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运动家

迟到十年的春晚约定!华师大的孩子们终于圆梦了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于渤 实习生 陈思 杨鹏

2019-02-05 12:31  来源:澎湃新闻

这群年轻运动员们和朱一龙、李易峰一起完成了一次惊艳的表演。
2009年,华东师范大学拉拉操、体操队(后简称拉拉操队)第一次有机会站上春晚的舞台,却因高空动作的失误与春晚擦肩而过。
2019年,春晚的机会再次向这支队伍招手,迟到十年的缘分,终于青春开花。
跳跃、翻腾、托举、抛接,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在春晚的舞台上,这支队伍终于成功了。
“这种感觉就好像当年你很喜欢一个人,但是因为自己的一些问题,没有能够在一起。本以为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却机缘巧合地又重逢了,这一次你希望自己是美好的,好好地和这个人在一起。”
与春晚的关系,华师大领队聂焱鑫用这样一段话做了总结。其中包含的情绪,有遗憾、有感动,但更深刻的,是刻骨铭心的汗水。
华东师范大学拉拉操在春晚现场合影留念。
传承,为十年前的梦想努力
“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北京的太阳特别好……”
十年前在北京,大年二十八,春晚预录播的现场,华东师范大学拉拉操队发生失误,金字塔塔尖的两名“飞人”相撞,其中一名队员摔在了录制现场、受伤、节目被取消……
十年后在上海,距离春晚还有20多天的一个周末,早上九点,拉拉操的队员们陆续来到训练馆,她们大多正快速“解决掉”手里的煎饼、豆浆之类的早餐,但队员们的脸上,尤其是女孩子,已经画好了精致的妆容。
校宣传部的老师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孩子们应该八点半来的,迟到了,昨天晚上又练到很晚才回去。”
十年前那批队员未完成的春晚梦想,就由十年后的师弟师妹来实现吧。
从接到要上春晚的消息开始,除去中午吃饭午休两个小时,队员们都泡在训练馆,她们期待着没有遗憾的表演。
已经上了研究生的阎薪竹,对这样的训练没什么不适应的,她说练体育能够获得一点点的成功,背后都不知道要经历多少的难关。
有阎薪竹这样想法的队员不在少数,她们大多从六七岁开始接受专业的体育训练,从二级、一级到健将,每一次上升,伴随着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病。
练体育的孩子习惯了为训练吃苦,她们说,这就是梦想的追寻。
更何况,这次训练本就不同,十年前遗憾错失春晚,当时的队员毕业时恰好和现在的队员入学时产生过交集,再经过一级一级的传承,春晚,早就成为了这支队伍的“心病”。
已经在华师大带队12年的周燕教练,常常回忆起十年前的那次失误就忍不住落泪。
当时的2007级队员聂焱鑫,在2013年毕业之后,今年重新回到队里训练,就是希望这一次能在春晚的舞台上还愿……
坚持了数个月的训练,队员和教练最担心的是节目被拿掉。
困难接踵而至,常担心节目被拿掉
排练很枯燥,尤其是到了北京,更是如此。
1月14日,华东师范大学的拉拉操队坐上了去北京的高铁,彼时她们还不知道谁能上春晚、多少个人上春晚,更不知道下一步的安排是什么。
1月17日,她们进入春晚节目组,困难接踵而至。
这批队员被分到了两个节目,8位艺术体操的队员在开场就要承担彩带舞的表演,另外一些拉拉操队员承担与李易峰、朱一龙一起的花式篮球以及歌舞表演。
来北京近60名队员,这两个节目仅需30余名队员,名额直接被“砍”掉一半。
尤其是进剧组初期,队员们的演出动作都是重新学习的,舞蹈拉拉操队员还好,“纯技巧的队员,他们平时也没有任何舞蹈动作,突然一下子比如说要跳街舞,肢体协调能力比较差,仅仅是给她们抠动作就抠得头大。”聂焱鑫坦言。
“每天练习百八十遍都是有的,甚至一个动作细节,就要进行上千次的练习。”
别的节目在台上演,她们就在演播厅外,走廊、休息室、甚至于电梯处,只要有一处空地,就可以成为她们排练的舞台。
饶是如此,她们还是会面临着“你们要再这样,你们就买票回家吧”的质疑。四次联排,每一次都有其他的节目被删掉,那是聂焱鑫最紧张的时刻。
“常常半夜两、三点等着节目组的通知,不敢睡,实在困极了,就定一个15分钟后的闹钟,或者设置强提醒……”
队员们有困难、有压力,这样下来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身体吃不消了。
一个接一个的队员感冒、发高烧,越到后面感冒的,越是严重、恢复越慢。聂焱鑫曾对澎湃新闻记者说过“一定要撑住”,好在,后来一切都扛过来了。
四次联排结束,在农历二十八预录播的前一天,澎湃新闻记者再次见到聂焱鑫,聂焱鑫在经过短暂的沉默后说出了三个字,“尽力了。”
长期训练让队员们落下了不少伤病。
“体育人都是不服输的”
早在上海的时候,周燕就对澎湃新闻记者透露过,算上过五一、十一、春节等各种节假日,队伍其实一直没有放松训练。
她在面对镜头时说过的话令人动容,“其实我很想带队员们出去走走,让这些孩子放松一下。”
训练其实也没有太多的补贴,队员们能够获得的除了国内外的各个比赛的冠军,唯一能与利益挂钩的,“就是可以获得保研资格”。
研究生二年级的韩一笑坦言,“学院给我们的保研资格确实是一种优惠,但能够这么多年坚持下来的本质原因,就是对这个运动的热爱。”
“我在来之前就知道华师大训练苦,但这里的拉拉操也是全国最好的,我就是奔着这个目标来的。退出,那是懦夫的行为。”
澎湃新闻记者和十余位队员聊了聊,她们的训练时间,基本上已经在生活中占了将近一半的比重。
既是华师大队员、又是国家队队员的赵鹏表示,“以训练为主,训练之余学习,特别累的时候就告诉自己,作业还是要做。”
这支队伍在国际舞台上也代表中国得奖无数。
队员口中的这些大道理,其实是长期以来她们通过体育来感受到的力量,把它转换成个人的一种精神,激励自己的前进。
就像十年前,负责这支拉拉操队节目的央视导演曾经给出过这样的评价,“华师大的孩子特别好,特别能吃苦,特别好学,接受能力非常强。”
十年后,队员们完美地完成了春晚演出,用体育精神告诉导演,“体育人都是不服输的,没有事可以难倒我们。”
春晚结束,这个团队也终于可以稍微歇一歇了。当澎湃新闻记者问队员,“春晚结束之后,想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队员不假思索地说:
“睡觉,好好洗个澡,舒服地睡一觉。”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腾飞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华东师大健美操啦啦操队
目击 488 进行中...
查看话题详情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