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外交学人

同观·德国|曾“看不到未来”的社民党有望在本次大选复兴?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玄理

2021-09-17 10:19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
本文是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及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与澎湃新闻国际部合作推出的“同观·德国”专栏的第56篇。一度“看不到未来”的德国社民党民调支持率进一步上升,似乎有望在该党总理候选人肖尔茨的带领下“咸鱼翻身”,但即便社民党在本次大选中获胜,依然有两大棘手难题在等着它。
根据德国《星期日图片报》9月12日公布的民调结果,德国社会民主党(下文简称社民党)的民调支持率上升至26%,分别领先联盟党(由基民盟和基社盟组成)和绿党6和11个百分点,民调优势进一步拉大,这也是社民党自2017年6月以来最高的民调支持率。
9月12日第二场德国总理候选人电视辩论中,社民党总理候选人肖尔茨延续了首场辩论中的强势表现,根据辩论后的即时民调,41%的民众认为肖尔茨的表现更加令人信服,分别仅有27%和25%的民众支持联盟党候选人拉舍特和绿党候选人贝尔博克。由此可见,在距离大选不足两周之时,社民党进一步巩固了自己的选情优势。然而在短短三个月之前,社民党依然在民调低谷中苦苦挣扎,肖尔茨为何能够奇迹般地将趋向式微的社民党从“死亡线”上拉回?社民党若能最终胜选,德国社会民主主义的复兴之路是否一片坦途?
曾经“看不到未来”的社民党
在2017年德国大选中,社民党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得票率创二战后历史新低。此后,社民党选情似有一蹶不振之势,从大选后一直到2021年7月前,其民调支持率长期徘徊在15%左右止步不前,传统大党地位岌岌可危。社民党此前颓势尽显的原因主要有以下两点。
首先,社民党长期作为执政大联盟中次要伙伴的地位使其处于尴尬境地:支持政府中间派路线的选民将功劳全部记在德国总理默克尔身上。联盟党在之前两次大选中“荣誉归我,错误归社民党”的竞选策略进一步加深了选民的固有认知,默克尔也因此在选举中收割了足够的执政红利;而那些对建制派政策不满的左翼选民也不会去选择一个与右翼党派政策趋同的左翼执政党,反而转投具有更大替代性价值的绿党、左翼党甚至是德国选择党。
其次,社民党在施罗德和大联盟时期所坚持的中间路线虽然吸引了部分中产阶级选民,但终因背离社会民主主义价值观而遭反噬:一方面,其传统票仓左翼选民迅速流失,在工人阶层选民中的支持率从1998年大选的接近半数骤降至2017年的不足三成;另一方面,社民党也丢掉了赖以生存的核心议题优势。2017年大选后的民调数据显示,80%的德国民众认为社民党在社会正义问题的立场上不明晰,74%认为社民党缺乏动员民众的核心议题,多达半数以上的民众指出社民党没有为社会中的弱势群体提供足够帮助。在《明镜》周刊(Der Spiegel)的一项民调中,仅有2%的德国民众认为社民党“拥有解决未来德国问题”的答案。
鉴于社民党党派形象和政策框架缺乏辨识度,未来构想持续缺位,选民结构严重撕裂,地方选举萎靡不振,民调支持率一落千丈,多数政治评论家都将已经从主流到彻底边缘化的法国社会党看成是社民党的未来。在这种背景下,肖尔茨如何带领社民党迅速实现民调逆转?
肖尔茨在“默克尔模仿战”中占上风
在十六年执政生涯中,默克尔以稳重的政治风格和实用主义政治路线,进一步巩固了德国建立在跨党派精英共识之上的政治稳定基石,这使得默克尔仍然是德国最受欢迎的政治家。从目前的民调走势看,很多德国选民只是忠于默克尔,而非其所在的联盟党,他们将与默克尔政治路线和领导方式的贴合度作为选择总理候选人的衡量标准,这部分“默克尔选民”就成为能够左右德国大选结果的重要摇摆者和各党派竞相争夺的对象。
因此,肖尔茨是社民党最宝贵的选举资产。作为德国副总理和财政部长,肖尔茨不仅拥有过硬的从政经验,也熟稔默克尔的中间路线和经济政策主张。在新冠疫情和洪灾危机中,肖尔茨持续体现出果断、干练的政治风格,危机应对得当,这进一步巩固了其“默克尔接班人”的政治声誉。
社民党也趁势把选战的大部分精力放在塑造肖尔茨“默克尔式”的个性与领导方式上,努力将他勾勒成一个比其他两位竞争对手更可靠的“延续性总理候选人”人物画像。在竞选活动进程中,肖尔茨的手势、政治话语乃至行事风格都在刻意或不经意间体现出鲜明的默克尔痕迹。
相比之下,选情曾一片大好的联盟党和绿党则因自身竞选失误连连,将优势拱手让给了社民党。事实上,从一开始,联盟党似乎就没有为大选做好充足的准备,在党内权力斗争内耗下,总理候选人迟迟难产。此后,联盟党的竞选团队并未像社民党那样围绕迟来的总理候选人拉舍特进行政治包装,其竞选策略也缺乏连续性和抓人眼球的政策主张,这也导致与默克尔同属联盟党中间派的拉舍特反而在“默克尔模仿战”中落入绝对下风。
7月,拉舍特在洪灾现场不合时宜的肆然大笑几乎成为压倒联盟党民调优势的最后一根稻草。近日,为了挽救岌岌可危的选情,联盟党先是针对有可能出现的左翼联盟政府展开“红色恐惧”策略,不断向民众警告德国政治的左倾风险,拉舍特又在电视辩论中对肖尔茨任上的财务造假等丑闻大加攻讦,并在9月13日紧急推出了“即刻竞选纲领”,进一步阐释本党在气候、税收等关键议题领域的主张。在大选最后冲刺阶段,如梦方醒的联盟党的这一套组合拳能否奏效犹未可知。
