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CBA战火重燃八一男篮却未露面,联赛八冠王寂静中退场?
“中新体坛”微信公号
2020-10-18 20:50 
“中新体坛”微信公号10月18日消息,如果说人们一定会从历史中学到什么,那就是凡是在历史中发生的,最终都会不可避免地走入历史。
而今天,八一男篮或许在事实上已经走入了他们CBA历史中的终章。
“八一队”和他们身后早已飘远的八面联赛冠军旗帜,或在今天过后也将一同被写入中国职业篮球联赛历史。比赛场地上八一男篮的字幅被撕去

比赛场地上八一男篮的字幅被撕去

18日,2020/2021赛季CBA联赛展开第二个比赛日的较量。按照赛程安排,北京首钢男篮定于15:30迎战八一男篮,但由于八一男篮缺席,按照CBA相关规则,最终判北京首钢男篮以20:0的比分获得胜利。
虽然至今仍旧没有官方说法,但人们心里都清楚,在CBA的赛场上,八一队或许就此成为过去时了。
这个消息如今听起来似乎并不令人太过意外,因为有关八一男篮退出CBA的各种说法,早在几个月甚至几年前就已经在坊间流传。
实际上,自2018年结束与富邦集团的合作移师南昌以来,八一男篮都是一直在以“特邀”的方式参赛。而近几年的CBA选秀大会上,八一队也不再拥有选秀权。
这点点转变,以及近年来持续低迷的战绩,都让这支八一队处处都显得与CBA联赛的火热景象格格不入。
但其实,中国篮球职业联赛创立元年的12支球队中,有5支都是军旅球队。
除了八一外,还有空军部队、济南军区队、沈阳军区队,以及南京军区队。如果再算上隶属公安系统的前卫队,可以说CBA创立初期,是军旅球队“撑起了”联赛的舞台。
而正是八一男篮,用6连冠开启了球迷们对于这个联赛的遐想和追逐。以至于在2002年,八一男篮首次错失冠军后,有球迷围在八一队大巴车外哭喊:“八一永远是冠军,刘玉栋永远是冠军!”八一男篮曾获联赛6连冠

八一男篮曾获联赛6连冠

然而过往的经验告诉我们,当“冠军”和“永远”连用时,总是难免悲情。
随着中国篮球职业联赛的开展和市场化的开始,军旅球队的身影便逐渐消散在了这片舞台上——甲A联赛起步后的三年内,前卫队、南京军区队和空军队先后降级,而后遭遇解散。
济南部队和沈阳部队先后在2003年和2005年被青岛双星和浙江广厦收购,从而完成转制,以更为符合CBA联赛属性的方式出现在了职业联赛最高舞台上。
如此,八一男篮能够作为军旅球队的独苗在职业联赛的舞台上拼杀至今,已属不易。尤其是八一男篮的人才输送系统大幅萎缩,“营养不良”的症状早已显现。
曾经,为了备战1993年的第7届全运会,当时的八一队从南京部队调来了刘玉栋、从北京部队调来了李楠,从济南部队调来了范斌,当时王治郅也刚从八一青年队进入成年队。
刘玉栋、范斌、李楠、王治郅,加上原有的张劲松、阿的江等人,这正是后来八一队称霸联赛的班底。昔日八一男篮名将云集

昔日八一男篮名将云集

可这批人才也几乎成为了他们最后的“家底儿”。
伴随着大量地方部队篮球队被撤销,又受职业联赛市场化的冲击,八一队对于青年人才的吸引力日渐下降。
以及随着CBA朝着职业化和市场化大步前进,资金、人员流动、外援以及球迷、市场运作已经形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八一队不能进入市场、不能进入流通显得与时代脱节。
而如果将这一天八一男篮的缺席和判负定义为“八一队的职业联赛征战史事实上完结的一天”,回首望去,“铁军”痕迹的销蚀究竟始于何时?
是2002年吗?这一年,属实算得上是中国篮球历史上划时代意义的一年。2002年姚明率领上海队击败八一夺得联赛冠军

2002年姚明率领上海队击败八一夺得联赛冠军

在当年的NBA选秀大会上,姚明当选状元秀,成为了NBA历史上首位外籍状元。
而在这一年,中国篮球的另一项纪录也被“小巨人”改写——在当年的甲A联赛(CBA前身)总决赛中,姚明率领上海队击败八一男篮,成为联赛历史上的第二支冠军队伍。
在那之前,在1995年诞生的中国篮球职业联赛历史上,只有一支冠军球队,那就是军旅八一。1995年到2001年,6年间,八一男篮成就了职业联赛的6连冠。而2002年,正是八一队历史上第一个以失败告终的赛季。
从这个意义上说,八一男篮不败神话被打破,或可被视作他们后来沉沦的序章。但如果仅以冠军而论,军旅球队却又在接下来的一季立刻重新问鼎。
是2004年吗?这一年,算得上是中国篮球职业化进程中里程碑式的一年。2003-2004赛季CBA联赛总决赛广东夺冠。图片来源:Osports全体育图片社

