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的“两件小事”

原创 周远方 观察者网

► 文/观察者网 周远方

刚刚过去的2020年,人类社会达成“共识”之艰难、之挑战,以意识形态来阻碍技术发展的局面,前所未有。同时,减少排放、增加就业、创造繁荣,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和《巴黎气候协定》长期目标正变得越来越紧迫。

在这样的环境下,华为携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GSMA)、复旦大学环境经济研究中心、澎湃新闻联合主办“互联共荣”论坛。

华为公司高级副总裁、董事陈黎芳女士在会上呼吁“从小做起”。

产品开发中有一个概念“MVP”(minimum viable product)最简可行产品,原本指的是,先凭借有限资源造出满足设计核心概念的产品,在面向市场的用户的过程中,再不断迭代,不断完善。

陈黎芳解释,人们在科技发展上完全达成共识可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那我们要做的就是在现有认知和资源的基础之上,坚定不移地往前走,遇水搭桥,逢山开路,一点点解决问题,不断迭代完善,而非制造对立。

遍地开花的华为光伏

华为正是这样践行自己的理念,今天已成为参天大树的智能光伏,就起于毫末。

2010年,华为于开启光伏事业,2013年底,推出逆变器产品,2014年,瞄准当时主流的集中式逆变器,主攻组串式逆变器应用,2015年成为全球光伏逆变器出货第一,持续领先至今。

在这一过程中,华为逆变器从集中式到组串式,从传统光伏到数字光伏,再到现在的智能光伏,用新思路和新技术重塑了整个行业生态。

然而,“第一”其实并非华为的追求。华为智能光伏专家严剑锋解释,华为进入光伏行业的初心,一是看好新能源,而且基于硅片的制造成本下降趋势,认为新能源的未来一定是太阳能;二是认为能源一定会数字化。基于这两个战略性的判断,华为才投入这条赛道,所以其真正的动力是把整个行业做大,华为希望通过技术创新,助力光伏成为优质的主力电,让世界更美好。

严剑锋讲解龙阳路光伏电站情况(观察者网图)

智能光伏是基于组串式逆变器为核心的整体解决方案,将ICT(信息技术和通信技术)与光伏相融合,相比传统解决方案,发电量提升2%以上,运维效率提升50%以上,总体LCOE(度电成本)可以降低6%,助力光伏全面进入平价时代。

直观来讲,传统光伏电站运维,需要工程师顶着各种气候条件,携带专业工具对大片太阳能板逐个检修排查。而所谓智能光伏运维效率提升50%以上,是基于智能光伏逆变器远程扫描全部光伏组串,应用AI智能诊断算法,精准识别故障种类和位置的技术。这样一来,不但能随时为整个电站做实时监控和体检,还能大幅节约运维人力。

宝丰智能光伏电站(华为网站图)

比如在宁夏的宝丰智能光伏电站,640兆瓦电站只需30个运维人员。相比传统光伏电站,每年运维人工成本节省达360万元。

对于华为为何能做到“智能”,严剑锋介绍了两方面的因素,第一是精细的大数据“喂养”模型,这需要大量的产品使用,这个门槛拦住了大量的中小规模企业;第二,华为有天生的人工智能基因,有一支很强的技术团队,专门进行大数据模型的研究,这强于绝大部分的传统行业企业。这样让智能IV诊断的精确度更高。

除了“智能”之外,华为的逆变器还存在大量的技术细节改进,比如无(散热)风扇,无熔丝设计,同样节约了能源和运维成本,降低了事故隐患。

2021年初,华为智能光伏推出第四代产品,诊断准确率可达95%以上,对沙漠、山地等各种复杂地形适应性更强。

今天,华为光伏的海外客户两倍于国内,全球占有率超过70%,在除美国外的所有重要国家和地区都广泛分布。

宝丰智能光伏电站(华为网站图)

陈黎芳在论坛上披露,华为智能光伏解决方案广泛应用于60多个国家,全球累计发货超160吉瓦(GW),服务教育、医疗、体育、交通、农牧渔、现代化制造等多个行业,累计生产3000亿度绿电,减少二氧化碳排放1.48亿吨,相当于种植了2亿多棵树。

