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从滨水制造到滨水筑造:黄浦江的第二次转弯和第三次加速
鲁怡
2020-08-10 15:02 
这座因水而兴的城市,梦想与光荣皆沿江铺展。
8月6日,以“与上海,一起卓越”为主题,融创举行徐汇滨江与北外滩项目双案名发布。融创·北外滩壹号、融创·徐汇滨江壹号,2部TOP级作品逐浪而来,宣告融创在城市更新的担当与手笔,做全球卓越城市的同路人,“壹”起卓越,“壹”起朝理想前行。
至此,沿着滔滔不息的黄浦江,融创已经“种”下了7部TOP级作品,把握黄浦江由“生产之江”向“生活之江”调整的历史契机,定义滨水住宅的高度,建立江水与生活的亲密关系。
2018年,黄浦江滨江45公里贯通开放,昔日工业仓储与老旧住宅犬牙交错的黄浦江,出落为世界级的滨水空间。在这场黄浦江的伟大转型中,离不开沿江单位还江于民的胸襟,也离不开开发单位参与城市更新的责任与担当。
宏图开启,雄心浩荡。在这片一次次引领时代的水岸,在融创一次次同步卓越进程的滨水筑造中,对生活与江水的想象喷薄而出,向着《上海2035》全球卓越城市的理想澎湃而去。
黄浦江是上海工业化的流动史诗。
中国第一个发电厂、第一个自来水厂、第一家造船厂,都自江边滥觞,滨水而生的上海制造,推动中国工业文明百年进步。
工业时代奔流而去,后工业时代拍岸而来。当江边的塔吊与工厂退出历史舞台,伴随产业结构调整,这条上海近代化的经济命脉,引领城市由工业基地向“五个中心”转型。21世纪,黄浦江两岸综合开发波澜壮阔地展开,打破了“滨江不见江,沿江不成景”的城市格局,重新建立起人与水的联系,将生活安放在城市超宝贵的自然资源之中。
黄浦江边,繁华次第开放。从滨水制造到滨水筑造,在全球城市的定位下,哪一片水岸将重续百年辉煌,崛起为满城琳琅的巅峰?哪一片水岸在智慧与创意的目光中破茧重生,招展成智识的领土与艺术的高地,逶迤成了不起的城市景象?
第二次转弯:从上海制造到上海“智”造
黄浦江奔流不息,在城市腹地画出两条华丽的“S”形弧线。
1843年开埠后,沿着东边S形弧线,金融大鳄跨海而来麋集外滩,奠定了“远东华尔街”的金融基因,百年逐梦的故事由此开始。2009年,伴随着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战略部署和需求,外滩的金融功能向南延伸至董家渡,与陆家嘴以“一城一带”的格局错位互补协同发展,成为名副其实的“黄金水岸”。
1917年,就在外滩万国建筑次第崛起之时,在西边的另一条S形弧线上,黄浦江边的龙华大操场开辟为龙华机场,在1930年代,逐步成为远东民用航空的总站;1920年,中国第一家湿法水泥厂——上海水泥公司在岸边设厂投产,与铁路南浦站、北票煤码头、上海飞机制造厂、白猫集团、上粮六库等大工业厂区聚集成近代上海重要的交通运输、物流仓储和生产基地。
当工业时代的辉煌走入历史,这片水岸也走到了智能时代的开始。2008年起,以世博会为契机,正对着浦东世博会会址的“S形”开始华丽转身,以西岸传媒港、西岸智慧谷、西岸金融城三大组团连缀成对标巴黎左岸、伦敦南岸的“上海西岸”,以“一港一谷一城”的空间格局和东面的“一城一带“遥相呼应,成为黄浦江又一次华丽转弯。
如果说东面的S曲线翻涌着决断风云的金融力量,西岸的S形则以“艺术+人工智能”(ART+AI)组成驱动城市发展的“双A”引擎。经过十年筑造,这里不仅成为前沿新潮的科技文创产业集聚地,更成为科创与艺术“双A”领域的大事发生地:2018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在西岸举行;2019年,法国总统马克龙现身西岸揭幕西岸美术馆与蓬皮杜五年展陈合作项目,这年年底,西岸传媒港的最后一栋建筑腾讯华东总部结构封顶;2020年,阿里智慧建筑落地西岸智慧谷,腾讯、阿里、华为、微软、期智研究院等“超强大脑”集结西岸,构建人工智能产业生态。
创见闪耀着智慧的花火,汇聚成引领世界的思潮,这是一片智识的领土,也是一片艺术的水岸。与人工智能共担起“双A”引擎的艺术产业亦聚集成文化艺术的新高地,上海飞机制造厂厂房改建的西岸艺术中心、北票码头改造的龙美术馆、龙华机场大机库改造的余德耀美术馆,工业时代的遗迹蝶变为市民共享的艺术空间,李虎、柳亦春、藤本壮介,一个个建筑大师炫技西岸,厂房变艺术馆,油罐变公园。
在这条荡漾着传承与创新的滨江艺术走廊,一座艺术之宅亦已展开想象,即将崛起为这片艺术水岸的又一部艺术著作,既是艺术的栖居之地,也是艺术本身。在徐汇滨江1.76万方土地,高端住宅大师融创,把“上海的过去和未来”映刻在建筑外墙,撷取爱马仕公寓The Marq建筑精髓,沿袭融创经典立面特点,以大面积玻璃幕墙结合律动曲线,带来充满科技感和艺术感的建筑表达。
西岸营地里的街头篮球场、攀岩墙、滑板广场、骑行天地,机场跑道变身的跑道公园,隐没在草丛中的铁轨和绿皮车厢,以层层跌落的姿势向江水无限延伸的观景平台……在由“生产岸线”向“生活岸线”的转型中,仅拥有游憩休闲的公共空间远远不够,还应打造真正的家园,不仅盛放短暂的停留,更要承纳长久的厮守。
融创徐汇滨江壹号效果图

