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日韩贸易战一年后冲突再起,安倍私心只为转移抗疫矛盾?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申在原
2020-07-04 06:46  来源:澎湃新闻
6月28日,日本媒体曝出日本政府明确表态反对韩国加入七国集团峰会(G7)的消息。6月29日,日本政府开始对韩国产碳酸钾展开反倾销调查。同日,韩国总统府高级幕僚就日本反对韩国参加G7峰会一事表示,日本惯于祸害邻国、拒不认错反省,此次行径更是无耻至极。无疑,这会进一步引发韩日间的矛盾。
自从去年7月份日本限制对韩国出口半导体材料至今已有一年,为什么日本要进一步激发矛盾?笔者认为,此次日本的行为同日本国内政治密切相关。具体而言,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由于抗疫不力,引发民众不满;韩国经济未受过多影响,但是日本企业由于贸易战的原因受损不少;下一任首相有力候选人石破茂作为“反安倍”的代表人物,目前支持率颇高。
再次挑起日韩矛盾,只为遮掩抗疫不力?
根据日本放送协会(NHK)调查显示,从今年3月份开始,安倍内阁的支持率呈下滑趋势,反对率稳健提升。
日本内阁的支持,NHK世论调查(6月23日 更新)
日本放送协会(NHK)在6月19日到22日期间,针对全国18岁以上的人进行内阁支持率调查,最终有1270人(以实际有效应答人数为准)接受了调查。结果显示,只有36%的人支持安倍内阁,49%的人反对安倍内阁。以该机构民调结果为准,内阁支持率为自第四次安倍改组内阁以来的最低值。支持率比5月份下降1个百分点,反对率也比上次调查结果上升4个百分点,同样也是创下了最新纪录。
朝日新闻在6月份的报道中指出,一项民意调查结果显示,69%的日本国民对安倍晋三连任首相之事表示反对,支持安倍连任的只有19%的国民。即,十个人中有七个人反对安倍连任。对比朝日新闻2月份的调查结果,支持连任下降6%,反对连任提升9%。而在安倍之后的下一任首相候选人中,原自民党干事长石破茂是一位强有力的候选人。根据该媒体民意调查,下一任首相候选人支持率最高的为石破茂(31%),其次为安倍晋三(19%),双方的支持率差距12%。
这一次内阁支持率创下最低纪录,同时,反对安倍连任人数也同样创下了最新纪录。笔者认为,这同安倍政府抗疫失利息息相关。纵观日本政府抗疫政策,笔者认为失败的理由如下:
1)虽然在3月份确定奥运会延期举办后禁止了外国人入境,但为时已晚,日本国内已经有不少确诊患者。
2)日本经济原本就较为萧条,即使提升了消费税也无济于事。不过,可以通过旅游业维持经济。此时,日本已经同韩国展开贸易战已久,韩国不断举行“反日运动”,加之突发的疫情,对日本的旅游业打击非常严重。
3)官僚专业水平低、官僚机制未能起作用。日本经济产业省出身的前任高级官僚如此形容抗疫政府:“不负责任的安倍和正在等待命令的官僚。”
4)日本媒体的保守特性使舆论不允许报道疫情的严重性,影响了百姓对于病毒的认识,耽误了疫情管理。而安倍经常和舆论公司的大老板聚餐——提醒舆论公司,我在关注着你们,写新闻报道的时候注意一点。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安倍在抗疫期间失去了最佳时机,从而落下把柄,遭国民批判。但笔者认为,这只是安倍挑起韩日纷争转移矛盾的原因之一,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下一任有力首相候选人的问题。
笔者认为,安倍晋三的支持率下跌与石破茂成为下一任首相有力候选人或许直接引发了这一次的韩日关系危机。石破茂的政治理念同安倍晋三完全相反,他认为应该与韩国合作,正是这一点给安倍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去年8月份,由于日本限制对韩国出口半导体材料,韩国总统府以与国家利益不符为由,准备不再续签《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当时,石破茂在其社交网络上写道“日本在战败后不愿意直面战争责任,这是导致日本面临经济、外交的根本问题。我们不得不承认,与德国干脆利落地承认错误相比,我们有很大的差距。”同时,他在多个媒体采访中表示“我们应当承认过去的所作所为,应当直面过去,国家之间相互尊重,改善韩日关系。”
