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暹罗拾珠丨盟友逼宫、学生示威,巴育能否借内阁调整化解危机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秦翊
2020-07-27 13:52  来源:澎湃新闻
7月15日,主管经济的泰国副总理颂奇携家人赴春蓬府休假庆生,当天是他的67周岁生日。当日下午,他收到来自泰国总理巴育的一条短信:“感觉很为难,很糟糕,不知道当面如何启口。”颂奇立刻回电巴育。巴育在电话里强忍着尴尬告知颂奇:因为政治层面的原因,政府经济事务团队必须要进行调整。颂奇闻言,表示理解巴育总理的处境,并表态会立刻携自己的门生——“四王子”团队(即财政部长乌达玛、能源部长颂提拉、高教与创新部长素威和总理府副秘书长高萨)辞职。
仅仅在一周前,“四王子”刚刚高调宣布退出公民力量党,并表示将在巴育的统率下,继续干好本职工作,服务国家和人民。当时笔者的判断是,“四王子”团队是以退为进,与公民力量党决裂,向巴育效忠,希望能够得到他的支持,继续留在内阁名单中。然而,在公民力量党的巨大压力下,巴育最终不得不狠下决心,暗示(几乎是明示)颂奇副总理与“四王子”团队主动辞职。
7月16日,乌达玛、颂提拉、素威和高萨四人就前往总理府递交了辞呈,并拜祭了四面佛和土地公婆神龛,正式宣告暂时离开政坛。
四天后,7月20日,总理府常任部长、泰国国家发展党党魁泰万毫无征兆地宣布辞职。同日,已于6月辞去民众合力党党魁一职并宣布退出该党的劳工部长乍都蒙空亲王也宣布辞去部长职务。数日之间,6名内阁重臣密集辞职,令此前一直甚嚣尘上但暧昧不清的内阁调整不得不提上议事日程。巴育已经明确表示,他将尽快调整内阁,争取在8月之内完成此项工作。
内阁调整就是利益重新分配,各个政党、各个派系都会展开激烈角逐。尤其是作为执政联盟第一政党的公民力量党,自然希望能够通过这次调整,控制政府各要害部门,为下一次大选提前做好准备。但是,在新冠疫情导致经济大幅衰退的背景下,巴育更多地希望寻求经济领域专业人士加盟,提振经济,安抚民心,稳固政权。他和公民力量党之间,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利益分歧。
所以,这次内阁调整对于处于权力中心的巴育总理而言,绝对是一次大考。人民将通过内阁成员人选,判断巴育是否如同他6年前发动政变时所承诺的,全无私心,一切以国为重、以民为重。而作为公民力量党推举的总理候选人,巴育如何做到以国家利益为重的同时,满足公民力量党的诉求?
挑战总理:公民力量党的强硬诉求
公民力量党巴威派系从4月份开始便处心积虑将颂奇派系的“四王子”团队逐出内阁,一方面是因为颂奇派系占据4个内阁席位,导致巴威派系部分骨干成员无法晋身内阁部长,更为重要的是,颂奇派系的乌达玛和颂提拉二人所掌控的财政部和能源部在泰国政府内具有特殊重要性。尤其是能源部,尽管部门预算少于工业部、农业部等部,但是麾下拥有泰国石油公司、电力公司两大国企巨头,其权力之大、资源之富,令公民力量党内众多派系大佬垂涎三尺,而能源部长一职也成为本次内阁调整竞争博弈的焦点。
早在2019年组阁时,公民力量党“三友派”核心人物素利亚便已经表达出强烈的愿望,希望担任能源部长,但是巴育最终任命时任公民力量党秘书长颂提拉出任能源部长,素利亚任工业部长。此后,素利亚一直没有放弃这一愿望,始终紧盯着这个位置。
自从巴威夺党事件爆发后,媒体便在猜测,如果颂提拉被免去能源部长职务,哪些经济领域的知名人物可以担此重任。在坊间流传的巴育内阁名单中,前交通部助理部长、泰国石油公司前总裁派林、高管素帕纳鹏等人都是这一职位的有力竞争者。
7月16日,颂提拉正式辞去能源部长一职后,媒体报道巴育已经征求派林意见,希望他出任能源部长。而在利益面前,公民力量党多位执委和议员不惜开罪巴育,公开宣称能源部长职位系本党应有的名额,颂提拉卸任后自然应由本党推举继任者接替。其中,表现最为积极的是公民力量党众多副党魁之一的派汶。
7月20日,派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各参政政党议员人数比例,能源部长是公民力量党的席位,如果要任命非本党人士担任部长,必须要通过本党党员大会批准……他(派林)曾经担任过泰国石油公司的总裁,存在利益重合之处,更加不应该担任能源部长。如果他出任这一职位,将如何向社会解释?”
