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社区堆肥|印度班加罗尔(下):大城市如何就地处理厨余
口述:张雪华 整理:陈徐颖 冯婧
2020-09-09 11:39  来源:澎湃新闻
总结来说,班加罗尔的社区堆肥模式是由SWMRT牵头,带领当地公益组织、社会企业和志愿者团体形成合力,先试先行,这是自下而上的尝试和推广模式。他们借由垃圾危机带来的契机,促使邦法院出台法令,一旦法令出台,又变成了自上而下的推广和执行模式。可以说,班加罗尔堆肥模式是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两种方式的有机结合,为我们在中国探索厨余垃圾就地资源化利用(尤其是尝试和推广社区厨余堆肥)的技术和管理路径提供了新思路。
下面,介绍一些具体的堆肥案例。班加罗尔一个小区的堆肥筐。本文图片均由张雪华提供

班加罗尔一个小区的堆肥筐。本文图片均由张雪华提供

这个小区有1332户,堆肥已经做了七年多。他们把厨余、干树叶、椰渣(不带菌种)、锯木渣,再加一种微生物菌种,混在一起用破碎机打碎后进行堆肥。我将之称为购物筐堆肥,是最简单、最经济的一种社区堆肥方法。这个小区大概有1000个筐,一天的厨余量近1000公斤,一个框能装约13公斤厨余,每天大约用80-100个筐,可以每10天轮回一次。十天后,从购物筐转移到堆肥池里继续发酵前,还会再打碎一次并筛滤,大颗粒放回下一轮堆肥筐里,小的才进入堆肥池继续发酵。整个堆肥过程需要35天到40天完成。一种堆肥过程的示意图

一种堆肥过程的示意图

该小区的垃圾处理房大概三百平方米,不光用来堆肥,同时做回收垃圾的二次分拣。干垃圾可以卖钱,厨余也能卖钱。这里由一个福利委员会的女士进行管理,雇佣了6名工人负责垃圾二次分拣和堆肥管理。每天早上十点到十一点半,小区清洁工上门收垃圾,一栋楼两个人。这种精细化管理保障了最终肥质的品质,当地很多人都愿意购买他们的堆肥成品。
波卡西(Bokashi)堆肥在中国也比较流行,对处理混合厨余(生、熟、肉类厨余)非常有效。波卡西桶的原理非常简单,就是以厌氧为主的兼氧发酵过程。但是如果管理不当,非常容易发臭,尤其在发酵物转移过程中,经常散发大量异味,导致居民反感、抱怨。度假村老板的波卡西桶

度假村老板的波卡西桶

这是班加罗尔的一个度假村老板,他在城里有三个餐馆。每天产生大约240公斤厨余,要分装八到十个波卡西桶,然后加椰渣、加菌、压紧,静置三天后把桶送到度假村,继续发酵两周。随后转移出来,再加树叶进行二次好氧堆肥,再经过三到四周完成腐熟过程,堆肥产品就可以使用了。班加罗尔市政府办公区里的密封式堆肥设施

班加罗尔市政府办公区里的密封式堆肥设施

这里是班加罗尔市政府办公区里的堆肥设施,他们开始堆肥才两三年。之前提到的案例都是开放式堆肥,这里使用的是密封式堆肥设施。他们把办公区的有机垃圾都收集起来进行堆肥,还会收集干树叶作为调节物质一起堆肥。发酵完毕后,放到金属堆肥框里进行腐熟。最后的成熟肥质量非常好,施用于办公区的园林土壤。
根据班加罗尔政府2019年初的估计(政府一直没有准确的统计数据),全市150户以上规模的住宅小区里,大约有50%的小区已经在开展厨余堆肥。那么问题来了,剩下50%的厨余去哪了呢?据接待我们的市政官员介绍,一些去了政府认证的堆肥公司,另一些被填埋到了老旧的采石场。
这就说明,不管法令和政府政策制定有多好,很多行政小区的堆肥中心并没有建立起来。坦率地说,当地政府仍然存在不作为的现象,能不做就不做事,这种现象在很多国家和地区都存在,都得靠社会力量的持续推动。
堆肥产业链的形成
班加罗尔实施分散式垃圾管理模式以来,我们可以看到一条从设计到销售的堆肥产业链开始逐步形成。当地的农民开始愿意使用厨余堆出来的堆肥成品,出现了专门收购和销售堆肥产品的公司。产业链的形成也会降低堆肥原料的价格,比如椰渣,印度的带菌椰砖每5公斤的销售价格是25元人民币,不带菌的椰砖每5公斤为19元人民币。而在中国市面上,不带菌椰砖每5公斤的网络销售价格为23-25元。
最近一年多,城市厨余堆肥和农业种植的链条已经开始打通。政府在两年前尝试搭建了一个链接堆肥和种植的平台,将政府认证的堆肥产品推荐给农民使用。由于政府未曾真正推动,平台始终没搞起来。2019年,SWMRT自己搞了个平台,目前已经入驻了几十个农场。
由于新冠疫情,很多人都不去超市买东西,所以农贸市场突然变得红火,更多的人开始收购堆肥产品,这也拉近了社区堆肥和农民的直接联系。由此可见,打通物质流通、形成有机物质的闭合链条非常重要。
当然,政府认证也很重要。去年年底,班加罗尔政府开始认证相关的堆肥企业,比如堆肥设施生产企业、堆肥原料企业和堆肥咨询公司,目前已有37家企业得到了政府资质。这是堆肥行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在社会组织的推动下,政府才采取的措施。另一方面,类似SWMRT这样的公益组织自身也孵化出堆肥相关的社会企业和社会组织。
比如,Hasiru Dala是当地有名的关注垃圾议题的慈善组织,后来孵化出一个同名的社会企业,重点扶持社会最底层的拾荒匠,为他们从政府那里争取合法就业身份和相关福利,给他们提供技术培训,让他们持证上岗,帮助管理各个社区的堆肥。
Daily Damp是当地最早的堆肥公司,于2005年成立,主要销售堆肥设施和各种堆肥辅助产品,近年来开始收购合格的堆肥产品。该公司发明了最早的封闭式堆肥箱,风靡印度,甚至被欧美人仿制。这个公司获得了印度2015年年度最佳社会企业奖。班加罗尔市新建的堆肥学习中心:社会组织正在对居民进行堆肥培训

