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新加坡第四代领导人的“大考”:不但要赢大选,还要赢得漂亮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郭继光
2020-07-10 11:03  来源:澎湃新闻
7月10日新加坡国会大选鸣锣开战,对于此次大选,综合多种因素考量,人民行动党蝉联执政应该没有什么悬念,关键在于得票率的高低。不过,这次大选与以往不同,对新加坡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疫情与经济双重危机下的大选
首先,这次大选是在新冠肺炎疫情下进行的。新加坡并不是第一个在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间举行全国投票的亚洲国家。今年4月,韩国举行了国会选举,韩国总统文在寅领导的执政党取得了决定性胜利。韩国政府在选举时对新冠疫情的处理受到了很高的评价。而曾经也因抗疫表现突出受到赞扬的新加坡后来由于外来劳工宿舍内暴发疫情而黯然失色。
最初,新加坡的抗疫方法被赞誉为国际社会的“模范生”、世界卫生组织印象深刻的典范、哈佛大学研究人员口中的“黄金标准”。密切接触者追踪应用程序、大规模筛选和迅速隔离都是新加坡最初成功故事的要素。但是到4月中旬,由于外来劳工宿舍暴发聚集性感染,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激增,4月20日新增确诊病例高达1426例,此后一直到5月1日,每天新增病例都在500多至1000多例的区间内徘徊。5月2日新增病例跌至500例以下,但此后数日又再度上升。到7月9日,新加坡新增确诊125例,累计45423例,新增病例当中,社区病例为21人。
新加坡政府忽略了对外籍劳工拥挤宿舍的监管,他们近距离的接触和恶劣的生活条件促成了新加坡新冠病例的“蓄水池”。据新加坡卫生部的数据,这些外籍劳工占该国确诊感染病例的90%。幸运的是,目前来看,新冠疫情并没有在新加坡社区大规模流行。
疫情造成的经济危机迫在眉睫。根据官方估计,新加坡今年的经济预计将萎缩4%至7%,这是自1965年独立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新加坡经济高度依赖外部市场,易受国际市场价格和外部需求变化的影响,其制造业主要出口对象是发达国家,其服务业主要出口对象是东盟国家。因此全球和区域市场的不稳定性对新加坡经济起着决定性影响,是其经济面临的最基本风险。
疫情下全球和区域市场的不稳定,再加上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也让新加坡未来的经济前景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不可预测。新冠疫情暴发以来,新加坡政府已经连续颁布了四个抗疫预算案,共计近1000亿新元(约合人民币5000亿元),以帮助民众共度疫情难关。
第四代领导人团队面临考验
因此,与过去相比,尽管同是大选,但是新冠疫情及其造成的经济衰退无疑让此次大选非同寻常。回顾新加坡历届大选,但凡危机时刻,执政党在选举中往往能够赢得更大的胜利,因为理性的选民大多数更倾向于寻求安稳,将选票投给他们所熟悉的执政党。例如,2001年,受到全球互联网经济泡沫破灭和电子与电脑元件产业衰退的影响,新加坡经济走向衰退;9月11日美国遭受恐怖袭击,人民行动党在不久后举行的大选中,获得75.3%的高选票。
2015年的大选,当时被描述为是“独立以来最激烈的大选”,当时舆论甚至认为人民行动党选情“严峻”、“告急”。因为上一次2011年的大选人民行动党遭遇了新加坡独立以来最激烈的竞争,反对党的得票数获得了历史性的进步。尽管人民行动党再次毫无悬念地获胜,但是它的得票率却是下降到了60.1%,创下历史新低。反对党工人党则创下历史纪录,不仅获得6个议席的最好战绩,还首次赢下一个集选区(编注:候选人以组团方式竞选且必须包括至少一名非华裔的少数族群候选人。得票最多的团队所有候选人全数当选国会议员),打破了集选区自1988年建立以来一直由人民行动党垄断的局面。这次大选也被外界认为是新加坡政治发展史上具有“分水岭”意义的大选。
正是在这种危机气氛下,人民行动党在2015年赢得了89个民选选区议席中的83个,普选票得票率高达69.86%,比上一次选举提升了近十个百分点(2011年,60.14%)。这一胜利是该党在2001年大选后取得的最好成绩。
对新加坡来说,新冠疫情造成的最严峻时刻似乎还没到来,接来下可能有更多的公司倒闭,更多的民众失业。因此,对大多数新加坡民众来说,面对生计和就业压力,求稳、选择人民行动党无疑是最佳选择。
其次,这是一次世代交替的大选。自1965年获得独立以来,人民行动党一直单独执掌政权,在人民行动党的长期领导下,新加坡保持了政局稳定,经济高速发展,社会和谐,历届大选人民行动党均取得压倒性优势。毫无疑问,在新加坡独立、建国和发展中人民行动党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用新加坡建国之父李光耀的话说,“没有人民行动党就没有现代的新加坡”。
人民行动党能够保持长期执政的关键一点是,非常重视领导层的自我更新,每届大选都有大约1/4到1/3的议员引退,这种领导层的定期更新,保障了政治的稳定性和连续性。
对于最高领导层的自我更新和平稳过渡,人民行动党更是重视。李显龙在2004年接任总理,并于2006、2011和2015年大选之后三度连任总理。2015年大选之后,考虑到李显龙执政团队的年龄和健康因素,组成第四代领导人团队来领导未来的新加坡提上日程。这个新团队的核心成员已经在过去几年逐渐成形,得到了进一步的锻炼,并且将在这次大选之后接棒。
以现任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为首的第四代领导人一直在该国应对新冠疫情的行动中发挥了主导作用。虽然此次大选李显龙仍然牵头,但是具体则由以王瑞杰为首的第四代领导人主导。在选举提名日,人民行动党在最后关头让王瑞杰从淡滨尼集选区转战东海岸集选区。在2015年大选中,人民行动党在东海岸集选区战绩不佳,仅获得60.7%选票。因此,被视为未来总理接班人的王瑞杰,不仅要在东海岸集选区赢得选战,同时要获得高票,以便展现其未来领导人的魄力。对于其他的第四代领导人成员来说,同样如此,他们必须获得高票,因为这关系到选民对第四代领导班子的信心与委托。
总体来说,此次大选对新加坡的政治发展意义非凡。新冠疫情肆虐,人民行动党正值世代交接之际,这次大选将反映选民对第四代领导人危机处理的认可程度,以及对他们未来领导能力的信任程度。
(郭继光,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亚太政治研究室副主任)

责任编辑:朱郑勇

校对:张亮亮

32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