派汶认为,素利亚的个人素质全面,毕业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在商业经营方面也获得巨大成功,是能源部长的最佳人选。派汶还抱怨,作为最大的参政党,公民力量党在内阁席位分配上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他强调,能源部长这一席位的任命,决定着这次内阁调整方案的正确与否,如果公民力量党不能执掌此部,将无法向本党议员和党员们交待。
派汶的这番讲话在泰国朝野引起巨大争议,大多数时事评论人都对此持批评态度。他们普遍认为,派汶的做法是向巴育在示威,逼迫巴育让步,在国家遭遇危机之时,仍将政党和政客个人利益凌驾于政府之上,“吃相太难看”,这种做法非常值得商榷。就连同为公民力量党执委的“三友派”另一核心人物司法部长颂萨也公开批评了派汶的言辞。
就在派汶发表上述言论的次日,公民力量党便召开议员大会和执委会会议。根据会议形成的政党决议,拟推荐巴威担任副总理兼任内务部长,素利亚由工业部长转任能源部长,新任秘书长阿努查担任工业部长,该党议员协会主席素察出任劳工部长,该党执委、总理府发言人纳乐蒙出任总理府常任部长。
硬核总理:“内阁调整我说了算”
从公民力量党的角度出发,作为执政联盟第一大党,他们的诉求完全合理。
一是民主党党魁朱林担任副总理兼商业部长,自豪泰党党魁阿努挺担任副总理兼公共卫生部长,巴威作为公民力量党党魁,理应担任副总理兼任某一个重要部长职位。内务部是泰国各部中最有权势的部门,所有的府尹、县长均由该部任命,是中央政府与地方联系的最主要渠道。尽管现任部长阿努蓬上将与巴育、巴威均系“同一战壕的战友”,但是阿努蓬并非公民力量党成员,公民力量党部分执委认为,阿努蓬占据着如此重要的职位,但是在工作中并未为本党谋取利益,对政治资源是一种极大的浪费。因此,他们极力主张巴威直接执掌此部,为下一步的地方选举和全国大选打好基础。
二是财政、能源两部长席位不能都是总理手中的“公共名额”,公民力量党深知财政部长一职在国家经济事务中的重要意义,所以放弃对这一职位的争取,但强调能源部长必须由本党人士出任。
三是阿努查作为公民力量党新任秘书长,必须入阁。在泰国政党制度中,党魁和秘书长是政党的核心,秘书长的重要性远在副党魁之上。泰国政治史上曾经多次出现执政党党魁出任总理,秘书长担任副总理的组合。所以,阿努查秘书长入阁完全合乎情理。
四是希望获得劳工部部长席位。公民力量党认为,新冠疫情导致失业人数暴增,劳工部在后疫情时代将会在劳工培训、促进就业等方面发挥关键作用,如果能够获得该部,将有助于增加本党的民众支持度,进而赢得下一次大选。公民力量党强调其推荐的劳工部长人选素察少年时在码头做过7年苦力的经历,试图证明素察了解底层民众生活,更有助于与劳工之间的交流联系。
公民力量党的每一条理由看上去都那么充分,但是巴育并不完全认可。他公开表示:“我已经与巴威副总理商量过了,我们不认为内阁席位是属于政党的份额,我只需拿出最合适的方案便可。我非常感谢公民力量党各位党员,每个人都有表达意见的权力,但是最终做出决定的人是我。”
这番话暗含三重涵义。首先,否认了外界关于他和巴威之间存在裂痕的传言,表明二人仍然一条心,遇大事先商量。其次,拒绝了公民力量党内部按照政党议员比例分配内阁议席的要求。最后,展示了一名通过政变上台的前军方领袖不屈从于传统政党政治的强硬立场。
随后,公民力量党党魁巴威也公开宣称,自己绝对不会接受内务部长的提名。他向记者们说:“我走路都走不稳了,怎么可能去干内务部长呢。”这番话在外界听来,非常符合逻辑。因为内务部长需要经常去外府视察,是个体力活,而且内务部办公大楼还没有电梯。
与此同时,外界也传出巴育总理驳回了公民力量党此前的调整方案,要求将此前提议的5个职位的调整减少至2个,而且强调素利亚不能担任能源部长。由于此前派汶在能源部长席位问题上公然挑战巴育总理权威,所以巴育希望通过在这个席位上的还击展示自己驾驭政局的能力。
当然,巴育在打压公民力量党的同时,也做出了一定的让步。比如,在能源部长人选方面,既未让素利亚遂愿,但也很可能不启用派林,也算给了素利亚一个台阶。再比如,公民力量党希望获得劳工部长席位。此职之前由民众合力党前党魁乍都蒙空亲王担任,他于6月退党后民众合力党第一时间召开会议,宣布将推荐该党创始人之一,泰国著名学者、兰实大学副校长、东方研究院院长阿奈·劳塔玛塔教授出任劳工部长。该党创始人素贴也多次公开表示本党绝对不会放弃劳工部长席位。7月22日下午巴育亲自打电话给素贴,表示阿奈教授是学界名人,且曾任高校高级管理人员,是高教与创新部部长的不二人选,希望民众合力党将劳工部长让给公民力量党的素察。巴育的想法得到了素贴的理解与支持。
这个消息被媒体报道后,泰国高校界立刻表示强烈支持总理的决定,认为他出任高教与创新部长将会极大促进泰国高等教育。巴育此举可说既满足了公民力量党的要求,又展示自己在内阁成员配备上“唯才是用”的理念,也与他此前所表示的“将拿出最合适的方案”相呼应,收到“一箭三雕”之效。
巴育与公民力量党的博弈中之所以似乎仍占上风,笔者认为,这里涉及到一个问题:究竟是巴育需要依靠公民力量党支持才能出任总理,还是公民力量党依靠巴育的声誉和影响才能赢得大选?
