邰宗武:为时代和人民留影

今天从第三卷中摘编摄影家邰宗武的口述,感受老一辈摄影家的摄影情怀与担当:

口述人:邰宗武

釆访人:王应超

记者:听说您扛过枪,当过警卫员,怎么后来又拿着相机照相了?

邰宗武:我刚参加工作时是在宝鸡市委当通信员,工作认真,积极勤快,送信、打扫院内卫生,样样都干,从不挑三拣四,一有任务立刻去做,从不耽误事情,干部们都说我非常靠得住。三个月后,组织部经过考察,认为我比较适合做警卫工作。于是,就分配我去市公安局学习打枪,一个多月后,就安排我给当时的宝鸡地委副书记白志明同志当警卫员,并随从白志明同志于1953年11月去延安工作。

当时的延安由于环境非常恶劣,条件也很差,有些文件已经受潮腐烂,不好装订和整理。1958年,为了整理党中央撤离延安时留下来的珍贵文件资料,领导们决定需要用相机翻拍整理保存。于是组织就决定调我到延安县档案馆做专项工作,从这时起我就拿起了相机,开始学习摄影。

记者:那您当时是怎么学习摄影的?有老师教您吗?

邰宗武:当时我还不会使用相机,组织决定买了一台禄莱福莱120相机让我来学习拍照。当时,我对相机一窍不通,就拿着相机到延安南关照相馆向郭师傅请教学习。郭师傅看到我拿着相机来请教,特别热情,接过相机就给我讲了相机操作的全过程,快门、光圈、速度、调焦距、装片技术,并重点给我讲了120相机装片时,片头必须通过一个圆杠压着,不通过圆杠它不会跳出数字来,相机的系统运用郭师傅都讲了一遍,他先让我用不装片的空相机练习操作,什么时候把这些动作练习熟悉了,再来给我讲取景、构图、曝光、照相等。

我按照师傅的安排用空机子练习了两天,把这些操作过程练熟悉、记清楚了,再去请教郭师傅。他一见我就笑着说:你把相机操作练习熟悉了吗?我说:练熟了。他让我操作了一遍。他看着我操作说:练得好,没问题(他在监考)。郭师傅这才给我讲了取景、构图、曝光、人物抓拍和冲洗放大的基本知识。

我按照郭师傅讲的操作要领一步一步去操作。第一次拍照完成的胶卷拿给郭师傅,师傅冲洗出来一看,曝光多了,我问师傅怎么办?他说:照片放大处理有4种相纸,你这样的底片用一号纸放大最合适,以后拍照时尽量掌握做到准确曝光。

1965年,延安风貌。

记者:在您丰富的经历中,哪些经历对您和您的生活影响至深?

邰宗武:就是做新闻摄影记者非常辛苦。如果没有吃苦的精神,没有灵性,没有熬劲,是绝对吃不了这碗饭的。我在报社是分管政法和旅游宣传报道的,当时延安在中国和国际上的关注度极高,国家领导人、国际友人、全国各地的人,都仰慕延安、参观延安,同时也探究延安,探究这块神奇的黄土高原,怎样养育了中国共产党?怎样承载着当年中国革命的中心?同时,世界八大奇迹之一的兵马俑也吸引着世界各国人民,特别是前来参观的中外领导人又特别多。那时我是整天早出晚归,没完没了地采访和拍照。采访结束后还要把胶卷送去冲,洗印放大照片、写文字说明、发稿等都是一肩挑,常常工作到晚上12点左右才能完成任务。

时间久了,我的老伴就说:“咱们家对你来说,就是个招待所,你想回来就回来了,屁股一拍,说走可就走了,根本就没有一个准点。”尤其是过春节,其他部门的同志过年都能回家和父母家人团聚,而我从1960年调入《陕西日报》后就几乎没有回老家和父母一起过个春节。记得有一年过春节,我的侄子回老家看望我的父母,一进门他就对我母亲说:“四婆,过年好!我六爸回来了没有?”我母亲说道:“你六爸十几年都没有回来过个年,他早都把我忘了!”侄子就安慰她说:“不是的。谁叫他是个新闻记者呢。每逢节假日,省上的领导要慰问上班的职工,他们就要跟着报道宣传,所以就没有办法回来陪您过年。您放心,等他有空了,就会回来看您老人家的。”其实,母亲心里很清楚,这是宽慰她呢。

退休后我时常在想,这么几十年来,自己全身心都扑到了工作上,采访任务从没有失误过,尤其是外事活动的宣传报道。但是,自己对家人的关心付出太少了,对父母没有尽到儿子的义务,对子女没有尽到父母的责任,内心很歉疚。可是那有啥办法呢?其实我母亲曾对我说过一句话:尽了忠,就不能尽孝。尽了孝,就不能尽忠了。没有两全其美的。

1968年12月,北京知识青年到南泥湾插队落户,受到当地群众的热烈欢迎。

1968年12月,北京知识青年参观王家坪毛主席旧居。

记者:听说您采访过曾在延安采访毛主席的美国女记者斯特朗?

