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世贸总干事选举进入“5进2”阶段,美国因素仍如阴云笼罩
澎湃见习记者 陈沁涵 记者 南博一
2020-09-24 11:38  来源:澎湃新闻
阿泽维多

阿泽维多

世界贸易组织(WTO)总干事阿泽维多8月31日正式离职,新掌门角逐如火如荼。在上周末刚结束的总干事选举“8进5”淘汰战中,来自肯尼亚、尼日利亚、韩国、沙特和英国的5名候选人脱颖而出,成功进入9月24日开始的第二轮“5进2”突围战。世贸组织164个成员国代表将在保密的情况下与该组织资深官员磋商,表明各国所支持的人选,将候选名单锁定在2人之间。
目前,急待“换帅”的世贸组织面临前所未有的严峻危机,新冠疫情下全球经济增长放缓,贸易争端不断,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多哈回合谈判陷入僵局,争端解决机制中的上诉机构停摆,美国特朗普政府还一度威胁退出WTO……
尽管世贸组织新任总干事不太可能让这一切问题引刃而解,但肩负着调和大国经贸矛盾和推行组织改革的重任。这场选举背后多股势力博弈,还掺杂着性别、区域平衡等因素。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世贸组织代表的全球多边贸易体系正处于生死存亡的关键时期,该组织现在更需要一个有能力的总干事,希望看到世贸组织把那些可笑可耻的“政治正确”丢进历史的垃圾堆。
非洲女性候选人赢面大?
今年5月正值全球经贸和地缘政治波诡云谲,巴西资深外交官阿泽维多突然撂挑子,决定提前一年离职,扭头跨入商界,出任跨国饮料食品巨头百事公司(PepsiCo)执行副总裁兼首席企业事务官。他在告别演讲中坦言,这个多边国际机构正处在十字路口,前途不明朗。
按照世贸组织的程序,阿泽维多8月31日离职后,应在4位副总干事中指定一位担任代理总干事,直至新总干事选出。然而,正式选举还没开始,代理总干事人选就“难产”。路透社7月30日援引三名消息人士称,美国坚持要推举美国籍副总干事沃尔夫(Alan Wolff),遭多方反对,最终世贸组织决定不设临时总干事。
处于“领导真空”的世贸组织从6月8日开始紧锣密鼓的新任总干事遴选程序,一个月内,墨西哥、尼日利亚、埃及、摩尔多瓦、韩国、肯尼亚、沙特和英国先后提名本国候选人。在向成员国介绍自己后,8名候选人四处奔走游说拉票,其中韩国候选人俞明希尤其活跃。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9月19日报道,俞明希近2个月两度造访日内瓦,在多种场合共接触140多个世贸成员国的部级、大使级官员。
尼日利亚、埃及和肯尼亚候选人组成了非洲竞选梯队,非洲力量崛起成为他们的宣传要点。英国广播公司(BBC)评论,世界银行的行长一直由美国人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领导人通常由欧洲人担任,而非洲人从未登顶过世界顶级金融机构,人们愈发觉得非洲外交官中应该有人来担任这样的职务。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陈凤英向澎湃新闻分析,在目前的形势下,大国候选人反而不合适,因为在这样的国际机构中,影响力越大的国家越难平衡关系,它还会有对立面,而中等国家相对较好。但是韩国候选人遭到日本反对,而英国因“脱欧”,其候选人可能不会令欧洲满意,在这种背景下,非洲候选人的胜算更大一些。
韩国候选人俞明希目前担任韩贸易代表、产业通商资源部通商交涉本部长,在贸易领域工作长达25年,她将自己形容为“桥梁”式的候选人,声称有能力弥合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间的分歧。但现实问题是,日韩贸易争端已持续一年,日本政府对韩国候选人怀有明显的戒备心理。日方早在今年7月就表态“将干预选举”,阻止韩国候选人当选。与俞明希处境类似的是英国候选人利亚姆·福克斯,得不到欧盟27个成员国的支持。不过,两人至少“活”过了第一轮竞争。
经过9月7日至18日的磋商,5位候选人在首轮淘汰中胜出,他们分别为尼日利亚候选人恩戈齐·奥孔乔-伊韦阿拉、韩国候选人俞明希、肯尼亚候选人阿明娜·穆罕默德、沙特阿拉伯候选人穆罕默德·图韦杰里和英国候选人利亚姆·福克斯。值得一提的是,前三名候选人均为女性,两人来自非洲。在世贸组织历史上,从未有过非洲总干事或女性总干事。《华盛顿邮报》称,日内瓦有一股强大的推力希望选择女性执掌世贸组织,但自由贸易的拥护者认为,在选举过程中应该尽量避免性别限制。
除性别因素,区域平衡也成考虑的重点,这使得尼日利亚和肯尼亚的两名候选人成了热门人选。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副会长霍建国告诉澎湃新闻,在世贸组织总干事选举中,区域平衡方面的考量会更多一些,会考虑像非洲这样没有出过总干事的区域。大家可能会对非洲候选人的能力有所担心,这方面来看尼日利亚候选人的实力和口碑相对更强一些,她拥有美国国籍(编注:她同时持有尼日利亚和美国的双重国籍),可能更容易让美国接受。而且尼日利亚在非洲的经济总量和影响力也会有助于她竞选。
尼日利亚经济学家恩戈齐·奥孔乔-伊韦阿拉现年66岁,曾担任尼日利亚财政部长和外交部长,也曾在世界银行工作25年,并曾担任常务副行长。她最为吸睛的头衔是全球疫苗免疫联盟董事会主席,在疫情期间显得尤其重要。肯尼亚候选人穆罕默德的资历也不输前者,她曾担任肯尼亚常驻世贸组织代表,任内几乎主持过世贸组织所有关键职能部门的工作。这是穆罕默德第二次参选世贸组织总干事,她希望成员国更认可她的经验,而不是非洲女性候选人的身份。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贺文萍对澎湃新闻表示,如果是非洲候选人上任,平衡区域力量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可以看到近年来非洲力量的上升,他们说话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尽管目前非洲的经济总量和其他大洲还有差距,但非洲是世界面积第二大洲,同时也是人口第二大洲,上升潜力大。如果WTO总干事来自非洲,会推动非洲经贸发展,特别是有助于提升该区域的国际影响力,应该还会倾向于发展中国家的立场。
