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拉美疫事|金头、铜身与泥足:秘鲁为何做对了一切却输了抗疫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王珑兴
2020-06-16 10:00  来源:澎湃新闻
专题|全球战疫 拉美疫事|新冠与“懦夫”:巴西疫情数字飙升背后的双重病毒
【编者按】
在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逼近800万例之际,拉美地区疫情发展势头依然迅猛。世卫组织6月1日曾表示,中美洲和南美洲已成新冠病毒密集传播区。目前累计确诊病例已近90万例的巴西更是被世卫组织定为拉美疫情的“震中”。而目前拉美疫情最严重的巴西、秘鲁、智利和墨西哥四国的确诊病例几乎占到了全球确诊病例的五分之一。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外交学人”近日推出“拉美疫事”系列文章,探究拉美疫情何以至此,如何得解。

6月14日利马大教堂为新冠逝世者祷告
6月14日礼拜日,一场特殊的弥撒在秘鲁的利马大教堂举行。高耸的穹顶下空无一人,平时坐满虔诚信徒的长椅上贴满了新冠逝世者的照片。随后,主教卡斯蒂略(Carlos Castillo)进入会场,为逝者祷告。肃穆悲凉的气氛弥漫在空气中,顺着教堂悼念的钟声蔓延到整个利马城。
这一天秘鲁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将近23万人,死亡6688人,是拉丁美洲疫情第二严重的国家。从患病人口比例来看,其每百万人确诊数达6990人,甚至超过了美国、巴西和西班牙。然而,与邻国巴西不同,秘鲁是最早采取封国措施的拉美国家之一。早在3月15日确诊病例仅有71例时,秘鲁总统比斯卡拉(Martín Vizcarra)就宣布了边境封锁令。西班牙报纸《机密报》(El Confidencial)将秘鲁称作“做对了一切却输掉了抗疫”的国家。这不得不让人感到好奇,为什么秘鲁做对了一切还会输掉抗疫?
在《圣经》旧约的但以理书中古巴比伦国王尼布甲尼撒曾经做过一个梦。在梦里他见到一个金头铜身泥足的巨人,但以理向国王解释了其中对巴比伦的隐喻。这里我们或许可以借用“泥足巨人”这样一个概念,来看看在疫情的“滂沱大雨”中蹒跚前行的秘鲁,它的金头、铜身与泥足,探讨其疫事一二。
金头:深孚众望的比斯卡拉
5月底益普索(Ipsos)最近的民调显示,秘鲁总统比斯卡拉的支持率高达80%,这是其2018年就职以来的最高点,与疫情前50%上下的支持率相比有了很大的增长。此外,其执政团队的支持率也高达65%,这说明比斯卡拉政府疫情以来的表现深受秘鲁民众肯定。
事实也的确如此,无论是在世卫组织、各国媒体还是本国民众看来,比斯卡拉面对疫情的行动都无可指摘。早在3月11日世卫总干事谭德赛宣布新冠病毒为全球大流行(pandemic)的同一天,比斯卡拉就召开新闻发布会下令国家进入90天的“医疗紧急状态”,在各机场、车站、码头严格进行体温检测和疑似病人隔离,而当时秘鲁全国确诊患者仅为17人。
3月15日,在全国仅有71例确诊的情况下比斯卡拉宣布秘鲁全国戒严,彻底关闭一切边境口岸,出动警察强制保持社交距离,除超市、药店和银行外关闭一切商业设施。当时还有许多人认为政府过度反应,但4月8日突然日增1000例确诊的事实证明了比斯卡拉的先见之明。秘鲁因为在拉美各国中第一个采取封国措施而受到世卫组织和医学界的赞扬。
秘鲁民众排队做新冠试剂测试
封国(Cuarentena)的举措本来期限为两周,但鉴于疫情不断恶化的局势,在4月和5月又多次延长,现在要持续到6月底,并且很有可能还会继续延长。为了减少感染风险,秘鲁政府在4月甚至制定了分性别单双日限行的政策,允许每周一三五男性外出,二四六女性外出,周日全国禁止外出的极端措施。虽然后来遭到LGTB团体的抵制而不了了之,但可见其全面戒严抗疫的决心之大。这一决心还体现在“宵禁”措施的落实上。从全国戒严开始,秘鲁政府宣布每日下午6点到次日凌晨5点全国宵禁,出动军队巡逻强制全民在此时间段居家隔离。
此外,比斯卡拉政府在方方面面都颁布了积极应对疫情的措施。教育上,推广了“远程课程”计划,开通第一日就有430万学生同时在线学习;交通上,严禁私家车上路,将公共交通的班次减少一半,降低人流量;医疗上,短时间内将ICU(重症监护室)病床数从200增加到1000张,政府采购大批量防疫物资并且增加了公民医保的拨款。类似的措施还有许多,总而言之,比斯卡拉这个“金头”可以说是秘鲁抗疫这个大桶上最长的那一根板,他采取的一系列措施受到了普遍认可。
铜身:矿石支撑起的脆弱繁荣
