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对谈|追星星的人,想要留下这个时代夜空的样子
澎湃新闻记者 钱成熙
2020-09-16 19:43  来源:澎湃新闻
今年八月,为了一场英仙座流星雨,许晓平和他的同好们从兰州驱车,一路行驶了三千公里,沿着河西走廊到了内蒙古额济纳的黑水城。作为一名平时就爱追星星的星空摄影师,这对于许晓平来说也是件平常事。2019年,他去了泰国、内蒙古、青海、河北,拍下不同季节、地貌下的星空。星星的转动、银河的位置,在他口中如数家珍。
对于拍摄星空,他也认为自己不仅仅在凝固住它美丽的一面,更重要的是,面对光污染、地理环境和建筑坐标的变化,甚至人类的活动痕迹——卫星、航线......都使我们所见的星空每天都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他觉得自己是一名记录者,为后代留下我们这个时代夜空的样子。山巅星辰 本文图均为 受访者提供

山巅星辰 本文图均为 受访者提供

翻开他的微信公众号,你会发现,许晓平除了分享漂亮的星空照片,还会花许多笔墨,在科普天文、气象、器材和拍摄技巧等这些“硬”知识上。
今年8月,他的新书《星空摄影从入门到精通》(北京大学出版社,2020年8月)刚刚出版,为许多刚刚入门的星空摄影爱好者提供了不少便利。
澎湃新闻私家地理与他聊了聊,请他分享拍摄星空过程中的苦与乐,以及在创作中的心得体会。许晓平和他心爱的器材

许晓平和他心爱的器材

澎湃新闻:听说你第一次认真观看繁星是在一次野外露营时,当时是什么感受?
许晓平:2015年,我当时跟朋友去张家口的草原天路,留在那里露营。朋友拍摄星空,我过去很少在野外露营,那也是我第一次认真观察满天的繁星,那天天气也特别好,特别通透,星星特别多。后来直接在帐篷外,看了一晚。
那次之后,开始入迷,在网络查看银河的照片,结果又看到更多的美丽星空照片。而且照片会比实际观察到的银河更震撼。因为我们用肉眼看银河,它就是一条白色的光带,但通过相机的镜头、长曝光,会表现出更多色彩,效果会更理想。所以我也开始想着自己也要亲手拍摄一张。星际流浪

星际流浪

澎湃新闻:第一次成功拍摄是什么时候?
许晓平:我第一次拍星轨是在北京。拍同心圆星轨需要对着北极星拍,将地球的自转轴无限延长,轴线两端点在天球的投影点就是北天极与南天极。这是在旋转的天空中仅有的两处静止的点,北极星正好在北天极的位置。而在北京,最理想的拍摄地就是午门,北极星就在午门的正上方。这也是非常奇妙的一点。所以很多人第一次拍星轨都会去那里。故宫角楼星轨

故宫角楼星轨

第一次拍到清晰的银河就是在我曾经去野营的张北草原天路。虽然那个时候技法可能还不是很成熟,但我当时还是挺有成就感的,感觉已经有了之前在网上看到的那些银河照片的样子了。
澎湃新闻:之前说到北极星的知识,在拍摄前是否要做很多天文方面的功课?
许晓平:刚开始想拍时还是有一些困难。拍摄星空在技术上和常规的自然风光摄影有很大不同,首先你要知道星星的位置,另一个就是拍摄星空和气象也有关。如果月光太强,月明星稀,星空就暗淡了。然后如果是多云,或者说还有雾霾的话,都会影响星空的拍摄效果。
所以我也是花了很长时间,一方面是在不断的尝试,因为可能也吃了很多教训,另一方面也在网上找一些相关的资料学习。
地理环境影响也很大,可能我觉得这个地方不错,但是到了现场之后发现和想象的不一样。还有一个就是光污染,比如长城,配上星空很漂亮,但是晚上城市的光还是会照过来。
澎湃新闻:长城离城市已经挺远了,它还是会受到光污染的影响吗?
许晓平:对,比如说像北京这边的箭扣长城,还有像河北的金山岭长城,其实都会受到城市的影响。城市的光污染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大得多,同时还有一些民宿什么的,他们晚上也有灯。还有高速公路,以及一些城市的亮化工程,都会有影响。南楼台星河

