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问吧直播录像|中国戏剧发展见证者过士行、易立明:聊聊戏剧那些事
2018-05-13
  • 15:24

    观众问:为什么当代戏剧作品这么少?
    过士行:我是研究剧本的,从剧作上少,是因为一大部分剧作者在从事影视编剧,因为收入高,而做戏剧编剧,是难以为继的。所以,从事戏剧剧本创作的就少。
    易立明:这个问题我的个人观点是,这还不是戏剧的问题,这是全行业的问题,文学的问题,美学的问题。我觉得解决就是戏剧教育。戏剧教育太欠缺。人民对生活的需求目前还在物质层面。在苏联时代,有肖斯塔科维奇,有日瓦戈医生,是因为他们的教育还在。可中国这么大,国家这么富裕,但却没有足够的戏剧教育。上海的剧场还比较繁荣,但是到长三角,关于戏剧太贫乏了。人民不关心戏剧,是因为从小缺少这方面的熏陶。这不是钱的问题。
  • 15:18

    观众问:请谈谈关于戏剧中的幽默感和悲、喜剧
    过士行:我做的喜剧可能是有些荒诞的、自嘲的意味。喜剧,鲁迅说就是把无意义的事情撕给人看。我觉得他说的是经典的定义。
    易立明:我觉得喜剧做个具体的定义,其实很模糊的。比如莎士比亚的剧,《哈姆雷特》的结尾是特别能够扭转对喜剧和悲剧的认识的。契诃夫界定自己的剧为喜剧,实际上是说悲剧是重大的题材的转折,喜剧是唤起观众即时即刻的交流。我觉得我们现在市场的所谓悲剧,其实不那么悲,其实很喜剧。加上我有个观点,我一定不愿意让观众在剧场纠结,一定让他在这两个小时里愉快,愉快之后再思考,想到还有很多价值,就可以了。
    过士行:我不同意,我觉得莎士比亚以来,就没有希腊式的悲剧,悲剧是有严格的规定的。但是悲喜剧到了莎士比亚之后,就没那么严格了,就是悲喜剧,正剧。现在也不是那么严格划分的。我理解,悲剧是指崇高的情操;喜剧是指卑微的东西。
    易立明:我觉得,今天的戏剧,都是悲剧。涉及到当下的生活,没有喜剧。我们的悲喜剧是古希腊时期的,文艺复兴之后就没有那么严格了。
  • 15:09

    易立明:关于轮演制度
    易立明:我们这回来演的两部戏《帝国专列》《阿Q》,同一班人马,今天晚上演完这部戏,明天就要演另外一部戏。这就是轮演制度。
    这在中国戏剧史上是没有的,之前只有戏曲有。这对演员是要求非常高的。
  • 15:05

    易立明:现在的戏剧缺乏的是多样性
    易立明:我八十年代在中央戏剧学院上学的时候,一个班上7个同学,12个老师教我们。上个月我回到学校,发现一个年级两个班,一个班30多个同学,这意味着每一年要毕业那么多学戏剧的学生,比以往十倍也不止了。
    我认为,戏剧应该有不同的分类,有消遣娱乐戏剧,也要有思想性的戏剧。我认为,现在的戏剧创作环境比八十年代要好。今天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前所未有的,不光是人自我的挑战,还有伦理上的挑战,这就有一个问题,贝克特以后,戏剧怎么写?我们当下中国人,面临的挑战比西方青年人要大得多。我觉得是可以有让人放松的戏剧。而作为一个戏剧工作者,你想成为预言者,你就孤独地去做你的戏剧,你也会有你的观众。
    我现在觉得,戏剧缺乏的是多样性。为了票房没有错,戏剧毕竟是有投资,要发展的。尖端产品当然需要,否则就没有创新和对自我的认识。而娱乐性作品也必须要有。每个人都认真地做自己喜欢的戏剧,那就好了。
  • 14:59

    是否要迎合观众?
    过士行:我也是一个观众,从观众的角度,我不希望戏剧迎合我。
    我们创作者不能低估观众。你作为创作者,要想你的创造,不要想着迎合观众。
  • 14:55

    过爷怎么看待文学?
    过士行:文学就是人学。我们缺乏西方文艺复兴那一块内容。对人的尊重、人的自由、人的内心,我们都没有特别关注过。我们关注的是人怎么参加一个事业,怎么改变社会现状,对个人体验、个人幸福反应的比较少。这在戏剧中也始终是弱点。
    现在的编剧可能更多是受影视影响的,所以在戏剧文学这一方面,我们在研究人的方面,确实是比较落后的。
  • 14:48

    易立明:我尊重剧本的文学,当然是我个人的排戏特点
    易立明:我们做了《阅读雷雨》,发现把每个人的剧本拆开,每个人都是独白。人和人之间几乎没有对话,都是各自讲各自的,都是独白,内心非常痛苦。
    在排《等待戈多》时,我们发现一个困难,演员很难理解这句话为什么要跟下一句话接在一起。剧本语言本身非常荒诞,不可阅读。后来我们去找了贝克特的原版,我们发现,很多翻译是不对的,甚至是杜撰的。
    贝克特《等待戈多》,上部都是关于性的、生命的、动力的探讨,下部都是关于死亡的探讨。他用的语言非常简单,但叙事讲得很清楚。
    我们发现,很多翻译是文学翻译,不是戏剧翻译。大家因此得出一个经验,我们要排戏,一定要拿原版来看。文学是根本。
  • 14:42

    易立明:我认为不能单纯强调舞台美术,而忘了戏剧本身
    易立明:舞台美术是在文艺复兴之后、出现框架舞台之后才出现的。现在有些学生纯粹从空间、色彩、结构角度去研究,反而忘了戏剧本身了。
    我是中央戏剧学院读书的,后来进了人艺,跟着大导一起工作。
    后来,为了做自己的戏,我成立了自己剧团,做自己的戏。排了《茶馆》,跟学生分析,为什么我的戏和传统的戏剧不同。我们的第二个戏,排的是全本的《哈姆雷特》。排了六个月,全脱产。收获是我们认真地研究了一遍《哈姆雷特》。
    易立明(左一),过士行(左二)
  • 14:34

    《鸟人》在严格限制下演了100多场
    过士行: 《鸟人》在严格限制下演了100多场,怕别的戏卖不出票去。
    这部戏表面看很市井,但其实是颠覆价值观的,很多老人觉得受不了。矛盾集中在我身上。
    过士行
  • 14:31

    过士行什么时候开始创作戏剧?
    过士行:一个契机是莎士比亚戏剧节,当时北京所有院团都参与了这个戏剧节。在这个戏剧节上,我采访十几部导演,要到院团,跟演员去聊。
    看完这个之后,把我想写戏的想法勾出来了。我跟林兆华说,我想写。他跟我说,我写出来,他会排。
    我想,我没莎士比亚的生活,林兆华说,写你自己熟悉的生活。我一下子就开窍了。
    第一个本子写出来,因为没写过本子,写一段就打电话念给大导听,他就一段段听。
    我写完了之后做了修改,他认为挺有特色的,他推给人艺了。但是人艺就给枪毙了,觉得这不适合人艺。
  •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