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跟莎伦·佐金漫步纽约:“隐于市”的科技创新集聚区
澎湃新闻记者 李麑
2020-08-15 10:53  来源:澎湃新闻
莎伦·佐金试图找寻纽约市的科技创新集聚区。本视频由佐金教授提供。字幕翻译:李麑,字幕制作:陈鑫培
制图:冯婧

制图:冯婧

纽约已经发展成为美国第二大科技中心,但相比苹果在库比蒂诺的“飞船”总部,或是亚马逊在西雅图的三颗“球形温室”,入驻纽约的巨头和新贵们都相对“谦逊”,起码看起来如此。
这里鲜少有围合型的总部园区,一度宣布在长岛市(Long Island City,虽名为市,实为纽约市东北部的一处社区)设立第二总部的亚马逊也已撤回决定。当然亚马逊并未撤离纽约,2019年底,它已入驻曼哈顿,新的办公区可以容纳1500名员工。
科技公司们都在何处?这些“隐于市”的力量如何形塑了纽约市的城市空间?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了纽约市立大学布鲁克林学院荣誉教授莎伦·佐金(Sharon Zukin),上篇回望了这座城市自1960年后的后工业历史,下篇是佐金的都市漫游,她将带我们找寻纽约市的科技创新集聚区。绘图Sebastian Villamizar-Santamaria,经佐金授权,图原刊载于The Innovation Complex: Cities, Tech, and the New Economy

绘图Sebastian Villamizar-Santamaria,经佐金授权,图原刊载于The Innovation Complex: Cities, Tech, and the New Economy

1902年竣工的熨斗大厦曾是纽约最高楼,如今其周边区域成为科技公司聚集的“硅巷”。图片来自Wikimedia Commons

1902年竣工的熨斗大厦曾是纽约最高楼,如今其周边区域成为科技公司聚集的“硅巷”。图片来自Wikimedia Commons

“硅巷”(Silicon Alley)和DUMBO
硅巷没有边界,人们只能划出它的大致范围,沿百老汇大道,从熨斗大厦(Flatiron Building)到SoHo区。如今,这里聚集了大量科技企业,Kickstarter、Tumblr、Buzzfeed,还有一众尚未成名的初创团队。
硅巷得名于1990年代,此前这片区域更多与金融、艺术关联。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随着制造业转移,SoHo区的家庭作坊关闭,宽敞的空间和低廉的租金一度吸引了艺术家入驻,佐金的《阁楼生活》(Loft Living)记录的就是这段历史。
1990年代互联网热潮下,纽约的新媒体产业逐渐发展,硅巷也吸引了一众科技企业、风险投资者。
但在世纪之交,硅巷遭受打击。先是互联网泡沫崩溃,接着是2001年的9·11恐怖袭击。佐金访谈了多位纽约科技从业者,很多人回忆,9·11后,几乎没有投资人愿意再涉足纽约市。
硅巷进入蛰伏期。直到2007年,第一代iPhone诞生,软件开发走热,纽约市的科技生态逐渐恢复。2008年金融危机后,布隆伯格届政府重视科技创新,鼓励公私合营,硅巷也获得了一些公共资金支持。这是DUMBO区最著名的游人打卡地,楼宇间的曼哈顿桥,如今这里成为一处艺术、科技、商业聚集区。图片来自Wikimedia Commons

这是DUMBO区最著名的游人打卡地,楼宇间的曼哈顿桥,如今这里成为一处艺术、科技、商业聚集区。图片来自Wikimedia Commons

与硅巷类似,DUMBO也是一处自然形成的科技创新集聚区。
DUMBO是曼哈顿桥下街区(Down Under the Manhattan Bridge Overpass)的简称,也与迪士尼动画里的“小飞象”同名。
曼哈顿桥开通于1909年。19世纪末,东河沿岸聚集了大批工厂、货栈,但在20世纪,制造业中心转移,留下了大片闲置空间。
DUMBO的改头换面离不开一个私人房地产开发商David Walentas。
1979年,这里的工业区大量空置,Walentas借钱买下了DUMBO区(当时的旧称仍是Fulton Landing)200万平方英尺的土地,成为这里的最大业主。
由于河对岸就是华尔街,Walentas曾将DUMBO设想为华尔街的前哨基地,希望吸引金融公司入驻。
Walentas参与了许多旧厂房和楼宇的改造计划,兴建了一批新的办公楼和高档公寓。DUMBO区没能如其设想发展成金融区,但艺术氛围推动了地价升值。
2008年经济危机后,布隆伯格市长发起了一项名为“DUMBO孵化器”的公私合营项目,纽约市经济发展公司(NYCEDC)、纽约大学理工学院和Walentas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合作。NYCEDC出资给校方,学校资助师生的科技初创项目,Walentas则对这些初创公司们敞开大门,以相对低廉的价格出租办公空间。纽约的以色列科技公司地图,初创团队有312个。地图来自israelimappedinny.com

