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是共和党的牺牲品,如今却被拜登提名为司法部长

The White House,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据CTV引用美联报道,上一次梅里克·加兰德被白宫提名时,共和党人甚至不愿意与他见面。

由于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拒绝举行听证会,奥巴马总统2016年对加兰德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夭折。

现在,一度受到冷落的这位美国最高法院人选将最终提交参议院,拜登总统提名他为司法部长。加兰德是一名上诉法院法官,外界普遍预计他将顺利通过提名确认程序。

德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约翰·科宁在一份声明中说,“加兰德法官丰富的法律经验使他非常适合领导司法部,我感谢他致力于将政治因素排除在司法部之外。除非我听到新的消息,否则我希望在参议院全体会议前支持他的提名。”

拜登选择加兰德,反映出美国总统的目标是恢复该部门作为一个独立机构的声誉。在特朗普担任总统的四年中,一直坚持司法部长必须忠于他个人,终于毁掉了美国司法部的声誉。

加兰德将接手的司法部,在特朗普任内经历了一段混乱的时期,民主党人对他们认为的美国最高执法机构政治化提出了大量批评。

在拜登政府执政期间,司法部的工作重点和传达的信息预计将发生巨大变化,在美国不断发生有色族裔死于警察之手的全国性抗议活动后,司法部将更多地关注民权问题、刑事司法改革和警务政策。

加兰德计划告诉参议员们,司法部必须确保法律得到“公平和忠实地执行”,所有美国人的权利得到保护,同时重申将坚持保护司法部政治独立性的政策,让司法部长为美国人民而不是总统担任律师。

美国司法部星期六晚间公布了加兰德的陈述副本。

加兰德还将面临一些眼前的挑战,包括对拜登儿子亨特的刑事税务调查,以及一些民主党人要求调查特朗普的呼声,特别是在数千名支持特朗普的暴徒于1月6日冲进美国国会事件发生后,当时国会正在开会确认拜登当选。

加兰德在他为参议院委员会准备的讲话中,称这次叛乱是“令人发指的袭击,指向我们民主的基石,向新当选的政府和平移交权力。”

威廉·巴尔在担任司法部长期间,发起的针对特朗普与俄罗斯调查起源的特别检察官调查也仍在进行中。将由加兰德决定该报告的哪些内容公之于众。

五年前,加兰德处于一场政治风暴的中心,共和党下了重注,成功的塑造了最高法院的未来。作为奥巴马提名的接替2016年2月意外去世的已故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的人选,加兰德是一个温和的人选,参议员们大者很喜欢他。

但在斯卡利亚去世几小时后,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表示,他不会考虑奥巴马的任何提名人选,在选民在那年11月选出一位新总统之前。麦康奈尔的整个党团都同意了,许多人甚至拒绝与加兰会面,尽管一些人私下对这一策略提出了质疑。

这是一个巨大的政治赌注,希拉里•克林顿(在多数民调中领先,如果她入主白宫,她本可以轻而易举地提名一个比加兰更自由主义的人选。但最后胜出的是特朗普。

一年后,共和党人投票确认尼尔·戈萨奇担任大法官,他们为此欢欣鼓舞。这个赌注后来获得了意想不到的回报,因为在接下来的四年里,参议院仍在共和党手中,特朗普有机会提名另外两名保守派大法官,布雷特·卡瓦诺和艾米·科尼·巴雷特,重塑了最高法院的政治平衡。

在高等法院这出闹剧之前,加兰德曾多次受到一些共和党人的称赞,称他正是他们可以支持的那种温和派提名人。

批评则来自自由派人士,他们原本希望奥巴马选择一个比加兰德更进步、更多样化的人。当时正在与克林顿角逐2016年总统候选人提名的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表示,他不会选择加兰德。

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是少数会见过加兰德的参议员之一,但他没有改变总统不应该在选举年选择最高法院提名人的立场。

几年后,当他的政党有机会时,格雷厄姆改变了路线,在距离2020年选举只有几周时间的疫情期间,以创纪录的时间通过了科尼·巴雷特的提名,共和党随后输掉了总统位置。

现在,格雷厄姆在推特上又表示,加兰将是领导司法部的“合理选择”,“他是一个品格高尚、正直、在法律上非常能干的人。”

加兰德是一名白人男性,但另外两名司法部领导成员古普塔和克拉克是在民权方面有丰富经验的女性。他们的出现似乎是为了消除人们对拜登选择的司法部长的担忧,同时也表明,进步事业将在新政府中得到优先考虑。

加兰德是一名经验丰富的法官,几十年前曾在司法部担任高级职务,包括担任1995年俄克拉荷马城爆炸案的监督员。但他将回到一个与他离开时截然不同的部门。现在看来,他起诉国内恐怖主义案件的经历可能会让他格外得心应手。

在特朗普政府重新开始实施联邦死刑之后,加兰可能会面临民权组织要求他结束联邦死刑的压力。特朗普在6个月内执行了13项联邦处决。

此外,司法部对一项联邦刑事和民权调查的处理方式也可能存在问题,该调查旨在调查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库莫的政府成员,是否有意篡改养老院冠状病毒死亡数据。

处理提名的参议院委员会的新主席,伊利诺伊州民主党参议员迪克·德宾说,加兰德完全配得上这个职位。

德宾说,考虑到过去美国参议员们对加兰德的态度,他早就应该得到提名。

原标题:《他曾是共和党的牺牲品,如今却被拜登提名为司法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