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专访|杨千嬅:在这个年纪遇到《麦路人》,非常好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2020-09-17 11:17  来源:澎湃新闻
2010年到2017年的“志明与春娇”三部曲,杨千嬅饰演的余春娇,带着比她小但比她高的张志明,在银幕上的分分合合,赚得不少热泪,也引领出不少关于爱情的话题和鸡汤。
如今电影产量已经明显减少,将更多心力投身家庭的杨千嬅,再度回归内地大银幕主演电影,她选择的角色有沉甸甸的分量。9月17日上映的《麦路人》里,杨千嬅饰演在庙街唱歌的落魄歌女阿珍。对她来说,这是真正“乘风破浪的姐姐”,有理想和才情,被生活磨砺到遍体鳞伤,依然有爱和温暖他人的力量。《麦路人》剧照

《麦路人》剧照

《麦路人》说的是一群无家可归的人的故事,来自底层的小人物们各有各的辛酸和挣扎,苦中作乐、相互疗愈的相帮,撑起了一个“乌托邦”。而浓浓的地道港味,让人想起杨千嬅曾经主演的另一部关于底层小人物的电影《每当变幻时》。
《麦路人》预告片(01:59)
杨千嬅是懂得生活的人,她说自己也是“从小人物来的”,经历过因为坚持梦想的窘迫。在成为歌手之前,她是玛嘉烈医院的护士。在医院工作的时光里,她看到病房里生老病死的人生百态,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集合了种种社会的缩影。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她学会收敛和体察别人的情绪。最早开始做歌手的时候,每个月只有1000港元的补贴,当时都没钱买衣服,就和妈妈借钱。为了生活,她也在夜总会、商场、公园里唱歌,赚得再少,她也去。
在最红的时候,她是香港娱乐圈的“大笑姑婆”,《新扎师妹》的菜鸟小女警收服纯情黑道少爷的剧情让人怎么都看不腻,《花好月圆》《行运超人》《天生一对》《干柴烈火》,港片里恋爱谈得各种大大咧咧又甜出花来的印象都是她。“我没有温柔,唯独有这点英勇”的《勇》,非要她唱,才是顺理成章。那是她年轻时最好的样子了,杨千嬅也很知道自己“演喜剧有魅力”,“所以那些剧本找我,希望散发快乐的能量。”《新扎师妹》剧照

《新扎师妹》剧照

转眼,大笑姑婆为人妻、为人母,经历几段刻骨铭心的感情,对生活和爱情都有了自己的新理解。于是杨千嬅很庆幸,在这个年纪,遇到了阿珍这个角色,也遇到了让她颇有感触的一群“麦路人”。
这是杨千嬅第一次和郭富城在银幕上合作,演了一段克制内敛又浓烈甘醇的感情戏。很多话没能说出口,也已经不用说出口,在不动声色的眼神和许多细微举动中,相爱太过奢侈,懂得已是慈悲。她其实还是那么“一腔孤勇,哪怕撞得头破血流都不觉得痛”,但现在杨千嬅说,阿珍符合自己如今对爱这件事的认知,“爱一个人不一定要拥有,付出就是幸福。”
本该跑世界巡回演唱会的杨千嬅,今年因为疫情停了下来,聊天时,她无意中说漏自己也在看《乘风破浪的姐姐》。“要往前走,有自信在心头”,她谈到自己眼下的状态,工作和情绪都受到过影响,但也有更多时间去沉淀和思考,去关心这个世界和身边的人。“生活已经改变了,这是个事实,很多事情都已经不一样了,但我们还是要正向地去生活,相信未来还会好回去。”郭富城、张达明、杨千嬅

郭富城、张达明、杨千嬅

【对话】
原来想在台上唱歌,也不是那么理所当然的事
澎湃新闻
:对“麦路人”这个群体,在拍这部电影之前了解吗?开拍前有没有做一些功课去找那种无家可归的人的生存状态?
杨千嬅:有。我一直都有注意到相关的新闻,戏里的背景都是基于真实,尤其今年拍完戏,我也会常常想到他们,相信在疫情中他们会非常无助,因为特殊时期很多的饮食店都不能开门。
我接拍的时候,和导演编剧走访了不同背景角色的人,看他们生活的状况。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们虽然生活困难,但他们的意志和生存的毅力,是我们意想不到的。其实每个人都在追寻自己理想的生活,即便所处的境遇并不能成全这个想法,也还是努力去活着。所以这次拍摄的过程,真的领会到人生百态,最重要是从中体会到做人做事的一些领悟。《麦路人》剧照