南楼台星河

我对此也深有感触。拍了这么多年,可能同一个地方你每年去拍的,结果都会不太一样。有的地方光污染越来越大,有的地方也在好转。现在我身边有很多朋友在倡导暗夜保护,有一些小镇也开始在有意识地减少光污染。
澎湃新闻:关于光污染,你有什么特别的经历吗?
许晓平:我刚开始拍的时候没有去很远的地方,就经常去金山岭长城。我第一次去拍的时候还能拍到银河的情况,效果也还可以。但第二年再去的时候就发现光污染已经很强了,两张照片对比,就能看出后来拍的银河相当稀疏。原因之一也是因为当地的旅游发展,而且离古北水镇也比较近。
我记得好像是去年的一次国际性星空摄影比赛,有一位外国摄影师的拍摄主题就是金山岭的光污染,星空基本上都被光覆盖了。这张照片还得了个奖。
澎湃新闻:是否还需要一些气象知识的储备和准备?
许晓平:对,现在可能我觉得拍星星的人越来越多,手机上也有了更多应用辅助,比如你可以逐小时去看天上云的变化,包括空气质量、通透度,等等。虽然不是百分之百的准确,但至少可以做一个预估。像现在我们出去拍星空,会提前两三天去了解气象情况,看周围的云图。此外,也有很多手机APP提供GPS定位,把手机屏幕对准天空,就可以显现星星的位置。
澎湃新闻:一张理想的银河照片有什么评判标准吗?
许晓平:星空摄影里分两类,一类是深空摄影,一类是星野摄影,后者是我拍得比较多的。野,代表拍摄时的地景,也是精髓所在,不同的地景下,观看星空的感受也会不同。另外还有星空的纯净度,包括你抓取的细节,然后还有它的颜色,都很重要。秘境寻星

秘境寻星

此外,我觉得如果有人物融入到星空中,会带来一种故事感,这样的作品也比较抓眼球,也容易成为经典。
澎湃新闻:2019年,你几乎每一个月都会在不同的地方拍摄星空,为什么要去这么多地方呢?
许晓平:刚才提到星空在不同的地景上,会有不同的感觉,你会上瘾,像打卡一样去不同的地方拍摄。另外,以银河为例,不同的经纬度上,银河的形态也会不同。
比如说在中国北方,银心的位置是在整个银河拱桥的最右侧接近地面的位置。如果去纬度低,更靠近赤道的地方,比如泰国的海边,它就到了拱桥的中间,在顶部那个位置。车轨星河

车轨星河

此外,由于星空一直在移动,夏季和冬季拍到的星空也不同,比如夏季拍摄银河、冬季拍摄猎户座。所以一年四季,如果想拍,其实都是有的可拍的。
澎湃新闻:但您刚才提到很多人都会去相同的地方拍星空,会不会导致照片大同小异?在创作上更需要花心思?
许晓平:对,我觉得可能是这样。大家刚开始拍的时候,包括我自己也是会先去网上看其他人拍过的照片。这种情况下,就会想办法搞一些创意,比如刚才说的加入人物元素,有所区别。气辉之夜

气辉之夜

在拍摄了一定时间之后,你不想永远模仿别人,这个时候你可能就要找一些别人没有拍过的位置。好在随着科技发展,肯定有很多地方你不用亲身到场,就可以看到大概的场景和光污染情况,以及如何抵达。甚至连你要去的时间,银河会处在什么样的位置,都可以提前模拟。这样就可能拍出独一无二的照片。
澎湃新闻:这个功课是不是要做很久?
许晓平:对,这个要提前做大量工作,但是一旦你拍成功,非常有成就感,对于更高阶的星空拍摄者来说,他可能更乐于这样。
澎湃新闻:最近最让你难忘的拍摄星空经验是哪一次?
许晓平:2019年春节在泰国海边的拍摄是我经历中最舒适的一次。因为通常来讲,在北方的野外通宵拍星空,即便是夏天到了深夜也会很冷。但在那个海岛上,我就在沙滩椅上坐了一夜拍摄,非常舒服。大海星辰

大海星辰

还有一次正巧相反,就是今年初在冰面上拍摄象限仪座流星雨。一年有三场流星雨是星空摄影界的大事, 12月的双子座流星雨,然后8月份的英仙座流星雨,还有就是1月的象限仪座流星雨。
往常,拍双子座和英仙座的非常多,但因为去年正巧两场流星雨都赶上了满月,所以大家就选择去拍象限仪座了。
当时我和朋友选择了张家口附近的一个水库,水库已经完全冻上,我们要在冰面上拍。其实那次流星雨的极大值是在白天,所以我们开始拍摄的时候已经过了它的最高峰,当晚其实没拍到几颗流星。
我记得我整晚基本都没睡,在冰面上走来走去地看电池还有没有电,镜头有没有结霜,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活动活动可以暖和一点。可以说,每一张照片背后,都有一段故事。在冰面上拍摄象限仪座流星雨

在冰面上拍摄象限仪座流星雨

澎湃新闻:有没有拍摄过计划外的天象?
许晓平:大概是在2018年的8月,为了拍英仙座流星雨我们一路赶,躲避天空的云,从北京一直开到二连浩特,才躲开云。下午我们在一片草原上,就等着晚上,这时一片云过来了,马上就下雨了,而且下得特别大,还有大冰雹。我们赶紧躲到车里,雨停之后,草原上竟然出现了双彩虹。过了一会又下了一场雨,继续出现了双彩虹。到了傍晚我们看到了火烧云,夜里则基本放晴了,可以看到远处天边似乎还在打雷,但我们头顶的天空却可以拍到流星雨。
澎湃新闻:为了拍摄今年的英仙座流星雨,你踏上了一次7天3000公里的追星之旅,沿着河西走廊一路到了黑水城。为什么要选择这条路线拍摄流星雨呢?
许晓平:当时比较理想的路线是青海和内蒙古,新疆因为疫情还没有开放。我们比较了一下,觉得内蒙古的人少一些,而且那段时间的天气比较稳定。此外,一路上我们会经过永泰古城、张掖这些历史地标,还有额济纳的黑水古城,那是西夏时期的遗迹,也是丝绸之路以北保存得最完整的西夏遗址。我们很想能拍到流星雨和历史遗迹的结合。而且像我之前说的,这些历史遗迹每年可能都在变化,而我们的拍摄也是一种记录。流星焰火照古城

