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圆桌|疫情下不良资产市场走势如何,机构怎样应对?
澎湃新闻记者 胡志挺
2020-10-18 15:03  来源:澎湃新闻
如何看待疫情下不良资产市场的走势,资产管理公司(下称AMC)以及相关的机构将如何应对市场变化?论坛现场

论坛现场

10月17日,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中国特殊资产50人论坛秘书长曾刚在第二届中国特殊资产50人论坛上表示,从宏观角度,特殊资产是双循环里面非常重要的一环,良好的行业生态构建有助于推动特殊资产的处置效率,存量资产的有效处置可以使得双循环更加畅通。
作为四大国有AMC的代表,中国信达上海分公司副总经理沈彤认为,2018年以来持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面临的业务方向调整、赖小民事件以及国家宏观经济的形势变化等一系列的问题,再加上今年疫情的影响,尤其是当前整个国际形势的变化带来的不确定性,可能给特殊资产或者不良资产行业的供给端带来比较大的想象空间。
“从另外一方面来看,一个市场或者一个行业仅仅看供给端未来的空间还是不够的。我们还要看需求这一端,再比如说整个市场的制度、规则甚至人们的一些观念,乃至于市场的信心都对市场未来的发展有一定的影响。”
长沙湘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魏丽则指出,在疫情之下,整个不良资产的处置周期加长了。究其原因,一是在疫情期间,最高院出台了一些有关异地执行的政策,整个执行的进度和进展是缓慢的。二是受疫情影响,有一些不良资产处置相关的现场尽调不能如期进行,整个处置计划延期。三是整个经济周期会有一定的时间,促进整个处置周期加长。
魏丽认为,整个疫情之下,无论是一级市场的持牌AMC还是二级市场投资者,对于整个市场的资产价格有一个非常理性的认识,同时受外部的经济和政策环境影响,投资者的理性会更加稳定。
阿里拍卖副总经理陈慧明也在论坛发言中表示,阿里拍卖平台的司法拍卖和金融资产在疫情发生后两个月成交量下降明显。全国90%的司法拍卖在阿里拍卖平台,当时联系一些法官询问最近为何没有新的资产上来,得到的回答是在家里隔离、休假。同时,一些曾经谈好的投资人想去现场看的时候,因为疫情的原因没有办法到现场,整个线下活动,在疫情发生后两个月基本上是休克的状态。
“在一系列综合压力下,对我们打击最大的是信心。”四川发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蒙宇直言,未来预期的重大不确定性让我们在目前的情况下,不敢去太多的行动。
在他看来,当下不良资产市场的特点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不良资产的价值中枢在下降,因为处置的时间拉长了,那么它的价值会有大的变数。以前说在风口上猪会吹上天,价格会很高,但现在没有风了,投资者没有热情了,价格就支撑不了。
蒙宇举例称,从不良的实际支撑价格因素来看,如果一个资产包是一个两层楼的商业物业,楼下是做餐饮的,楼上是做教育的。在正常的年份,这个资产是可以持有的,租金回报率能达到6%,这是相当不错的水平。但在疫情发生后,作为国企,既要对疫情期间的房租进行减免,又要因企业业务受到影响,帮他渡过难关而降低未来的房租。如此一来,租金水平就大大降低,倒算回去商业物业的价值也就大大降低。
二是疫情后大企业违约的情况增多了。之前很多企业抗风险能力比较弱所以出现问题。但现在实力很强的大企业一样出现很多的问题,包括上市公司。大企业在很多银行都有融资,可能是土地押给A银行,机器设备押给B银行。如果没有机构联合起来把这些债权进行重组,就没有办法盘活。
三是交叉违约越来越多。比如一个房地产的项目,建筑商因为房地产项目出问题没有办法付材料款,民工工资也付不起,各个主体在里面都因为资产的困境造成交叉违约。
不良资产行业的特点给各家机构带来了诸多挑战,但同时也带来了不少的机会。
魏丽认为,不良资产行业的特点给地方AMC带来的是特殊资产或者不良资产的收购机会,以及参与产业调整过程中的并购重组机会。就后者而言,既包括参与消费产业转移以及消费升级所产生的并购重组机会,也包括一些房地产企业以及中小银行在洗牌过程中所带来的一些并购重组机会。
“流动性的风险实际上是我们行业最大的机会。”蒙宇指出,现在出问题的资产的量非常大,地方AMC的选择就会很从容。以前收购不良资产包的时候,因为要市场份额所以去跟其他机构抢,很多时候这种决定相对来说是没有深思熟虑的,但现在有大把时间慢慢尽调,摸清楚从中去选。
蒙宇表示,传统的不良资产收入和处置的空间已经不大了,在当下信息非常充分的情况下很少能捡到漏,除非运气很好,而且只能捡一两单。未来非传统的投行化的处置应该是一个方向。川发资管内部提的是一定要用投行化的思维,结构化的方案解决困境资产的重组问题,这样才能真正的把价值推上去。
光大金瓯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魏志良在会上谈到,从资产供给来讲,地方AMC的收购面临的机会很大。但是当下经济总体还是下行期,资产价格也是下行的,怎么实现预期收益的问题,其实面临的对处置端能力提高的要求。AMC同业之间也有竞争,这种竞争更多体现在资金实力和估值能力是否有差异化。
他还认为,在疫情之下,淘宝拍卖这类机构是不良资产处置最大的受益者。包括四大AMC、地方AMC等都曾尝试自己做一些线上的资产处置平台,但结果并不算理想,因为淘宝、京东都在走这一步,AMC机构自己做可能成本和效果都会较弱。但既然淘宝拍卖等走在前面了,在这方面能否和AMC形成很好的互动,让AMC在自身科技赋能的情况下,进一步提高线上处置的能力。
阿里拍卖副总经理陈慧明表示,在疫情之下,资产价格的变动会更加明显,有一些资产不及时处置,明天价格可能就会变化。希望把特殊资产的各个交易环节都能够通过互联网,通过数字化的形式给组织起来。疫情期间,阿里拍卖创新性地做了四个举措,包括尝试资产云路演、上线债权人会议系统、推行大数据精准获客、使用互联网竞价银行债权包,均取得了不错的成效。
“现在的交易都是定好价再进行交易,但对银行来讲最难的事情是怎么定价、怎么组包。阿里拍卖接下来的产品已经在开发中,希望通过线上把银行的(不良)资产最大限度的搬上来,因为过去银行不愿意搬上来,是不愿意让一些没有购买意向或者在太公众的场合展示。我们只对合格的投资人开放这些资产的情况。合格投资人可以看到银行这些资产,对其中的债权进行定价,定价以后银行觉得不错就直接转到线上进行交易。”陈慧明说。

责任编辑:郑景昕

校对:张亮亮

50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