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普京的“孩子们”⑬|小普里马科夫:俄罗斯公共外交新掌门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冯玉军
2020-07-20 11:03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
这里所说普京的“孩子们”,并非生物学概念,而是政治社会学概念。他们指在普京执政俄罗斯20多年期间成长起来、开始在俄罗斯政界崭露头角、并有可能在2024年后掌管俄罗斯的新一代权力精英。
普京提交的宪法修正案2020年3月14日获宪法法院批准,7月1日经全民投票通过,7月4日开始生效。这意味着普京之前的总统任期“清零”,他从理论上将获得参加2024年总统选举的机会。但俄罗斯国内政治历来波诡云谲,法理上的可能并不代表现实中的必然。修宪不仅没有解决,反而凸显“2024问题”已经浮出水面。2024年之后,谁将掌管俄罗斯,是大家都热切关注的问题。因此,复旦大学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冯玉军教授推出“普京的‘孩子们’”专题系列,与大家共同盘点,哪些人有可能进入未来俄罗斯的权力核心?

【之十三】普里马科夫·叶夫根尼·亚历山德罗维奇
普里马科夫·叶夫根尼·亚历山德罗维奇(Примаков Евгений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以下称小普里马科夫),1976年4月29日生于莫斯科,俄罗斯记者、政治和社会活动家。自2020年6月25日起担任俄罗斯联邦独联体事务、海外侨民及国际人文合作署(以下称俄罗斯国合署)署长,成为俄罗斯公共外交的新掌门人。他是统一俄罗斯党成员,曾是第七届国家杜马议员,2018年9月9日至2020年6月25日担任国家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委员。
普里马科夫·叶夫根尼·亚历山德罗维奇
小普里马科夫的祖父是当代俄罗斯著名政治家、曾任联邦政府总理的叶夫根尼·马克西莫维奇·普里马科夫(以下称老普里马科夫)。小普里马科夫的父亲亚历山大·普里马科夫在他5岁那年离世,为纪念父亲,他在媒体上常以叶夫根尼·桑德罗作为笔名(桑德罗是亚历山大的爱称)。
从战地记者到外交高官
1999年,小普里马科夫毕业于俄罗斯国立人文大学历史和语言系历史学专业。之后他在“莫斯科回声”广播电台、塔斯社、《生意人报—金钱》杂志工作,同时在《公报》上发表文章。
老少普里马科夫:爷孙俩
2002年之后,他转入电视媒体工作。最初在ТВС电视台担任“新闻”节目和“总结”节目的军事记者,曾赴以色列和伊拉克报道伊拉克战争。2003年5月,他从ТВС电视台转到НТВ电视台,为“今日”、“国家与世界”、“专业—记者”节目作策划。2003年至2005年,他大多数时间在莫斯科工作,偶尔也作为特派记者去中东和南亚采访,足迹遍及以色列、巴勒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黎巴嫩和伊拉克。
2005年至2007年,小普里马科夫担任НТВ电视台中东部主任。他多次深入战区工作。2007年夏哈马斯发动政变时,他组织俄罗斯公民从加沙地带撤离,因此被俄罗斯紧急情况部和联合国难民署授予“紧急人道主义行动参与者”奖。2007年6月,他从НТВ电视台离职。
2007年秋至2011年10月,小普里马科夫担任“第一频道”电视台的“新闻”、“时间”和“另类新闻”节目记者。2008年4月至2011年1月,他也是“第一频道”驻以色列办事处负责人。期间,他于2011年夏天到利比亚采访了的黎波里之战。
2011年至2014年,小普里马科夫在联合国难民署驻土耳其和约旦办公室工作。期间,他于2011年至2013年担任联合国难民署驻土耳其办公室城市难民政策特别顾问。2013年至2014年,在联合国难民署设在约旦首都安曼的驻中东和北非办事处担任媒体和交流事务专员。