邰宗武:是的。1964年5月,“五一”国际劳动节过后不久,延安记者站站长通知我,说曾经到延安采访过毛主席的美国著名女记者斯特朗要重访延安,组织上安排我去采访。接到任务后,我就做了充分的准备,精心细致地做了安排。斯特朗这次来华,主要是寻找当年她和毛主席谈话的准确地方。随同她一起来的还有美国共产党的领导,他们则是来“上门取经”,了解毛主席当年在这样一个穷乡僻壤的山沟里,如何领导中国人民取得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

访问到杨家岭时,斯特朗一行参观完毛主席旧居,走出院门,在门口巡视了几圈后,斯特朗向陪同她访问的人员说:“这里就是我和毛主席谈话的地方。”她想起当年和毛主席先是在窑洞里谈话,到傍晚天有点黑了,主席从办公的窑洞里走出来,让警卫员搬来两个小凳子,两人就坐在崖边上继续谈话,那天毛主席提出了“一切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的论断。

陪同斯特朗一行到延安参观访问的是陕西省公安厅厅长李宁。在与陪同领导的交谈中,斯特朗突然提出,想看看延安的毛驴,当时人们都很纳闷,斯特朗赶忙解释说:“我曾经在这里骑过毛驴,我很想重温一下骑毛驴的感觉。”李厅长听后赶紧让秘书到村子里去找,没过多久,秘书就牵来了一头小毛驴,斯特朗和美国来访的共产党朋友当时都开心极了。

《锁住汉江建电站》,陕西省石泉县,1973年12月

记者:我在翻看您的摄影作品时,看到了一张您拍摄的汉江建水电站的照片,这张照片还入选了全国影展,您能不能讲一下这张照片拍摄的经过?

邰宗武:这张照片的名字叫《锁住汉江建电站》。石泉县既有汉江穿过,又有大小几百条河溪流淌,水利资源丰富,陕西当时非常缺电,供电不能满足生活生产所需,所以水利建设专家在石泉县设计了这座大坝。这就是1970年开工建设中的石泉水电站,装机容量达到了13.5万千瓦,在当时的条件下建成的这座电站是非常了不起的。

1977年3月15日,给毛主席纪念堂敬献延安青松开挖仪式大会在黄陵县乔山举行。

1977年3月,陕西省宜君县青年冒雪欢送青松进北京。(《风雪暖人心》)

1977年3月20日,给毛主席纪念堂敬献延安青松起运仪式在咸阳铁路储运站举行,万名群众热烈欢送青松进北京。

记者:听说您为毛主席纪念堂拍摄的选送青松照片获得了大奖,请您讲讲当时送青松的感动场面。

邰宗武:1977年3月,中央决定从延安选送13棵青松种植在毛主席纪念堂周围,以纪念毛主席在延安工作的13年。当时,延安地委接到中央通知后,立即组织了一个以林业专家为主的选青松小组,赴黄陵县的乔山周围选树。专家小组成员在周围方圆两公里的范围内,一棵一棵开始筛选。按照上级指示,青松的树冠、大小、高低、树龄等都要基本一致,要求非常高。于是,专家小组对选送的青松树身的高低、直径、树冠的大小等都要用卷尺一个个量过。经过三天的精心筛选,13棵青松终于选定,并在黄陵县举行了上万人的“欢送青松进北京”大会。这次为毛主席纪念堂选送青松活动中,地区邀请了1942年大生产运动中的359旅开荒英雄“气死牛”郝树才前来参加选送青松活动。在现场,他对开挖青松提出了具体要求,强调把树根一定要保护好,运到北京的青松才能生长得茂盛。

那天下着鹅毛大雪,气温很低,但延安人民群众仍然冒着大雪,怀着对毛主席的深情厚谊,纷纷来到欢送青松现场。郝树才和少年儿童一起在青松树上挂白花和小红旗,以纪念和缅怀伟大领袖毛主席。运送青松的车辆启动前,郝树才给少年儿童讲述了毛主席在延安工作13年的故事。运送青松的车辆从黄陵到咸阳火车站,道路两旁的群众载歌载舞,使活动达到了高潮……这张《风雪暖人心》的作品就是在宜君县欢送青松现场抓拍的,获得了1977—1980年全国优秀摄影作品铜牌奖。

邰宗武,生于1934年10月,陕西凤翔人,主任记者。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曾任陕西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陕西省新闻摄影学会副会长、陕西黄河摄影艺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中国老摄影记者联谊会副会长。

长期在陕西日报社工作,作品《锁住汉江建电站》入选1979年全国影展。《风雪暖人心》获(1977—1980年)全国优秀摄影作品铜牌奖。《入列》1984年获陕西省新闻大赛二等奖,《斯特朗重访延安》入编“中国新闻50年”赴荷兰、比利时、德国等国家巡展。1999年出版《邰宗武摄影作品集》。

内容节选自

口述影像历史——与共和国同行1949—1978

(第三卷)

主 编:高 琴

执行主编:高 扬

开本:16 开

版次:2020 年3 月第1 版

定价:128.00 元

购书方式:

1、保存下图至手机相册,

2、打开手机天猫扫一扫,

3、选择该图片,即可购买

| 新书 |

什么,成就了莎莉·曼?

“作家”身份之外的苏珊·桑塔格

伊莎贝拉·伯德:传奇女摄影师镜头下19世纪末的中国

| 征集 |

1700多年历史的“最美小城”始兴,向您发出一封邀请函!

| 影廊 |

携手半生一道追光逐影:一对美国华裔夫妇的光影世界

| 对话 |

世界前沿风景摄影师阿特·沃尔夫:永远不要停止观察

| 技法 |

| 话题 |

敢把领导人拍成这样,背后的摄影师们是群什么人?

| 影史 |

中国摄影出版社|分享影像、阅读与生活

微信ID:cpphphoto

电话:010-65220965

原标题:《邰宗武:为时代和人民留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