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文艺

原创 毒眸编辑部 毒眸
文 | 何润萱
“毒家专访”是毒眸新增加的人物专访栏目,关注泛文娱行业内有态度、有代表的人物,这是“毒家专访”的第五篇文章。
对于台剧来说,过去一年应该算得上一个大年。从《我们与恶的距离》开始,原本被认为是有些过气局促的台剧开始讨论从社会到家庭的各种严肃议题,让内地观众对台剧有了全新认识。(点此阅读:《我们与恶的距离》背后,台剧的“文艺复兴”)
就在大家认为台剧的复兴是从现实题材开始时,另一部偶像剧的出现则让内地观众再次感叹:原来台湾偶像剧也还尚未消亡,依然如此有杀伤力。这部偶像剧黑马就是台湾三凤制作和福斯传媒、华联共同制作的《想见你》。截至2月4日,豆瓣上已经有超过14万人为该剧打分,豆瓣评分维持在9.2,比去年的小爆款台偶《我们不能是朋友》各方面还超出一截。
超过14万人为该剧打分
能够如此吸引观众,与《想见你》的精巧叙事不无关系。在这个看似是台式小清新的故事里,却暗藏着一起杀人案的汹涌,而为了改变谋杀的到来,两位主角在剧中实现了双双穿越,在过去未来现在之间游移,把观众看得直呼烧脑,纷纷在豆瓣上研究起了时空节点。不仅如此,在台偶的外壳下,这部剧也试图探讨了一些更深刻的东西:比如剧中的三个主角,都是有着和普通人不一样的地方的青少年,但他们无法正视自己的特别。
为本剧加分的还有一首伍佰在1996年出的歌曲《Last Dance》,这首曲子作为男女主角穿越的必备要素,在剧中反复出现,让一开始还不耐烦的观众逐渐上头。在网易云音乐,这首二十多年前的老歌评论超过三万加,“Last Dance”登上热搜,伍佰本人更是发微博惊讶道,“我怎么这么厉害”。
作为这个春节假期最热门的华语剧集之一,毒眸(微信ID:youhaoxifilm)特别邀请到《想见你》的制片人麻怡婷,请她拆解这部逆袭的烧脑台偶,当谈到制作经验时,她只强调了一点:应该信任观众的智商,让他们有参与感,只要参与成立,一部剧的成功就有了基础。
以下是毒眸对她的采访全文:
关于剧本:编剧到底有没有放烟雾弹?
毒眸:大家都知道这部剧是福斯的第三部华语剧,所以福斯是在什么阶段进入的?
麻怡婷:我们是在开拍前1-2个月确定与福斯合作的。三凤制作的自制作品一直都是剧本完稿后才会开始拍摄,开拍后至多进行单场的修改。而近几年都是剧本孵化完成再找适合的平台与投资方,这是我们保护故事的方式,就像谈恋爱一样,我们要先懂得爱自己,再去找那个懂得爱我们的人。
毒眸:作为一部偶像剧,《想见你》非常烧脑,剧本开发过程中,是否担心过观众会看不懂?两位主角双穿越的想法是哪位编剧提出来的?剧本的前期开发花了多久时间?
从左至右:柯佳嬿饰黄雨萱/陈韵如,许光汉饰李子维/王诠胜,施柏宇饰莫俊杰
麻怡婷:其实前期的时候的确有这样的担心,但不是怕观众不懂,是深怕大家不愿意回到电视面前收看戏剧,毕竟首播平台在中视(台湾无线电视台),电视台的观众往往可能是边做事边收看,而且每一集播出相隔至少一周的时间,跟在新媒拿著手机平板专注而且不间断的收看是不太一样的,《想见你》有太多线索跟蛛丝马迹只要一个闪神就会错过,我们只担心观众不给我们机会,但我们始终相信观众是聪明的。
穿越是林欣慧老师(注:本剧编剧之一)提议要加的,两位主角双穿越是他们共同讨论出来的,他们俩合作非常多档戏了,有绝对的默契。当时两位叛逆、脑洞大开的老师没有跟我事先提出这样的想法,而是在出分场大纲时送给我的礼物,我当下看的时候很surprise,脑袋爆炸,因为前面集数并没有太多线索,在我们大家都非常喜欢这样的设计下,他们才又往回修,留下一些双穿的线索。
黄雨萱的灵魂,穿越到1998年,陈韵如的身体上
故事雏形是在15还是16年时,我们刚合作完《必娶女人》,我跟两位老师聊,说我想做一部疗伤适合哭泣的剧,简奇峯老师就跟我提出了他之前做梦梦到的故事,听到的时候起了鸡皮疙瘩,觉得实在太感伤了,但因为故事一开始就设定男主角离世,故事要怎么写下去?