2015年3月之后,小普里马科夫担任“俄罗斯-24”电视台国际评论节目撰稿人和主持人。2017年3月20日,他经普京总统推荐成为俄罗斯联邦社会院成员(任期从2017年到2020年)。2017年5月,他出任第七届国家杜马主席维切斯拉夫·沃洛金的国际问题和人道主义项目顾问。自同年11月起,他担任俄罗斯记者协会秘书长。2018年之后,他成为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密友。
2018年7月,小普里马科夫被统一俄罗斯党推举为萨拉托夫州第165号巴拉绍夫单一制选区第七届国家杜马议员补选的候选人。9月9日,他在补选中获得65.15%的选票,当选为杜马议员。在杜马中,他是国际事务委员会成员,也是统一俄罗斯党杜马议会党团成员。
2018年9月25日,他取代谢尔盖·热列兹尼亚克成为俄罗斯联邦议会间联络小组(与外国议会和国际议会联盟保持联系的联邦议会机构)的联席副主席。2020年6月25日,根据普京总统的命令,他接替67岁的埃列奥诺拉·米特罗法诺娃出任俄罗斯国合署署长。
据媒体称,对小普里马科夫的任命酝酿了四个月。杜马主席沃洛金力挺,强力部门也大力支持。但外交部竭力反对,不希望外来人主持该机构的工作。当时,小普里马科夫拒绝就此事发表评论,只是说“国家哪里需要,我就去哪里。”
小普里马科夫已婚,有四个女儿。2018年,他申报的收入总额为730万卢布,妻子的收入为1400万卢布。
爷爷是俄罗斯政治传奇
小普里马科夫的爷爷普里马科夫·叶夫根尼·马克西莫维奇 (Примаков Евгений Максимович),是苏联晚期和当代俄罗斯著名的政治家、外交家、情报机关主管和学者,在当代俄罗斯政治生活中发挥过举足轻重的作用。今天活跃于俄罗斯政坛的很多政治家都可以说是老普里马科夫的门生故旧。
老普里马科夫1929年10月29日生于基‍辅。1953年他从莫斯科东方学‍院经济专业毕业后进入莫斯科大学研究生院深造,1956年毕业。1959年,他通过论文答辩,获‍得经济学副博士学位。他会讲流利的英语和阿拉伯语。
青年时代的老普里马科夫
1953年起,老普里马科夫开始在苏联国际广播电台阿拉伯语部工作,先后任记者、责任编辑、副主编和主编。1962年调《真理报》任职,先后任时事评论员、国际专栏副主编、驻中东记者。回国后,于1970年任苏联科学院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所长。1977年至1985年任苏联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所长。1985年至1989年任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研究所所长。
老普里马科夫早先主要研究中东问题。1973年10月第4次中东战争爆发后,他结合中东国家的历史和现状,先后发表了不少有关中东问题的专著和文章,成为知名中东问题专家。出任世界经济和国际关系研究所所长后,他在学术上逐渐由中东问题转向世界发展理论、苏美关系、苏联与亚太国家关系问题,经常就一些重大国际问题阐述苏联的对外政策。多年的学术研究使普里马科夫具有广博的国‍际关系学识,‍在勃列‍日涅夫时期,他就被认为是苏联领导层制订外‍交政策的高级智囊,并于1979年当选为苏联科学院院士。
戈尔巴乔夫时期,老普里马科夫作为“改革和新思维”方针的重要理论家和支持者受到戈氏青睐,并步入政坛,担任党政要职。1986年,他当‍选苏共中央候补委员,1988年出任苏共中央国际政策委员会委员,1989年4月当选苏共中央委员,6月被选为苏联最高苏维埃联盟院主席。1990年3月,进入苏联总统委员会。
老普里马科夫与戈尔巴乔夫
老普里马科夫久经政治风云变幻,在海湾战争、伊拉克武器核查危机等重大国际事件中多次接受特殊使命从事穿梭外交,在国际上赢得了崇高威望。海湾战争爆发‍前夕,他多次作为戈尔巴乔夫总统的特使到伊拉克‍、‍约‍旦‍、‍沙特阿拉伯‍、‍埃及等国斡旋,力争和平解决海湾危‍机。他既支持西方的核心立场,又与萨达姆保持了良好关‍系,充分显示出他的外交才能‍。
