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马上评丨驴友“作死”的代价该由谁承担?
澎湃首席评论员 西坡
2020-09-10 14:53  来源:澎湃新闻
一位“驴友”闹出了大动静。
9月初,一名中国徒步旅行者鲁某在途经布基纳法索东部城市法达恩古尔马时身患疟疾,病情严重,当地医院联系了中国驻布基纳法索大使馆,使馆请中国驻布医疗队为其提供了指导和协助。9月3日中国驻布基纳法索大使馆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布文章,劝告徒步旅行者快返航,称其前进的方向不是家。
使馆的文章写得情真意切:“勇敢不是鲁莽,特立独行也不是生活的全部。在体验各种痛苦和困境中磨砺意志,提升对人生价值的感悟并不意味着以生命为赌注去试探危险的边界。”这篇文章也让鲁某陷入一场不大不小的网络争议中。
有人骂他愚蠢,有人批评他“浪费国家资源”,甚至有网友发出诅咒。
近年来,“驴友”引发的风波已经累积了不少。多数时候,网友都会责怪“驴友”鲁莽行事、不负责任。就拿鲁某的“穿越非洲”之旅来说,在普通人看来就是在作死,因为途径“恐怖活动高发的危险地点”,自然条件也十分恶劣。
但是我有时候也挺钦佩这些“驴友”的。冒险是刻在人类基因里的冲动,而这种冲动不一定是坏事,取决于你如何衡量人生的成败。
有人追求安全、舒适、长寿,一点风险都不愿冒;有人却对循规蹈矩的安稳生活嗤之以鼻,不折腾毋宁死;大多数人则居于两种极端之间,偶尔会羡慕探险家的恣意人生,却并不会以身犯险。孰优孰劣,孰是孰非?
有些人眼里“无意义的作死”,在另一些人看来却是无价的生命体验。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大家完全没有必要互相鄙视、互相攻讦。参差多元的人生抉择,才能构成壮丽多姿的社会景观。
这两年读到郭建龙的《穿越百年中东》和刘子超的《失落的卫星:深入中亚大陆的旅程》,使我不胜感慨。在我原来的印象中,这类旅行的主角通常都是西方人。现在中国人也开始“走四方”了,这恰恰是中国社会进步的体现。
这不等于说关于“驴友”的讨论都是无谓的,更不等于说所有的“驴友”都要得到无条件的支持。“驴友”有没有“作死”的权利?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作死”的代价该由谁来承担。
比如具体来说,万一你途中遇险,救援的费用谁来承担?这几年,答案已经逐渐明晰起来。遇险“驴友”被救出后被要求承担搜救费的案例越来越多了。
中国“驴友”在国外探险,性质更复杂一些,但道理应该是一样的。比如使领馆尽到提醒劝告义务之后,当事人如果依然“执迷不悟”,那么一切后果自行承担。如果能够提前约定,万一出现意外需要救援,相应费用如何承担,规则就更清晰了。
鲁某的非洲探险故事已经告一段落。据了解,他终于接受使馆劝解,同意返回布首都治疗休养,取道土耳其回国。不过从长远来看,还是应该制定一套完整的方案,让每一个勇敢或鲁莽的鲁某都明白“自己选择自己承担”,以及何种选择何种承担。

责任编辑:程仕才

329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