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上海10K精英赛开跑,上马也在准备中!跑赛复苏背后不简单
澎湃新闻记者 马作宇
2020-10-18 15:14  来源:澎湃新闻
上海10公里精英赛顺利举行。

上海10公里精英赛顺利举行。

沉寂和等待了半年多时间,国内路跑赛事终于慢慢回来了。 
10月18日,可以算是疫情复工复产以来,国内第一个热闹的“路跑周末”——包括2020上海10公里精英赛、2020太原国际马拉松、宁海越野以及众多大大小小的路跑赛事,都在两天里鸣枪起跑。
在这些赛事中,上海10公里精英赛可谓最受关注的比赛之一,虽然参与的精英选手不如太原国家马拉松,但这项上马系列赛的成功举办,给出了一个积极信号——国内第一个“白金标”赛事上海马拉松,很有希望按照原定赛历举行。
“从目前来看,上马的赛历不会变,我们希望比赛能够在11月29日顺利举行。”上马系列赛运营方东浩兰生赛事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周瑾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专访时提到,特殊时期举办路跑赛事需要付出更多精力和成本,但这一切都是为了让路跑赛事重新回到生活之中,再次激活原本火爆的路跑市场。选手在比赛中。

选手在比赛中。

参赛人数少了,但热情和PB没少
10月中旬的上海,清晨的空气里已经透着深秋的寒意。但在普陀区的光复西路上,才刚过七点,3000多名国内跑者就早早集结在起点处,大家戴着口罩,有的热身、有的寒暄、有的拍照,准备着即将鸣枪的上海10公里精英赛。
“自从新冠疫情以来到现在,这是我第一场正式比赛。如果放在以前,今年肯定都跑了好多场了,所以这种能够参赛的心情,肯定很激动啊。”
上海路跑协会的持证教练万君华在和澎湃新闻记者聊起“路跑重新回归”的话题时,其实不用多说,他的兴奋和激动都写在了他的表情和成绩里。
“虽然今天赛道改道了,难度也提高了,但是我今天还PB(最好成绩)了。”作为上海老将田径队的一员,万君华在确认参加这场10公里精英赛之后,已经连续多日在朋友圈里发布自己的备战状态,如今,他也以44分的时间,跑出了一个自己满意的最好成绩。万君华(左一)和几位老将一起参与了10公里精英赛。

万君华(左一)和几位老将一起参与了10公里精英赛。

有意思的是,这是路跑赛事逐渐回归后的一个普遍现象——赛事停摆数月,赛事规模都缩小了不少,像这场10公里精英赛从上一届的7000人锐减到3000人,但不少跑者在回归赛场后反而表现出了更好的状态,也跑出了更好的成绩。
同一天鸣枪的太原国际马拉松上,包括杨成祥、赵海杰、薛军和曹天祥都同样大幅提高了各自的PB成绩。
“这也是我的第一场路跑赛事,能够回到这种大众赛事,自己的状态特别好。”作为去年10K赛事大众组的女子冠军,斯凯奇精英选手张新艳今年完成了卫冕,她以33分00秒的成绩冲线,“最后两公里我还有体能。”
抛开技术水平而言,张新艳将自己能够保持如此好的状态并且赢得冠军的“功劳”,一部分归于赛场上的热情,“很久没有参与这样的赛事了,场边的观众都很热情,给了我很大的动力。”
确实,当疫情迫使大众赛事按下暂停键之后,绝大多数跑者都很久没有感受过路跑派对的狂欢,正因如此,当上海10公里精英赛率先回归,这更像是一场久别重逢的聚会。
从赛前到赛后,跑友们不断和身边的老朋友笑着打招呼,一起拍照,相互询问近来训练和跑步的状态。就如万君华感慨,“能再次和一群老朋友一起跑步,真好啊。”参赛者经过检查方能入场。

参赛者经过检查方能入场。

细致做好疫情防控措施
在这个特殊时期,数千名跑者能够回归跑道,安全顺利地感受路跑乐趣,离不开赛事主办方和运营方的努力。
“很多人之前和我开玩笑说,是不是疫情之后闲下来了,但我们其实更忙了,而且比赛不能落地,所以忙得还挺郁闷的。”周瑾总经理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如今由于涉及到疫情防控,基本上每个赛事都要改很多版方案,“以前可能只要考虑如何把赛事各个环节运营细致,但现在则需要把每个环节和配套的防疫方案同步。”
按照周瑾透露,今年的赛事被分为14个场景,每个场景都必须做好如何防疫的方案。于是,这场10公里赛事的防疫、保障和服务水平,甚至超过于去年的上海马拉松。
根据组委会给出的保障方案——赛事一线工作人员及参赛者在参赛和上岗前都要提交核酸阴性检测报告和《健康安全责任承诺书》;
除比赛期间,参赛选手在装备领取现场、赛事起终点和集结区等候发枪时都需要佩戴好口罩,保持安全社交距离,避免不必要的交流和肢体接触;
选手进入赛事区域时必须出示身份证进行人脸识别和测量体温,身份及体温核验通过后才能进入集结区;
赛事起终点区域和赛道沿线不设观赛区,现场安保人员劝阻群众的围观聚集;选手完赛后,工作人员第一时间发放口罩并要求其佩戴;
赛事各个区域也会每两小时全面消毒一次,全方位高频率保证公共区域的安全和卫生。工作人员进行消毒工作。

工作人员进行消毒工作。

背后需要更多精力和成本
除了防疫工作外,原本的赛事急救保障和补给服务依旧不能少——2公里、4公里、8公里及终点设有饮水饮料站,6公里处特别为跑者设置了饮水用水站及喷淋站点。
医疗方面,设置了4个医疗站点,配有5辆医疗救护车全程保障,在赛道沿线共布有100余名急救志愿者,随时关注跑者参赛状态,第一时间为跑者提供医疗救助服务。
“除了502名志愿者,还有45名裁判,300名公安以及600多名安保人员,所有工作人员接近2000人。”周瑾坦言,2000人保障3000名跑者,这样的服务比例,就连上马都不曾达到这么高的水平。
更细致的防疫保障,带来的自然是更高的成本,就如周瑾所说,“参赛人数虽然少了,但是成本反而高了,因为防疫成本确实很高,而且不能怠慢,包括对于车辆和人流密集区域的消毒,还有因为疫情防控需要更改了赛道,这些都增加了成本。”
不过,对于受到了巨大冲击的路跑市场而言,必须加大成本、安全办赛,才有可能重新激活原本火爆的整个跑步产业。幸运的是,像上马系列赛运营方东浩兰生赛事管理有限公司如今做出的努力,已经看到了回报——3000名选手安全完赛,参赛者好评不断,疫情下的办赛经验可以服务未来赛事。
“疫情防控依旧会是个新课题,也会成为常态化。”周瑾期待着路跑市场的全面复苏,而她也在为此努力。
“我们之前一度很有失落感,其实都憋着一股劲,和跑者一个道理。现在我们希望把好的经验延续下去,让路跑赛事更好地回归。”

责任编辑:蒲垚磊

校对:栾梦

802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