流星焰火照古城

不过它晚上不开放,我们于是提前联系了当地的文保部门说明了情况,得到了同意。那天晚上的天气也很理想,也没有别人干扰,拍摄效果比我想要的还要好。
澎湃新闻:能描述一下这次追星之旅的过程和感受吗?
许晓平:其实整个过程可以说是痛并快乐着。白天开车赶路,还要时刻关注天气变化,确定晚上具体去那个地点,晚上还要拍摄。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觉得也挺辛苦挺累的,但是现在看到照片,就会觉得一切都值得。古城流星雨

古城流星雨

澎湃新闻:拍摄星空,以自然风光为背景,和以历史遗迹或建筑为背景,你比较偏爱哪一种呢?
许晓平:其实我没有特别的偏爱。自然风光为背景的,比如在西藏、青海等地,或者你可以拍到更纯净的星空,在有些雪山上方你真的能看到星星发出的光把山顶照亮的样子,感觉非常好。
如果以历史遗迹为背景,有时并不能拍到特别好看的星空,但它能带来一种时空的交织感。比如午门,比如长城。我们当下看到的星空,也是几年甚至上百年前发出的光芒,历史遗迹会让星空照变得更加的有意义。
澎湃新闻:年年都拍星空会腻吗?
许晓平:不会,拍摄星空对我来说是一种放松。此外,随着科技的发展,我们的夜空也越来越繁忙,拍摄时你会看到繁忙的航班、卫星,还有马斯克的星链计划在未来也会改变我们的夜空。夜空环境在不断变化,拍摄作为一种记录,也许可以提醒世人,给后代留一片纯净的夜空。
澎湃新闻:今年还有什么拍摄计划吗?
许晓平:三大流星雨之一的12月的双子座流星雨。今年月相非常适合拍摄与观看流星雨,我会找一些有冬季特色地方进行拍摄,比如更偏远一点的长城。也要提醒大家,拍摄时一定要做好保暖。
澎湃新闻:有什么目前还没拍到的,目前很想拍到的星象或者是天文现象吗?
许晓平:我想拍日环食、日全食,今年6月21日国内的日环食,我做了很多准备,最后因为疫情原因很遗憾没有去拍摄。看到了朋友们拍的照片,非常壮观。日全食更难拍到,在国内拍摄可能要等很久,10年或者更长时间。以后或许会找机会去其他国家去追日食。
澎湃新闻:你是北京本地人,也经常在北京周边拍摄,有什么好的拍摄点吗?
许晓平:拍星轨的话,在城市就可以,即使有光污染也可以拍。如果拍银河,基本上就往山上走,比如有灵山,百花山、妙峰山等等。海拔越高,光污染的影响会越小,而且受云的影响也小,海拔够高的话,云会在你脚底下
如果离开北京,可以去内蒙古。今年开通了北京到乌兰布统的高铁,好像也就是两三个小时就到了,然后再开车进草原,很方便。不老屯射电星轨

不老屯射电星轨

另外我还想推荐密云的不老屯国家天文站,那里主要做月亮观测。虽然那里光污染相对大一点,但如果在开春时候去,很多景区灯光还没有开,光污染就小很多。那里的特色是有很大的天线,很多人会拍出《三体》里的红岸基地的感觉。
澎湃新闻:你刚刚出版了星空摄影教程《星空摄影从入门到精通》,为什么想到出这么一本书呢?
许晓平:星空摄影不同于其他题材,除了要熟悉相机的操作、拍摄技巧外,还要对天文、气象、地理等知识有一定的了解。在拍摄一段星空之后,我也会注意把自己的经验进行总结,并在公众号、微博等媒介上分享一些自己的星空拍摄经历与经验。在今年我将这些内容汇总完善,编写并出版了一本星空教程,同时配有视频教程,详细介绍了星空摄影所需的各种知识与拍摄的前后期技巧,希望可以让更多的星空摄影爱好者少走弯路,快速入门拍摄出自己心仪的星空大片。
 星空摄影从入门到精通;许晓平/著;北京大学出版社;2020-8

星空摄影从入门到精通;许晓平/著;北京大学出版社;2020-8

  (联系我们/投稿邮箱:sjdl_2020@163.com)

责任编辑:徐颖

校对:张艳

116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