来使用时间50分钟,总里程为17公里,花费共39.4元。

小刘和朋友的使用记录

使用完后,两位姑娘边摇头边说:“太脏了,里面好多垃圾,都是之前的用户留下来的,没人打扫。

其中的一位姑娘小刘对这次的经历十分“刻骨铭心”。

“我感觉好像没人护理车辆。”小刘说指了指旁边的共享汽车无奈叹气:“我们已经精挑细选过了,这辆车算是最新的了,其他的车更恼火。以后我应该不会再使用共享汽车了。”

“停车点难找,分布太远,不好停车。”

小赵是共享汽车的常客,据他阐述,自己刚大学毕业没多久,没有能力购买汽车,坐公交上班实在太远,打车往返又太贵。所以共享汽车的出现,对他来说就是福音。

正在充电的共享汽车

“以我家为中心点辐射周边,APP上就一个停车点,地图上直线距离显示2公里,但如果步行的话也要花费20分钟左右。”小赵介绍,每天上班,就得先从家门口租赁共享电动车,骑到指定停车场,再驾驶共享汽车。下班的时候,如果共享汽车指定停车场有共享汽车,他再开回来,如果没有,他再打车。

在某个还在运营的共享汽车APP上搜索发现,贵阳城内分布着的共享汽车指定用点确实如小赵所说,比较分散不集中,且每个指定用点距离相差较远。

在网上查询得知,关于共享汽车的报道屡见不鲜,其中不乏借用朋友账号驾驶共享汽车,驾驶共享汽车发生事故、行程0公里被扣70多元、续航里程误差大、车辆破损脏乱等相关新闻报道,经查询发现,这些还只是共享汽车“乱象”的冰山一角。

车内都是垃圾,充电盖不翼而飞

车窗未关闭

中午12时许,在云岩区师大天桥附近的停车场,可以看见3辆“摩范共享汽车”,车内没有驾驶员,其中两辆车窗均未关闭,凑近一看,香蕉皮、卫生纸、矿泉水瓶……大量垃圾随意丢弃在车中,甚至连汽车充电盖也不翼而飞。另外一辆车正在不远处充电,但是车内情况也是非常糟糕。

充电盖不翼而飞

“我看到的共享汽车都是这样的,根本没人管,想找个干净的车挺难。”一名正在充电的网约车师傅建议,可以去别的地方看看。

车内到处都是垃圾

该停车场管理员表示,从开始推广共享汽车,这个停车场就有共享汽车入驻,也安装了相应的充电桩。一直以来,这边的车辆数量还算比较稳定,虽然设计时只能停8台共享汽车,但一般都有10来辆。“这些车情况都不是太好,何时能够找到合心意的那真是看运气了。”

车辆外观受损,后视镜结成了蜘蛛网

那么别的地方,停放的共享汽车又是什么情况呢?

下午15时许,花溪区阳光花园停车场车辆进出络绎不绝。环顾四周,一共6辆共享汽车。其中,3辆“摩范共享汽车”,3辆“GoFun首汽共享汽车”。

破损的汽车

经过仔细观察,这几辆共享汽车外观都有损伤。它们的前后保险杠、车门等都有不同程度的磕碰痕迹。有的车身logo不见踪影,有的车身存在大大小小的凹陷,甚至左后视镜都结成了蜘蛛网。

通过预约了共享汽车的市民的帮助,刚上车就闻到了一股难闻的气味,吃了一半的瓜果、食品包装袋、丢弃的烟头等散落在地,车内的环境堪忧。

40余辆共享汽车在“吃灰”

下午17时许,南明区贵州省体育馆附近的共享汽车使用点停放了3辆“摩范共享汽车”。可以看到,其中一辆车右前保险杠与翼子板已分离,轮眉等处伤痕累累。

破损的共享汽车

经过询问停车场管理员,了解到这里只是租给共享汽车运营方对共享汽车停放,并没有设置相应的充电桩,数量的话一般也就6辆左右。

“每天停放的车子都差不多,很少看到运营方来这边查看。”停车场管理人员边说边摇头,车况都差不多,说白了就是使用者素质不高,也缺乏长期稳定的管理。你想找合适的车子,不如去后面的小路上看看,那边倒是停放了一大堆。

顺着指引,步行大约50米,穿过停车场来到了后面的小路上。眼前的情况令人吃惊:40余辆“GoFun首汽共享汽车”横七竖八的停放在这里。

大量车辆无人管理

落满树叶的车身、关闭不上的引擎盖、满是灰层的痕迹……很显然,这些车辆已经很久无人问津了。据观察,车辆内部的情况还比较干净,那么多车停放在这里为啥没人管呢?

