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态 | 孙伊晴:我喜欢任何有反抗精神的女性

原创 TOP HER TOPHER

“创业的魅力就在于一路上等待着你的惊喜,你会达成一些意想不到的目标。”

女性是全世界最大的未开发的人才库,她们掌握的消费额高达28万亿美金,代表着全世界85%的消费力。

2017年创立的SoGal Ventures,是第一家专注投资全球新生代女性创业者的VC基金机构,给女性创业者创造一个被尊重、被看⻅的平等空间。

3年时间里,SoGal第一支基金目前已经在世界各地投资了30多家创业公司,并且两家已经从SoGal投资的种子轮成长到估值十亿美金以上的独角兽公司。今年SoGal将会筹备开放第二支美元基金。

2018年成立的SoGal Foundation总部位于纽约,是支持女性创业者和投资人的非营利组织,目前在香港、北京、上海、纽约、新加坡等全球六大洲50多个城市设有分支,今年的目标是在全球培养1000位女性天使投资人。

两者是互相扶持的姐妹组织,由于一支基金一年最多只能投10到20家公司,但真正要去改变女性创业生态,只靠每年投10家公司显然是不够的,所以SoGal Foundation的目的就是在更大更广的范围内,做出更有影响力的事情,能够服务遍布全球的女性创业者。

这家创投机构的创始人是孙伊晴Pocket,一位90后的30 Under 30投资人,曾登上福布斯亚洲封面人物。

SoGal的原型只是一个Pocket在南加大创办的学生组织,场地免费,吃喝靠赞助。

在创立4个月时,Pocket在洛杉矶办了一场500人的年轻女性创业峰会,免费请来60位演讲嘉宾,最后活动大获成功让Pocket打造出SoGal品牌,还盈利了1万美金。至今SoGal 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新生代女性创业投资平台。

SoGal的两位创始人乍一看差别很大,一位是佛罗里达州长大的犹太人,一位是中国长大的山东大妞,两人在斯坦福大学的一个VC项目中认识,从陌生人到创业伙伴,两个人完成了10个人的任务,甚至逐渐发展成了一段革命情谊,不仅仅是商业伙伴,还是了解彼此生活和感情经历的挚友。

Pocket的合伙人是医疗健康方面的专家,强项在于设计和战略咨询,Pocket的强项在于全球市场,包括社群管理和品牌打造,比如如何把中国特色的商业模式应用到国外。

对于两个20多岁,没有传统金融和科技创业经验,不来自大富大贵家庭的女生来说,两个人要做的事情简直太大胆了。

两个人虽然是投资人,但实际上更像是创业者,从零开始打磨出一支从未存在过的团队,凭借的就是改变行业、投资女性的斗志和超强执行力。

修正女权主义者

Pocket将自己定义为“修正中的女权主义者”,因为她的女权思想觉醒是一个不断进步的过程。

“在成立SoGal之前,我基本没有性别意识。我是独生子女,从小就像个“假小子”,家里也给我很多不错的教育资源,所以就一直没有很强的性别概念,觉得好像男女都一样,没有觉得任何不平等。”

然而在接触创投圈后,Pocket发现她接收到的大部分信息、知识熏陶和经验教训全部来自男性,也就是洛杉矶创投圈的“老白男”们。这种环境让她感觉非常格格不入,她说,“这些人的成功并不是我可以复制的,我也不想像你们一样去成功”。

从那个时候开始,Pocket发觉性别平等的雷达愈发敏锐。“我发现在某个领导力论坛中,20多个嘉宾竟然都是男性,甚至连讨论堕胎权等女性议题的政客也是男性。这样类似的现象比比皆是。”

“我以前只关注有多少女性CEO和女性领导人,我以为那就是女性成功和性别平等的标志,但实际上这些是大部分女性无法企及的。性别平等真正的目标是,不管你是谁,处于社会哪个阶层,你都可以得到尊重,享有平等的权利。”

很多所谓的独立女性可能由于个体的幸运,或者原生的优越条件,可以让她们接受高等教育,享有较高的社会地位,但这并不代表她们相信性别平等。

很多女性创业者、企业家或者女高管忽视了社会性和结构性的不平等因素,认为“既然我能坐到这个位置,就说明女性都可以坐到这个位置,职业天花板是不存在的,女性的生活条件已经很好了。”

然而这种观念会进一步加强女性内部的强弱分化,“我希望更多女性,不管现在处在什么位置,未来处在什么位置,都能够看到女性面临的困境。”

“推动世界进步的力量不一定来自于精英阶层,创新和改变可以来自于任何一个地方。”

“我喜欢任何有反抗精神的女性,比如《美国夫人》第八集中全国女性组织大会上,大家一起为性少数权益,女性自由,平等权利法案而斗争,女性团结起来自我解放,这是每次都会打动我的一种精神。”

