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十万人参与,十五年后,他们终于找到了下岛聪

原创 海德 次元土豆 收录于话题#游戏的世界16个

仅凭一张相片,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找到一个陌生人?

2020年12月30日,劳拉·霍尔(Laura E. Hall)坐在电脑前显得有些兴奋。她拖动鼠标,点开邮箱中一封新邮件,一段文字映入眼帘:

你好,

感谢你与我联系。

你说你一直在寻找一个叫下岛聪(Satoshi)的人。

我就是下岛聪......

恭喜你解开了谜题256号!

这封邮件,终结了一段长达15年的漫长找寻。一场空前,很可能也是绝后的替代现实游戏(ARG)随着最后一道谜题解开,最终划上了句号。

░░ 迷宫都市

2005年,英国游戏公司思维糖果(Mind Candy)推出《迷宫都市》(Perplex City)。这款模糊了现实与虚拟的替代现实游戏,利用现实世界中发生的事件以及在互联网、电视、报纸上植入线索指导玩家在现实中进行寻宝。

▲《迷宫都市》概念图

提供寻宝线索的迷题在《迷宫都市》中以卡牌形式呈现,1-256号卡牌根据迷题难度分成8种颜色。从最简单的红色到最难的银色。

▲ 以类似《梦可宝》、《万字牌》、《游戏王》的方式出售集散卡牌随机卡包是思维糖果在《迷宫都市》项目上的主要盈利模式。

最终宝藏,“消退方块”( The Receda Cube)埋在世界某处。率先找到它,将收获10万英镑奖金。直至今日,在规模和影响范围上,依然没有其他替代现实游戏可以与之匹敌。

▲ “消退方块”

游戏持续近两年,仅通过官方注册的玩家就多达5万人,实际参与人数估计还要翻倍。2007年2月2日,随着“消退方块”在英格兰北安普敦郡一片树丛中挖掘出来,10万英镑奖金确定了归属。

▲ 方块最终被业余考古学家安迪·达利(Andy Darley)找到,因为在锁定方块位置范围后,安迪并没有继续通过解密确定方块位置,而是采用了传统的考古寻宝手段采取大范围搜寻,因此此后他有公开表示对自己的胜出有些“不好意思”。

故事却并未就此结束。找到方块时,并非所有谜题都已经解开。接下来数年,成千上万名玩家继续致力于解谜。

至2010年,除谜题238号“黎曼猜想”被玩家和游戏方共同判定为无解,《迷失都市》卡牌谜题几乎已全部解开。只有一个,唯一一个谜题,始终无人接近答案。

而这,就是这个故事的主角:谜题256号。

░░ 从十亿到一

《迷宫都市》中,每张谜题卡牌都有一个名字。谜题256号名为“从十亿到一(Billion To One)”,是一张银色卡牌。

它由一张亚裔男子的自拍照片和日语字符“私を见つけなさい”构成。经翻译,日文字符意为“找到我”。

▲ 256号谜题,“从十亿到一”,聪卡

凭借一张照片和之后官方给出的提示“我叫Satoshi",解迷者需要从当时全世界60亿人中,找到照片中唯一那位,并与他取得联系。这难度是难是易,制作者心里其实也没底。

官方表示,谜题灵感源于六度分离理论(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该理论由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史坦利·米尔格伦(Stanley Milgram) 在1967年提出。它认为,只需要透过六个人,任何人都可以与世界上另一个人建立联系,例如你与比尔·盖茨。

▲ 六度分离理论,只需要6个人你就能认识比尔·盖茨

这张卡牌一经推出立刻受到了玩家高度重视,一场“狩猎”行动在世界范围内迅速展开。除了登报、建立网站等传统手段,更有人放出1000美元现金悬赏令。

▲ 网站Billion2one.org中的悬赏令,该网站目前已停运

大多数玩家选择以背景为突破口。玩家聚集在论坛中交流信息,最终于2006年11月将拍摄地点锁定为法国阿尔萨斯地区的小镇——凯瑟斯贝格(Kaysersberg)。

▲ 细心的网友比对了图中的建筑与小镇的风貌

然而推进到这一步,调查也就走进了死胡同。大家普遍相信图中男子是日本人,而他出现在法国小镇,多半是旅游,即便向当地人询问,也没能得到更多信息。

时间的推移消磨着参与者的热情。尤其随着方块被找到,不少人停止了搜索,原本为寻找聪提供帮助的网站也陆续关闭。

还在一直坚守的,是一个名叫“findsatoshi”的网站。而它背后的运营者,正是出现在文章开头的女性——劳拉·霍尔。

░░ 劳拉·霍尔

2005年,《迷宫都市》发布时,劳拉·霍尔还是一名在校大学生。《迷宫都市》是第一款让她全身心投入其中,以“硬核”方式游玩的替代现实游戏。“从十亿到一”更是从所有谜题中脱颖而出,吸引了她全部注意。

