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与洪共存|南方洪水故事:彩虹桥、皮划艇和气候变化
绿色和平行动派
2020-09-04 13:06 
“气候变化”这几个分开都认得、合在一起令人陌生的词,已经不由分说,用超大的威力开始诠释自己。
它不再停留在生涩的报告和抽象的数字里;它裹挟着大气环流本身的强度,地球表面释放不出的热量,四处加剧气象影响,制造极端天气;它的作用,使得一些地方旱涝频发,高温加剧,它把今夏极圈的气温,推上历史新高。
今年8月24日发布的《中国气候变化蓝皮书(2020)》指出:气候系统多项关键指标呈加速变化趋势。中国是全球气候变化的敏感区,气候极端性增强,降水变化区域差异明显、暴雨日数增多;我国生态气候总体趋好,区域生态环境不稳定性加大。
我们在一个播客节目的留言里读到了一个洪灾下的个人经历,很受触动。于是我们和三个刚经历洪水的朋友聊了聊,下面是他们的故事。
1.今年的灾情不太一样
阿呆是婺源本地人,父母在婺源还有数亩水稻,作为自由摄影师,他有多年新闻摄影和纪实摄影的经验,并聚焦于公益纪实摄影项目,包括重病救助、农业创新、环境议题等。婺源水灾过后,阿呆去拍摄了被冲垮剩下桥墩的彩虹桥。
新闻报道中的江西婺源灾情是这样的:7月6日至8日,婺源县普降大到暴雨。以大鄣山564mm为最大,浙源乡522mm次之。截至7月13日上午,降雨量达1966毫米,相当于北京3年的降雨量。全县18个乡镇普遍受灾。据乡镇初步统计,全县受灾人口172180人,紧急转移66132人,直接经济损失达32765.45万元 。2020年7月8日,江西婺源县清华镇一座拥有800多年历史的廊桥——彩虹桥桥面被洪水淹没超1米。
以下是阿呆的口述:

我是在洪水退去第二天赶回老家婺源的,附近的彩虹桥——建造于南宋的石木廊桥,第一次被冲断了。上游大鄣山乡河边的村落都被淹了,水淹到1.5米,很多砖瓦房被冲垮。我听说婺源今年6至7月降水超过北京3年的降水量。7月9日,也就是彩虹桥被冲垮的次日,航拍彩虹桥。图片由阿呆提供

7月9日,也就是彩虹桥被冲垮的次日,航拍彩虹桥。图片由阿呆提供

 我爸57岁了,他说这是淹得最厉害的一次,水面离我家就差一个台阶。我家的稻田也被淹了,水稻是端午前后刚种下去的中稻。以往田地被浸泡半天,水就过去的,可这次水太大太急,裹着泥沙、鹅卵石和沙子进来。以往补种或者扶正就可以,这次不行了,稻子应该是没有收成了,虽然家里的收入并不靠这几亩田。
我有很多时间在南昌生活,很多朋友在洪水来时就在南昌。他们跟我说,鄱阳湖和长江的洪峰,导致南昌段赣江水很高。在南昌最大的音乐喷泉附近,江水基本都漫到沿江路。朋友居住的小区发生了内涝,往年从来没淹过的地方都浸到了;还有朋友在南昌站转车,记录了地下隧道里水淹到大腿的景象。7月7日晚上,通往南昌站的地下隧道。图片由阿呆提供

7月7日晚上,通往南昌站的地下隧道。图片由阿呆提供

 对于山区,村里人对洪水的认识是,只要房子还在,只要不绝收,就能挺过去。你可以理解为,山村更像是个海绵系统:婺源这次受灾就一天,8号受灾,9号就过了,一周之后大家就平复下来了。
房子塌了的人家,需要漫长的缓痛期,用半年或者一年去恢复,这是2017年洪水之后,我也拍摄过的故事。也有朋友是98年洪水受灾的,导致整个村子都要迁移,他在棚里住了大半年,去隔壁县读小学,经历了2到3年才安顿下来。家里原先是水泥宅基地,村子搬迁后被改成菜地用了。
现在更大的问题是平原地区,江西省南高北低,赣江是从南岭往北流,南昌位于鄱阳湖平原,海拔只有20多米,平原一边是罗霄山脉,一边是武夷山脉,于是一下雨所有水都聚过来。我不知道,是因为极端天气还是地势问题,只要设计稍有不合理,就很容易内涝,尤其是南昌的老城区。
彩虹桥,是当地人的精神的寄托,文化认同。平常是个景点,但是桥冲垮了之后,婺源当地有文化情结的人都去看,去哭。还好桥墩还在,洪水只冲走了木质结构的桥面。
只要桥墩还在,希望就在。
婺源很多人在寻找桥梁主体,村民自发在下游找,找到一块就送回去。7月9日,彩虹桥被冲垮的次日,屹立的桥墩。图片由阿呆提供

