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券商今年已撤销分支机构超过70家,转型还是收缩?
查京京/华商报
2020-10-19 02:58 
互联网对各行各业的“改造”已愈来愈深,对于券商行业来说,这种改造亦正在强化。由于投资者早已经开始通过电脑与手机端进行操作,曾作为券商“门面”的营业部存在的价值也逐渐在淡化。另外,伴随着证券行业的转型风潮,券商撤销营业部的数量正在激增。
西部证券撤销陕北两家营业部、深圳一家营业部
陕西头部券商西部证券日前公告称,决定撤销安塞迎宾大道证券营业部及府谷河滨路证券营业部,将按照《证券法》等相关法规要求,妥善处理客户资产,结清证券业务并终止经营活动,办理工商注销等相关手续,并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陕西监管局备案。
记者注意到,这不是西部证券今年第一次撤销证券营业部。在8月5日,西部证券宣布,决定撤销深圳投资大厦证券营业部,并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深圳监管局备案。
对下半年决定要撤销的这三家营业部,西部证券对外给出的原因皆为“推动公司财富管理业务转型与快速发展,提高分支机构运营效率。”
西部证券是陕西地区三家本土券商之一,近几年其传统经纪业务逐渐向财富管理模式转型。2020年上半年,西部证券代销金融产品业务净收入319.4万元,超过2019年全年水平291.24万元——代销金融产品收入被视为当前券商转型财富管理成效的直观指标之一。
而站在“提高分支机构运营效率”的角度,西部证券对一些营业部的撤销与整合或也有其一定的合理之处。
以深圳投资大厦证券营业部为例,这是西部证券在广东地区六家营业部之一。不过,这家营业部业绩并不算出色。据深圳证券业协会公布的“深圳市证券营业部收入排行”显示,在当地近490家券商营业部里,今年1-7月,该营业部股票基金成交总额合计5002.81万元,排在第478位;累计营收排在第481位;累计利润总额排在第452位。
显然,在深圳所有证券营业部里面,该营业部的“效率”明显处于末端。
今年上市券商已撤销41家营业部
作为证券公司的基层经营单位,营业部一直是券商重要窗口和营销渠道。而今,证券公司对基层分支机构的调整却越来越频繁。
记者注意到,仅从9月份至今,就已有海通证券、天风证券、太平洋证券、西部证券、山西证券等5家上市券商宣布撤销营业部。
若从年初算起,年内已有10家证券公司获批或宣布撤销41家营业部。其中,光大证券是撤销营业部最频繁的一家,上半年几乎每月都有营业部获准撤销。今年以来,光大证券已7次发布撤销营业部的公告,共计撤销位于天津、苏州、唐山、鞍山、广州、佛山、上海、成都等地区10家营业部,撤销理由均为“进一步优化营业网点布局”。
事实上,从2019年以来,上市券商撤销营业部的动作就开始增多。以公告时间看,去年上市券商一共获准或宣布撤销营业部48家。而在2018年,并无上市券商营业部被撤销。
“券商裁撤分支机构,或是出于对区域业务的调整,也可能是为了降低成本。”某国资券商西安分支机构负责人介绍,传统营业部成本高,如何用好分支机构的资源很重要。营业部又属于经营机构,需要为企业创造效益,若经营不善的话,撤销也能及时止损。
在获批新设方面,今年有兴业证券、国泰君安、东吴证券、西南证券和国金证券等上市券商获批新设26家营业部。不过,消息全部是在一季度公布。
近两年券商在陕分公司增速明显超过营业部增速
记者梳理,截至2019年底,我国有132家证券公司,资产总额7.18万亿元。在这个外界眼中“多金”的行业里,券商营业部可谓群体庞大。
2008年以前,国内证券营业部数量增长相对缓慢,直至2008年5月,证监会放宽券商新设营业部资格条件,鼓励证券公司发展营业网点,由此开始形成一轮券商营业部的扩张潮。
跑马圈地之下,券商营业部在不少地区甚至出现饱和局面。
早在2013年,中国证券业协会就曾公布过一份“证券营业部相对饱和地区名单”,在协会划分的全国36个辖区中,除了天津、青海辖区证券营业部尚未呈现相对饱和状态,其余34个辖区都被贴上了“相对饱和”标签。
