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黑命贵”运动之后,美国警察经费真的被削减了吗
王锐
2020-09-16 17:15  来源:澎湃新闻
近半年以来,美国警察成了众矢之的。
2020年5月,跪杀黑人弗洛伊德;8月23日,枪击黑人布莱克;8月30日,枪杀拒捕的交通违规黑人,抗议警察暴力执法的“黑命贵”运动迅速遍满各州,“削减警察预算!”呼声似乎席卷了全美。
早在六七月份,各城市议会纷纷表决通过削减警察预算。纽约打算从56亿美元的预算中削减10亿;洛杉矶从18.6亿预算中削减1.5亿;首都华盛顿削减1500万。
旧金山,奥斯汀,奥克兰,西雅图,巴尔的摩,费城……众多知名城市争先恐后加入进来。弗洛伊德事件发生地明尼阿波利斯市议会甚至通过议案,决定彻底取消警察局!
“黑命贵”运动会使美国成为一个没有警察,或者弱化警察的国家吗?
美国警察到底花了多少钱
在过去的近30年里,因警力不足造成的各种悲剧,使得美国一直在增加警力的预算。
1992年,同样是因为黑人遭警察殴打,洛杉矶发生全城暴动,因为警力不足,警察甚至一度放弃某些社区,最终还是依靠军队编制的国民警卫队,才平息暴乱。短短几天暴乱,造成50多人死亡,财产损失超过10亿美元,震惊世界。
此后的90年代中期,当时的克林顿总统宣布新增10万警察投入街头,各市议会热烈响应,纷纷增加城市警察预算,热情一点不比今天削减警察预算低。
2005年新奥尔良市还是再次上演悲剧。因为当地财力落后,管理混乱,那场著名的卡特里娜飓风来临时,200多名警察忽然玩起了失踪,导致整个城市失控。持枪歹徒杀人抢劫,甚至在街头火拼,有的警察甚至也加入了偷盗的行列。
诸多的创伤记忆,让很多美国人都养成了在自然灾害来临之前囤枪自卫的习惯。当年因为被洛杉矶警方放弃,韩国社区自建的武装自卫组织“屋顶上的韩国人”,也成了民间英雄组织的榜样。
各级政府由此大规模增加警察预算。1977年至2017年间,各级政府的警力支出从420亿美元增加到了1150亿美元(考虑膨胀率调整后的数据)。
从占地方政府公共支出的比例来看,警察预算也往往是排名第一的项目。警察经费到底占据了美国地方政府支出的多大比例呢?
根据相关研究报告,洛杉矶警察部门2020年预算为17亿美元,占市政府公共支出的四分之一以上。芝加哥的比例更高,达到37%,警察总预算约为16.8亿美元。在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丧生的明尼阿波利斯市,2017年警察预算占公共支出的35.8%,总计1.63亿美元。在美国主要都会区,当地政府2020年可支配资金的20%至45%用在了警察部门。
警力增加,社区更加两极分化
这么高的预算,在全国范围内的数据来看,的确收效不错,如下图所示,FBI的网站显示,自2005年以来,每10万人中的暴力犯罪案件,除了2015、2016年轻微上升外,十余年来一直在逐年下降。高预算在一些地区产生了很大的功效——邻居家开派对太晚,警察一来就安静了;心脏病喊救护车,警车会同时出现,以备不时之需;得了绝症的孩子想当警察,警车甚至会列队为他穿警服……
在美国连续15年排名前十的安全城市南加州尔湾市,警员几乎100%具有本科以上学历,常春藤名校的毕业生也不在少数。高薪下精挑细选出来的警员,情商、智商都非常在线。
尔湾的朋友告诉我,某次他发现社区有流浪汉进入,10分钟之内,两辆警车悄然而至,警察非常礼貌地与流浪汉攀谈之后,他就很愉快地离开了社区。
中等以上的社区,不仅警察有勇有谋,警局的装备、设施也极具震慑力。我住的社区有一次邻居发现小偷,警局接警后10分钟之内,全方位出动,天上直升机喊话居民关门,地上五六辆警车呼啸而来,警犬奔突而下,顺着直升机的指令,径直将小偷扑到,小偷被抓到时已经吓破了胆。