7月9日,彩虹桥被冲垮的次日,屹立的桥墩。图片由阿呆提供

相比过去,今年的预警和播报都比较及时。我们当地,从5月份,就进入汛期了,媒体都要准备汛期的报道,政府肯定准备了方案。
2017年,我曾经报道过婺源的洪水,因为上游泄洪,县城水位上升得很快,半小时涨1米。因为洪水来得太突然了,县城很多商铺没有撤离。而今年这次,大家能从很多途径接收洪峰播报,微信公众号都有,提醒服务全面,大家就及时撤离了,所以县城受灾情况没有2017年严重。
只是,人工能预报一些东西,但不是预测所有,每年会出问题的地方、出问题的方式都不同。我们只得去适应,尽量准备得更好。
气象问题太专业了,我不懂,大概知道是“厄尔尼诺”+“拉尼娜”的影响。我们赣北在下雨的时候,赣南和广东有些地方比较旱,赣南今年6至7月非常旱,比较异常,比一般伏旱来得早。感觉江西越来越像印度,只有干湿季。
感觉我们正在经历的这10年,已经和过去20年非常不一样了。
2.皮划艇爱好者,请假去救人
平静的幸福(网名)是乐山本地人,是乐山市嘉州踏浪漂流俱乐部的成员,皮划艇爱好者,具有水上运动的安全知识和行动能力,有红十字认可的急救员资格。在洪水发生前,他和俱乐部的伙伴们就准备好小艇和物资准备救援,在洪水到乐山的当天早上,通讯暂时中断,他和队友们划艇出门去帮助社区转移受灾市民。有市民拍下了他在城里做救援的身影,发布在抖音上。
新闻报道中的乐山情况:8月18日乐山大佛脚趾被淹,四川省和乐山市两级历史上首次启动I级防汛应急响应。8月17日,乐山遭遇了罕见的暴雨洪水。18日,青衣江、岷江乐山段都发生了超警超保水位,青衣江夹江水文站洪峰最高水位414.71米,为有历史记录最大洪水,洪水重现期百年一遇。岷江五通桥水文站洪峰最高水位345.63米,为1953年建站以来最大洪水。本轮暴雨洪水过程,降雨量大、洪水量级高,乐山市11个县和乐山高新区全部受灾,中心城区的三成区域发生内涝,全市沿江城市和乡镇(街道),大量房屋、商铺、农作物遭到水毁。
以下是“平静的幸福”的口述:

要我说,我不会说呀,哈哈。本身有能力,这(指水上救援)是我们必须做的呀。
乐山处在三江汇合处,这里有大渡河、青衣江和岷江,一直以来是一个水资源丰富的城市。
大佛洗脚,百年一遇,在世的乐山人都没有遇到过。在老人的说法里,大佛洗脚意味着乐山老城都淹了;据我的观察,这次乐山城区有差不多三分之一面积淹掉了,城里水位最高处,几乎没过头了。而且来洪水时,水势非常迅猛。
我们俱乐部准备了七八条艇,准备参与救援。民间团体不在政府的统一调度队伍内,我们就采取就近救援的工作方式,主要是对接社区工作人员和派出所民警,协助社区转移房屋被水淹、生活不便的市民。独木舟进入被水淹的社区。图片由平安的幸福提供

独木舟进入被水淹的社区。图片由平安的幸福提供

对受过专业水上救援任务的我们来说,挑战不是来自救援难度,而是来自作业强度。如果说难度,我可以在4级白水中穿梭,而在被淹的城区内救助群众,几乎就是静水,没有任何难度,受灾最大的区域也只有2级白水,最多不到3级;但是一整天一直没有停下来,划得精疲力尽了。
当时满街都是需要帮助的人,我能帮助的人很少,可能只有几十人。
我觉得社区的工作人员和派出所民警,包括基层交警,真的行动力很强,很能吃苦,连夜工作。对暂时回不了家的群众,还要集中安置。大家协力帮助社区中的老人转移。图片由平安的幸福提供

大家协力帮助社区中的老人转移。图片由平安的幸福提供

 我出来参与救援时,车上有一个浆板,一艘独木舟,一个人看情况轮换使用。后来遇到几位民警,我现场进行独木舟技巧速成培训,并将一艘独木舟交给他们共同参与救援;后来才知道,他们其中一位是派出所的所长。
大家都非常有凝聚力,更让我觉得我们这些民间的专业水上救援人员,可以去发挥更大的作用,帮助解决更大的危险。
我觉得,我们可以参与洪水救援的统筹调配,获得统一的后援保障,能够在一些更需要技术的救援任务中发挥作用;无论是受培训的难度级别,还是我们日常练习的频率,都保障了我们有能力去挑战更难的救援任务。
还值得一提的是,市民的安全意识的培养。
我觉得这次防灾预警虽然做得很好很及时,头一天晚上就建议居民疏散,也建议停放在低洼地带的车挪走。但是今年乐山的特殊情况是,大暴雨预警发布了很多次(之前12号有一次较轻的洪水),老乡们可能心态有点放松,对18号的洪水不够重视。所以救援时发现,很多市民其实没转移,好几千台汽车被泡了。独木舟在社区中施救。图片由平安的幸福提供

