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社区堆肥|西班牙之旅③:圣地亚哥“朝圣”之路
达娃
2020-08-11 10:51  来源:澎湃新闻
四天里,我们从西班牙东北部的加利西亚自治区,穿过北部辽阔的高原,到达西北部的巴斯克地区,经历了不同的地貌、风俗、语言,甚至堆肥的方式也差异甚大。风景宜人的西班牙高原。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风景宜人的西班牙高原。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首先,这两个地区开展垃圾分类和堆肥的初始动机不同。巴斯克地区开始分类,推动零废弃运动,是因为面临严重的垃圾问题,直接的动力来自于“反对建立垃圾焚烧厂”这样的公民运动。而蓬特维德拉省则不同,堆肥的推动更多是政党政治的产物。
其次,堆肥的多样性也不同。巴斯克地区的堆肥非常多样化,芮蒙说,有13种模式之多。每个市镇都根据自己的社会、政治、环境和资源的情况,找到更适合本地特点的模式。在蓬特维德拉,只有一种社区堆肥模型,每个想要参与该项目的市镇或村庄,都必须去适应这一种模型的要求。蓬特维德拉省的堆肥箱,就在公共道路两侧的草坪上。居民可以方便到达。

蓬特维德拉省的堆肥箱,就在公共道路两侧的草坪上。居民可以方便到达。

此外,推动的策略也不同。在蓬特维德拉,堆肥模型是从上到下推广的,主要由省政府推动。下面的市长可以选择是否要做这种模式,几乎没有其他选择。这让一些居民觉得,社区不是在做自己的事业,而是接受当局强加给他们的东西,因此他们会拒绝堆肥,或者至少对它感到可疑。
在巴斯克地区则不同,有很多时候,社区堆肥的模型最初是由居民提出的,专家会与居民讨论和辩论模型的设计,以使技术和管理适合当地的情况,因此,居民对自己参与了公共决策而感到满意。这种方式会让居民和社区感觉到,这是“我想做的事”,更容易避免冲突,获得成功。
和巴斯克地区相比,篷德维德拉省的堆肥启动更晚,大约在2014年左右。新政党上台后,开始推动revitaliza项目,该项目的核心推动者是芮蒙这样的专家,他此前在巴斯克地区工作了6年。堆肥箱旁边的干物质。每次倒入厨余垃圾,需要投入相应的干物质进行覆盖,促其发酵。不用加入其他菌种。

堆肥箱旁边的干物质。每次倒入厨余垃圾,需要投入相应的干物质进行覆盖,促其发酵。不用加入其他菌种。

关于芮蒙参与巴斯克地区堆肥的历程,他在给我的采访邮件中回复道:
“巴斯克自治区和纳瓦拉是西班牙开发社区堆肥模型的实验地。当巴斯克政府提议建造该焚化炉时,我曾在当地的不同会议和讲习班上解释了社区堆肥的可能性,一些市长和市民发现这些模型非常有意思。因此,乔希巴(Joseba)和我设计并优化了你们在很多地方看到的模块化堆肥设施。我们是为一家小型企业设计的,但我们不允许他们为这个设施申请专利。有了这个堆肥系统和我们的知识,我们就可以直接向该地区的许多市政当局提供支持,向他们表明,只要他们做得正确,堆肥就会奏效。此外,也有其他市政当局试图自己做,从不同地方复制想法。他们走了更长的路,其中有些失败了,但最终,巴斯克地区和纳瓦拉的社区堆肥模式的数量成倍增加。”
当我们回看两个地区的堆肥历程时,都会注意到像芮蒙、卡洛斯、乔希巴(他与芮蒙一起设计了很多堆肥模型)这样的专业人士的身影,他们深度参与了这些地区的环保运动,推动堆肥和垃圾分类议题在西班牙的发酵和生根。芮蒙是此次西班牙行程的向导。他四十多岁,中等个儿,大胡子,戴眼镜,很有知识分子气息。他是具有国际声誉的有机废物管理专家,在该领域拥有20多年的经验,自2007年9月以来,他一直是一名独立的国际顾问,为公司、行政部门和公共实体进行咨询、设计和实施规模迥异的堆肥设施,并对人员进行培训。一路上,总是耐心回答我们提出的各种技术问题。 
但是他为什么会走上堆肥之路?他的工作为西班牙带来了什么?在从蓬省到巴斯克的车上,他讲起了自己的故事:
“我是学生物的,大学毕业后不知道做什么,本科学历也不好找工作,只好继续读完硕士。我去见一个导师聊职业规划,他是一个动物学家。他说,没有项目,没法雇我,不过他有3本书,我可以拿去读一读,读完有兴趣的话,他可以推荐我做一个事情。那三本书主题是:土壤肥力、污水处理、堆肥。我读完了,觉得蛮有意思的。我才知道,导师也在研究堆肥。从1996年到2000年,我开始堆肥的第一阶段,尝试了自然堆肥,做了一个工业堆肥设施,其实只有3个立方米,很小。我忽然收到一个国际公司的电话,说他们要为一个养牛场处理牛粪,问我愿不愿意做那个设施。然后,第二天,一个载着一车牛粪的家伙就把车开到了我家门口。你们猜猜他是谁?”
大家愣了一下。“卡洛斯!”
一车人都笑了。卡洛斯和芮蒙为我们讲课。

