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情境经济学的回归:如何真正理解危机
本力
2020-09-10 18:06  来源:澎湃新闻
尼采说:杀不死我的,让我更强大。塔勒布的《反脆弱》一书让许多人真正了解了这个非常重要的原理。在很多人眼里,黑天鹅是风险。但在塔勒布眼里,这是绝佳的机会。据说在今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美国的市场巨幅震荡。许多人在这个过程中财产受损,但是塔勒布却赚到了很多的钱。
所以不得不佩服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中文的危机这个词语,一半是危险,另外一半就是机遇。在传统经验中得来的智慧,也暗合塔勒布推崇的概率论思维。
英国央行经济学家、伦敦经济学院研究员、英国财政部经济顾问委员会前主席理查德·戴维斯在他的新书《极端经济:韧性、复苏与未来》中,对于危险和机遇展示了一种全新的视角,而且这些研究都来自于他的见闻和亲身体验,并非塔勒布那样炫技般的引经据典和理论演绎。《极端经济:韧性、复苏与未来》,理查德·戴维斯 著,冯毅、齐晓飞 译,中信出版集团2020年8月出版

《极端经济:韧性、复苏与未来》,理查德·戴维斯 著,冯毅、齐晓飞 译,中信出版集团2020年8月出版

全书第一章举出了亚齐海啸发生后的一个案例。当发生海啸正规经济受到摧毁的时候,由朋友发放贷款、出售黄金换取现金等经济活动,虽然是非正规的,但是却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成为重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当正规经济受损的时候,非正规的和传统的贸易交易以及保险体系往往最先成为经济恢复的源泉。
当然,监狱的情境可能是书中更特殊的一个,因为这是一个大部分人毕生无缘的地方。同灾区和难民营一样,人们在监狱失去了社会地位,失去了以前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但最重要的区别在于海啸幸存者遭受创伤之后,很快就得到了外界的帮助,但是这对监狱里的囚徒来说是痴心妄想。
在那里,人类贸易和建立非正规经济的行为都受到了压制,好在地球上几乎所有的监狱里都有蓬勃的地下经济。在这种极端情况下,人类进行非正规交易和交换是不可能抑制的。在戴维斯的监狱故事里,生活必需品又恢复到用一种硬通物品来换取,比如说咖啡、烟就成为准货币。
无独有偶,《薛兆丰经济学讲义》里,第1讲就介绍了《战俘营里的经济组织》这篇文章。其作者雷德福是一位经济学者,在二战时他被当作战俘投进了德国的战俘营,二战结束后,他根据自己在战俘营里的细致观察写的这篇文章。在他的文章里描述到,战俘营不但有物品交易的中介——就是用香烟来代替货币,而且还存在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就是用坏香烟来代替好香烟交易。战俘营里还会有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甚至还有跨境交易。他说,这篇文章告诉我们,经济规律在哪儿都起作用。
《极端经济》一书,正是在各种极端的情境中还原了被惯常理论掩盖的真相。在极端贫困的城市金沙萨,由于各种政治经济问题,一个特大城市,却只拥有村庄级的基础设施。而同时,金沙萨又是一个巨大的山寨市场,城市里的道路和城中村中到处都是小贩。其结果是有组织、非正规的经济深入生活的各个领域,但由于交通、教育等公共产品的落后和公职人员的腐败,让这个城市成为典型“失败城市”。这说明,经济规律无处不在,但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这只是《极端经济》中的两个场景。为了写这本书,理查德·戴维斯还去了偷渡盛行的无人区、不平等地区、老龄化地区、科技前沿地区等共9个极端的经济体,采访了500多名当地的官员、居民、罪犯。与曾作为战俘的雷德福不同的是,他的情境体验显然时间不够长,且是以第三方而不是当事人的视角,但是他们对情境重要性的认识却是一致的。
关于情境的这种重要性。高毅资产董事长邱国鹭曾经在《投资最简单的事》中讲述了一个故事:
初学投资策略时我写了篇颇为自得的报告,屁颠屁颠跑去交给了老板,他的第一句评价是:“逻辑性很强。”我赶紧做谦虚状:“过奖过奖。”他笑着说:“别误会,这不是夸奖,是指出你的不足。逻辑性强的策略报告一般没用,因为市场经常不讲逻辑。”在经历了市场的几次大起大落之后,我回想起这句话,言犹在耳。老板并不是说策略报告不需要逻辑,而是说成功的策略需要对市场短期的反逻辑性的非理性行为有充分的考量。
经济学的理论推演和数据分析固然是经济学“科学化”的必然和进步所在,但那些在理论中被抽象掉的、在数据中被平均掉的内容,也让经济学在繁荣中留下了遗憾。完美运行的经济体系原子化的个体之外,还有非正规经济及与之相联系的社会关系和信任。理查德·戴维斯认为,经济学的一个最大的空白在于它完全忽视了社会资本。而这种社会资本是比实业资本、金融资本更底层的内容。并且,在面对极端压力的和变化方面,社会资本所扮演的角色是非常清晰的,它是一种粘合剂,将社会上其他资产捆绑在一起,在更多的信任和互利中使经济更具有韧性。
这也正好回应了戴维斯这本书提出的问题,即来自全球出现的三种趋势,或者说面临的三种挑战:人口老龄化、新技术带来的不确定性,以及不平等的加剧。
正如人们所体验的新冠病毒疫情按下暂停键的情境,未来每个人都有可能遇到突发、极端情况下的经济状态。在教科书、论文中的经典经济学外面的世界,社会资本形成的安全网对应着城市生活困难的解决之道。这需要情境经济学的回归——比如近年来突出情境维度的行为经济学、实验经济学、扶贫经济学等领域的开拓者屡获诺贝尔经济学奖,以及何帆教授30年调研考察报告《变量》的异军突起。但是,更需要在精妙理论中异化的人们,对已经形成的惯性思维、简单化思维的保持清醒认识,并进一步获得把握情境和真实世界的认知及方法。
(作者本力为北京大学汇丰金融研究院秘书长,《北大金融评论》副主编)

责任编辑:蔡军剑

校对:张亮亮

22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