融创徐汇滨江壹号效果图

融创执笔,一座生长于世纪级水岸的滨水住宅,承载“一港一谷一城”中超强大脑们的居住需求,实现简·雅各布斯提倡的混合性,形成一个涵盖商务、商业、艺术、休闲、住宅的混合性滨水街区,以艺术气质与科技精神,打造24小时不间断的城市活力。
可以说,“近水楼台”是滨水生活彻底的表达。大平层、国际well健康标准、融创4.0智慧社区,通过融创的“滨水筑造”,与黄浦江的互动,不仅是滨水露台一杯咖啡消磨的下午、AI PLAZA或“亚洲商业之心”的一次周末Shopping,它是每一天的江边晨跑、每一夜流动在窗外的一江璀璨,是书桌边江风翻动书页,是入睡前江上升起的一轮明月。
是24小时360度的亲水模式,让执着于形而上的“双A”型人才,尽享形而下的周全与先进,在黄浦江第二次转弯的时代,在高端住宅大师TOP级美学作品之中,尽享滨水筑造的历史性进步。
第三次加速:大江奔流,三造巅峰
沿着黄浦江边的“泥滩”,上海崛起了三座“巅峰”。
第一座巅峰开始于一百年前。1929年,上海第一座超过10层摩天大楼沙逊大厦(今和平饭店)在外滩落成,第一条天际线在浩浩江风中升起。
第二座巅峰开始于三十年前。1990年代,浦东开发,一座座中国第一高的建筑前赴后继刷新着天际线的高度,鱼嘴般向黄浦江探出的陆家嘴,挺立为摩天大楼的盛宴。
第三座巅峰开始于2020年。7月8日,上海市政府批复同意《北外滩地区控制性详细规划》,北外滩被打造成为上海“五个中心”建设的重要功能服务聚集区之一,成为长三角区域城市发展的战略高地与全球城市建设的历史新标杆。一条整体感更强的天际轮廓线将在滨江黄金三角的北端升起,其中1幢480米和1幢380米的地标建筑将成为浦西制高点,与现有的浦西第一高楼白玉兰广场,共同组成北外滩的摩天大楼“三件套”。
三座巅峰,三次城市发展的加速键。与前两座巅峰于荒滩上崛起不同,北外滩是一座崛起于繁华旧影之上的巅峰,一处历史长廊中生长出的潮流高地、一个由城市更新打造的城市中心。过往辉煌、百年摩登,成为它乘风破浪的底气与底蕴——一百年前的巅峰是“远东华尔街”,三十年前的巅峰是“东方曼哈顿“,而这一次,作为世界级会客厅屹立在城市之巅的是这座城市本身。以海派文化的嚆矢挺立于世界目前,在大国崛起与文化自信的风潮中,不再是“东方巴黎”或是某个城市的影子,满载着“卓越的全球城市”的雄心,以上海的姿态与全球卓越城市比肩。
作为上海航运的发源地,北外滩引领了城市的百年进步史,电话、电灯、电影,上海历史上太多新潮的第一次,都在这片江河交汇的土地发生。
1843年,中国第一家西商饭店礼查饭店在北外滩落成,罗素、爱因斯坦等大师造访上海,都下榻于此。礼查饭店对面,外白渡桥以西,百老汇大厦(今上海大厦)曾经是上海仅次于国际饭店的第二高楼,新中国成立后,18层露台成为上海政府招待各国政要的打卡点,赫鲁晓夫、蓬皮杜都曾登临大厦俯瞰上海城景。
步入新世纪,引领风气之先的北外滩依然是名人下榻的“热土”与俯瞰上海的“观景台”。老佛爷Karl Lagerfeld下榻的外滩茂悦酒店,是《小时代》、《欢乐颂》等影视剧的取景地,镜头下流光璀璨的上海,都在北外滩江河汇聚的壮丽视角之中。宝丽嘉、W、悦榕庄,代表奢华与潮流高度的大牌酒店“扎堆”北外滩,这片过客们眼中的栖居胜地,理所当然也是上海人的安居乐土,与上海卓越进程同步的上海融创,以TOP级产品与北外滩的文化复兴同频共建,让这片开创中国交通、教育、文化、艺术等现代文明的“海派文化发源地、先进文化策源地、文化名人聚集地”,崛起为引领时代的居住高地。
融创北外滩壹号效果图

融创北外滩壹号效果图

融创的筑造,是对北外滩史诗级规划的深情响应。根据规划,北外滩将在保留大量历史街区的基础上打造全新的天际线,融创的作品将在回响历史建筑的基础上探索更国际的设计语言,以时代天幕回映北外滩的天际美学。
见证上海足球超好时代的虹口足球场,回荡着史诗般的上海德比与呼啸而过的热血青春,距离球场700米,循着激情燃烧的情感记忆,融创营建运动主题会所,3大泛会所归心空间,让生活澎湃着青春时代的动感。
鲁迅、聂耳、胡蝶、茅盾,在这片大师流连的土地,若不沿着他们的脚步探访文化,便辜负了“她”的遍地传奇、满城故事。落位北外滩腹地的融创,置身于北外滩丰盈厚实的1公里生活圈:鲁迅公园的葳蕤草木,虹口足球场的澎湃激情,凯德龙之梦与四川北路商圈的潮玩盛事,山阴路与多伦路的咖啡厅、旧书店、博物馆。
以上海的方式步入这座城市,以上海的方式栖居。生活在一座城市含有底蕴的地方盛开,过去与未来,人文与自然,交汇在旧时肌理生长出的巅峰之上。

责任编辑:黄莉

15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