美国恐使角逐徒劳
第一轮淘汰结束后,世贸组织总理事会主席沃克9月18日宣布,针对总干事遴选的第二轮磋商将于9月24日到10月6日进行,旨在将候选人范围进一步缩减至两人,之后将于11月7日最终通过协商一致的原则确定新总干事人选。尼日利亚媒体Nairametrics报道指出,由于美国大选日定在11月3日,新任总干事人选将与美国大选结果休戚相关。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6月在美国国会表态,如果世贸总干事候选人过去有“一丝反美情绪”,都会招致美国的否决。路透社引述6名世贸前官员和贸易专家的观点称,各方围绕总干事职位的角力恐怕徒劳无功,因为成员国一致认同的候选人关键要得到美国的支持。阿泽维多的前顾问丁莱(David Tinline)说:“我很难想象特朗普政府会改弦易辙,做出对世贸体系有益的事情。”
美国是否会打乱世贸组织总干事选举进程令人担忧。历史上,1999年WTO总干事选举中,由于各成员国争执不下,整个遴选过程被拉长至1年,最后新西兰前总理迈克·穆尔和泰国前副总理素帕猜同时当选,任期各3年。
霍建国指出,不排除一种可能性,就是美国在找不到合适代理人的情况下,可能会选择一个相对较弱的总干事,此人在推动问题解决方面很难做出大的贡献,这样就给大国留下了一定的余地,美国也可能威胁其作为美方的权益代表。
还有一些经贸人士寄希望于美国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当选总统,以缓和贸易争端。据《金融时报》23日报道,拜登的首席外交政策顾问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表示,如果拜登胜选,他将结束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对欧盟发起的“人为贸易战”。去年10月,特朗普政府对价值75亿美元的欧洲输美产品加征25%的关税,以报复欧洲国家政府对空客(Airbus)的支持。而欧洲目前仍在等待WTO对此做出一项对应裁决。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刘卫东对澎湃新闻表示,从拜登目前的主张来看,他支持通过国际多边组织来解决分歧,与特朗普坚持的单边路线确实不同,在贸易问题上,拜登是否赞同通过世贸组织的规则来解决贸易争端,现在还很不确定,至少拜登不会像特朗普这样通过“双输”的模式来解决问题。
此前,特朗普曾多次威胁退出世贸组织,最近一次发生在今年4月,“我对世卫组织不满,对世贸组织也是……它们都在欺骗我们,不论是在卫生还是贸易方面。”刘卫东分析,特朗普可能会做出一些极端的行为,但不会轻易“退群”,因为世贸组织本身可以说是按照美国的价值需求建立起来的,只是美国现在发现从这种机制中获益的空间越来越小,但也需要对美国“退群”保持警惕,因为从一系列事件可以看出特朗普不在乎个人声誉和美国的国际形象,他最在乎的是“实力”和“实利”,一心只为争取利益。
总干事不是“超人”
事实上,世贸组织总干事并不拥有执行权,无法以一己之力推行组织改革或是下达指示要求成员国采取行动,而是更多地发挥召集和推动作用。世贸组织的大部分决策都是通过成员国召开会议决定的。这也意味着,即使新任总干事顺利上任,世贸组织也很难“满血复活”,尤其是在争端解决机制瘫痪的情况下。
“新任总干事上任对解决贸易争端没有实质的推动作用,其主要作用是尽力保住世贸组织的多边贸易框架不彻底解体。”梅新育指出,当熬到大国争斗的转机来临,总干事如能推动多边贸易体系有所进展,那就成绩巨大了。但世贸组织本身还是有相当独立性的,并不完全是所谓“富国俱乐部”,或“美国傀儡”。
9月15日,世贸组织专家组裁定,美国2018年对价值2000多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违反了全球贸易规则。中国商务部表示,中方对专家组做出的客观、公正裁决表示赞赏。但BBC称,由于世贸组织上诉机构无法正常运行,这一裁决对难有实际影响。
陈凤英认为,WTO现在要解决问题很困难,因为其三个职能——多边贸易谈判、争端解决和贸易政策监督都已衰退,争端解决机制已基本“死亡”。新任总干事上台后的主要任务应先恢复多边贸易谈判,而争端解决机制要恢复起来较难,因为要试图说服美国,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的观点是不一致的。现在特朗普的一切行动主要是为大选做文章,整个世界应该冷静下来,等2个月后大选结束,不论是国际问题还是地区问题可能都会更好解决一些。
不论谁当选世贸组织总干事,重任之一将是与美国展开对话以恢复争端解决机制。WTO上诉机构前大法官彭德雷(Peter Van den Bossche)在去年5月卸任时的告别演讲中说:“历史不会原谅那些造成WTO争端解决机制崩溃的人。”对于新任总干事的期待,彭德雷本月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需要一个优秀的人,“但他/她不会是拯救多边体系的超人”。

责任编辑:朱郑勇

校对:施鋆

193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