中间卡了一阵子,停下来过,也变成另一个样貌过,在他们写完其他作品后,又因为一次契机,寿司老师看到美国一个网站,只要付1美金,就可以找到世界上跟自己很像的你,也就是剧中『寻找另一个你』的app原型,欣慧老师就建议可以把这个加在剧中,于是剧本才又继续往下走,直到2019年才完成。
依据剧情整理出的时间线(图源:新京报陈冬)
毒眸:关于“穿越”的触发条件,网友总结了一下:随身听、伍佰的《Last Dance》、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和想见某人的执念,是不是就这么多了?
麻怡婷:嗯……大家可以继续观察一下。其实一开始设定是从“想见你”这个执念来穿越,但后来两位编剧老师反覆自我推翻检视,才有了其他的部分条件。观众已经越来越接近故事的真相了,接下来的两集将会把《想见你》的穿越设定完整呈现。
剧中谜团线索
毒眸:网友关于剧情的猜测有很多,有同一时空说,也有不同时空说,所以究竟是哪一个呢?大家都说剪辑很多时候在故意放烟雾弹,是不是有一点这个意思?
麻怡婷:这个问题非常好,其实碰到穿越时空、时序悖论的议题的时候,整个主创团队从故事大纲一路辩论到分场对白的修改,从来没有停止交叉质询过,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时序上的细节还算禁得起检视。但是关于时空的本质这件事情,其实跟我们的结局有异曲同工之妙,不好说,我很期待全剧播完之后,大家会如何回头反思前面的线索和未解的谜。
在剪辑上,我们的确花了一点心思,尤其不只一个时空、一个叙事者在切换,包括在转场及穿越之间,导演也有他设计的巧思,大家所谓的烟雾弹其实来自于剧本,编剧老师在剧本上都设计好了钩子,正片每一集的结束都跟剧本上相同,包括每个高潮点也是。
关于配乐:如何找到魔性的《Last Dance》
毒眸:《想见你》的配乐也很出彩,尤其是伍佰的《Last Dance》和八三夭乐团的《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音乐部分是谁来负责的?
麻怡婷:音乐部分是我们跟滚石共同讨论出来的,简奇峯老师(注:本剧编剧)喜欢伍佰老师的音乐,在剧本中偷偷置入了伍佰老师的《Last Dance》。因为歌词合适,就算要花一点时间接洽跟购买版权,我们也给予支持,中间谈了几间唱片公司。
后来在洽谈《Last Dance》的过程中,决定跟滚石合作,再由我跟后制导演讨论一些歌曲方向,确定后提供方向及剧情给滚石,滚石完全按照剧情和角色量身打造,为我们定制主题曲及插曲,负责配乐的嘉莉录音室的老师再针对剧情,帮我们下音乐音效以及另外重新编曲。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谢宗儒跟谢芝齐两兄弟,他们出现时的配乐是同一曲,一个高音,一个是低音,这些是嘉莉录音室的编曲老师帮我们编的。也因为有这些坚持与细节,才有了大家现在看到的结果。
毒眸:本剧里《Last Dance》出现了非常多次,当时剪辑时是否会担心观众因为重复不喜欢?播出后观众的着迷是否令你们意外?
麻怡婷:因为是穿越的重要媒介,我们是依剧情需求来放,我相信只要是合适的音乐甚至是商品,合理的出现观众是不会排斥的,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至于观众会不会喜欢……我们整个主创团队从案子启动听到戏剧播出,从2016年循环听到2020年还是很喜欢,也别忘了它是1996年的歌,所以我们算是有亲身试验过,伍佰老师还是经得起反覆播放的。
毒眸:这部剧在内地的发行方是腾讯视频和爱奇艺,版权方面当时是如何接洽的?