2003-2004赛季CBA联赛总决赛广东夺冠。图片来源:Osports全体育图片社

经历了9年的探索和发展后,以打造联赛品牌和培养联赛文化为内涵的中国篮球改革——“北极星计划”在2004年开始推行,这也使中国篮球改革步入一个新的阶段,使中国男子篮球联赛进入了新的时代。
同样是这一年,作为中国第一家民营职业篮球俱乐部的广东宏远男篮在总决赛中击败八一队,成为了中国职业篮球历史上第一支纯职业化的总冠军队伍。以这一季的胜利为开端,广东队开启了3连冠的宏远王朝。这一切都使这一年极富象征意义。
以广东宏远为代表的职业篮球俱乐部日渐崛起和联赛职业化发展大踏步向前的背后,则是八一男篮老一辈英杰们拼杀的背影和最后的荣光。日后中国篮球职业化浪潮的声势逐渐壮大与八一男篮的式微,在那时或许已见端倪。八一男篮曾与富邦集团合作多年,但并未改变球队属性,资料图:王志郅 刘占昆摄

八一男篮曾与富邦集团合作多年,但并未改变球队属性,资料图:王志郅 刘占昆摄

尽管如此,八一队在2005年也本有机会跟上联赛发展的步伐。
为了应对篮管中心要求CBA球队必须为独立注册法人的要求,八一男篮与宁波富邦集团携手参赛。这次合作中,富邦集团出资1020万,占股51%。但已有下滑之势的八一并没有抓住这次机会拥抱市场,而是以保留人事权,让渡运营权的方式合作。
或许转折又是在2018年。在这一年,八一队结束了与富邦集团12年的合作。而后掌握着CBA的参赛权的,一直是富邦集团。而八一队也在这一年放弃了扎根多年的“大本营”宁波和这里全国闻名的“蓝魔啦啦队”,移师南昌。
或许自这时起,曾经的“铁军”真正成为了职业联赛赛场上根基薄弱的“浮萍”。此后两年一直“借用”富邦集团的位置参赛的他们,退出几乎只是或早或晚。
可他们在那之后的2018-2019赛季,在新帅王治郅带领下,此前一个赛季仅赢3场的八一多年来第一次将胜场数提至两位数,又一度引起人们的期待。
但最终,经过近乎10年的挣扎之后,八一男篮很可能还是要在2020年最终告别职业赛场王治郅挂帅的八一队一度让人看到新的希望。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

王治郅挂帅的八一队一度让人看到新的希望。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

如此,当你试图为八一队在CBA赛场的消逝做出一个精确的“诊脉”,却只会发现他们没有绝对意义上的“做错了什么”,只是在人们反复的希望落空中,一步步滑落到了如今。
而将他们消磨至此的根源,在他们多年来的挣扎中已经显露无疑。或许这就是军旅球队在职业赛场上的必然选择,要么如莫斯科中央陆军那般彻底改变属性,那样,这支队伍与“军旅”之间的联系将只剩下一个队名;要么,如八一队这般选择坚守,直到命运的尽头。
还是那句话,并非八一男篮做错了什么。八一女篮名字也在赛季开始前夕被从WCBA赛程中抹去。刘占昆 摄

八一女篮名字也在赛季开始前夕被从WCBA赛程中抹去。刘占昆 摄

毕竟早在2003年,八一男足就退出了职业联赛的舞台,而在八一男篮最终出局的这年,仍旧强大的八一女篮也已在早先被从本来已经写好的赛程中抹去;
同时,在2020年的女排全锦赛和男排锦标赛上,两支军旅队伍也相继缺席;
算上此前一直征战女甲联赛的八一女足也在赛季开始前退出,随着八一男篮的弃权,中国三大球职业联赛中,已经全无军旅身影。
曾经有人写道:“江湖中人,最后都得用淡化自己的方式,走向消失。”
职业联赛中的“八一队”们这样的集体退出,或许是联赛发展进程中必须做出的选择,又或被称作“八一队们完成历史任务后的功成身退”更为合适。
无论是主动退出,还是在市场化浪潮中被裹挟冲刷上岸,在球迷眼中,看到的都是一代英豪渐渐淡去的背影。韩硕个人社交媒体截图

韩硕个人社交媒体截图

只是以这样悄无声息的方式的方式凭空消散,对于曾经为CBA和篮球迷创造了无数荣耀和感动的八一男篮来说,未免有些太过落寞。
但对于球迷来说,也没什么更多的能做了。
或许只能用今夏离队的韩硕发出的那六个字,为送别八一队做一个响亮收尾:
“感恩、感激、感谢!”
(原题为《CBA战火重燃八一却未露面 联赛八冠王寂静中退场?》)

责任编辑:柴敏懿

58
CBA:八一被判0-20负北京,开赛后15分钟未到现场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