班加罗尔市新建的堆肥学习中心:社会组织正在对居民进行堆肥培训

2005年以来,家庭堆肥在班加罗尔逐步兴起,给之后的社区堆肥和集中堆肥打下了重要的群众基础。比如,我们聘请的印度专家Vasuki把自己家的车库变成了堆肥设施库房,他家门口那条街变成了堆肥的展示场所,能够处理附近十几家邻居的厨余。堆肥专家Vasuki的堆肥公司和家庭堆肥设施展示

堆肥专家Vasuki的堆肥公司和家庭堆肥设施展示

我们参观过一家运行了十几年的公益堆肥工作坊,位于当地知名环保活动家Vani的家中,活动场地在楼顶,一百多平方米的地方展示了各种各样的堆肥方式。比如,最简单的免费自制堆肥桶,里面放上街上捡来的干树叶,用手捏碎,就可以堆肥。
我印象最深的是,Vani第一次见面就反复给我说,避免家里堆肥滋生蚊虫臭味的最好方法是在厨余产生的第一时间马上进行堆肥。换句话说,让厨余从菜板和饭桌直接进入堆肥桶,避免搁置过长产生的腐烂和臭味。换言之,厨余刚产生时还没腐烂,也没有蚊虫,是最好管控的。
在我看来,堆肥学习中心(learning center)的建成是班加罗尔社区堆肥成功的标志性事件。这个学习中心于2019年初建成,市政府拿出一个三英亩大的小公园作为场所,环保组织说服当地一家垃圾收运公司出资支持。这个垃圾公司是班加罗尔一个区议员的侄儿运营的,他每年捐赠公司月收入的三分之一,用于维持学习中心的运作和管理。
班加罗尔的借鉴意义
厨余源头分类非常重要。印度专家说,当地分出的厨余垃圾纯度能够达到95%,这跟上门收集,不用塑料袋都有关,可视度高,混合的杂质少。
其次,堆肥的精细化管理非常重要,这是最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他们把堆肥当成一种科学和艺术来对待,努力掌握堆肥的基本原理,选择合适的堆肥方式,注重堆肥过程的管理。在个体和社区层面,让堆肥成为践行循环经济的最好方式。
我在那里经常听当地的环保组织负责人说:把堆肥过程当做自己的孩子来养育(Treat your composting as your baby)。班加罗尔精细化的管理,既可以提高居民对堆肥的接受度,保障堆肥产品品质,又慢慢形成了产业链,促进了社区堆肥模式的推广。
另外,班加罗尔模式离不开社会力量的大力推动和堆肥企业的参与。比如,之前提到的“堆肥之母”Vani从2005年就开始推广家庭堆肥。试想,如果一个城市里1%的家庭都尝试过堆肥,那么大部分人都听说过或见识过堆肥,堆肥就有一定的社会接受度。到2012年垃圾危机出现时,当地已经有十几个社区形成了可持续的堆肥模式,这是班加罗尔垃圾新政能够出台和执行的非常重要的前提条件。班加罗尔参与堆肥推广的社会组织和企业

班加罗尔参与堆肥推广的社会组织和企业

公益组织不仅推动了政策的出台(包括提起公益诉讼),在政策出台后,它们也变成了推广的中坚力量,帮助政府完善垃圾分类、厨余堆肥、居民发动等动员和培训工作。他们没有等待政府去执行政策,而是积极帮助政府培训志愿者,推动和监督政府工作。我们都知道,完全靠政府自觉执行到位是很难的。
在班加罗尔,社会组织一开始就很支持堆肥产业的出现,政府和社区组织都鼓励个人成立社会企业,通过养活自己来扶持产业。还有一点很重要,社区和企业都需要努力做到堆肥过程和堆肥产品的安全无害,以保障其在公共领域和农田的应用。
【张雪华系南京大学(溧水)生态环境研究首席科学家,斯坦福大学环境与资源跨学科专业博士。本文根据6月30日万科公益基金会“堆成出新”系列讲座整理而成。】由澎湃研究所编著的《垃圾分类的全球经验与上海实践》刚刚上市,请扫描二维码或关注微信公众号“ 群岛丨Archipelago”和“同济大学出版社”的微店,当当网亦有销售。

由澎湃研究所编著的《垃圾分类的全球经验与上海实践》刚刚上市,请扫描二维码或关注微信公众号“ 群岛丨Archipelago”和“同济大学出版社”的微店,当当网亦有销售。

责任编辑:吴英燕

校对:刘威

44
从垃圾分类到无废城市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