可惜的是,全美画风并不完全一致,贫困社区因为总的预算有限,犯罪率高,警力支出比例的增加并不能解决总额的问题。
这是因为,美国各地的警察是各自为政的。从全国而言,警察分为国家级、州级和县市级。国家级警察联邦调查局(FBI)并不直接和普通老百姓打交道;州级警察的工作内容多半是高速公路上巡逻,并处理跨地区的事务;和老百姓密切相关的则是县市级警察。
而县市的财力差距,造成了警力的差距。县市越有钱,警力就越强,治安好;反之,警察工资低,素质也很难保证。雪上加霜的是,富裕社区警察强,装备强,犯罪嫌疑人客观上就被“赶”到了贫困社区。
这就造成一个怪圈:警察工资高的地方,居民素质也高,加上装备精良,培训到位,警民关系和谐,工作也相对安全轻松。而犯罪率高的地区,警察收入低,装备差,培训不到位,居民素质低,工作危险,常常面对凶恶的犯罪嫌疑人,常常处在高度紧张状态,逐渐形成以暴制暴、过度反应,导致误杀时有发生,警民关系恶化,工作难度加大。
正面的案例还是南加州尔湾市,这里连续10年都没有发生过执法时致人死亡的事故。在全国削减警察预算的大潮下——居民们逆风飞扬,冒着天下之大不韪,勇敢请愿力挺警察,坚决不允许削减警察预算,一摞厚厚的签名请愿书,让尔湾警察局长几近哽咽,危难时期见真情,警民反而达到空前的亲密和谐。反面的案例是曾经的底特律:由于经济衰退,很多社区因为人口流失,财政收入大幅下降,养不起警察,警察局被迫撤销,黑帮成为当地的统治者。
黑人与警察恩怨成为导火索
美国警察和黑人的积怨,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维基百科显示:2018年,美国成年总人口中,黑人占12%,而监狱人口中,黑人则高达33%。
在一些有色人种社区,“从学校到监狱”甚至成了常态。黑人犯罪率高,体力强,反杀警察的情况时有发生,所以在黑人区工作的警察往往工资不高,还天天把脑袋挂在裤腰上,由惧生恨也是常事。“黑命贵”运动期间,社交媒体上盛传一段视频:高速公路边,两名白人警察正在拷上一名黑人嫌犯,就在最后一秒,貌似配合的嫌犯忽然转身,打翻警察,开车门,拿枪,开枪,动作熟练彪悍,两名警察一名被当场打死,另一名翻越高速护栏落荒而逃。这段惊悚视频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弗洛伊德案中,警察用膝盖控制住他,任凭周边人怎么劝,都不愿放开。
美国布鲁克金斯研究院的一项报告认为,很多警察仅根据肤色,就会假设黑人有犯罪嫌疑,这被认为是一种不自觉的歧视,黑人群体对此的不满由来已久。
在枪支合法化的美国,警察为了保证自身安全,可以正当地开枪而不被起诉,如果你在路上被警察拦下,必须把双手放在警察视线可及的地方,不要乱动,因为警察如果怀疑你将要伸手拿武器,就可以开枪而不受指控。
黑人因为常常和警察发生冲突,被误杀的事件也常有发生。在2015-2019年期间,被警察射杀的人口中,黑人占了26%,误杀不在少数。皮尤研究中心2017年1月11日披露,在过去两年中有近500名非洲裔美国人无辜被警方枪杀。
对黑人的误杀,让黑人群众,甚至包括白人左派感到不平,经年累月,事情多了,积怨越来越深,正好赶上大选期间,两党需要利用一些事件互相攻击,在白左鼓动下,弗洛伊德事件被迅速点燃,演化为一场抗议警察不当执法的全国性运动,并正式将削减警察预算摆上台面。
投资贫困社区是治标治本
学者们认为,警察局的高预算比率,并不能解决贫困社区,尤其是黑人、西班牙裔社区犯罪率高的问题。根治犯罪率高,还是要消除犯罪的土壤——消除贫困,投资教育。
很多城市例如旧金山和奥斯汀,因此想挪出一部分警察预算,投到黑人社区,包括改造基础设施,引入企业,供应食品,提升教育水平,预防暴力和堕胎等方面。
