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孕妇指南”:先给丈夫做好饭才能去生孩子

原创 译言 译言

译言·译眼看世界

“把结婚前穿的衣服或者生产后想穿的小号衣服挂起来,当你想吃得太多或者不想锻炼的时候就看看。”韩国“孕妇指南”一经发布立刻在网上引起无数争议。

怀孕期间,面对身形的变化,身体的不适,孕激素和雌激素的增加,孕妇很容易烦躁甚至心理压力过大。这时,很多国家会给女性提供一些孕期的指南,帮助她们了解怀孕期间要做什么以及不要做什么。但是近日韩国首尔政府网站发布的孕期指南,却因为充满着对女性的恶意和性别歧视而遭到了网友们的怒骂。

有网友称,这根本不是什么孕期指南,简直是论女性在孕期如何兼顾照顾丈夫和打扫家务的工作指南。在遭受网友指责后,指南中最令人反感的部分已被删除,但其中部分建议仍然保留在网上。

不过,删掉的只是网络上的文字,韩国文化里根深蒂固的性别歧视依然无法删除。

01

“孕妇指南”事件始末

首尔市政府孕产信息中心1月5日在其网站上公布了这一“孕妇指南”,其中包括“准备咖喱、黑豆酱和汤等速食食品,以便不熟悉烹饪的丈夫方便地食用。”

该指南还说,孕妇“应该在抽屉里准备内衣、袜子、衬衫、手帕和外套,让丈夫和孩子在她们住院期间穿3到7天”,并建议她们买一个发带,“这样你就不会看起来衣冠不整,因为你会有一段时间不能洗头”。

该指南还建议女性通过做家务来减肥,比如洗盘子和打扫卫生。“擦地板时将手前伸有助于伸展背部,肩膀和手臂的肌肉,”指南写道。他们接着说:“把结婚前穿的衣服或者生产后想穿的小号衣服挂起来,当你想吃得太多或者不想锻炼的时候就看看。”

震惊的韩国人开始请愿,要求惩罚负责这一任务的官员,并公开道歉。

其他人在Twitter上表达了他们的愤怒。“写这封指南的人,修改这封指南的人,甚至是贴这封指南的首尔城管。他们都疯了。

一位网友写道:“首尔市的孕妇指南令人恶心。”他们试图牺牲女性的事实,一目了然。” “甚至不是任何个人贴的,是首尔市孕产信息中心……我想知道他们是怎么看待妇女和孕妇的。”另外一位网友写道:“我讨厌这个国家。”而首尔市政府与CNN连线时拒绝置评。

02

一部电影揭开的遮羞布

《出生于1982年的金智英》以一位韩国妇女的平凡生活为开场。她娴熟完成了一系列平凡的家务:做饭,倒垃圾,用吸尘器清理客厅地毯,因为她早已将这些活重复了无数次。她叫金智英,连名字都如此平凡。但是,正是她生活故事中那些暗示平凡的元素,让我们能够透过她的故事看到一些普遍的现象——女性的生活被男权社会所束缚。

《金智英》不是一部情节沉重的电影,而是一位普通女性生活的真实写照。通过这种方式,影片表明性别歧视并不总是一种有意识的行为,而是一种无形的力量,渗透在男女双方的生活中,他们有意无意地为维持现状而工作。

在电影的开头,金智英是一个全职太太,她在18个月前辞掉工作生了一个女儿。不过,她也许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这种痛苦的程度。在这部电影的很大篇幅里,她都在应对是否重返职场的困境,在此过程中,她面对着性别角色的痛苦现实,以及性别角色在社会中是如何无缝地交织在一起的。有一次,金智英陪丈夫去婆婆家庆祝感恩节,在那里她要做饭和打扫卫生,而她的丈夫和家人则和孙子们一起玩耍。在一次罕见的暴走中,金智英提醒婆婆,她也是别人的女儿,应该被允许回家。在许多亚洲文化中,将妻子作为儿媳的身份排在女儿之前是一种共识。而引人注目的是婆婆的义愤,婆婆立即做出反应,对金智英进行惩罚。她对自己性别角色的偏见又突出了歧视的复杂性——我们在多大程度上内化和促进了对我们不利的偏见。