Pocket说,“创业精神就是一种反叛精神,我也可以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可以带领一个行业的改变。创业精神的精髓就是永不放弃自我意识和反叛精神,这也是女性非常宝贵的品质。”

投资女性的学问

在Pocket看来,投资是艺术和科学的结合。从理性角度研究某个项目的潜在市场、盈利能力、获客成本,商业模式等必不可少,感性思考也是不容忽视的一部分,比如观察创始人团队的合作关系是否能够长期互相滋养,以及发掘合伙人之间的潜在矛盾和风险。

“技术只是实现社会意义的途径和手段,而不是终极目标,所以SoGal投资的公司不仅要有足够的社会影响力,更要真正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创造新的生活、健康和工作方式。

SoGal投资的女性创业者通常具备几种特点,首先一个产品或品牌不应该只是灵机一动的想法,而是创始人心中愿景的投射,她们对此有强烈的执着,甚至愿意为此付出毕生努力。

第二,善于合理利用资源。创投界是完全由男性主导,美国只有2.7%的投资基金投给了女性CEO,只有10%的风投合伙人是女性,而且超过70%的风投公司从没有雇佣过女性做投资决策,即使在申请银行贷款和早期天使轮的阶段,女性创业者的资源也更匮乏。

这同时也造就了她们更会聪明利用资源的特点,可以用10万达到100万的效果,或者把用10万元获取的用户,转化为100万的长期收益,由女性领导的公司通常能花很少的钱办更多的事。

女性创始人也更有长期思维,擅长发掘独特的市场痛点,“我身边的女性创业者很少把自己的公司视为踏板,她们都有长线思维,目光所及的地方更远,不会因为短期利益而做一些腾云驾雾的事情。”

因此,Pocket也寄希望SoGal投资的公司能够涵盖年轻人未来生活、工作和健康的方方面面,能够真正引领新产品和服务方向。

其中一家Eterneva可以将逝者或宠物的骨灰制作成钻石的公司,通过制作钻石的过程,帮助亲属们渡过悲伤,悼念和追忆逝者,庆祝他们的生命。

尤其在疫情期间,美国因新冠死亡的人数每日剧增,又无法举办葬礼缅怀亲人,这家公司迎来了高速成长期。

由于美国殡仪馆的商业模式非常老旧,行业长期没有创新,所以当Pocket的合伙人通过邮件发现这家公司时,瞬间觉得眼前一亮,意识到这将会是一个高需求的服务。

从与顾客进行初次接触,到最后将骨灰做成钻石,整个过程通常耗时9个月。

在这9个月的时间里,公司不断通过视频、音频、照片等方式,为客人记录逝者成为一颗钻石的历程,并通过网络传播。今年疫情期间,这家公司开始与美国的殡仪馆合作,共同搭建线上平台,以数字化方式展示公司的服务。

还有一家年龄订阅制的幼儿益智玩具公司Lovevery,产品上线后的第一年就达到2000万美金销售额,2020年经历了疫情增速更是达到了8500万美金。

这家公司成功的第一点就是品质,只要用户看到、摸到他们的产品,就会被它打动,精致用心的细节也会给家长提供安心的感觉。第二是教育性,很多玩具的目的是为了分散儿童的注意力,并不一定有利于儿童的大脑开发和成长,而这家公司采用年龄订购模式,每次配送的玩具都会附带一本说明书,给家长和孩子带来更高质量的互动和陪伴。

“女性的生活太累了,承担的责任太多了,生活中每个部分都是在分割女性的时间,所以如果某种产品能够提升女性的生活质量和时间效率,它的教育成本会很低,利润率会很高,成长会更加迅速。 ”

用设计思维去考虑用户的终极需求,挖掘到用户的真正痛点,真正深入了解用户需求,并高质量完成和满足这些需求,是这家公司成功的根本原因。

Pocket十分认同这家公司对于产品的态度和开发产品的方式。“两位创始人花了一年时间,深入走访几十个美国家庭,观察最受孩子们喜爱的玩具。他们同时与学术研究机构合作,将儿童大脑开发的科研技术用在玩具产品开发,所以公司生产的每一款产品都十分优秀, ”Pocket说。

“创业的魅力就在于一路上等待着你的惊喜,你可能会达成一些你意想不到的目标,在创业5年中发生的变化是我原来完全无法想象的,”Pocket说。

“我希望成为一个引领性的人物,让大家意识到我们应该怎样以人为本,以及投资女性是一个比投资5G、大数据、AI等技术重要得多的趋势。科技的改变,社会的进步,最终都是要推动个体幸福和社会进步。”

借助SoGal的平台,Pocket希望所做的一切都能够让女性过上更好的生活,帮助更多女性创业,鼓舞更多女性成为投资人,带领更多女性找到真正的自我和自由。

文 | 尚清

原标题:《姿态 | 孙伊晴:我喜欢任何有反抗精神的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