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媒体

记者 谢奀国 实习记者 白璐璐 报道
近日,“小红书违反未成年人保护法被罚”的词条冲上微博热搜榜首。
小红书作为头部内容社区,在展示丰富内容的同时,也受到虚假种草、泄露隐私、炫富等多项问题的困扰。对此,小红书也开展了多项内容治理行动。值得注意的是,已经被小红书封禁的品牌的相关信息在平台上仍然可以查到。
记者就未成年人信息漏放和内容治理相关情况致函小红书,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因内容违规被罚30万元,审核机制引用户质疑
1月23日下午,小红书因违反未成年人保护法被罚冲上微博热搜榜首。
上海市黄浦区文化和旅游局处罚决定书显示,小红书关联公司行吟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因未成年信息审核漏放被罚30万元。而此次的信息漏放具体为,小红书在发现用户发布、传播含有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内容的信息后并未立即停止传输相关信息,未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处置。
为保护未成年身心健康,此前,小红书按照《未成年人保护法》及相关法规政策,先后成立了多个未成年治理专项,包括升级和优化青少年模式,严禁未成年人直播、打赏,严禁炒作“网红儿童”、诱导未成年人打赏及其他不符合正向价值观的内容等,并对涉未成年人违规笔记评论和未成年不良诱导账号进行处罚。
对于上海市黄浦区文化和旅游局的处罚,小红书回应称,其系因12月份央视报道提及的未成年信息审核漏放问题。小红书将持续提升对不良信息的识别能力,持续提升平台治理能力。用户可通过平台举报渠道,对不良信息进行举报。小红书平台将重点处理此类举报。
然而,网友对小红书的回复并不买账,对“持续提升识别能力和治理能力”提出质疑。
网友的质疑并非没有原因。部分用户在小红书官方账号“薯管家”留言,对于平台内容审核机制进行反馈。部分用户一方面对“不分青红皂白,一有举报就处理”的举报机制感到不满,另一方面也对“自己因被误判而限流”的违规判定机制提出质疑。
有用户反映“不知道小红书举报成功的标准是什么?骂人的被一堆人点赞,说公道话的却被举报,难道就因为我们不爱点举报吗?”另有用户现身称“有人说个子矮的女生是土豆,我回一句‘说话可以礼貌点吗’就被举报挖苦讽刺。”还有的用户表示,自己并未有违规行为却被限流,向工作人员反映却无果。
而在黑猫投诉平台上,也有部分用户对小红书的违规判定机制提出质疑。截至1月25日,黑猫投诉平台上共有7565条投诉。其中,记者以“小红书限流”为关键词可获得63条结果;以“小红书封号”为关键词,可以搜到174条结果。
治标不治本,封杀的只是寂寞?
作为国内头部种草社区之一的小红书,受到资本的青睐,获得超过200亿美元的高估值。值得注意的是,在小红书高估值的背后,既有资本的追捧也隐藏着虚假营销、软色情、炫富等内容违规问题。
企查查显示,截至1月25日,小红书收到15张行政处罚罚单,共计被罚94.70万元。其处罚事由为未成年信息审核漏放,违反广告法、互联网视听节目相关规定等内容违规行为。
2019年小红书的用户数量就已经突破2个亿。而随着用户数量一起增长的还有丰富多样的内容。复杂的内容生态也让小红书头疼不已。
为配合“清朗行动”,小红书开展了“清朗·互联网用户账号运营乱象专项整治行动”,“违规营销专项治理”,“虚假种草”,“壹周薯播报”等行动,对虚假种草、违规营销、违规账号等行为和主体进行治理。
《“熊猫”计划2021年度治理公示》显示,去年,小红书共治理引流售假笔记53万余篇,处理引流售假账户超过12万个,其中处理引流售假账户超10万个,覆盖品牌达502个。而在另一项平台乱象整治中,小红书共计处置51个“转世”账号,6万余个用户名称违法违规账号,清理700万余“僵尸粉”,517个恶意营销账号,41个向未成年人租卖网络游戏账号的违规账号。截至1月19日,在虚假营销内容违规方面,小红书共封禁81个品牌及线下商户,处理违规账号5.36万个。
尽管小红书官方账号不定期发布违规名单,对违规品牌、机构、账号作出封禁处罚。但频频发布的违规处理结果公示并未改善小红书的内容生态。
“晒200多万元高额工资”、“逃避防疫政策攻略”、“诱导性营销”等违规内容在小红书上此起彼伏。而近日,小红书又封禁了358个违规账号,涉及色情低俗、未成年不良、违法违规、不良导向等违规内容;公布了最新的13家违规营销主体,主要涉及代写代发、虚构真实消费体验等违规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发现,在搜索栏里输入相似或者英文版的名字后,这些被封禁的品牌的相关内容在小红书上仍然可以被查到。如记者搜索“ISEYA浮云”、“ISEYA高空”仍可获得与“ISEYA浮云·高空酒店”相关信息;搜索“佑面膜”、“佑天”等均可找到与品牌“佑天兰”相关信息。
公开资料显示,小红书是年轻人的生活平台,以“Inspire Lives 分享和发现世界的精彩”为使命,由毛文超和瞿芳于2013年在上海创立。用户可以在平台上分享生活方式,并基于兴趣形成互动,通过短视频、图文等形式记录生活点滴。与此同时,小红书也面临着复杂的内容生态,涉及虚假营销、炫富、软色情等内容违规。而多次的“清理式”违规处罚公示治标不治本,并未达到良好的治理效果。小红书将会如何改善内容生态?记者将持续关注。
本文由《赣商》杂志旗下新媒体·洞见财经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线索征集热线:13257094128。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继续阅读
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Content [contId='16467356', name='小红书因内容违规再次受罚,仍可查到被封禁品牌相关信息', status='0', createTime='Wed Jan 26 22:31:44 CST 2022', updateTime='Wed Jan 26 22:40:01 CST 2022', publishTime='Wed Jan 26 22:40:00 CST 20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