在整部影片中,智英的母亲扮演了她生活中一个安静的女主角,一个受时代限制的人,她年轻时为了挣钱而辍学,供养兄弟们上大学,但她暗暗希望女儿们有一个不同的未来。虽然无法明确表态,但她在私下支持女儿,并在关键时刻,斥责丈夫只想着儿子。她丈夫目瞪口呆、充满内疚的表情显示出一种重男轻女的倾向,他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有这种倾向。这部电影再次提醒我们,歧视往往是在不知不觉中实施的。

尽管与周围所有挑战标准的女强人形成鲜明对比,但金智英在影片中的角色并不是软弱的。相反,她代表的是任何一个对社会规定的生活方式感到困惑和不满的女性,但和许多年轻女孩一样,她害怕让周围的人失望。“30多岁的韩国女性……被认为是无所不能的。她们从小努力学习,努力工作,但随着她们事业的推进,现实的阻碍也接踵而来。”中安大学的李教授在接受BBC采访时说。尽管韩国是第一世界国家,但在发达国家中,韩国的工资差距是最大的,女性收入仅为男性的63%。尽管植根于当代韩国社会,但金智英的故事具有普遍性。无论是年长女性不置可否的论断,还是男性同事的轻蔑评论,甚至是亲密男性朋友或亲戚可能无意中的轻率行为,世界各地的女性都会经历类似的微表情。《金智英》的有效性在于它微妙的一击,让我们意识到我们已经内化为正常的东西,正是不公正的症状。

03

女性的家庭工作——一种无偿付出

达西·洛克曼在《纽约时报》的社论《好爸爸都能逃过一劫》中说,男人还要再过75年才能完成一半的家务活。这篇文章再次引发了全国范围内关于家庭劳动分工不平等的讨论。

许多研究证实,在家务劳动方面,性别差距持续存在。男人花在家务上的时间在20年前达到顶峰,此后趋于平稳。对于双亲都在外工作的异性恋夫妇,女性承担65%的育儿工作,而男性承担35%的育儿工作。另外,伴侣工作时间长的母亲会花更多的时间照顾孩子,而伴侣工作时间长的父亲则会睡更多的觉,看更多的电视。

当涉及到家庭活动时,各种各样的差距就出现了。例如,有孩子的男性周末休闲活动的时间是有孩子的女性的两倍。已婚女性比单身妈妈做的家务要多——每天多做32分钟,很快就会叠加成为庞大的数字。

尽管模范父亲和男性气质的标准在不断变化,但在照顾子女生活细节方面,女性仍然得到了社会的认可。家庭中不公平的劳动分工降低了女性的幸福感,也损害了婚姻与浪漫的伴侣关系,因为她们牺牲了休闲时间和职业抱负。梅琳达·盖茨正在为私营部门的两性平等运动,分享她的婚姻斗争,以提高人们对家庭不平等的认识。正如她在晚餐结束时所说:“在我离开厨房之前,没有人离开厨房。”一天结束时,女人只想“被当作平等的伴侣对待”。

原文出处:https://edition.cnn.com/2021/01/11/asia/south-korea-pregnancy-guidelines-scli-intl/index.html

https://www.cinemaescapist.com/2020/01/review-kim-ji-young-born-1982-movie/

http://therepresentationproject.org/womens-work-defining-the-costs-of-unpaid-labor/

编辑:May

监制:April

版权说明

本译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非商业转载请注明译者、出处,并保留文章在译言的完整链接。商业合作请联系editor@yeeyan.com

原标题:《韩国“孕妇指南”:先给丈夫做好饭才能去生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