说秘鲁的“铜身”主要有两重含义:一方面,秘鲁是全球第二大铜矿石生产国,2019年铜产量达246万吨;另一方面,秘鲁经济发展的科技含金量不高,是出口资源支撑起来的脆弱繁荣。过去20年秘鲁年均GDP增速在拉美各国处于前列,2008年危机前曾达9.7%的增速高峰,近年来虽有回落,但依然保持在3%-4%,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都将秘鲁视为拉美经济发展的模范生。
但是,这种经济发展没有给秘鲁带来工业化,而是自然资源的大量开采与出口。铜矿石只是冰山一角,秘鲁的主要出口产品还有黄金、铅、锌、银、锡、钼、天然气和石油,如今金属矿产的出口占到秘鲁GDP 的6%,是全国56%的外汇收入来源,是15%外来投资的标的。矿产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无法像互联网企业一样在家云办公。在秘鲁政府严格戒严的背景下,该国矿业、石油和能源协会(SNMPE)还是通过种种渠道获得了复工审批,在疫情死亡人数不断攀高的同时复工复产。
Yuca del Rosario矿场工人在工作
此外,资源开采产业野蛮生长的直接后果就是秘鲁的就业市场具有学历要求低、不稳定性高的特点。一方面,许多大学毕业生反倒不如身强力壮的中专生好找工作,刺激了对“劳力”而非“脑力”的需求,间接降低了国民整体文化素质;另一方面,体力劳动具有很高的可替代性,这使得秘鲁就业市场里稳定长期的正式工作很少。根据秘鲁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9年全国就业人口中有70%为非正式就业(informalidad),这意味他们干完每天的工作后并不知道第二天还有没有活干。
无论是秘鲁国内的《商业报》(El Comercio)、《秘鲁人报》(El Peruano)还是英国广播公司(BBC)都认为非正式就业成为了导致此次秘鲁疫情持续恶化的重要因素。这70%没有固定工作的群体经济基础薄弱,积蓄很少,很多人处于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状态。一旦钱用完又没有新的收入他们就必须走上街头找活干,而且连饭都吃不饱的他们可能连买口罩的钱都不够。
鉴于此,连秘鲁新冠抗疫指挥部(Comando de Operaciones Covid-19)的总指挥马瑟蒂(Pilar Mazzetti)都说:“不复工只会让更多人饿死”。这种为了谋生而被迫的人群聚集是秘鲁,甚至拉丁美洲不少欠发达国家的悲惨现实。在马上饿死和可能病死之间,很多人选择了后者。
泥足:掉队的大多数
6月14日,一条有趣的新闻刷爆了秘鲁的社交媒体:8名Gilat电信公司的工程师前往利马以南525公里的安第斯山区Acombamba省维修普通电信基站时,被Chopcca村的村民抓了起来。他们认为新冠病毒是通过5G网络传播的,以为工程师们是来安装5G网络的。村民们威胁电信公司,只要不拆除该地区的所有基站,就不会放人。最终,村民们在烧毁基站并与多方斡旋后释放了工程师。
这新闻乍听起来感觉让人啼笑皆非,但细细一想却不简单。处在万物日益互联的中国的我们很难相信5G电磁波传染新冠病毒的这一缺乏科学依据的论调,更是很难想象一个只有普通电信网络的山区对未来技术所展现出的恐惧与怀疑。但恰恰是这些烧毁电信基站的村民揭开了一个更加真实的秘鲁。那不是一个总统夙夜奉公的国家,也不是一个依靠资源高速发展的国家,而是一个在新的互联网技术革命中掉队的国家。
秘鲁工程师在安装信号塔,该国目前没有任何5G基站
除了在全球范围内的技术掉队,秘鲁在国内还有一个掉了队的庞大低收入阶层。2019年秘鲁的贫困率是20.2%,他们月收入少于187索尔(约合人民币380元)。Infobae报道,疫情已使42%的秘鲁人丢掉了工作,2020年贫困人数的增加已成必然。
6月初,《纽约时报》登出专题文章“病毒让秘鲁成功故事背后的软肋一览无余”,认为近20年的经济发展增加了贫富不均与官员腐败。目前有三任秘鲁前总统因贪腐在监狱服刑,此外还有一位前总统去年在被检方调查期间畏罪自杀。仅从3月中旬戒严开始至今秘鲁检察院已经对500余名涉嫌贪污抗疫物资的官员立案调查。在另一边,许多私立医院的医疗资源专供富豪家族,并不积极配合抗疫。在一个人均GDP仅有6900美元的发展中国家,在极少数富贵群体背后的是已经在技术和收入上双重掉队的大多数,他们是此次疫情的主要受难者。
这些掉队的大多数组成了秘鲁蹒跚的“泥足”,在疫情这场滂沱大雨中让前路显得越发艰难。在危机面前,成败往往不是由水桶中最长的而是最短的那根板决定,因此我们看到了各国媒体上那句让人唏嘘的评论:“秘鲁做对了一切却输掉了抗疫”。
(王珑兴,复旦大学外文学院西班牙文系)

责任编辑:朱郑勇

校对:施鋆

263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