《麦路人》剧照

澎湃新闻:阿珍是个歌女,你的另一个身份是个歌手,同样是很爱唱歌的人,两种“歌唱”的人生会有什么样的不同?
杨千嬅:对,我在电影里是演一个歌女,你要演这个角色,不只是演表面,要了解当下生活的故事。也是借由这个机会,我去歌厅和那些唱歌的姐姐聊天,发现原来她们虽然是在卖艺讨生活,但真的非常渴望遇到一个知音人,她们也非常希望被欣赏和肯定的,如果有这样的人,对她们是很大的鼓励。有些歌手,其实是很会唱歌,但一直停留在原地,是因为她们在情感上或者家庭生活上遇到一些挫败,阻碍了她们继续往前走,不能把自己的梦想放在第一位。有些人离婚需要带孩子,找不到更好的赚钱的工作;有些家里发生变故不能回去,只能在歌厅生活。但她们在歌厅里组成一个家庭,用自己的力量互相帮助鼓励。你去听她们唱歌,会感受到相互的爱。
有了这样的了解之后,现实中我会非常感恩,因为每个喜欢唱歌的人,不一定能成为歌手,成为歌手,也不一定保证你可以一直站在台上,得到认可,所以我会感受到歌者对歌的情感,和我自己拥有的。我也会想到未来,如果有一天没有人听我唱歌,我该怎么会保存自己对音乐的初心?这个也是对自己的反思——疫情以前,觉得唱歌是很顺理成章、很幸福、很容易的事,但这个阶段会发现,你走上舞台都是困难的,想去台上唱一首歌,原来也可以那么不容易。
澎湃新闻:饰演像这样非常底层的小人物,有什么样的心得吗?
杨千嬅:我很喜欢小人物的故事,我自己出身就是一个小人物。作为演员,最重要就是去感受,多观察、多关心,你自己的生活的状态和社会新闻和小点滴,人和人之间的反应。“小人物”其实不是他们身份的问题,是他们的思考逻辑,他们的成长背景造就了他们的思考方式和行为模式。所以多观察,多和人沟通,是可以提升演员的表演层次的。《麦路人》剧照

《麦路人》剧照

在这个年纪,遇到这个角色,我觉得非常好
澎湃新闻:你过去演的电影,大多会比较偏轻松的喜剧,这次《麦路人》这样很苦的角色,对你来说是特别的创作的体验吗?
杨千嬅:苦哦,绝对是。可能之前有一些剧本找我,是希望我可以散发一些快乐的元素,也是认可我从前演喜剧的一些魅力吧。这个剧本,我很幸运可以找到我来演,也是让我自己更了解自己的一次机会。对我来说,像这样的角色不是自己会经历过的,但你去研究的时候,很容易带到真实生活状况中联想。
比如这次我要演一个女人的寂寞——从前我单身的时候,就觉得这种“单身”的状态就是寂寞本身了,就已经是很惨了。可是阿珍的寂寞,是可以那么具体和准确的。记得有一场戏,她要卖她的演出服,那种不舍,不是因为女孩子舍不得漂亮衣服,她的衣服不是实物,是她的“家人”、她的伴。以前觉得失恋对我来说最痛苦,可是这个痛苦就很特别,像这样的角色面对的,其实是挺特别的人生课题。《麦路人》预告截图,郭富城、杨千嬅

《麦路人》预告截图,郭富城、杨千嬅

澎湃新闻:你之前演了各式各样的爱情,这次和郭富城的感情戏是非常深沉内敛的,结合自己的感情观,觉得怎么看待阿珍对博哥的感情呢?
杨千嬅:的确,现在的我,不管是作品里,还是在真实生活中,爱情观都发生了改变,人成熟了,就知道一辈子的情感,和恋爱是完全不同的层次,现在追求的是可以互相看着对方变老的伴儿。像之前《志明与春娇》那个阶段,是还没有得到这样的伴侣,就会比较戏剧一点的。
所以在这个年纪,遇到这个角色,我觉得非常好。纵使在电影里这个角色的爱情是悲剧,但是你懂得怎么为一个自己爱的人去付出,有些时候爱一个人不一定需要去拥有,付出也是非常幸福。有些人一辈子都不清楚自己的爱,其实能够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去全心付出,也是一种幸福。《志明与春娇》剧照