甚至在上周的媒体采访中,他表态道“若成为下一任首相,我将会重新好好学习韩国历史,同时,认真检讨日本政府在过去犯下的错误。”如果石破茂当选为首相,韩日关系改善后日本经济也有所起色,那将意味着安倍晋三推行的政策完全失败,在政治博弈中处于完败。因此,安倍不愿意看到和他持有完全对立思想的人成为下一任首相,因而再度挑起日韩矛盾,希望以此证明石破茂的亲韩政策不符合日本利益。
肃杀氛围不利于日韩两国企业
日本政治评论员古贺茂明通过采访于7月1日曝出目前日本政府内部对韩日关系的看法:关于这一次日方挑起韩日矛盾总体而言弊大于利。有利之处只有一点:向支持安倍的右翼保守派发出一个强烈的信号——我们政府对韩国采取了强硬的态度。简言之,安倍的政治秀得到了右翼保守派的支持,而这是唯一的收获。
至于弊端更多的是体现在经济方面。韩国企业三星是半导体领域的佼佼者,处于世界领先水平。而日本在零件供应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所以韩国和日本的合作原本可以说是强强联合、绝佳搭配。然而,日本政府硬生生的把这种合作打破了。日本政府认为,如果政府以强势的姿态限制三星发展,三星应该会出于危机同日本进行协商,由此,日本可以获得更多利益。这种想法最初源于日本经济产业省的一些官僚,而后他们将这些想法做成提案交给安倍,安倍则接受了这份提案。
不过,正所谓“人算不如天算”,以现在的角度而言,该方案完全失败。韩国并未想着与日本和解,反而是一直在寻找替代方案,同时也在独力研发相关技术。具体而言,韩国的半导体行业得到了迅速发展,韩国半导体相关企业股价上涨不少。与此同时,日本国内氟化氢生产商则陷入困境,股价大幅下跌。与去年6月底相比,Stella Chemifa、昭和电工等日本半导体原料生产企业的股价分别下跌19.6%和22%。虽然日本经团连(经济团体联合会)内部有不少企业谈及韩日矛盾带来的弊端,不过却不敢挺身反对安倍政府。
目前,经济产业省内部也在反思和讨论这种做法并未给日本带来任何实际利益,日本政府想要找一个合适的时机适当挽回颜面。但是,从另一方面而言,政府已经向日本右翼展现出了强硬的态度,这就导致了政府也不能够正式出面道歉,处在进退两难的境地。
笔者认为,由于安倍政府未能成功推动日本经济,同时也未能保住奥运会如期举行,面临不少政治压力,而抗疫不力更让安倍的政治局势雪上加霜。此外,下一任首相有力候选人推行的政策理念同安倍完全相反,尤其是在韩日关系的处理上更是如此。因此,安倍晋三别无他法,只能破釜沉舟,在这一时期再一次将民众的注意力转移至海外——韩国。安倍晋三准备通过挑起韩日之间的矛盾来转移民众的注意力,同时打击下一任首相候选人的政治政策。
笔者目前从事“一带一路”相关工作,所供职的韩国企业同日本的大企业也有不少合作来往。只是今年由于韩日关系的对立不得不暂停合作,等待两国关系缓和。同时,同日本企业有合作的公司在韩国内受到打压,这已经成为了一种“韩式政治正确”。笔者认为,合作是相互的,有利益关系才会共同合作。这种肃杀的氛围不利于企业发展,也对于从事韩日贸易、金融相关的企业而言造成了不少影响。
从韩国这方来看,由于近日朝韩关系恶化,使得韩国民众再一次审视文在寅的政策,从政绩来看,文在寅原有的成果只有两项:缓和朝韩对立局势、成功治理疫情。然而,随着朝鲜炸掉朝韩联络办公室,文在寅一直推行的政策现饱受怀疑,更是引起保守党派的批评。同时,随着疫情的再次暴发,不少百姓怀疑文政府之前是否为了选举“刻意隐瞒病例”。而6月底文在寅所在的执政党共同民主党一举包揽国会18个常设委员会主席职位也引起了在野党的抵制。
据韩国民调机构Realmeter 7月2日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文在寅的支持率三个月来首次降至50%以下。文在寅政府的领导力受到了极大的挑战。此时若同日本的关系再度恶化,笔者认为对于文在寅的局势十分不利。目前,全世界都面临着新型冠状病毒的威胁,也希望东亚国家能够早日解决分歧,携手同行,共同抗疫成功。
(申在原,韩国人,毕业于浙江大学,现从事金融工作)

责任编辑:朱郑勇

校对:刘威

72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