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马上评|教师节,让我们把目光投向乡村教师
澎湃特约评论员 姚华松
2020-09-10 11:56  来源:澎湃新闻
视觉中国 图

视觉中国 图

昨晚九点,读小学一年级的闺女忙于制作手工,写祝福语,作为教师节礼物送给老师;读幼儿园中班的儿子也学姐姐,也要涂鸦作画送给他的老师。我,作为闺女班上的家委成员,过去三天忙碌于家长意见收集、写祝福等事宜。今天早上,每个学校应该都花团锦簇,香气四溢,“教师节快乐”“老师,您辛苦了”等响彻都市学校的每个角落。
这估摸着也是全国城市中小学这几天熟悉的场景了。
今年的教师节很特殊,很多师生“修整”了大半年才入校,这样的仪式显得尤为必要,有利于振奋人心,重振旗鼓,重回教书育人和传道授业解惑的正常轨道。
但是,与城市教育竞赛日趋激烈相对应的是,乡村教育却遭遇了自身的困境。囿于城乡二元结构在教育领域的全方位影响,很多乡村老师纷纷进城镇,老师的情怀毕竟敌不过低工资、低福利、无社交、艰苦生存环境、缺少晋升与发展机会的残酷现实。正所谓,人往高处走,鲜有人可以抵抗城镇化和现代化的潮流。
我一直认为乡村教师最伟大,因为他们耐得住寂寞、耐得住清贫。多年前,我追了一部叫《牵手人生》的电视剧,故事发生在黄河滩边的河南长垣县马野庄,讲述的是一位患有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全身肌肉大面积瘫痪的残疾人在条件非常艰苦的农村办学办校,并坚守18年的感人事迹。
乡村教师的伟大还在于他们身上的责任无比重大——他们不仅要传授书本知识,还要传播乡土知识与乡村技艺,还要厚值传统道德与乡村文化。他们面对的是很多父母出门在外打工的留守儿童,虽然其中也有钟芳蓉等佼佼者,但这些孩子更多现实的问题是,因隔代宠溺而变得叛逆,或因为缺乏必要的管束终日沉迷于游戏而不能自拔。
毋庸置疑,上述长期性、结构性和复杂性问题不是当前孱弱的乡村教师队伍就可以胜任和搞得定的。众所周知,知识、技能与观念的贫乏是乡村贫困与落后的重要因素,如何解决?乡村教育责无旁贷,乡村教育的作用举足轻重,乡村教理应是乡村发展的重中之重,乡村教育理应放在乡村振兴战略的优先位置。
很庆幸,最近教育部联合其他六部委出台《教育部等六部门关于加强新时代乡村教师队伍建设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提出了造就一支热爱乡村、数量充足、素质优良、充满活力的乡村教师队伍的发展目标,重点从强化师德师风、创新编制管理、畅通城乡配置渠道、革新教育模式、扩展职业成长通道、提高教师待遇、关心青年教师工作与生活等方面进行了总体安排与部署。
接下来的重点工作就是各地各部门如何不折不扣地落实《意见》,真正践行让乡村教育成为乡村振兴的突破口与着力点,从制度、人、财、物等方面进行全方位和系统性补给,让乡村教育旧貌换新颜,让乡村教师成为受人尊敬、让人向往的职业。
(作者系广州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

责任编辑:沈彬

校对:施鋆

82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