这一年,陕西证券营业部还不到150家。但是,西安的新城区、莲湖区、碑林区、雁塔区、未央区;宝鸡的金台区、渭滨区;咸阳的渭城区;延安的宝塔区;安康的汉滨区;榆林的榆阳区;汉中的汉台区;渭南的临渭区等全省13个区却出现在这份“相对饱和”名单里。
截至2019年,陕西证券营业部增至258家——当然,这与股民数量、交易总额等市场规模扩充有关。与此同时,券商在陕西设立的分公司数量,也从当年的10家增加到49家。
华泰证券一位理财业务负责人表示,近几年券商增设分公司的热情要超过营业部。一方面是因地方政策鼓励;另一方面证券分公司拥有自己的营销团队,可以开展投行等更多金融业务。
据陕西证监局公布的数据,2018年二季度,全省证券分公司44家,证券营业部257家;到了2020年二季度,全省证券分公司50家,证券营业部260家。也就是说,在最近两年里,外埠券商在陕西新设分公司的增速,已经远远超过了营业部的增速。
中小券商“战线”明显收缩
由于A股从2月3日恢复开市,证券公司可谓疫情后复工最早的行业之一。然而,线下营业部作为券商主要展业窗口,调整和撤销的“拉锯战”却进一步升级。
有机构统计,仅在今年上半年,券商(含上市券商和非上市券商)撤销分支机构的数量就超过70家,相当于去年同期的4倍左右。被撤销的分支机构中,又以营业部为主。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宣布撤销分支机构的大部分是中小券商,例如中航证券、国海证券、太平洋证券、国盛证券、国元证券、山西证券、国融证券、宏信证券、信达证券等,少则撤销3、4家,多则撤销了超过10家分支机构。
对许多本就营业部不多的中小券商而言,撤销并不意味着优化结构,而是规模收缩。
某华南地区券商在陕负责人告诉记者,券商撤销分支机构除了优化结构配置,根本原因还是部分网点达不到总部设定的业绩考核要求,在经纪收入下滑环境下,生存艰难。
该负责人表示,表面看近些年证券市场资金规模、股民人数持续增多,但实际上券商“开分店”的速度更快,许多区域市场已是“僧多粥少”,并由此导致佣金价格战。并且,在过去几年中,因行情不理想且竞争加剧,许多小券商赖以生存的经纪业务收入不升反降。
此外,今年疫情发生以后,券商集体将业务转到线上,结果各项业务也能保持平稳运行,这无疑对于传统线下营业部也形成了一定冲击。
券商业务转型并非坦途
伴随券商纷纷发力财富管理及业务转型线上,巨量的营业部网点是否成为负担,备受争议。
有经济观察人士认为,大多数营业部绝非负担,这就和银行柜台一样。毕竟在券商开展业务的过程中,网点仍是与客户和机构接触的良好触点。而且线上流量越来越贵,单个用户的边际成本不断提高,完全去营业部对于券商来说根本不现实。
只不过,与过去相比,券商营业部已不再局限于几排电脑、一块交易大屏和数个业务柜面的传统形态。某国资券商西安分支机构负责人介绍,营业部每年有很多业绩指标要完成,所以控制成本就显得更为重要,“不少营业部开始从传统的开户、销户、交易、办公等业务形态,转变为以路演、投教辅导、业务洽谈为主。”
近两年来,券商行业集体喊出向“财富管理转型”的口号。这是基于国内富豪阶层财富不断堆高的现实——瑞士信贷《2019全球财富报告》显示,美国是全球百万富翁最多的国家,但百万富翁数量居于第二位的中国,占据全球财富榜顶端(前10%)的份额是最大的。
不过,有业内人士指出,券商的业务转型并非一帆风顺:因为由股票交易业务转型综合性财富管理必然会遭遇业绩阵痛,同时还要投入相当大的人力、财力和物力,这与券商客户的长尾特征显得格格不入。同时,在银行、保险等金融对手皆在瞄准财富管理蛋糕的背景下,如何把客户交易粘性培养成财富管理粘性也面临着很大挑战。
在人口红利消退和市场瓶颈面前,或许,没有一个行业的转型是坦途。
(原题为《西部证券撤销陕北两家营业部 券商营业部撤销风起 转型还是收缩?》)

责任编辑:王建亮

61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