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疫情期间做送药骑手的政协委员、投资人邵楠,关于跑腿的半个月经历,问我吧!

目击2022-04-15
邵楠
自3月31日注册成为众包骑手之后,我已经接单跑腿半个月。此前我一直在投资行业深耕,从未想过会加入跑腿接单的行列。在众多货品类型中,我选择只接药品单,因为药品订单加价低,愿意送药的骑手并不多,而药品作为急用刚需又关乎着众多人的安危。在半个月的送单过程中,我见过收到药品感动到热泪盈眶的病人家属,遇到过在充满异味的肉铺里默默隔离的老板,护送过骑行20公里才能回家的方舱医生,也体会过骑手配送过程中找不到路、被顾客骂的艰辛。
做跑腿骑手送药的半个月,我经历了哪些难以忘怀的故事?疫情封控的当下,常被误会“要价高”的骑手小哥,他们的生活情况到底如何?我是上海市政协委员、上海拙朴投资管理中心创始合伙人邵楠,关于我做跑腿骑手的经历,问吧!
题主尚未开始回答提问征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