▲ 劳拉·霍尔

“‘从十亿到一’是那种很困难但并非不可能的谜题”劳拉·霍尔说,“不同于普通谜题可以通过查字典、计算、分析之类方式在纸上完成,这个谜题不但需要很多背景调查,还得和其他人取得联系,与他们进行沟通。这对于我来说既有趣又很酷。”

2006年11月,劳拉·霍尔建立网站“findsatoshi”,主持发布、更新有关寻找聪的最新信息。网站支持日语、法语、英语,以扩大信息触及面。

▲ Find Satoshi 网站提供三种语言

2007年她前往照片拍摄地凯瑟斯贝格,站在同一地点,她也拍了一张照片。

▲ 劳拉(Laura)与下岛聪(Satoshi)在同一拍摄地点拍照

劳拉·霍尔将这个谜题当做自己一生的谜题,事件热度消退后,依然持续投入精力。为让更多人知晓谜题的存在,她接受采访、参与录制播客,维基百科“六度分离理论”词条提及“从十亿到一”时,备注链接引向的正是劳拉·霍尔的网站。

然而,即便她如此努力,搜索也没有实质进展。更不巧的是,比特币之后于2008年诞生,其创造者的日文名也叫“satoshi”。这让针对这个名字进行互联网搜索变得更加混乱、困难。

▲ 比特币的发明人中本聪究竟是谁,又是另一个不解之谜

就这样,时间来到了2020年。“油管”主播“Inside A Mind”采访劳拉·霍尔,制作了一期名为“你能找到这个男人吗?”的视频。视频最后,主播问劳拉·霍尔:

“你觉得最终你会找到他吗?”

带着明显可见的苦笑,劳拉·霍尔面对镜头闭上了眼,努力斟酌起来。

两人就这样沉默了近十秒后,主持人忍不住想宽慰一下劳拉·霍尔,于是补了一句:“不一定要很快,可能在5到10年之后?”

“我想会的吧,我们会找到他。”劳拉·霍尔这才勉强给出回答。

14年坚持追寻,坚持本身或许早已脱离对结果的确信自行其是了。即便找不到,想必劳拉·霍尔也会无怨无悔。

可接下来的事情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这则视频大火,收获超过130万次播放,很多新人由此对谜题产生好奇,加入搜索。

而此时,由互联网大数据、AI人脸识别技术、谷歌翻译以及新一代网络社区构建的新互联网环境最终为解决谜题打开了突破口。

░░ “无人隐藏”的网络

来自德国汉堡的汤姆·卢卡塞加(Tom-LucasSäger)看到“Inside A Mind”的视频是在疫情初期。虽然对这个未解之谜产生了兴趣,他却并没有马上行动。直到大半年后圣诞节前夕,他回到父母家探亲。

▲ 汤姆·卢卡塞加(Tom-LucasSäger)近照

当时,一件奇妙事刚刚发生在他姐姐身上。她在近20年前通过一个瓶子发出的一条消息,在她刚刚过去的生日当天(12月21日)收到了回复。

全家人沉浸在姐姐的故事带来的神秘气氛中,汤姆·卢卡塞加想到了之前那条同样神奇的视频。

他登录Reddit社区( 年初围绕美股GME展开的散户大战华尔街金融巨鳄事件的原发地也在这),发现此时针对这个谜题已经建立了相关子话题,许多人仍在热切的寻找解答。

▲ 知名网络社区Reddit社区图标

汤姆决定伸出援手。

从事工作本身就与AI有关的汤姆,试图破解谜题时想到了一款面部识别搜索软件——pimeyes。

不同于一般搜索引擎默认寻找相同图片,该软件可以通过扫描提取图片中人物面部特征,在互联网中搜索相似面容。

他将谜题中的照片进行搜索,很快一长串结果跳了出来。排在前三的照片和卡牌原图一模一样,而第四张,则是完全不同的照片:集体照中,位于右侧,一位男子举着啤酒,很像谜题中的男子。

▲ 下岛聪拍摄于2018年一次音乐节的照片成为了解谜的关键

汤姆还是不敢确信这一结果,它将图片发到Reddit社区并继续搜索图片来源网站。一开始大家都不愿意相信聪这么轻易就被找到,还“踩”(“顶”为支持,“踩”为反对)了这则发言。