在埃塞尔比亚,华为帮助客户部署400+太阳能站点,每年减少碳排放2850吨。在中国的宁夏和山东,全球最大的单体“农光”、“渔光”互补电站成为当地环保产业新亮点。

手机回收:另一件“小事”

2月22日论坛当天,伦敦金属交易所铜价突破9000美元/吨,触及2011年以来新高。上海期货交易所沪铜、国际铜期货主力合约双双涨停。

在美联储巨额超发货币的浇灌下,通胀预期推升大宗商品价格纷纷走高,牵动着制造业大国的神经。

很多人可能不太了解的是,报废手机就是一种最好的“稀有金属矿”。手机总质量的40%是金、银、钯等贵金属材料,每吨废旧手机中含有280克金,2000克银,100克钯和100千克铜,此外,每部手机有40%-50%的塑料和20%其他材料,如玻璃、陶瓷等,都是可回收资源。

仅就2019年的数据来看,全国产生的废旧手机约有2.9亿台,但要使这些手机进入回收,打通逆向物流环节是世界难题之一。从整体上看,中国家电回收和废旧电子产品方面的法律法规正在逐步完善,2012年,我国从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出发,设立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向电器电子产品生产者收缴资金,补贴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企业。

伟翔(中国)就是业界优秀的华为报废供应商之一。笔者在该公司位于上海嘉定区的处理厂看到,产线工人熟练地将废旧手机拆成线路板、外壳、电池、屏幕四部分,再经物理、化学处理,最终去除绝大部分有毒有害物质,得到高纯度黄金、高铜含量金属粉末、锂钴粉末和树脂粉末。既减少环境污染,同时产生巨大经济价值。

伟翔方面表示,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愿意付费处理自身渠道产生的废旧电子产品,这将使流入非法或不规范报废渠道的产品大幅减少,也使得正规回收企业的生存环境越来越好。

手机回收后成为铜粉和树脂粉(伟翔供图)

华为方面表示,环保理念应贯穿到产品全生命周期:在原材料获取阶段,推动选材无害化,2013年以来,华为在多款手机、手表中广泛采用生物基塑料,其中,超过30%由蓖麻油提炼而成提高可回收材料和二次材料使用比例;

包装坚持选用再生纸,或符合负责任森林认证(FSC)所提供的纤维原料。自2018年起,华为累计使用认证纸张306吨。按照1吨纸约需要5立方米木材计算,相当于支持了76.55亩森林的可持续经营;

产品包装实行轻量化,减少纸张消耗,也减轻重量,降低运输中能源消耗和碳排放:用好每寸空隙,Mate40比Mate7系列旗舰机型包装实装率提升68%;每部手机包装重量减少55克,每千万台手机可减少纸张使用约550吨,相当于拯救了9350棵树;说明书纸质件页数平均减少87%。

产品使用越久,资源消耗越少,就是为循环经济做出贡献:华为在全球拥有3000多家服务中心,提供便捷的维修服务;

在生命周期结束阶段,华为与报废供应商共同改进产品的易拆解设计,实现让电池等高价值模块无损拆解。

数据显示,2020年,华为通过自有回收渠道处理的电子废弃物超过4500吨。近4年来,累计以旧换新超过60万台手机。截至2019年底,已建成近1300家回收中心,覆盖全球48个国家和地区。

今天,中国正在大力推进社会经济发展的“全面绿色转型”,碳达峰、碳中和是全面绿色转型的重中之重。

复旦大学环境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志青指出,从现在开始,到“十四五”规划期间,再到2035远景发展时期,绿色发展将迎来尤为重要的“5年”和“15年”。就经济学理论而言,其重要性在于,绿色发展将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常态”,中国已经接近、并将很快越过环境库兹涅茨曲线顶峰。这意味着,中国将成为继西方发达国家之后,在中等发达水平上真正跳出“环境库兹涅茨陷阱”(指一国生态环境质量受到各种因素影响,迟迟未能逾越“环境库兹涅茨曲线”顶点的现象)的国家,从而在实践上走出一条全新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原标题:《华为的“两件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