纽约的以色列科技公司地图,初创团队有312个。地图来自israelimappedinny.com

康奈尔科技校区(Cornell Tech)
如果说硅巷和DUMBO都是自然形成的科技创新集聚区,康奈尔科技校区则是由政府直接推动的项目。
纽约有多所大学和研究机构,但在2008年之前,相比湾区、波士顿,这些学院派的商业转化能力并不强,无论是生命科学还是新媒体。
2010年,布隆伯格发起了一次竞赛,希望在纽约市创办一所工程学和应用科学的研究生院校。“虽然他们并没有直接使用‘精英’这个词,但最终目的是希望纽约培养出来的人才能够最终留在纽约”,佐金表示。这场竞赛的胜者是康奈尔大学和以色列理工学院。
纽约市政府提供了土地和基建——纽约市东北部狭长的罗斯福岛,并拿出一定资金鼓励办学。2017年,师生正式入驻新建成的校区,此前他们一度暂居切尔西区的Google大楼。
康奈尔科技小区的院长Daniel Huttelocher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鼓励教师们与商业与非商业的第三方合作,发起自己的初创项目。实际上,纽约市的多所大学都在推动产学研一体化,纽约州立大学政策研究中心主任Henry Etzkowitz称这种政府、学院、资本的三方合作为“三螺旋”(Triple Helix)模式,鼓励好的想法转化为好产品、好生意。康奈尔科技校区鸟瞰图。图片来自Wikimedia Commons

康奈尔科技校区鸟瞰图。图片来自Wikimedia Commons

布鲁克林造船厂(Brooklyn Navy Yards)
布鲁克林造船厂临近DUMBO区,同为后工业转型区。
19至20世纪,这处造船厂一直是美国海军的造船基地,二战期间,其造船业务到达顶峰。战后,船厂逐渐衰败,直到1969年正式关闭。
同年,纽约市政府以235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造船厂,该区域成为政府资产。
2004年,纽约市投资了7100万美元对造船厂进行整体改造和基础设施更新,并通过向私人开发商租赁土地和建筑物的方式推动活化。这里逐渐发展成为先进制造业、影视工作室及科技初创公司的聚集地。
寸土寸金的纽约仍然保留了制造业,佐金称造船厂体现了一定的“社会使命”。这里设置了专门的“造船厂就业中心”,提供区域性的就业培训服务,面向社区居民、低技能工人和一些刑满释放人员,他们还为本地的高中生提供课程和实习机会。
佐金的纽约漫游之旅中就有一站是New Lab,它位于布鲁克林造船厂的128号楼,占地7800平方米。如今,这里容纳了数十个初创团队。New Lab如今成为科技初创团队聚集区。图片来自Wkimedia Commons

New Lab如今成为科技初创团队聚集区。图片来自Wkimedia Commons

布鲁克林科技三角区(Brooklyn Tech Triangle)
地图上看,布鲁克林科技三角区是三个点,DUMBO、布鲁克林造船厂和布鲁克林中心区。相比前两者商业上的成功,在布鲁克林中心区范围,老旧办公楼宇的空置率仍然很高。
为了“推销”那些空置的办公空间,也为了推动更大范围的更新,布鲁克林最大的商业促进中心Downtown Brooklyn Partnership(“布鲁克林市区伙伴”)联合DUMBO和造船厂,提出了科技三角区的概念。
目前,这里有1350多家科技公司,雇员人数超过了1.7万人。纽约大学坦顿工程学院和纽约城市大学技术学院本地院校也推动了该区域的发展。

责任编辑:冯婧

校对:施鋆

297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