独木舟在社区中施救。图片由平安的幸福提供

 当我们讲安全时,不能只提被动的安全,也要配合主动的安全行动。不能一味等待救援,而没有自救的知识和能力,至少学会游泳。
皮划艇运动教会我如何与风险相处:首先是了解并尊重江河,并建立接受与愿意挑战风险的心态;其次是专业,通过训练、装备等来提升对风险的防范与控制。
乐山这样的城市,因为靠着三江,无论从本身优势还是主动风险防控来说,都应该鼓励水上运动培训和人才培养。
我只是个普通人,水上运动爱好者,我是凭借自己对水的敏感和本能。参加救援是我利用我的工作日,要跟单位请假去的。能够帮助需要帮助的人,真的挺开心的。救援进行中。图片由平安的幸福提供

救援进行中。图片由平安的幸福提供

3.越来越频繁的暴雨,普通人能做什么
Crystal(网名)在成都的金融行业工作,2015年搬来成都,过去三年都经历了暴雨,今年8月15日至16日成都暴雨与内涝发生时,她在成都龙泉驿区。
新闻报道的情况是这样的:8月15日20时开始,成都龙泉驿区迎来强降雨。数据显示,本轮降雨量为成都龙泉驿区1980年以来历史最高值,也是成都市22个区(市)县最大降雨量。受持续强降雨影响,龙泉驿区积水过膝,车辆受困,驿都大道水深甚至达到了80公分。
以下是Crystal的口述:

我住在成都龙泉驿区,就是受暴雨影响比较大的区域之一,主路被淹,公交停摆。
我工作的公司允许暴雨时申请在家办公,主要是为了保障大家的安全,避开拥堵,避免不必要的交通事故——我有朋友因为暴雨追尾两次。
可能是因为来自市政府和各种机构宣传预警,和对市民的安全教育比较充分,大家做了一定的迎灾准备。比如,在黄色预警发布时,社区的电瓶车、垃圾箱等就全部被清走,在容易进水的地方放上防洪沙袋。
对市民的安全提醒,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关于交通与出行的。一方面是关于私家车的安全信息,包括哪里不适合停车、车被泡了应该怎么处理、雨天驾车安全等;另一方面是关于出行,因为成都是盆地,往外走一点就进入山区,市民周末都喜欢往汶川甘孜阿坝那个方向去玩,所以这次暴雨前,大家就收到短信、本地公号和媒体的提醒,请大家注意暴雨和泥石流、高速封闭等问题,谨慎出行。
政府的预警信息与安全教育,对公司设计更人性的政策也是有推动的,我们公司推出了减少员工风险的合理政策,比如可以在家办公等。
在市区,暴雨和内涝对个人最大的影响就是车被泡了,我住的小区停车场没事,但朋友说468商圈(龙泉驿区的一个商圈)的停车场进了水。
越来越多朋友主动买车水险,保险公司也很在意去推广这款险。于是大家也开始在群里分析各家的车水险,哪些情况不包(赔),什么情况包(赔)的理赔攻略。网上有攻略说,车泡了千万不要点火!就让它泡着!不然保险公司就不赔了。
我已经接受了这个季节就是暴雨的季节。我觉得风险更大的不是城市,而是七八十公里以外的山区;城市内涝不是那么凶猛可怕。《哈利波特》如期上映,大雨没有影响大家去电影院的脚步。在四川,对待发生的一切问题,大家就是很平常心。
但我觉得非常必要的是,学会自救、自保的基本常识。对于我们90后来说,自救应该是这一代或更年轻的人应该具备的常识,不能有问题就只知道打求助。
我也不会在暴雨和内涝时点外卖,不想给外卖小哥增加麻烦。
本来天气就很极端了,公交都停了,不能出门了,如果还因为送餐慢了投诉外卖小哥,就很不人性,不善意。外卖平台可以临时终止服务,为了员工安全考虑,即使给员工买了保险,员工受伤也是公司的损失呀。
我听本地人说,之前(的暴雨和内涝)没有那么凶狠,没有那么极端。而现在,每年七八月,必是暴雨季。我自己也发现,暴雨有变严重的趋势,这可能和气候变化这样的长时间变化有关系。
从人对气候的影响来说,普通人可以做的也很多啊。比如垃圾分类,少用一次性塑料制品。我们人口多,这些小事大家一起做,就很重要。比如鸡蛋托这样的纸品,是应该回收的呀,但是一些废品回收站就不收……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号“绿色和平行动派”,原文标题为《我和三个经历了洪水的朋友聊了聊他们的见闻与感受》,经编辑处理)

责任编辑:冯婧

校对:张艳

5
与洪共存|新自然:荷兰为何花巨资为鸟儿建岛 与洪共存|德国自然灾害保险有何意义 与洪共存|德国操作指南:公众如何应对洪水 与洪共存|荷兰堤防体系:顺应大自然的演变 与洪共存|德国防洪经验:如何科学认知和管理洪水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