《志明与春娇》剧照

澎湃新闻:你和郭富城是第一次电影合作,谈谈合作的感受以及有哪些印象深刻的场景吧。
杨千嬅:我们一直认识,但真的合作拍戏是第一次。有一幕我印象很深,那是他在医院里已经病得很严重的戏,他真的很厉害,不让自己有一分一秒的抽离。拍戏时间很长,中间一个小时的吃饭时间,我们都赶紧去吃饭了,他要自己停留在那个角色里,不吃饭,也不离开床,不跟所有人讲话,直到把所有拍完为止,他都不离开自己营造的情绪和状态。
这就是一个演员怎么去投入的状态,真的会影响到我,作为他的对手,我的表演就有提升,他的状态让整个剧组都比较容易投入。其实很多戏剧,抓情绪不是那么容易的,断掉之后,情绪就会松散一点,但他就是有一种能力,让大家马上回到原来的位置上面。
接受自己的成长和成熟,继续乘风破浪
澎湃新闻
:这些年,每次大家看到一部很港味的电影,都会觉得要很珍惜,你怎么看这份“港味”?
杨千嬅:往后退一步看,不同的国家和地方,都有自己独有的成长和文化背景。只要你在创作的时候,基础是在那个地方原本的生活和逻辑上面,不要因为市场的一些要求,或者是迎合不同观众,你还是会找到一种味道。不要让市场的设计影响到电影上,这是我入行这么多年的心得,无论电影还是音乐,都会面临到市场的问题,如果让这部分的考虑影响创作,就会有很多限制,会影响到原本的风貌和味道。《麦路人》预告截图

《麦路人》预告截图

澎湃新闻:经历了“大笑姑婆”的阶段,也有春娇这样漫长又深入人心的角色,近年来好像拍的电影也变少了,现在接演新的角色会考虑哪些?
杨千嬅:演员有一个很有趣的地方,你不能常常去回忆曾经演过什么角色,曾经有过怎样的成功。你不可能总演方丽娟,让人家说你好可爱哦。我反而觉得,我们要好好去感受现在的生活。我希望我之后可以接到的角色,是可以反映中年以后的我自己对生活的理解的。演员要接受自己的成长和成熟,如果总是想着重回到成功点、最适合自己的点,就会有很多限制不能放开。所以我没有特别想演某一类角色,我会更看中故事,如果这是一个很有层次很好的剧本,只要我们把人物诠释出来就可以了。
澎湃新闻:最近内地的一些剧和综艺,带火了熟女艺人的话题和关注度,你怎么看自己现在所处的人生阶段,是否有面临到大家说的一些“中年女演员”的困境?
杨千嬅:这个是关于勇气的问题,还是一样的,不要让自己有太多的限制,你要继续“乘风破浪”嘛,要往前走,有自信在心头。确实有时候遇到一些剧本,一开始看,会有所保留和疑惑,但如果你永远在安全岛上,就永远不能有进步。突破是伴着危险的字眼,但你要放开从前自己的自我肯定,也要尝试和没有合作过的人去尝试。
澎湃新闻:疫情对大家的生活都挺大影响,你这大半年过得怎么样?有一些什么样对生命的新的感悟吗?
杨千嬅:这大半年和每个朋友都一样,从恐惧担心到慢慢习惯,在这个时间里,也是在沉淀消化自己生活里的一些困惑,还有消化未来我们的生活其实已经改变的这个事实,不管是人与人之间的沟通,还是其他生活方式,都和从前很不同。当然在疫情中,除了生活,工作、情绪方面也受到影响,但我们只能从正面的方向去生活,我相信未来还会有不同的机会,我们要慢慢地好回去。《麦路人》剧照

《麦路人》剧照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施鋆

95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