“8·19”事件中,老普里马科夫发表声明谴责紧急状态委员会的行动“违反宪法”,要求立即从城市街道撤走装甲车和坦克,以避免流血事件,并要求保证戈尔巴乔夫的人身安全。“8·19”事件后,普里马科夫被任命为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克格勃)第一副主席。1991年10月,克格勃解散,11月6日,他被任命为苏联中央情报局局长。
苏联解体后,老普里马科夫又受到叶利钦的重用,于1991年12月出任俄罗斯对外情报局局长。他在担任情报机构‍领导期间,将在科学院工作期间积累的组织才能和经验‍灵活运用于情报机构,进行了一系列大胆改革,基本保‍留了克格勃的骨干力量,保护了一大批干部,‍使该系统的国外情报网和干‍部在经受苏联解体‍、‍大量机密外泄等巨大冲击后仍‍能基本维持下来,同时确定了对外情报局在新形势下的地位和作用,因而获得了克格勃同行们的高度尊重。
老普里马科夫头脑清醒,秉持现实主义原则。他明确提出要把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放在首‍位,强调“让外交意识形态化是严重失误”、“‍情报工作不是‍为政治家个人而是为俄罗斯国家利益服务”,“情报机构‍没有永恒的敌人和盟友,只有永恒的利益”。针对‍冷战后国内外某些人要求俄罗斯减少乃至停止情报活‍动的观点,他断然拒绝,指出在世界联系日益紧密而又存在‍国家利益矛盾的今天‍,这种想法是极其有害的。
在他主政期间,俄罗斯对外情‍报局专心情报业务、工作成绩显著,及时上‍报了大量有关俄国家安全利益的重大情报,并发表鲜‍明的政策主张‍。‍1993年下半年,在东欧国家纷纷提出加入北约的要求时,对外情报局发表《北约扩大的前途与俄罗斯的战略利益》的‍长篇报告,指责北约东扩“不符合俄利益,而且对俄构成威‍胁”。‍从此,俄罗斯与西方开始了北约东扩的大论战。‍
老普里马科夫和基辛格
1994年9月,对外情报局发表《俄罗斯与独联体: 西方的立场‍是否需要调整》的公开报告,批驳西方反对独联体一体化‍的观点,提出要抑制西方在独联体地区的渗透。‍
在叶利钦时期俄罗斯党派林立、政争激烈的环境中,身‍为对外情报局局长的老普里马科夫基本上未卷入激烈复‍杂的派系斗争,未遇到什么麻烦。多年的情报工作使他‍养成了务实‍、‍稳重‍、‍善于判断‍、‍决策果断的职业习惯。至今,在俄罗斯政界特别是情报界,他也是备受推崇的偶像人物。
1996年1月12日,因推行“一边倒”亲西方外交政策而遭到国内各方反对的外长科济列夫被叶利钦总统撤换,老普里马科夫接任外长。在上任后举行的首次记者‍招待会上,他指出外交部首要任务是维护俄罗斯‍国家利益,获得与其强国身份相称的大国地位。上任后,他积极贯彻重新确立俄罗斯大国地位的全方位外交,并在调解伊拉克武器核查危机等国际热点问题和地区冲突问题过程中发挥了积极作用,改善了俄罗斯外交形象。
叶利钦执政晚期,俄罗斯政坛动荡。1998年9月初,叶利钦对切尔诺梅尔金的总理提名两次遭到国家杜马否决。9月10日,叶利钦与切尔诺梅尔金、老普里马科夫以及左翼党派推举的总理人选——俄共议员马斯柳科夫举行紧急会晤和磋商,最后宣老布普里马科夫为政府总理人选。9 月11日,杜马通过了这一提名。
老普里马科夫与叶利钦
老普里马科夫是在当时俄罗斯政治、经济、社会危机相互交织的危难时期被推上总理职位的,不仅面临使国家摆脱经济危机的重任,还肩负着探索符合本国国情的社会和经济发展模式的使命。他在总理任期内推行的政治上保持社会和谐与政治稳定,经济上实施社会市场经济改革,外交上维护俄罗斯民族利益的方针成效卓著,深得人心。
1999年3月24日,老普里马科夫前往华盛顿进行正式访问。在飞机上,他接到了美国决定轰炸南斯拉夫的消息,立即决定取消访美之行,返回了莫斯。但在同年5月,他被免去总理职务,6月南斯拉夫解体后他又被免去安全会议常委职务。
就在此时,俄罗斯各派政治力量为迎战杜马和总统选举,纷纷组建竞选联盟并寻找领头人。老普里马科夫一时成为左、中、右各派竞相争取的人物。1999年8月17日,老普里马科夫加入由莫斯科市长卢日科夫领导的“祖国”和鞑靼斯坦共和国(编注:俄罗斯联邦境内的共和国,属伏尔加联邦管区)总统沙伊米耶夫领导的“全俄罗斯”两个运动合并组建的“祖国-全俄罗斯”竞选联盟,并担任其协调委员会主席。当年12月国家杜马选举前夕,老普里马科夫正式宣布参加竞选总统。然而,以他为首的“祖国-全俄罗斯”运动在杜马选举中战绩欠佳,随后分裂,他的支持率也随之下降。
