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这里有一群热爱云朵与天空的人

原创 Lens WeLens 收录于话题#好生活指南11个

“你能想象没有云的日子吗?”

或许可以?我们好像早已对头顶那片天空习以为常了。

但世界上却有这么一群人,他们日复一日地分享着关于云朵的故事……他们用镜头记录下世界各地的云朵,也用诗歌、音乐、绘画诠释着他们看到的云朵。

法国勃朗峰上方的流线型透镜状星云

© Jean Louis Drye,2020年 9月18日

美国加州大苏尔沿岸的海水搅动起的海雾

© Steven Grueber, 2020年10月20日

云朵笼罩着美国俄勒冈州的胡德山

© Nicolae Gheorghe,2020年9月29日

在现实生活中,这些人可能是职场白领、农场主、超市店员、设计师……但当他们聚在一起,世界上最有趣的协会之一——世界赏云协会(Cloud Appreciation Society) 便诞生了。

世界赏云协会的诞生和一个叫加文·平尼(Gavin Pinney)的英国平面设计师有关,他也是一名资深的气象爱好者。

Gavin和他的“云朵椅”

2004年,他受邀参加了一场当地文学节,作为演讲嘉宾,他需要做一次关于云朵的分享。为了吸引更多人的注意,加文将演讲命名为《云朵欣赏协会的就职演讲》,凭空“创建”了一个在当时并不存在的“云朵欣赏协会”。

为了让这个协会看起来更加“正规”,他还从朋友那里借来金属压机,做了不少云朵协会的官方徽章。

原本只是一场精心设计的“骗局”,但观众们对云朵的热爱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演讲结束后,许多观众都来咨询加入云朵协会的方式。

这让加文有点措手不及,但他不忍心告诉观众这只是一个“骗局”。为了圆下自己布下的“骗局”,他只好搭建了赏云协会的官网:

世界赏云协会官方网站:一个拥有“赏云宣言”和“云朵照片长廊”的网站,还有“云朵周边”。

他制定了入会规则:任何想加入协会的人,只需要每年支付24.5磅或者42磅会费,就可以拥有一个专属会员编号及对应的权益。而会员收入的5%将用于亚马逊保护协会的“天空之河”工作,通过监督非法砍伐森林来保护大气中的水汽,因为水汽正是组成云朵的重要成分。

和其他协会一样,赏云协会也有着自己的官方宣言:

我们相信,

云受到了不公正的诽谤,

如果没有它们,

生活将会极其贫乏。

云朵是自然的诗,

是自然最平等的展示,

因为每个人都可以看到它们的美妙景色。

我们保证,

无论在哪里找到“蓝天的思想”,

我们都要去捍卫它。

如果我日复一日地望着万里无云的单调,

生活将会变得枯燥且无味。

我们试图提醒人们,

云是大气情绪的表现,

可以像一个人的表情一样解读。

我们相信,

云彩是为梦想家准备的,

他们的沉思有益于灵魂。

事实上,

所有思考云朵形状的人都可以省下精神分析的费用。

所以我们对所有愿意倾听的人说:

抬起头来,

惊叹这短暂的美丽,

永远记住要活在云端!

会员在每天早晨7:30,都会收到赏云协会的“每日一云”(Daily Cloud)邮件订阅 —— 有时是一张会员拍摄的奇异云彩,有时是与云相关的绘画,有时则是一段与云有关的音乐或是诗歌。

法国阿尔卑斯山日落时的云王

© Etienne Combier,2020年9月16日

英国剑桥上空的航迹

© urbanswine,2020年9月16日

美国马萨诸塞州牛顿市,一只天鹅栖息在树上

© Fiona Graeme-Cook,2020年10月30日

杜塞尔多夫上空的乳房云群

© Maelle,2020年11月17日

菲律宾吕宋岛云雾缭绕的马荣火山

© Chito Aguilar,2020年11月18日

特内里费岛上透镜状构造中的碎片状日冕

© Roberto Porto,2020年11月16日

英国,北安普敦郡,巴顿上空的经典积雨云

© Adrian Knight,2020年9月18日

伊朗的伊斯法罕之心

© Hassan Dadashi,2020年11月16日

短短两个月,就有2000多人加入,而十五年后的今天,世界赏云协会的人数已经超过了50000人,大家对云朵的热爱从大不列颠岛开始,横跨东西半球120多个国家。

那么……加入赏云协会的都有谁呢?

☁️

宇宙的答案云知道

会员编号0001:Gavin Pinney

作为协会创始人,刚开始接纳新成员的时候,加文的迎接方式非常具有仪式感:他会将每一位成员的名字和会员编号写在协会专属的徽章和证书上,并通过邮寄的方式送到他们手里。

初期成员的入会大礼包

加文说,宣言、会员编号和徽章,“这些严肃的东西能够支撑着人们的热爱”。加文喜欢云朵,但他更希望人们能够像他一样,更加深入地去了解云朵。除了成立赏云协会,2006年他还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书《宇宙的答案云知道》:

“高层云,比如卷云,是由水的小冰晶构成的;而低云,比如积云,则是由小水滴构成的。”

“和雪花一样,每一朵云都是独一无二的,他们有属于自己的名字——cumulus, stratus, cirrus等等。”