绿党总理候选人贝尔博克则深陷书稿剽窃、简历造假、未及时申报津贴等丑闻。此外,她和她的绿党也未能抓住在德国西部洪灾这一天降的政治机会,围绕不断升温的气候议题进行有效的政治动员,这都将这位年轻的女总理候选人欠缺执政经验的缺点暴露无遗,其政治可信度也跌入谷底。
因此,在其他总理候选人的衬托之下,在选战中几乎没有犯任何错误的肖尔茨就成为“默克尔选民”心目中最为稳妥的安全牌,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扭转了德国大选素来“选党不选人”和“政策高于个性”的固化认知。
肖尔茨以实用主义路线弥合党内分歧
在社民党内部,主张代表工人阶层利益的左翼派与更加关注个人主义议题的中间派之间的政治路线斗争由来已久,这导致社民党领袖频繁更迭,核心政策定位围绕着左与中摇摆不定、模糊不清。在2019年社民党党代会中,两名左翼派代表人物萨斯基娅·艾斯肯和诺贝特·瓦尔特-博尔扬斯战胜肖尔茨成功当选双主席,这也预示着坚决与中间路线划清界限的左翼派在党内竞争中占据上风。
与左翼派的双主席不同,作为施罗德改革的坚定支持者,肖尔茨一直以来都是社民党内自由主义中间派的代表人物。而社民党主席之所以能够搁置路线争议,坚定支持肖尔茨作为候选人参选,除了肖尔茨“默克尔式”的个人魅力之外,还在于他切实的实用主义策略。
在此次大选中,借新冠疫情重新将社会公平问题重新推向政治议程中心之机,肖尔茨更加突出了左翼色彩的经济社会政策,例如,要将德国最低时薪提高至12欧元,为超过1000万低收入民众提高生计;加大公共支出;引入1%的财产税;每年新建40万所房屋等。肖尔茨用“中间派领袖结合左翼政策”的实用主义路线同时兼顾了党内两大阵营的政治需求,使得社民党内部凝聚力空前。
同时,肖尔茨与社民党在此次选战中强调了建立一个“尊重的社会”的必要性。通过反思英国脱欧和特朗普胜选等事件,肖尔茨认为,民众的社会不安全感不仅仅来自于物质层面的贫困,更源于他们难以得到社会的认可和尊重。不仅如此,当下的社会民主主义过于强调社会流动性,即鼓励底层民众通过教育和自我奋斗实现阶层跨越,这显然脱离了德国社会阶层愈加固化、向上流动渠道趋向狭窄的现实。因此,肖尔茨指出,社民党要让那些很难向上流动的底层民众也能过上有尊严的生活,体力劳动者理应享有与知识分子同样的社会尊重。有媒体分析指出,这种以“社会尊重”为导向的竞选策略有助于弥合社民党政治立场严重异化的选民群体之间的分歧。
大选会成为社民党走向复兴的起点吗?
社民党最近的强势表现无疑给阴郁已久的欧洲左翼政治家和选民注入了一针强心剂,他们憧憬着德国社民党的表现会成为社会民主主义“起死回生”的起点。然而,社民党目前的选情优势基础并不牢固。肖尔茨虽然看似暂时掌握了天时、地利、人和的有利因素,但偶然性事件依然是社民党实现民调逆转的根本原因——在拉舍特“微笑事件”发生之前,联盟党依然保持着对社民党超过两位数的民调优势。
从历史维度看,对于德国主流政党而言,25%左右的民调支持率难言是一张及格的答卷。倘若社民党以低得票率最终赢得大选,在联邦层面则很可能首次出现三党联合执政的情况,这意味着社民党或将缺乏足够的政治空间和力量把雄心勃勃的选举承诺转变为切实政策。“既左又中”的美好愿景有可能会再次滑入“不左也不中”的尴尬境地,选民群体撕裂、核心选民流失的趋势恐难以实现根本性逆转。
同时,第三党执政伙伴的选择也是令社民党头疼的难题。自由民主党意图给富人减税的右翼自由化经济主张与社民党完全南辕北辙,自民党党魁林德纳多次表示自己加入执政联盟的前提是成为新一届政府的财政部长,一旦自民党在新联合政府拥有经济领域的话语权,或许会在左派力量逐渐走强的社民党内部引发新一轮的党内路线冲突。而左翼党虽然在经济立场上与社民党贴近,但该党对于北约的排斥态度及其鲜明的民主德国色彩也使之成为在联邦层面仅次于德国选择党的“政治禁忌”。
目前来看,社民党和肖尔茨正逐渐拉开与竞争对手的民调差距,虽然德国大选选情依旧扑朔迷离,联盟党仍存在逆转翻盘的可能,但由于今年大选德国邮寄选票数量激增,很多民众早已做出了选举决定,留给联盟党和绿党的转圜空间正在逐渐压缩。即便社民党最终胜选,如何处理组阁谈判以及如何通过革新政策框架团结党内不同阵营的力量,仍然是摆在社民党面前的两大棘手难题。德国社会民主主义的复兴之路依然任重而道远。
(玄理,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博士后)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继续阅读
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Content [contId='14518437', name='同观·德国|曾“看不到未来”的社民党有望在本次大选复兴?', status='0', createTime='Wed Sep 15 23:06:21 CST 2021', updateTime='Fri Sep 17 10:19:34 CST 2021', publishTime='Fri Sep 17 10:19:33 CST 20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