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在精神病院抗抑郁,抑郁症患者眼中的世界什么样,问我吧!

健康2020-10-23上海
左灯
我是做过4年媒体人的左灯,曾经的社交达人、元气二次元少女。直到有一天被确诊为微笑型抑郁症,在一次自杀未遂后,被家人强制送进精神病院进行治疗。抑郁像死神的唾液,溶掉我所有的精力与希望,即使中1000万大奖也唤不醒生活的热爱。从睁眼起床到闭眼,我对生命的每一步的意义都充满诘问。
我把这些经历写进了《我在精神病院抗抑郁》,希望用自己曾经的痛苦,能让大家的不快乐找到原因。抑郁症患者自杀时在想些什么?精神病患者是怎样的一群人?抑郁症已成为死亡率仅次于癌症的病症,面对抑郁症,身边人可以做些什么?一起聊聊抑郁症患者的真实世界!
题主尚未开始回答提问征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