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这三张图,让上海的垃圾末端处理一目了然
澎湃新闻首席编辑 冯婧 制图:黄桅
2020-08-12 16:10  来源:澎湃新闻
2009年12月,我跟随一个环保组织参观了北京的安定垃圾填埋场、南宫堆肥厂和马家楼分练转运站,第一次对垃圾有了直观的认识。
安定垃圾填埋场建成于1996年,北京南城的大部分生活垃圾都填埋至此,每年可填埋垃圾约40万吨,一期的设计年限为14年,但2008年5月就填满封山了。二期扩大了容量和日处理量,目前仍在使用中。
当时的工作人员介绍道,按照安定垃圾填埋场日处理垃圾1400吨估算,每天会产生约340吨渗沥液。“渗沥液”,俗称“垃圾汤”,即垃圾在堆放、填埋和分解掉过程中产生的一种高浓度的有毒有害液体。渗沥液需经过生化处理和反复过滤,最后排出的水可用于垃圾场内的刷车、冲地、绿化等。
我看到垃圾山上,垃圾作业车将卡车卸下的垃圾铺平压实,冒出一阵阵烟气,垃圾的巨大体量让人震惊。不过,工作人员介绍,填埋场产生的沼气可以回收利用,当时,他们正在建设沼气发电系统,建成后可供垃圾场内使用。这个信息让我不再讨厌垃圾场里不时飘来的臭味,原来垃圾也能转换成能源。
在随后的南宫堆肥厂,我又看到垃圾如何堆肥。发酵库房里堆着已经分选的垃圾,但依然有很多塑料瓶、一次性筷子和塑料。当时就有人提出,如果能垃圾分类,这里会不会更容易堆肥?2009年12月,北京大兴区安定垃圾填埋场。澎湃新闻记者 冯婧 图

2009年12月,北京大兴区安定垃圾填埋场。澎湃新闻记者 冯婧 图

那时的我,对垃圾分类还没什么概念,但是从字面理解,如果能把堆肥的垃圾分出来,直接运到堆肥厂,那样确实会减少很多成本。从那以后,我开始关注垃圾分类。而10年后,我所生活的城市——上海率先提出强制垃圾分类。
在《垃圾分类的全球经验和上海实践》一书的整理过程中,我们搜集了很多资料,其中在东京二十三区清扫一部事物组合的官网上下载到一份中文的清扫报告。这个报告让我们受到了很大触动,虽然只有15页,但信息量非常大,而且通俗易懂,尤其是用插图展示了垃圾处理的复杂流程。
作为一名普通市民,我很想了解,分类后的垃圾是如何在末端进行处理的;作为《垃圾分类的全球经验和上海实践》这本书的编辑,我们非常希望能把复杂的垃圾处理过程转化成通俗易懂的信息。
为此,我们参观了上海老港废弃物处置基地以及上海闵行餐厨再生中心。在参观过程时,我们发现展示的多是流程工艺图、简化示意图或模型,并没有类似东京垃圾报告中的科普性插画。
于是,我们根据上海的垃圾末端处理流程,首次绘制出了科普性插画,收录在《垃圾分类的全球经验和上海实践》书中。希望这三张图能让大家对垃圾处理有更直观和深入的认识,并通过垃圾分类,协助垃圾处理厂更好地进行垃圾处理,为未来的“无废城市”尽一份力。制图:黄桅 冯婧

制图:黄桅 冯婧

最后,特别感谢吕长红(上海文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厂长)、范鹏(上海文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工程师)、吴曰丰(上海老港固废综合开发有限公司重大办主任)和唐佶(上海老港废弃物处置有限公司科信部经理助理)提供的技术指导和支持。由澎湃研究所编著的《垃圾分类的全球经验与上海实践》刚刚上市,点此可转到购买链接,或关注微信公众号“ 群岛丨Archipelago”和“同济大学出版社”的微店。

责任编辑:张俊

校对:刘威

47
从垃圾分类到无废城市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