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身广告招标“价低者得”引质疑,回应:综合评分的结果

1月8日,四川南充公布了公交车辆车身广告位经营权租赁综合评审结果,公布中标公司。然而这一结果却引发质疑,公交公司卖车身广告,按常理应该价高中标,这次为什么价高却没有中标呢?

南充公交公司回应封面新闻记者采访称,这次是“综合评分”,价格因素只占35%,他们更注重中标企业的抗风险能力和后续经营能力。

中标企业公示 质疑一:

5年少收750万,为什么价低中标了?

1月8日,南充市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南充公交公司)公布了公交车辆车身广告位经营权租赁综合评审结果。经过近半月的激烈竞标,该租赁权最终由四川新天杰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新天杰公司)年租金580万元斩获,合约期五年。

项目名称:

南充市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公交车辆车身广告位经营权租赁

项目编号: DSCQ2020FFDF1041997

评审日期: 2021年1月8日

第一竞租候选人:四川新天杰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评分: 429.55分

第二竞租候选人:四川倍思特广告装饰有限公司,总评分: 392分

第三竞租候选人:重庆一秒广告传媒有限公司,总评分: 293.85分

(公示期: 2021年1月8日-2021年1月14日)

公告一出,引起多方质疑,原因是低价中标了。“新天杰”报价580万/年; “倍思特”报价730万/年;“一秒”报价550万/年,难道公交公司不想把车身广告多卖钱?

国资委批复文件 质疑二:

上市+交通广告类发明专利是否合理?

为什么价高者综合评分不高,一家南充本地参与投标的公司提出质疑,认为“评分标准”不合理。

以“企业实力”这一项为例,总分4分,一是“竞租方属于广告类上市或挂牌公众类公司得1分”;二是“竞租方具有交通广告类发明专利每1个得1分(最多得3分)”。“我们南充本地没有一家广告公司是上市企业,也没有一家广告公司有交通广告类发明专利,这明显是‘量身订做’,为特定企业送分。”南充这家企业表示,做个公交广告,和企业上不上市,有没有交通广告类发明专利是没有多少联系?“车身广告没有任何技术含量,就是车身喷绘,和专利有什么关系呢?”

该竞标公司称,南充本地广告公司拥有众多的本地客户资源,这是推动项目快速有效实施的关键,但目前南充本地尚无广告类上市或挂牌公众类公司,此条款分明是为某外地上市公司所设计;而关于所谓的广告发明专利,实际对本项目运营无实际意义。据了解,南充本地广告企业无一家有此专利,此款亦是为某外地上市公司设计,也是相关管理条例明令禁止的。该竞标公司所质疑的两点,是除四川新天杰公司外,所有竞标公司都无法同时达到的,这也在无形中成为了四川新天杰公司的专属加分项。

质疑方认为,上市公司或挂牌公司只能证明公司类别,不能证明上市公司就很规范,上市公司财务和管理等问题也层出不穷。为何不将资金证明、银行信用等级、税务等级等,作为衡量企业资金实力的标准?同时无论是什么级别的发明专利,也无法体现对项目的经营水平能力。

质疑三:

满分100,为什么价格部分只有35分?

参与公司质疑的第三点就是规则设计不合理,他们认为价格只占总分35%,明显偏低。既然本次招标是由竞标方先付清一年租赁费用再行使租赁权,那么在评分明细表上,最为重要的价格因素占比仅35%是否合理?“且不论两者相差150万元的报价差值,五年下来将导致750万元国有资产流失,还有相关税收减少。”

据了解,早在公交车身租赁信息发布前的2020年4月和2020年10月,“新天杰”先后向南充公交公司以500万/年租金的方式提交过两次“过渡性方案”以求合作,南充公交公司(文号[2020]130号)也向主管部门南充市国资委提交了过渡性方案的请示,但都被南充市国资委在综合考量后否决。为了让国有资产保值增值,2020年12月17日,南充市国资委批准了南充公交公司的车身广告租赁方案请示。

“超过100万元就得招投标,他们这么做就是想通过招投标的办法让‘新天杰’顺理成章,所以评分标准有‘量身订做’的嫌疑。” 质疑方还提出了“新天杰”已从新三板退市、公司法人刚刚变更、多起诉讼等等。

回应质疑 公交公司:

“价高者得”让企业得不偿失

“我们搞怕了,不敢再用举牌招投标的办法,让‘价高者得’。”南充公交公司董事长王松林向封面新闻记者介绍,公交车辆车身广告位经营权租赁,他们有过两次惨痛的经历,第一次是1800万/年高价中标。中标后第一季度就出状况了,中标公司后续经营能力跟不上,“自己没有收到钱,哪有钱给公交公司交呢?”那时是合同约定是“一月一收”。“对方没有经营实力,交不起钱来,我们收不到钱,肯定会打官司。中标公司反而找公交公司的麻烦,说车身不好,发车不准点等等。一审公交公司输了,二审公交公司赢了。到现在都没有执行完毕,看起来是高价中标,最后受损的还是公交公司。”

第二次中标公司股东之间扯皮,导致经营不善,也无法及时付钱给公交公司。

“每年五六百万元是合理的,但1800万元中标纯粹要亏!最后也无钱支付公交公司,这就是‘价高者得’的后果!”王松林介绍,这次他们不唯“价格”,最看中企业应对风险的能力,后续经营的实力,最终采取的是“综合评分”的办法。价格部分按财政部相关规定,再对比兄弟市州的做法,采取了35%的合理分值。

“我们这次是面向全国的广告公司,就全国而言,做广告的上市公司还不少。上市,至少说明企业财务规范,有一定实力。如果再有专利,说明企业重视这一块,也是实力的一个体现。”王松林坦言,招标方案及评分细则都是报国资委批准执行的,绝不是外界质疑故意为特定企业送分,更不是量身订做。“我们现在的租金是一年一收,没实力哪交得起!”

企查查显示中标企业已退市 代理公司:

主观分差距小,客观分差距大

公交车辆车身广告位经营权租赁,由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南充分所负责代理。分所负责人蔡睿介绍,针对外界的质疑,他们已把这次参与评标的专家请回来了,就“综合评分”结果作出一个详细的说明。

据了解,这次参与评标的共有5名专家,在专家库里抽了3名,另两名本来公交公司可以自己委派,但公交公司为了避嫌或更专业,主动请交易所再抽两名专家,“我们随机抽了10名,公交公司从10名中随机抽选了两名,作为甲方代表参与评标。”5名专家,每名专家打分是100分,满分500分。实际上,具体到每一份评分表上,第一名和第二的差距平均分只有7.5分。

针对“上市+交通广告类发明专利”加分,蔡睿介绍,“新天杰”确实得了满分4分;而“倍思特”为“0”。“在企业荣誉等客观分方面,一二名差距也很大,主观性很强的项目上双方得分差距很小。”每一名专家的评分表都要签字,打封条,全程监控录相。

据“企查查”资料,显示“新天杰”已于2020年12月9日从新三板退市,为什么还得到了“上市”这1分呢?蔡睿表示,“新天杰”确实提供了公司上市的资料,“专家只针对公司提供的材料打分,至于材料的真实性,我们还要核查,一旦发现作假,不仅取消资格,而且还要没收250万元的保证金。”

(原题为:《云投诉 | 公交车身广告招标“价低者得”引发质疑,公交公司回应:综合评分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