而此前,投资黑人社区,在底特律已经初见成效,所不同的是,这些经费不是从警局挪来的,而是一个商业与慈善结合的成功案例。
2016年,底特律公有、私有和慈善组织一同成立了战略社区基金(Strategic Neighborhood Fund, SNF),让社区开发商与私有、慈善和公有资本联合起来帮助贫困社区。
这项基金被用来建设商用和住宅房地产,使市场上有更多的经济适用房,改善社区基础设施和服务,如增加行人照明、提高路口安全性、优化公园、共享自行车线路、拆除破旧房屋等。
摩根大通还给在银行贷不到款的黑人企业提供贷款,在底特律,黑人拥有77%的企业,在美国城市中排名第一。由底特律发展基金(Detroit Development Fund)支持,得到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和凯洛格基金会(W.K. Kellogg Foundation)赞助的有色企业家基金(Entrepreneurs of Color Fund)为那些无法获得传统形式资金的人提供了低息贷款和技术支持。
这项基金将底特律部分社区的经济推上了良性循环的轨道,基金本身也获利匪浅,2018年,由于更多新的投资者将钱投入进来,规模达到1800万美元,是以前的三倍,最近这项基金还扩张到了旧金山、芝加哥和南布朗克斯。
令人欣慰的是,2016年这个基金成立,第二年底特律的犯罪率就下降了近10%,并且之后几年保持在一个好的水平。(如下表 削减警察预算举步维艰
从底特律的案例来看,投钱改造贫困社区是正确的,但这笔预算能从警察预算中克扣出来吗?从口号提出至今已近4个月,美国警察经费真的被削减了吗?
最讽刺的是,以“黑人命贵”为理由而倡导的运动,首先站出来反对的却是一位黑人警长卡门·贝斯特(Carmen Best)——当西雅图市通过削减该市警察预算时,这位西雅图黑人警察局长愤然辞职。工作了28年的退伍军人用牺牲自己职业生涯的方式,为全体警察抗议。
口无遮拦的川普是公开支持警察:“抢劫开始,射杀就开始!”掺杂打砸抢的“黑命贵”运动的第一周,他就发表强硬讲话,力挺警察。虽然他的竞争对手拜登虽然敢批评他镇压民主,但却绝不敢说要削减警力。
特朗普曾在电视上气愤地指责拜登和共和党的竞选纲要:“他支持关闭警察部门,我不,我要给警察更多的钱,我要法律和秩序!”他的好朋友、福克斯电视台记者却戏剧性地纠正道:“不,总统,拜登没这么说。”
原来早在几天前,拜登则已向ABC的记者澄清:“我不支持削减警察预算,……相反,我认为还应该增加预算,用来给警察配备执法时的摄像机!”
同时,信誓旦旦的纽约市长,则掉进了自己挖的坑里——之前,他承诺要削减10亿美元年度警察预算,如今却怎么也凑不齐这个数字,人们骂他玩数字游戏,撒谎……
据纽约市市长办公室公布的信息,这些削减包括:加班费,$3.5亿美元;减少一次招聘,0.55亿美元;学校保安由警局划归教育部,3.07亿;把帮助无家可归者的员工预算从纽约市警察局迁出,0.045亿、推迟购买一些新车辆……左挪又挪,也才不到7亿美元,离10亿美元还差得远。事实上,对于一个正常的政府来说,警察局的功能一项都不能少,只是把有些功能挪到其他部门去而已。
随着时间推移,就连当时弗洛伊德被跪杀的发生地明尼阿波利斯市,虽一时冲动决定取消警察局,很快也冷静下来。城市宪章委员会8月投票决定,推迟原定于11月对此举行的全民表决,也就是说,搁置了,等等再说吧。
说到这里,结论不言自明,美国削减警察预算,不是因为不需要警察,也不是因为预算太多,而是贫困社区的脱贫投入不够,但是目前看来,想通过削弱警察来减少犯罪,实际上,是拆东墙补西墙,进展当然不会顺利。
(作者王锐为美国南加州华人)

责任编辑:蔡军剑

校对:刘威

57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