但很快,汤姆和另一位网名“TheGolfAlphaMikeEcho”的Reddit社区用户(汤姆的网名为th0may)找到了更多图片。

其中一张图片中,这名男子刚参加完一场马拉松比赛,胸前佩戴的编号牌为2938。汤姆登陆马拉松主办方网站,输入编号查询。

▲ 下岛聪参加马拉松的照片

将“2938”输入回车后,一个日文名字跳了出来:“下岛聡”。并不熟悉日文的汤姆将它交给谷歌翻译,跳出的英文正是:“Satoshi Shimojima”。

这一刻,汤姆才确信,在近15年后,他们破解了这道谜题!

░░ 谜底以及背后的故事

之后汤姆与劳拉·霍尔取得联系,后者用英语和日语往刚找到的邮箱地址去了一封邮件。

再之后便有了文章开头,截取了部分内容的那封回复邮件,邮件全文如下:

你好,

感谢你与我联系。

你说你一直在寻找一个叫下岛聪(Satoshi)的人。

我就是下岛聪......

是!

我是Satoshi,您一直在寻找人!

哇!我完全忘记了这个纸牌游戏的存在,而且也从来没想到还有人在找我。

本来,我应该将一段信息告诉给找到我的人,但是……天哪!已经十多年了!我完全忘记了。我很抱歉。

实际上,我对《迷宫都市》并不了解。14、15年前,我最好的美国朋友之一请求在游戏中使用我的照片。这对我来说很有趣。我当时正好有一次旅游的近照,我喜欢这种事情,所以立刻说“为什么不!”

但是,此后我对这款游戏或它的内容并没更多的了解。我甚至从未看过这张卡本身。

我没太在乎,并逐渐淡忘了这件事,一年后,我完全忘记了它。

当然,从那时起,也没有人找到我。

几天前,当您与我联系时,我得知“ Findsatoshi”仍在继续,我笑了很长时间!我感到非常高兴。

无论如何,你找到了我!仅从一张照片和一张在德国和法国边界附近某个小镇拍摄的照片,即便我本人在日本长野。

仅包含名字信息“ Satoshi”,我的名字在日本很普遍。

有成千上万的人叫这个名字,虽然花了14年,但我终于被发现了!真的很棒!

恭喜你解开了谜题256号!

希望你在2021年一切顺利!

新年快乐 !!

▲ 下岛聪

虽然因为时间太长下岛聪遗忘了信息。但通过推特,人们很快联系到了这个谜题的设计者,前思维糖果的游戏设计师杰伊·比杜夫(jey biddulph)。他找出了当年的录音文件,下岛聪本应说出的谜题是:

“炎を产んで死んだのは谁”(谁在生出了火之后就死了?)

答案是:伊邪那美(Izanami ) ,她是日本神话中的创世神,在生下火神之后去世。

至此,整个解密完成。

劳拉·霍尔对谜题最终解开表示高兴。不但因为自己15年的坚持有了结果,更因为此后她与丈夫谈及这道谜题时,丈夫不用再三缄其口了。

没错!万万没想到的是,劳拉·霍尔在参与解密几年后结婚了。而这个结婚对象正是谜题的出题人杰伊·比杜夫(jey biddulph)!

▲ 劳拉·霍尔与杰伊·比杜夫

在两人共同坚持下,杰伊·比杜夫多年来一直没有给劳拉·霍尔任何提示,以至于让杰伊·比杜夫都感到非常郁闷,每次妻子谈起搜索工作遇到的困难,身为丈夫,他都只能巴扎着眼睛看着她,一脸无奈。

此外,随着科技的发达,作为谜题灵感来源的六度分离理论也在进化,新近的理论认为,只需要3.5到5个人(而非6个),人们就可以接触到世界上任意他者。

▲ 三个半度分离

甚至,在强大的人工智能面前,人可能都变得不再必须。面部识别、声音识别技术不断革新。

但真的如此吗?

这个谜题之所以跨越十五年成为传奇,除了科技进步,难道不更是得益于出题人一丝不苟的坚守秘密,解谜人矢志不渝的进行追寻,以及作为“宝藏”的下岛聪多年如一日的保持低调?

无论科技如何进步,成全故事的,永远都是人的信念。

原标题:牵扯10万英镑奖金,近十万人参与,十五年后,他们终于找到了下岛聪

—全现在·次元土豆版权所有—

原标题:《“我就是下岛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