卡洛斯和芮蒙为我们讲课。

“卡洛斯当时为一家国际公司工作,他想开发一个静态堆肥设备,可我觉得动态设备可能更好。这套设备完成后,公司很认可卡洛斯,让他带领一个新的研发部门,只有他一个人。2001年,我就去跟着卡洛斯做研发。没有预算,没有人,但他知道这样的项目会给他很多经验。6个月后,我回到自己家乡。又过了2个月,卡洛斯说他在研发移动的堆肥箱。2002年2月,我再去卡洛斯家时,我们做了一个可移动的集装箱式堆肥箱,运到西班牙南部的葡萄种植区。因为当地的堆肥出现了一些问题:大棚里的蔬果,用很硬的塑料绑住,一些没有去除干净的塑料总是卡住堆肥设施。而我们设计的动态堆肥箱缓解了这个问题。之后,卡洛斯的公司设计了一套堆肥设备,以700万一套的价格卖给当地,每年可以消化20万吨农业废弃物。2003年,我正式成为卡洛斯公司的一员,在研发部门工作。2007年,公司研发部门取消,我离职。2008年,我开始读博士,并开始为很多公司做顾问,直到今天。”芮蒙为我们做堆肥解说。

芮蒙为我们做堆肥解说。

这就是一个西班牙堆肥专家的成长之路,正是有了芮蒙、卡洛斯这样长期专注堆肥的人,才有了西班牙今天堆肥事业的蓬勃发展。
我记得来西班牙的第一天,当车子经过一片山丘时,芮蒙指着远远的窗外说,加利西亚的首府是圣地亚哥,是天主教的圣地,全称“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Santiago de Compostela),Compostela的发音和堆肥的英文compost很接近。芮蒙认为,这不是巧合,而是预示着,他们在推动的堆肥事业,亦如神圣的“圣地亚哥之路”一般,遥远漫长,但充满希望。圣地亚哥之路在西班牙境内的路线

圣地亚哥之路在西班牙境内的路线

天主教历史上有三个圣地,分别是耶路撒冷、梵蒂冈和圣地亚哥。由于欧洲人前往耶路撒冷或梵蒂冈朝圣不易,到西班牙朝圣更易达成,于是在历史上逐渐形成了这条著名的朝觐之路。人们徒步从英国、法国、意大利向西行,或者从西班牙南部北上,穿过山丘、河流和平原,每天走几十里路,就是为了来到大西洋东岸的这个小镇,膜拜圣徒的圣迹。
我们这次堆肥之旅,是从西往东走,从西海岸的蓬特韦德拉省到北部的巴斯克,再到加泰罗尼亚。而圣地亚哥之路则是从东往西走,从加泰罗尼亚、巴斯克,再到蓬特维德拉。
我忽然感到:这两条路虽然方向不同,但目标相似,我们都在寻找某种程度的真理。一团人,肩并肩地走过西班牙北部辽阔的山丘,寻求盟友和伙伴,寻找解决问题的可能性。结束旅程的那晚,我们几个人在毕尔巴鄂的老城区游荡。夜风清冽,河水潺潺。
在一座老教堂前,我问自己:你找到了什么了吗?
不知道。但我已走在“圣地亚哥之路”上。
(作者系环保工作者,现居上海)由澎湃研究所编著的《垃圾分类的全球经验与上海实践》刚刚上市,点此可转到购买链接,或关注微信公众号“ 群岛丨Archipelago”和“同济大学出版社”的微店。

责任编辑:冯婧

校对:张艳

6
从垃圾分类到无废城市 社区堆肥|西班牙之旅①:让待业的大学生成为堆肥师 社区堆肥|西班牙之旅②:巴斯克的鸡也可以堆肥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