Gavin Pinney《宇宙的答案云知道》

对于云朵的每一个细节,无论成因分类、还是观测命名,加文会通过通俗易懂的语言来呈现。正因如此,《宇宙的答案云知道》在销量上获得了不小的成功,也让世界各地的人了解到了赏云协会在做的事情。

在飞往塔斯马尼亚的飞机上,发现的凯尔文-赫姆霍尔兹队形

© Jennah Haddock,2020年9月30日

在美国,弗吉尼亚,从盖冠到膜面纱的过渡

© Phil Erickson,2020年8月6日

从25000英尺的飞行上看,美国蒙大拿州大瀑布以西的落基山脉东坡

©Andy Sallee,2020年11月2日

但加文真正想要做的是一本可以供人们随身携带的“云朵指南”,让大家能够立即把书中的图片与眼前的天空对应起来,并且指认出云朵的名字和成因。

在2009年,这本《云朵收集者手册》指南出版了。除了功能性的云朵辨认指南,手册还在目录册里增加了一个积分表,供读者自测使用:当你看到一朵云并且准确指认出了它的类型,便可以在积分表上为自己积上一分。

Gavin Pinney《云朵收集者手册》

《云朵收集手册》出现在人们手边而不仅仅只是在书架上:大家带着它去野餐,带着它和孩子们在蓝天白云下玩……

ins上网友带《云彩收集者手册》去户外(图左);书中内页(图右)

☁️☁️

已故父亲留下的云朵诗

会员编号31074:Bill Schwab

来自挪威的Bill,是赏云协会的第31074名会员。

他最近发现了已故父亲留下的一首关于云朵的诗《雨》,于是他把这首诗分享在了赏云协会的官网上:

From glowering skies

炽热的天空里

Where groaning clouds

是在哼哼呻吟着的云

Protest an unwanted impost

它们在抗议着多余的负重

Comes life itself.

因为它们就要诞生了

First furtively in soft droplets

先是偷偷地在躲在柔软的水滴里

As if to scout and sense the welcome

像是在侦查着周遭是否欢迎自己

Then steadily, harder and harder,

然后慢慢地

As the eager clouds squeeze out the ballast

急切地从云层里挤出

So they can rise and soar

And work no more.

当它们可以升起来,飞起来

就这么安逸了。

Bill觉得,这不仅仅是父亲留下的诗,更像是一次自己与父亲穿越时空的对话。即便父亲已经逝去,他们又因为同样的爱好,紧密联系在了一起。

从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市威拉米特河东岸游憩广场上俯瞰,一个浪花在上面和下面的日落

© Nicolae Gheorghe,2020年9月28日

在日本福冈市的玛丽娜桥上形成了一个对流

© JJunichi Kai,2020年11月5日

美国温哥华里士满,日落照亮了风暴

© Ellen Frank,2020年8月13日

☁️☁️☁️

她的一生都在画云彩

会员编号52724:Janette K Hopper

这幅名为《朦胧的记忆》的画,是Janette最近完成的云彩画。占全画约四分之三的云层,聚合又四散,笼罩在棉花地上,是画中绝对的主角。Janette是第52724个加入赏云协会的“追云者”,也是一名旅居全球的画家,但她大部分的画作都和云朵有关。

因为疫情的缘故,Janette只能暂时停留在西班牙西亚诺亚,她仍旧会每天在海边散步、观察云朵和天空,并孜孜不倦地创作着和云朵相关的画。

☁️☁️☁️

日落时分,美国科罗拉多州尼德兰上空,一个正在形成的风暴

© Max Krimmel,2020年8月10日

东北季候风前的天空,伴随着台风“桑德尔”,抵达台湾新北市三峡区

© Kai-Yen Huang,2020年10月26日

英国,达勒姆切斯特荒原的日落

© Stuart,2020年9月16日

澳大利亚卡尔布拉上空的积雨云

© Ian Robertson,2020年9月5日

美国,威斯康星,特伦佩罗,日落沿着维尔加步道越过密西西比

© Cathy Reincke,2020年9月10日

荷兰希尔弗瑟姆的日落

© Harry Lake,2020年8月11日

野火烟雾点缀了美国犹他州布拉夫的日落

© Paul Martini,2020年8月24日

美国俄勒冈州,弯曲的夕阳,© Tammy Krawczyk,2020年11月19日

意大利,瓦雷塞,苏米拉戈,一杯卷云与月亮和火星在一起

©Paolo Bardelli,2020年9月7日

新西兰特普纳的日落

© Richard Thompson,2020年10月13日

在大气中,哪个方向是向上的? 芬兰南部皮尔卡拉上空的瞬间

©Arvi Orell,2020年11月13日

☁️☁️☁️

最后,我们回到最开始的那个问题:你能想象没有云的日子吗?

“如果我日复一日地望着万里无云的单调,

生活将会变得极其贫乏,枯燥且无味。

抬起头来,

惊叹这短暂的美丽,

永远记住活在云端。”

世界赏云协会的赏云宣言里,或许就已经给了我们答案。

References:

https://www.cbnweek.com/articles/normal/23508

https://research.people-and.com/how-gavin-pretor-pinney-grew-the-cloud-appreciation-society-to-40-000-members-acb6a36951f6

https://www.wbur.org/hereandnow/2019/10/11/cloud-appreciation-society

图片源自 cloudappreciationsociety

原标题:《嗨,这里有一群热爱云朵与天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