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很重庆丨嘘,四面山有奇异精灵

“蝴蝶是唯美的,比其他所有事物更唯美

还是抽象的,它拥有的肉身

似乎不属于这个世界”

——摘自李元胜《好吧,我们聊聊蝴蝶》

鲁迅文学奖获得者

著名诗人李元胜

坚持昆虫摄影21年

借助微距镜头

观察并记录了

它们神奇而美丽的生命瞬间

今天

重庆发布“这里很重庆”栏目

带你去看看李元胜镜头下

四面山的奇异精灵们

黄纹长腹扇蟌[cōng](雌)

重庆四面山自然保护区

对核心区以外的四个区域进行了封闭

从长岩子管护站到珍珠湖的通道

便是其中之一

2020年8月

经申请拿到进入许可的李元胜

从大洪海码头乘船出发

船晃晃悠悠向前

行至中途,忽然向右

拐进了一条支流

没有游客的喧哗

只有船的马达声

连小䴙 [pì] 䴘 [tī]

在远处水面扑腾的声音

都清晰可闻

去年初秋,森林里仍绿枝满眼,溪水潺潺。进入封闭区,越往前林更密了,李元胜掏出了手电,小心地扫描着前后左右,生怕错过精彩物种。林下野花不少,牡丹花科的肥肉草在这一带是优势物种,红红地开成了一片,它的总苞片膜质,肥肥的肉肉的,估计因此得名。图为肥肉草。

在一处瀑布下的水潭附近,李元胜发现了至少两个种类的“艳娘”,一是透顶单脉色蟌,一是线纹鼻蟌。前者迅速飞到了树上,后者呆萌可爱,怎么拍它也不动。

上图为透顶单脉色蟌(雌),下图为线纹鼻蟌(雄)。

正在拍线纹鼻蟌时,一种陌生的色蟌突然进入李元胜的视野,它全身青铜色,阳光下闪耀着金属光芒。而后又出现了一对正交配着的色蟌,同样闪耀着青铜色光芒,并构成了一个完美的心形图案。后来,经蜻蜓专家张浩淼确认,这一色蟌确是亮闪色蟌,重庆有分布但数量极少。图为亮闪色蟌。

初秋,正是姬蜂虻的交配时节,李元胜在草丛中发现了一对姬蜂虻的踪迹,它们一边交配一边飞行着采花蜜。图为交配中的姬蜂虻。

棕褐黛眼蝶是四面山有纪录的蝴蝶,但是在李元胜70多次进四面山的漫长考察中,这是第一次与之相遇。图为棕褐黛眼蝶立在枯叶堆里,缓慢地移动着。

沿着陡峭的梯步缓缓而下,李元胜紧张地观察着两边的灌木。突然,一只被他惊飞的灰蝶,从左向右飞过小道,停在草丛里。李元胜蹲下身,稍稍看清后,一阵狂喜,这竟然是尚未有中文名的轭[è]灰蝶。图为轭灰蝶。

平时极难偶遇的蝴蝶继续出现,李元胜相继观察到两种盛蛱蝶和两种蚬蝶。上图为黄豹盛蛱蝶,下图为白点褐蚬蝶。

探访过程中,有一段山崖裸露着岩石和泥土,李元胜在草丛里发现了一个洞口,一只昆虫在里面探头探脑,试探了一阵后,它把脑袋探出了洞口,是一只胡蜂,它威胁性地露出了强悍的口器。原来,这小小的洞口里有一个胡蜂的巢。图为在土里筑巢的胡蜂。

在一棵树裸露的根须中,李元胜发现了一只溪蛉。和脉翅目的草蛉和褐蛉不同的是,溪蛉的翅上不仅生有细毛,翅脉还把翅膀分成了无数薄窗。适当的光线条件下,这些薄窗会呈现彩虹般的光彩。图为溪蛉。

冬去春来,四季轮回

希望这些精灵们

能在美丽的山城自由生长

也希望有更多的精灵来到

山水之城 美丽之地

李元胜

诗人

博物旅行家

重庆文学院专业作家

重庆市作协副主席

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委员

李元胜曾获鲁迅文学奖、诗刊年度诗人奖、人民文学奖、十月文学奖、重庆市科技进步二等奖。

防控小贴士

注意卫生,做好防护

外出归家、饭前便后养成勤洗手的良好习惯,尽量不去人员密集和通风不良的场所,公众交往保持一米以上距离,坚持规范佩戴口罩,咳嗽、打喷嚏注意遮挡。

安全小贴士

燃气软管每年换,接头检查是重点。肥皂泡泡可查漏,报警装置不可少。

原标题:《这里很重庆丨嘘,四面山有奇异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