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瓦尔代之辩丨疫情后的世界还需要联合国吗?这不是一道选择题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张贵洪
2020-07-16 11:33 
【编者按】
2020年,俄罗斯“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发布题为《不要在“摇摇欲坠世界”中丧失理智》(《Не одичать в “осыпающемся мире”》)的报告。“摇摇欲坠世界”出自“瓦尔代”两年前发布的题为《摇摇欲坠世界中的生活》的报告。在今年的报告中,作者指出,两年前报告中提出的“国际制度危机导致无政府状态加剧——每个国家都将依靠自己去解决生存问题”的判断,正被今年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所印证。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成为世界已积累的大量问题的催化剂,但世界果真“摇摇欲坠”了吗?人类将退回到不是由理性而是由本能所主导的激烈斗争?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外交学人”与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合作推出“瓦尔代之辩”系列,刊出报告全文及系列专家深度评论。

2020年度瓦尔代报告《不要在“摇摇欲坠世界”中丧失理智》有一个基本结论,即新冠大流行后我们面临一个双重选择:要么维护联合国这一理性制度,要么回到本能主导的国家间争斗。报告的核心观点是:由于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负有特殊责任,后一种选择不会成为现实。
国际社会本质上是无政府的这一现实,与主权国家通过合作、建立规则、形成秩序的努力,始终构成一个硬币的正反两面。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与“世界政府”式的全球治理,无疑都是极端的情形。国际关系的现实总是处于两者之间的某个方位。
大国竞争与全球治理可以共存
二战后的世界就是如此。一方面,联合国体系和大量地区性、次区域性、跨地区的国际组织对国际事务进行管理,对国家行为进行规范和约束;另一方面,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争霸,众多国家追随其后,形成长期对抗。即使不结盟的国家,也难免不被卷入。
尽管联合国远远没有达到创立者们的期待,但的确为成员国提供了合作的平台和秩序的基础。美苏之间的对抗全面而激烈,但也不至于失去理智而向对方诉诸武力。不仅如此,联合国为处于对立和对抗中的国家提供了谈判桌上讨价还价,而非战场上刀枪相见的机会和场所。战后世界就是这样一个混乱与秩序、冲突与合作、纷争与协调的复合体。只是我们看到前者更多一些,但并不能否认后者的存在和作用。
冷战后的世界依然如此。瓦尔代报告的作者和很多专家学者所认为的“自由主义世界秩序”,其实只是世界的组成部分,当然这部分比冷战时期份量更大更重。实际上,代表和体现这种秩序的许多规则、组织和制度也是从冷战时期延续下来的。新的规则、组织和制度更多的是对原有的补充和强化,而不是取代和削弱。国家之间的争斗并非消失,而是其范围、程度、方式发生很大变化。其中之一就是大国之间的协调越来越多,而中小国家内部的冲突呈现增加态势。
冷战后联合国作用有所上升,新兴多边机制显得越发活跃,大国在应对危机时倾向于积极协调。这说明,大国竞争与全球治理是可以共存,甚至是相得益彰的。
放弃联合国不是正确选择
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及其全球蔓延,是二战结束以来人类面临的最严重的全球公共卫生危机,同时已导致国际人道、经济和社会危机。疫情对国际秩序和未来世界的影响更值得我们深思。
在全球抗疫中,我们看到国际合作的乏力和全球治理的缺失。与此同时,疫情暴露、催生和加剧了一些国家之间的矛盾和竞争。这与冷战结束以来的情形和趋势形成了很大反差。一方面,这是由于某些国际组织的权威性和专业性不足以承担全球治理中的领导和协调作用;另一方面,也是与成员国特别是少数大国减少对国际组织的信任和支持分不开的。有效的合作和治理,需要国际组织和大国共同做出努力和改变。
2001年的“9.11”恐怖袭击、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2020年的新冠疫情,可以说是新世纪对人类和世界影响最广泛、最深远的三次重大国际事件。作为世界最大经济体和发达国家的美国都深陷其中。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对国际制度的领导和支持大幅减少。与此同时,美国对华政策加快向战略竞争和全面对抗转向。美国本身和中美关系的这些变化,都对联合国、国际秩序和全球治理造成消极影响,甚至是损害。
放弃联合国或放任大国对抗,对国际社会来说都不是正确的选择。加强联合国和全球治理可以缓和大国竞争,并为大国合作提供更多机会,而大国协调并承担更多责任,是联合国过去75年发展和开辟未来的成败关键。
问题不是选择而是平衡
因此,我们不是在联合国与大国之间做出选择,而是如何使两者之间做到更加平衡、协调和互补。并且,其他行为体,无论是其他成员国、国际组织,还是众多的非国家行为体,都能够发挥各自的作用。
联合国是由成员国组成的,其功能大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成员国特别是大国的支持。而大国之间的关系也离不开联合国等国际制度。美国可以退出若干功能性国际组织,但能想象退出其一手创立的联合国体系吗?
美国不是不需要国际组织,而是需要为其服务,受其领导和控制的国际组织。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在内的联合国体系需要改革,但这种改革是为强化其权威性和专业性,而不是受制或服务于大国竞争。美国同样需要做出改变,或者说需要重新拥有创立联合国时的那份责任、担当和使命感。
瓦尔代报告充分肯定大国特别是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的重要作用和特殊责任,但并没有明确地告诉我们,大国如何发挥作用、承担责任,来避免回到“两极”对抗的世界;报告也没有就如何维护和加强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组织给出详细方案。而这正是包括中国和俄罗斯在内的世界大国的专家学者们继续努力的方向。
(作者系复旦大学联合国与国际组织研究中心主任。本文首发于“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微信公众号,原标题:《【瓦尔代中俄论坛】张贵洪 | 疫情后的世界何去何从》。澎湃新闻获授权转载,文内小标题及现标题为编者所拟。)

责任编辑:朱郑勇

10
专题|瓦尔代之辩2020 瓦尔代之辩丨忧思:联合国在“文明”冲突中何去何从 瓦尔代之辩|疫情之灾应成为大国关系更重视合作的转折点 瓦尔代之辩|疫后世界:俄罗斯的忧思、应对方案与我们的选择 瓦尔代之辩|国际权力结构可能重塑,但世界只有两种前景吗? 瓦尔代之辩|中俄有责任团结一切可团结力量,共同制止霸权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