当时,叶利钦正加紧培植普京,认为他是“有能力依靠最广泛政治力量使社会协调一致,并保证改革事业继续发展的人物”,公开支持普京赢得2000年总统选举。表面上,老普里马科夫和普京之间形成了某种竞争态势。
普里马科夫·叶夫根尼·马克西莫维奇
2000年2月4日,老普里马科夫宣布退出总统竞选,在解释退出总统竞选原因时,他含蓄地说,俄罗斯距离真正的民主还很远,而且这一状况在几个月内不会发生根本改变。
俄罗斯有传言说,老普里马科夫之所以退出选举,是由于与普京在车臣问题上政见不合、叶利钦家族利用普京对其进行打压,以及军方和强力部门更多支持普京强硬路线的结果。还有俄罗斯媒体披露,普京在1998年8月与叶利钦在一次谈判中承诺他将保护叶利钦家族免受政治、司法的迫害,并与老普里马科夫斗争到底。他们称,老普里马科夫想将联邦安全局掌控在自己的手中,是普京阻止了他。
但如果考虑到老普里马科夫在克格勃系统的超高威望、考虑到普京执政后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与老普里马科夫政策主张不谋而合等现实,就不能不对这些传言保持强烈质疑。更有可能的是,在叶利钦执政末期俄罗斯政坛跌宕、国家风雨飘摇之际,俄罗斯的“深层国家”特别是克格勃精英们选中了普京并将他推上了总统宝座,而老普里马科夫在其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老普里马科夫与普京
2000年5月,普京正式就任俄罗斯总统。7月,老普里马科夫被任命为俄罗斯处理德涅斯特河地区问题委员会主席。2001年9月3日,他辞去“祖国-全俄罗斯”运动杜马议会党团领导人职务,出任俄罗斯工商会主席,直到2010年。
2015年6月26日,老普里马科夫因病去世,享年86岁。6月30日,他的遗体告别仪式和葬礼在莫斯科工会大厦圆柱大厅举行,普京亲自参加并在悼词中盛赞“他是我们国家的伟大公民。”之后,全俄东正教大牧首基里尔主持了在莫斯科新圣女修道院举行的安魂祈祷,老普里马科夫被安葬在新圣女公墓。
普京与小普里马科夫:在老普里马科夫的葬礼上
2019年10月29日,老普里马科夫的青铜雕像揭幕仪式在莫斯科举行。普京出席仪式并表示,普里马科夫是难得的人才,他拥有高度的职业素养,丰富的管理经验和广阔的视野,能够胜任复杂工作和承担重大责任。可以说,老普里马科夫一直是普京的盟友和值得信赖的顾问。
从国合署起步的政界新星
小普里马科夫刚刚就职的俄罗斯联邦独联体事务、海外侨民及国际人文合作署,成立于2008年9月,隶属于俄联邦外交部,其前身是俄联邦独联体事务署。国合署是推动公共外交的官方主管机构,成立国合署的目的是增进其他国家对当代俄罗斯及其物质精神潜力和国内外政策的了解,以更好地为俄罗斯外交服务。
目前,俄罗斯国合署已在80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业务,在其中的62个国家和地区开设了73个俄罗斯科学和文化中心,在21个国家派驻24名代表协助使馆工作。与此同时,国合署还与俄罗斯对外友协、“俄罗斯世界”基金会等非政府组织建立了协作关系,与俄通社-塔斯社、俄罗斯新闻社、“今日俄罗斯”电视台、“俄罗斯之声”广播电台等俄主流媒体及境外著名俄语媒体结成了媒体伙伴。
国合署的工作旨在支持侨居境外的俄罗斯人,保持科学和人文联系,向国外传播当代俄罗斯的观点,并通过软实力扩大其影响力。
在推进软实力外交方面,俄罗斯国合署主要从事以下工作:一是 支持境外俄语教育,推广俄语的传播与使用。俄语作为全球第四大通用语言,在冷战时期曾是苏联15个加盟共和国的官方语言,其影响力辐射到中东欧、东亚乃至中东、非洲和拉美。苏联解体后,俄语的地位也随之动摇。