带着疑问,询问了多位过路市民,大家纷纷表示并不知道哪天停过来的,不过最近从这里经过都会看到这些车,市民也希望相关公司能够尽快处理。车辆停放在这里既不美观,也影响大家过路。

不少共享汽车企业暂停服务

2018年,GoFun进驻贵阳,加上EVCARD、摩范出行等全国共享汽车品牌,阳光优车酷、e车出行等贵州本土共享汽车百花齐放,贵阳的共享汽车可以说是红红火火。

记者和Gofun出行客服的对话

下载了GoFun、EVCARD、摩范出行等多个共享汽车APP,发现除了“摩范出行”还可以用车之外,其余APP几乎都找不到可用车辆,GoFun、EVCARD的客服回复表示,贵阳地区暂无该公司的站点和车辆。

记者和EVCARD客服的对话

打开摩范出行,可以看到该APP的停取车点覆盖了整个贵阳城区,在贵阳中心城区,约一两公里就有一个停取点。

联系摩范出行客服,对方表示,摩范出行的总部在北京,已经覆盖了全国很多城市,在贵阳有47个站点,每天都有不少人租用,日前运行正常。

共享汽车正在充电

据贵州本地的共享汽车品牌,阳光优车酷的运营副总赵总介绍,在2018年左右,GOFUN等很多全国共享汽车品牌进驻贵阳时,阳光优车酷就退出了共享汽车。

业内人士透露:共享汽车有些“名不副实”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共享汽车的理念是好的,消费者通过汽车共享使用,可以减少汽车的保有量,从而缓解由此导致的城市交通拥堵、空气污染、停车位紧张等问题。但在实际运营中,共享汽车却有些“名不副实”。

首先,服务方面不尽如人意,消费者的体验越来越差。近年来关于共享汽车的消费投诉增长迅速,尤其是在节假日共享汽车需求量大的时候更是如此,计费异常、车辆故障无法及时解决、充电续航路程短、售后服务差、车内脏乱差等问题都是投诉集中点。

其次,停车费则是共享汽车遇到的另一个难题。前一个消费者用车完毕后,将车停在停车位上,而后一个消费者不能保证马上就用车,期间就会产生停车费。

车身广告

另外,成本高、盈利难也是共享汽车难以为继的一个重要原因。长期以来,共享汽车平台都采用重资产模式运营,平台需要承担车辆购置、运营网点建设、车辆保险投入的固定成本,以及车辆折损、停车费用、技术开发维护费用、车辆管理费用、用户端营销费用等运营成本。同时,平台还要不断投入补贴培育市场,但收入却几乎全部来自于车辆租金,而租金价格又相对毕竟便宜,约为网约车、出租车的一半,且订单量受限于品牌规模的限制。

目前来看,这样的商业模式很难达到收支平衡,“赔本赚吆喝”成为众多共享汽车平台的真实写照。

共享汽车行业或将迎来寒冬

据媒体报道,2017年以来,友友用车、EZZY、麻瓜出行、car2go等一批在共享风口中成立的中小型共享汽车创业公司相继停止运营或倒闭,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而近两年来,随着Togo、Gofun等大型企业相继陷入困境,激烈竞争的下半场也开始有头部玩家难以为继。

自2019年起,GoFun出行相继退出了重庆、深圳、天津、郑州、济南、昆明、成都等城市运营,2020年起退出长沙等城市运营。

如今Gofun的困境只是整个共享汽车整体性困境的冰山一角。在共享经济概念与资本的助推下,过去5年里,共享汽车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最多时候注册在案的公司数量超过300家,市面上存在的共享汽车平台达119个之多。

但自2020年起,越来越多的共享汽车公司“暴雷”,用户订金难退、拖欠员工薪水、公司倒闭等乱象频繁浮出水面。

由于缺乏健康可持续的盈利模式,近两年来共享汽车行业在资本市场的热度确实不如从前。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共享单车市场已经逐渐冷却,跟随共享单车风口“起飞”的共享汽车模式或许也难逃寒冬。

共享汽车的未来,任重而道远

另据媒体报道,共享汽车撞人事故,全国已发生多起。有律师指出,汽车使用中,难免出现单车事故、行车剐蹭。根据我国的道路交通安全法规,机动车发生损害,机动车的所有人、管理人、使用人都应承担责任。但如何判定责任分配?基于共享汽车随取随用随还的特性,如何追责到事故发生时对应的用户?这些皆为共享汽车发展亟待解决的难题。

除此之外,共享汽车作为新兴行业,在保证行业健康稳健发展同时,也要关注由此带来的风险,责任保险就是分担风险最优化的制度设计。对于承租人而言,使用共享汽车最大的风险在于发生事故因没有保险赔偿或保险赔偿金额不足而陷入窘困;对作为潜在受害者的社会大众而言,共享汽车最大的风险在于发生事故后权利却无法得到救济。

从全国范围发生的共享汽车侵权案件来看,很多纠纷因商业险金额投保不足而导致较大社会矛盾。目前,交通部并未对共享汽车作为营运汽车所应投保的商业险做最低金额的要求,但仍应正视由于商业险金额不足带来的行业性风险。2020年,厦门在全国首次将共享汽车责任险投保金额明确100万。

借用15年驾龄老司机王师傅的话,希望那些还坚守在贵阳的共享汽车服务公司们,能重视这些问题发生的原因,提升用户体验感。也希望那些使用者们,能够文明用车不要随意损坏、拿车来练手的同时,还能遵守交通规则,有序行车,毕竟生命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共享汽车的出现,给无车一族提供了便利,但是也衍生出了一系列的问题,共享汽车的未来,任重而道远。

来源:贵州都市报、天眼新闻

原标题:《曾经红极一时,如今满目疮痍!贵阳这些“共享汽车”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