客观地说,巴育和公民力量党之间是相互依存关系,但是随着公民力量党内斗、部分议员素质低下等事件不断曝光,公民力量党可能更多地需要依靠“维稳英雄”(2014-2019)、“抗疫英雄”(2020)巴育总理的号召力,才能与为泰党、民主党和远进党去较量。正因此,巴育才敢反复在媒体面前放言:“内阁调整决定权在我!”
当然,现在的内阁名单仍然只是一种方案,距离巴育所说的8月份完成调整还有一段距离。这段时间内,公民力量党能不能成功逼迫巴育接受其方案,仍未可知。
抗议燎原之势渐起,巴育左右受敌
自2014年政变上台以来,巴育担任总理已经六整年。前五年,军政大权集于巴育一身,杀伐决断,所向披靡。但2019年大选以来,巴育这一年过得并不如意。
一方面要改变原来的“政变总理”形象,学着适应议会政治,在议会中与为泰党、远进党、自由合泰党等反对党周旋,耐着性子接受反对党的猛烈批评,有时甚至还要赔笑脸。
另一方面,要协调执政联盟各参政党之间的关系。作为公民力量党唯一总理候选人,既要最大可能满足该党的利益诉求,又要保持自身执政独立性,避免被反对党和媒体、民众批评是“公民力量党的傀儡”、“巴威上将的跟班”。
自豪泰党、民主党以及其他中小政党虽然是盟友,但在很多关键问题上也给巴育施压,不断考验他的政治定力和政治智慧。更艰难的是,第二任期刚开始,便遭遇新冠疫情,凭借着《紧急状态法》,巴育主导的集权式防疫模式获得巨大成功,但泰国经济也面临着史上最大的衰退风险。如何尽快恢复经济,稳定民心,是巴育当前最大的难题。
事实上,反对巴育政府的力量一刻也没有停止推翻他统治的努力。若不是新冠疫情暴发,2月新未来党被解散后巴育便要面对持续不断的学生集会、街头游行活动。泰国政府启用《紧急状态法》后,反政府集会游行只能偃旗息鼓。但是,随着泰国连续60天未出现本土新增病例,年青一代的反政府集会又重燃火花。
7月17日,一个名为“解放青年团”的年轻人组织在网络上号召次日在曼谷民主纪念碑举行集会。尽管泰国政府并未取消《紧急状态法》,但短短一天时间,竟然有数千人到场,声势之浩大出人意料。最令人吃惊的是,竟然有800万人次通过互联网社交平台观看了这次集会的现场直播。此后几天,全泰各府多所高校与“解放青年团”合作,举行反政府集会,燎原之势渐起。“解放青年团”提出三大诉求:解散议会、停止恐吓人民、修改2017版宪法。
左有老套陈旧的政治倾轧和政治威逼,右有声浪喧天的学生运动和街头示威,“硬核总理”巴育能治得了只顾私利的政客,究竟能否安抚思想激进的年轻人?这里还需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泰国议会近日已经通过议案,要求成立相关委员会,倾听年轻人群体的声音。如果巴育能平衡政坛各方力量利益诉求,以最大的公心尽快实施内阁调整,向民众和年轻人们展示他驾驭政局和一心为公的形象,或能转危为机,倘若巴育在接下来的内阁调整中最终屈服于一心利己的政客们,他第二任期的第二次内阁恐怕也只是昙花一现。
“暹罗拾珠”是泰国问题研究专家秦翊的专栏,在宏大视野下对泰国政情、民情与外交关系做有料有细节的全方位观察和剖析。两周一期,不见不散。

责任编辑:朱郑勇

23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