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独家对话“杀妻儿案”李玉前:牵挂岳母,若维持原判将再申诉
澎湃新闻资深记者 卫佳铭
2020-09-24 18:27  来源:澎湃新闻
李玉前“杀妻灭子疑案”十九年后再审。9月24日10时,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的此案,经数小时庭审后,合议庭宣布择期宣判。
十九年前,时任贵州六盘水水城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炼铁厂铸铁车间主任兼党支部书记的李玉前被控杀害妻子、儿子后,找来情人孟某红肢解尸体,并将尸体转移至钢铁厂高炉焚化。
该案当年经六盘水中院一审分别判处李玉前死刑、孟某红有期徒刑八年;李玉前上诉后,贵州省高院二审改判死缓。
入狱后,李玉前继续申诉。李玉前说,如果能重获自由,他最想见的就是岳母张林合,“我母亲走了以后,她是我世上唯一牵挂的人”,他说,要向“妈妈”真诚地道个歉。
当年,李玉前被判死缓入狱后持续申诉,被害人谢初明的父母谢洪禄、张林合夫妇发现案件可疑,不顾子女反对,拿着李玉前亲笔书写的材料,张林合和老伴往返于大方县和六盘水市,到各级政府部门求告。
9月23日,李玉前的申诉代理人王万琼在贵州省高院视频会见李玉前,澎湃新闻提前委托辩护律师将关于案情及再审的一系列问题带给李玉前,听他讲述自己的心路历程。
李玉前说,他对再审结果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维持原判,希望他们能继续支持他申诉。李玉前在看守所内给岳父岳母所写的家书。

李玉前在看守所内给岳父岳母所写的家书。

【对话李玉前】:不敢预期结果,岳母是世上唯一牵挂的人
澎湃新闻:接到开庭通知后,你是什么心情?
李玉前:等了19年,没有太多的激动,失望的太多了。7月28日,省检察院视频提审,就知道应该有个结果。九月初,(贵州省高院负责再审的)陈庭长也提审,告知了我庭前会议时间。
澎湃新闻:等待再审的这段时间,你都做了些什么?
李玉前:休息的时候会看些社会学和文学方面的书,最喜欢金庸的小说。
澎湃新闻:去年7月,贵州省高院曾经考虑中止审理此案,你知道这个事儿吗?当时心里是怎么想的?
李玉前:去年6月份,陈庭长来监狱找过我。我觉得不用太担心,我在监狱里这么多年,其他没学到,但对于风险,不管是哪一方面的风险都有深切的认识。我只求有个自由的空气。
澎湃新闻:关于案件的抛尸环节,当时六盘水水城钢铁集团炼铁厂的1号和2号高炉,有没有工作人员值守?
李玉前:有,值守的人大部分是合同工,他们要守一天高炉的,高炉冶炼有要求,每上一车水铁都要做时间的记录,所以他们对9点、10点的感知是精准的。
澎湃新闻:孟某红为什么可以自由出入高炉附近?
李玉前:她是皮带工,工作地点就在抛尸的地方,一来是监视整个进高炉入料的筛,二来是进高炉的原材料。
澎湃新闻:你在第一次开庭时就翻供,说并非你作案,那之前的有罪供述是如何来的?
李玉前:我遭到了办案人员的逼供,他们用七八百瓦的电灯烤我,主要是没有觉睡,没有水喝,只给少量饭吃,当时上厕所也被控制。
澎湃新闻:第一份有罪供述是什么时候做的?后来有没有带你去指认现场?
李玉前:2001年3月30日凌晨,我答应了他们的要求,承认杀人。后来,我被带回家指认现场,当我拿出菜刀时,上面有铁锈,警方就问是不是分尸用的。
澎湃新闻:在案证据中菜刀是不是你家里的?
李玉前:当时只是从厨房拿出把菜刀,而另一把是不是,当时也没有辨认,现场提取了两把菜刀,一把有铁锈,但没有任何血迹,我当时就要求他们检验血迹。
澎湃新闻:案卷资料显示,全案你共有四份无罪供述,分别在进入看守所后接受公安、检察院和法院提审时所作。第一次翻供是何时?
李玉前:六盘水市检察院的提审我了,我说被刑讯逼供了,检察员很生气,就没做任何记录,就把我退回公安了。开庭时,公诉人否认提审过我,否认我曾经翻供,最初5月23日的笔录也没有入卷。直到后来律师介入后,发回重审时才看到这份笔录。
澎湃新闻:这么多年后,再看这起案件,你觉得妻儿可能如何被害的?
李玉前:应该是有人骗她开门,另外,当晚谢初明到厨房煮过粥,是不是有人提前潜伏进去了?
澎湃新闻:其实妻儿失踪后,墙上就有血迹,包括后来提取到的孟某红的指纹,你为何没注意到?而且他们母子失踪两天后你才去报案?
李玉前:当时没有留意到,也没想到那么严重,我3月21日去报案时,公安局都认为我报案报早了,还说“不到处找报案干什么?”
澎湃新闻:明天(9月24日)再审开庭,你岳母也会到庭旁听。这些年她一直在为你奔走。
李玉前:昨天(9月22日)给打电话,因为她年纪大了,身体方面还支撑得住不?
王万琼:身体还算好,你明天见到老人家,先给赔个礼、道个歉。
李玉前:不仅仅是赔礼道歉的问题,我母亲走了以后,她是我世上唯一牵挂的人。
澎湃新闻:对结果有自己的预期吗?
李玉前:不敢预期,但是一旦维持原判,我就希望王律师和徐律师继续支持我,我非常需要你们的帮助。
澎湃新闻:未来出狱后准备做什么?
李玉前:等出来再考虑吧。

责任编辑:徐笛

校对:刘威

245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