麻怡婷:发行是由福斯传媒负责,应该是在后制有成品之后开始接洽。但老实说《想见你》在内地的反应很令我们惊喜,因为它不是甜宠王道、没有天价预算、也没有内地观众熟悉的卡司加持,但平台和观众仍然看见了故事本质的魅力──就像,李子维爱上黄雨萱的灵魂那样──那种感动很难用话语描述。
毒眸:之前有说到这部剧比一般的偶像剧投资要高一些,具体百分比可否透露?或者能否告知现在一般台湾偶像剧的投入在什么范围?
麻怡婷:大概是其他非年代或特殊题材的剧的1.5倍预算。
关于省钱:台湾制作人有秘诀?
毒眸:在前面的访谈里你有谈到台湾制作人都很会把钱花在刀刃上,这部分可否详述一下?一般来说,像许光汉这样的小生片酬大概在什么水平?
麻怡婷:如果是要问片酬的话我当然不能说呀!(笑)我们说把钱花在刀刃上,因为相对于内地的制作,我们的预算的确比较有限,所以必须深思「怎么花」,这个「怎么花」并不仅仅考量收视率、宣传点,更要去了解故事的本身,哪些部分是强项、哪些段落不可以妥协?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对《想见你》的剧本有信心、对李子维这个角色有信心,所以在主演的热度跟流量,就比较有空间,让我们大胆用「演得好」及「有魅力」的人,就算当时的光汉还没有演过男主角,但他身上的无限可能,只需给他一个舞台,他必然会发光发热。当然,这点我也必须感谢老板和投资方对我们的信任,才有机会让许光汉的李子维呈现在大家眼前。
毒眸:如果要做一部质地不错的偶像剧,最花钱的地方大概在哪个环节?
麻怡婷:这个很难有标准答案,因为剧种的不同,有的是在动画、有的是演员、有的是场景,以《想见你》来看,这次的花费都蛮平均的,没有单独给某一项,一直到后期,我们都有留下预算,有些戏导演拍得再好,演员演得再认真,到了后期没有足够的经费和时间好好包装,三毛的动画、洒狗血的音乐…等,都会让人很出戏,会非常可惜。一部戏的「摄制完成」其实不在缤纷热闹的杀青酒,而是在狭小安静的出档办公室里。但如果要说一部戏能成功最重要的环节,我会说是“剧本”,有好的故事,才会有好看的戏,并不是多花钱就会成功。
毒眸:拍摄的时候,有说导演可能因为一些问题拖了进度,这个细节可否透露一下?
麻怡婷:天仁哥(注:本剧导演)是我遇过最细腻的人,对自我的要求十分严苛,也因为很投入在作品之中,加上我们剧情线比较複杂、角色们立体、情感饱满,导演在角色之间的情感发展,以及拍摄场景的氛围与镜头,都不做一丝一毫的妥协,所以拍摄进度相对于其他剧种就慢了一点。虽然当时压力大到胃食道逆流,但我很感谢他这般爱惜这个作品,导演我爱你喔!
《想见你》剧照
毒眸:这项目历时三年多,想知道制作组的各位待遇怎么样?因为内地经常有一个项目几年,剧组人员过得很苦的情况。
麻怡婷:肯定不能跟内地的剧相比,以台剧来说,我们开发IP花了很久时间,但其实剧组没有很早进组。前期都是我和编剧,他们比较晚进来,所以不太有他们一直在组,然后被扣预算的情况发生。导演是在我们开拍前四个月前进来的,那时候剧本已经出到台湾的第十集了,内地是26集,那时候架构基本都已经好了,只是有些细节会调整。
关于翻拍:可能再等等比较好
毒眸:去年有好几部台剧都受到内地观众的喜爱,大家都在说台剧复兴,关于这件事你是怎么看待的?除掉现实题材,你认为台偶有没有可能复兴?
麻怡婷:说复兴不敢当,台剧一直有很多不同类型,只是碍于尺度,无法在内地播出,所以内地平台大多购买的都是在尺度上相对安全的爱情剧。内地有认真在制作的团队,台湾亦是如此。因为这几年来许多优秀团队的尝试与不妥协,让台湾影视市场产生了质变,我们发现观众早就准备好、甚至渴望著不一样的东西,这让台湾的影视创作者更有信心去做大胆的尝试,才让沉寂多年的台剧,有机会再次被内地观众所看见。很感谢一路为我们安利的观众及各大自媒体,让《想见你》在内地播出完全没有任何宣传预算之下,还能被大家看见(受我一鞠躬)。
毒眸:你也有提到《想见你》的IP授权,比如电影、电视剧的国内外翻拍等等,目前进行到什么阶段了?