普京上台之后,俄语作为国家软实力资源重新受到重视,推广俄语列为俄对外政策的主要目标之一。俄罗斯国合署自成立以来便一直将支持境外俄语教育和推广俄语作为最重要的工作方向,通过联合俄联邦教育科学部、世界俄语教师联合会、“俄罗斯世界”基金会等机构,以境外俄罗斯科学文化中心为载体,举办各类科研、教育和文化宣传活动。同时,国合署还是俄罗斯在境外长期从事对外国公民俄语培训的唯一官方机构,目前在46个国家开办了80多个俄语培训班,参加人数逐年增长。
自2011年起,国合署与俄联邦教育科学部被责成联合负责《2011—2015年联邦俄语目标计划》,国合署主要负责其中两个战略任务的实施,即通过支持俄语教育促进独联体一体化进程和满足海外侨民的语言文化需求。为此,国合署制定了详细的工作方案,包括在境外俄罗斯科学文化中心举行各类教学科研、师资培训和文化推广活动,向海外俄语教学机构提供教材和文学文化类图书,开办俄罗斯教育资源及俄语教学远程访问中心等。目前,该计划框架下的30余项活动已在独联体国家及欧洲、亚洲其他部分国家率先展开。
国合署另一项核心职能是维护海外侨民的合法权益,增强其与俄罗斯本土的联系。截至2010年,有大约1600万俄罗斯人在除俄罗斯联邦之外的其他原苏联国家生活。同时,俄侨还广泛分布于世界其他国家,总数超过3000万的海外侨民是俄罗斯巨大的软实力资源。国合署在这一领域主要通过与俄联邦外交部海外侨民工作司等部委协作,落实国家有关保障海外侨民在教育、语言、就业、人文等方面合法权益的政策;加强与海外侨民的联系,促进其与俄罗斯本土间各类文化、科学和商务合作的发展;以境外俄罗斯科学文化中心为平台举办各类活动,满足海外侨民在文化、语言和信息等方面的需求。此外,该中心还常年举办与俄社会经济及法制改革、对外政策和文化生活相关的讲座和研讨会,帮助海外侨民了解俄罗斯国内现状和外交政策。
目前,国合署正积极在境外尤其是在独联体地区开办新的俄罗斯科学文化中心,增开分支机构,增加活动项目,以加强与海外侨民的协作,提高其在所在国的地位和影响力,加深侨民对俄罗斯民族文化的认同感。
俄罗斯国合署的第三项重要工作是开展国际人文合作。包括在境外筹备和实施国家在科学、文化、教育领域的相关计划,开展国际人文合作。主要目的是通过举办大型活动推广俄罗斯在人文领域取得的成果,确保俄罗斯在海外的文化存在。主要目标有是在独联体内部建立统一人文空间,促进独联体一体化进程的发展;在世界其他地区提高俄罗斯的国际地位,实现其国家利益,并在客观上创造条件,展现民主、自由、开放的俄罗斯国家形象。
为实现以上目标,俄罗斯国合署在科技、文化、经济、信息及人文等领域与俄各非政府组织和宗教团体、各国相关部门及部分国际、区域组织展开了密切合作,并协同其海外代表处定期举办各类科研论坛、研讨会、文化节等活动。目前,国合署在该领域最主要的活动形式是与伙伴国家互办“国家年”活动,以增进对彼此民族特性、文化、历史和现状的了解,针对双边及国际问题展开对话。国合署自成立以来,已先后参与主办俄罗斯与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和德国的“国家年”活动。
俄罗斯国合署在国际人文合作领域的另一个工作重点是开展青年交流活动。2011年,国合署和俄联邦外交部共同制定的《组织外国政治、实业、社会、科技、文化界青年领军人物赴俄参观长期国家计划构想》开始实施,由国合署负责组织与协调。
俄罗斯在开展公共外交方面起步较晚。虽然苏联时期的意识形态宣传工作为俄罗斯遗留下丰富的公共外交资源,但包括1992年在苏联对外友协基础上成立的俄罗斯国际合作协会在内的相关机构在这一领域的活动十分有限。国合署成立以来,在公共外交方面有了一些新的动作,除前面提到的与“俄罗斯世界”基金会等非政府组织开展积极合作外,还着手组建俄罗斯友协联盟和恢复位于莫斯科的“对外友谊之家”。但由于经费方面的问题,这些工作还处于起步阶段。
小普里马科夫接替米特罗法诺娃接掌俄罗斯国合署,将为这一机构注入新思想与新活力。不久的将来,俄罗斯公共外交也许会呈现出一派新面貌。而小普里马科夫也将从这里起步,成为未来俄罗斯外交界和政界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

责任编辑:朱郑勇

校对:张艳

37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