麻怡婷:日韩的翻拍权是透过福斯传媒在洽谈,在慎选的阶段,内地这边电视翻拍权还没确定,电影部分已经在沟通条件,以原主创团队下去统整,编剧、导演、演员…等,都有望在大银幕上跟大家见面,但电视剧本改编为电影剧本,对编剧老师来说是很大的挑战。
毒眸:过去,内地和其他国家有翻拍一些台剧,比如《我可能不会爱你》但是似乎都不如原版口碑好,作为台剧制作人,你觉得这可能是因为什么?
《我可能不会爱你》豆瓣评分8.9
麻怡婷:《我可能不会爱你》原作也是我们的作品之一,口碑有没有更好?不能由我来定夺,这题我就PASS了。关于《想见你》,很多我们的粉丝或者观众他们就在反对说,不要翻拍,我觉得内地的翻拍除非相隔几年,现阶段翻拍的话一定是有它的难度,因为大家现在就觉得李子维就应该是许光汉,柯佳嬿就必须是黄雨萱。电影版我其实不大担心,因为它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来呈现。有机会原班人马可以出演。
毒眸:这两年有没有你个人比较喜欢的内地电视剧?或者你觉得内地剧集行业有哪些值得学习的进步?
麻怡婷:《我的前半生》跟《延禧攻略》。最近有关注《唐人街探案》,但还没开始看,打算利用接下来的休假时间好好补上。一部时装剧、一部古装剧、还有一部远赴海外拍摄的侦探类型剧,这样的多元性让我们在台湾的制作单位也很羡慕!台湾的环境拍古装是有困难的。
《唐人街探案》网剧
这几年来我认识了许多优秀的内地制片人朋友,大多是女性,她们有著敏锐的观察度,很清楚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那份果敢和意志力很令人钦佩,跟他们交流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有好多要向他们学习的地方。
如果真要说有什么还可以进步的地方,不只是内地,台湾也是一样的,就是我希望平台要相信观众的智商,观众真的很聪明,只要我们慎重且真诚对待作品,他们就会看见,只要他们愿意加入这个故事,作品就成功了。
《想见你》剧照
毒眸:一般内地的制片人都会考虑到版权开发这些衍生可能,听你的介绍,好像台剧的制片人还是更专注在内容本身吗?
麻怡婷:台湾的制作人比较少像我们这样,自己开发剧本,等到资方进来发行再给他们。我们的分工就是一般production就是production,发行是发行,很少有production的公司会养一个发行,因为这样配合的单位成本会比较大。以前有像这样的就是柴姐了吧(注:柴智屏),她完全就是自己投资,然后去找平台播放嘛,那时候台剧还是比较好的时期。
后来大多数台湾的制作公司都是委制的概念,就像是内地的定制剧,他们可能还是没有出资,由平台方出资,等于制作单位是赚这个委制的费用。就我了解的话,台湾制作公司一般是没有发行能力的,这跟内地比较不一样。
关于剧透:你猜
毒眸:最新两集,黄雨萱修随身听那里,观众有说,为什么拼命修,只修了一分钟?
麻怡婷:它就是这个转折,不能把所有时间都交代出来,就像大家说我们前三集好慢好慢,但其实前三集是在建立黄雨萱和王诠胜的感情线,如果没有建立,感情就不会成立。我觉得是观众对于子维躺在街边过完年,然后进来一看还没有活过来,以及谢芝齐穿越这件事情大家会比较愤怒,所以开始找一些毛病(笑)。这都是可以接受的。
毒眸:可否剧透一点点,这是一个确定的结局还是开放性结局?
麻怡婷:这个问题因为接近尾声了常常被问到,但我们全体都下封口令,所以不能多琢磨,只能说,所有看过剧本的主创及主演们,都很喜欢这样的结尾,观众在骂的角色也会得到一个新的观点。对我们而言,不可能再有更好的结局了。剩下最后两周,答案,需要观众和我们一起去寻找。

原标题:《对话《想见你》制片人麻怡婷:要相信观众的智商》
阅读原文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继续阅读
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Content [contId='5795308', name='对话《想见你》制片人麻怡婷:要相信观众的智商', status='0', createTime='Wed Feb 05 12:41:13 CST 2020', updateTime='Wed Feb 05 15:24:26 CST 2020', publishTime='Wed Feb 05 15:24:37 CST 20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